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赌!

    粉丝们调侃的十分欢快,只觉得看到郝茜茜那张扭曲的脸,彻底的痛快了。

    而对于郝茜茜来说,她是真的恨不得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故意的!

    妃色就是故意的!

    妃色作弊!

    景筱筱作弊!

    题目做假!

    为了让妃色赢得比赛,《倾尽天下》手段使尽!

    刻意从中调换行程,只为了让妃色的赢得比赛!

    这一串的话,在嘴边不断转着,郝茜茜只有死死的咬着下唇,才能勉强压出自己脱口而出的意图。

    她死死盯着妃色,都做的这么明显了,如果不是妃色作弊!还有什么困难!

    景筱筱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开口道,“布料已选,题目已出,我们的比赛,正式开始!”

    “众位可以从你们身前的这些材料之中,选取你们所需要的任何材料。

    “你们有八个小时的时间,来完成你们的作品。”

    “现在,比赛,正式开始。”

    场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动,一直到妃色第一个出现,在架子上选择各种色号的线的时候,其他的选手这才动了。

    对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绝对陪考的事情。

    可,陪考这个东西,那也是要看到底陪着谁考的。

    陪着妃色考,跟陪着其他人,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现在,整个节目的关注度已经变成了整个娱乐圈,乃至于整个联邦了。

    谁都知道,现在节目的关注度和观看直播与点播量有多少了。

    在这样聚集的目光中,即便是陪考,又怎么了?

    只要有一星半点的出彩地方,也可以让他们得到比原来要多无数倍的关注,何乐而不为。

    至于妃色作弊,他们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妃色若是真的想作弊,直接第一个出来选材料不就对了,何必做的如此明目张胆?

    看着郝茜茜,至少他们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的。

    郝茜茜顿在原地,盯着妃色挑选材料,试图从妃色的挑选的材料里面看出妃色打算做什么。

    然而妃色的选了好几种远古华夏时代的材料用品,她就连听都没有听过,更不用说猜测妃色打算做什么了。

    她扭头就去了布料区,拿了黑色,褐色以及一些其他颜色的布料。

    红色怎么了。

    红色可代表红梅。

    红梅是冬日里最艳丽的颜色。

    在一众寡淡和暗淡的颜色里,直接吸引人的眼球,她自然还有机会。

    接