没等几天,大批信仰涌来。除陶念之外的四人,又分别突然了。

    高秋,直接就踏入了金丹。这速度,也是不摆了。虽然只进了一小阶,但这一小阶,是个大阶。

    东方以巧进入金丹中期,进了一小阶。

    邱书仪进入金丹大圆满,只差一步到元婴。虽然也是一小阶,但若是算是巅峰圆满的话,实际晋升幅度要大于东方以巧。

    吕林兰只是进入元婴后期。同样一小阶,但因为是元婴,晋升幅度同样大于东方以巧。

    ——

    五人非常高兴。

    同时还有个好消息:洪灾终于出现了。

    其实那是一场综合性天灾。

    因为地震,出现堰塞湖。之后,堰塞湖崩溃,这才出现了洪灾。

    地震发生在山区。由于地广人稀,地震死伤人数并不大。但洪灾就不同了,洪灾波及的地区,是山下的平原。那是人口稠密区。

    ——

    这种灾难,具备极大的特殊性。

    如果在现代,人口再怎么稀疏的山区,也还是有人的。堰塞湖崩溃,必然有人知道。并且,知道的人,肯定会打电话报警。接警之后的有关部门,派个直升机什么的,可能够核实。就算不派直升机,多打些电话,跟沿线山民联系,也能够得到核实。这样,堰塞湖崩溃,平原城市即将遭灾的消息,就算是落实了。

    但小世界这里,明显是古代。山区的人口,稀疏到上百里都没有一个人的程度。而就算有人看见,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根本无法告知平原上的城市。

    这种情况下,假如吕林兰等人飞过去,在适当的地方,筑一道坝,将洪水阻住。待水势平缓之后,再慢慢地泄洪。天灾,倒也算是救了。但因为民众不知道,信仰是没有,有的,只有功德。

    可惜,功德很少,并且功德还不能转化灰灵力。

    所以,这种行动方案,绝不可取。

    ——

    五人分头行动。吕林兰和陶念二人,直飞洪水通道。另外三人,直飞往下游的平原城市。

    到洪水通道之后,动手的,只有吕林兰一人。陶念在旁边,就只是起个保障作用。

    具体是动的什么手呢?

    依然是筑坝。

    但并不是只筑一道坝,更不是砌筑那种坚实的坝。

    而是筑出十几道坝。每道坝,都不怎么结实。

    这样,洪水会因为水坝而受到阻挡。但阻挡的时间不长,又会形成新的崩溃。

    从性质上说,也就是缓解灾情,而不是终止灾情。

    ——

    邱书仪、东方以巧、高秋三人,飞往平原城市。

    先,就这么乱飞,让地面的民众看到。然后,她们三人就向民众打听,有没有对山洪治理丰有经验的人士。

    为什么要找这样的人士呢?自然是因为西山的洪水。

    西山早就发洪水了。只是被仙人的朋友暂时性的缓解了。但如果找不到那种治水经验丰富的人士,平原终究逃不过一劫。

    ——

    有人惊慌,有人镇定。有人半信半疑,有人全然不信。这些都没什么。

    关键是,谁才是治水经验丰富的人。

    对此,邱书仪等三人非常轻信,有人提起,就直接去请。好话说几句,直接就把人抓到飞剑上面,转身就往到了山区。

    其实,抓来的第一个人,还真是有点经验的。

    但他那点经验,很大部分,都是跟凡人有关的。

    譬如筑坝,需要大量的山石。挑选山石就不说了,只说取来山石。取山石,对凡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这里,还没有火药,不能爆破。于是就需要开凿烟道,用火烧,再用水急冷,然后才能取石。

    现在动手的,是吕林兰和陶念,他那些经验,就派不上用场了。

    陶念本来是不动手的,来了外人,所以才动了手。

    即将赚来的信仰,对除陶念之外的四人非常定贵,但陶念修为太高,对陶念几乎没有价值。

    但来了外人,陶念如果仍然不动手的话,就很难解释了。那是因为,在百姓的眼中,吕林兰等五人,都是一样的仙人,并不存在修为高低的问题。

    ——

    第一名抓来的凡人治水经验不够,邱书仪等三人将其送回平原城市。

    之后,邱书仪等三人继续寻找治水经验丰富的人士。而先前那个被抓去走了一趟的凡人,则把事情对其他人说了。

    洪水,没有治好;但是,在天上飞了一遭。依然还是值得炫耀的。

    第二趟,邱书仪等三人找了三个技术人士,带往山区。依然未能治好洪水。

    再往后,邱书仪等三人就带了达命队的飞舟,用飞舟承载请来的技术人士。

    技术人士,越请越多。西山暴发大洪水的消息,自然也越传越广。平民百姓,对于邱书仪等三人寻找技术人士的举动,也是越来越支持。

    最后一趟,请了上百人。

    当然不是这上百人真的起到了什么作用。而是一段一段的水坝修筑下来,距离平原越来越近,不能再这么继续拖延下去了。

    所以,这一回,吕林兰陶念修筑的水坝,也就歪打正着的结实了。

    完全挡住了洪水,并且还受得住洪水的长期浸泡。

    水量多了,是洪水。少了,则是生活、生产用水。

    所以闸口是必须要建的。建好闸口之后,由人工控制,适量的放水。然后就能长治久安了。

    坝身,算吕林兰陶念歪打正着的修好了。闸口,就不那么急了。仔细听取那一百多技术人士,的意见,吕林兰等五人一起出力,最后修了个相当漂亮的闸口。

    跟那一百多技术人士在山上相处了好几天,互通姓名,就很正常了。

    最后,送那一百多技术人士返回平原城市。

    这个时候,吕林兰等五人阻挡洪水、挽救了平原城市的消息,早就传开了。

    ——

    还没飞到圈地新址,吕林兰等四人就又突破了。

    高秋变成金丹中期,东方以巧变成金丹后期,邱书仪进晋元婴,吕林兰修到元婴大圆满。

    突破之后,高秋惊叹:“哎呀,这次信仰来得好快啊!”

    “快什么快,这是第二个旱灾地区的。”陶念说。

    高秋噎住,过了一会儿,说:“陶姐还不是一样的说话讨厌。”

    “哦,原来我的进步这么大!真是太好了!”陶念一脸高兴。

    高秋满头黑线。

    现在进入猜拳模式。此模式是玩家和次世界本土人物之间的对决,每人每次出“石头”、“剪刀”或者“布”,石头战胜剪刀,剪刀战胜布,布战胜石头。每个次世界本土人物的性格不同,猜拳的方式不同。此模式采用五局三胜制,每局至少猜拳五次,先赢五次者赢得此局。】

    系统声音完全落下的时候,吕林兰发现自己又和陶念一起到了全白的房间里。

    只不过这回两人之间并没有长条形的桌子,有的只是一块及腰高的圆形木板,下方用一根棍子支着,而她则和陶念一人一边相对站着。而这一次,陶念跟吕林兰第一次做主线任务时的表现有些许不同,没当时那么僵硬了,脸上也多了点表情。

    木板中央依然有一个液晶屏幕,此刻白底屏幕上显示的黑色信息总共有两行,第一行是:第一局,第二行是个数字:135。

    有了上回的经验,吕林兰立刻就明白了,135是个倒计时。也就是说,第一局她跟陶念有135秒的时间分出胜负。

    而在两人的身前,各有一快单向移动挡板升了起来,稍稍向两人那边倾斜,而挡板下方有一个拳头的图案。这块区域是让两人提前将手放上去,做好手势后等挡板变成全透明的,就可以看到胜负了。如此一来,两人动作快慢所导致的投机行为也被阻止了。

    猜拳这项活动,历史悠久,玩法简单,风靡全世界,最早却是起源于中国。早在汉朝的时候就有手势令的记载,石头剪刀布的猜拳游戏应当可以追溯到那时候。

    很多人觉得猜拳游戏的胜负靠的只是运气,但吕林兰却认为,猜拳是一种博弈。通过上一次两方的出手判断对方这次会出什么,充分考虑到对方会有的同样想法,自己的出手又该怎么选择,而对方要是同样考虑到自己这边的想法,也会做出相当的应对,那么自己这边又要多考虑一步。

    简单来说,甲方上次出剪刀,乙方这次会想出石头,而考虑到乙方的想法,甲方会想出布,乙方如果想到了甲方知道了她的想法,就会出剪刀……绵延下去是无穷尽的。这样的策略大多数人都懂,吕林兰以前玩猜拳的时候,除了这个策略,还会结合对方的眼神,动作,神态来综合判断,综合下来胜负在八二开,她胜得多。

    很快,倒计时开始了变化,从135开始变小,而与此同时,这个数字旁边出现了一个小一号的红色数字10,同样开始变小。

    吕林兰猜测红色倒计时结束就要开结果了,便立刻把手放到了单向玻璃挡板下方。这单向玻璃挡板从她这边看是透明的,而当她看向陶念那边的单向单板时,又是不透明的,什么都看不到,她想陶念看她这边,也应该是一样的。

    倒计时变成5的时候,吕林兰摆了个布。第一轮,她对陶念的猜拳方式毫不了解,只能靠概率。一般来说,剪刀石头布里面,剪刀这个手势相对最麻烦,一般来说人们会避开它,大多数人会以石头或者布开场,而不管是哪一种,吕林兰出布是不输的局面。

    当倒计时变成1后,下一刻却跳成了5,字号相同,颜色换成了绿色。而与此同时,挡板变成全透明,两人都能看到对方的手势了。

    吕林兰是布,陶念是石头。这轮吕林兰胜。

    两人的胜负立刻在屏幕上有了显示,靠近吕林兰的这边多了一面随风飘扬的绿色小旗子。

    吕林兰突然觉得有点囧,系统这不会是在给她竖什么flag吧……感觉太怪了。

    吕林兰只是走神了一小会儿,立刻又集中了注意力。现在她明白那一开始让她不明所以的135的含义了。

    系统一开始说的是五局三胜制,每一局最先赢到五次的人赢,两人至少要猜拳五次,而至多,也就是最奇葩的情况,是九次。两人分别各赢四次,第九次决定胜负。每轮15秒,最久就是135秒。

    在吕林兰思考的时候,跳到1的倒计时又换回了原先的红色,变成了10,而此刻135也变成了120。

    等等,不对!

    吕林兰发现自己刚才漏算了一点。她只算了两人能决出胜负的情况,还有平局呢?不可能每次都能决出胜负,总有出一样手势的时候,从概率上来说,最多的情况绝对不止九次。

    吕林兰正疑惑,就见那屏幕突然闪烁了两下,只见倒计时下方出现一排小字:双方手势相同,请更换手势。

    在屏幕进行提示的时候,倒计时也并没有停下,持续走着。

    原来平局时它还会提示。怪不得至多只要九次就能决出胜负,因为根本不可能出现平局的场面。

    吕林兰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看了眼自己出的剪刀,没动。除了第一轮是拼概率,因为不知道对手的策略,吕林兰出手时是尽量放空了脑袋,随便出的。这第一局的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摸清楚陶念的出手特征和规律。

    而现在,对于平局系统居然有提示,这无疑增加了这场游戏的可算计性。双方都知道对方出的是剪刀,那么接下来会怎么应变呢?

    吕林兰暂时没有多想,依然出的是剪刀。

    显然陶念那边立刻就换了手势,屏幕上的提示消失了。

    时间到,结果出来了。陶念出的是石头,陶念胜,她那边也出现了一面绿色小旗子。

    吕林兰对于陶念的出拳规律有了些眉目,但依然不动声色地进行了几轮,最终确定了——她对于猜拳的想法,意外的简单。

    第二次时,她出拳头的时候应该是因为她的剪刀,她的想法很“直”。后面几轮印证了吕林兰的想法。如果上一轮吕林兰赢了,那么下一轮陶念会改变成能克制她的手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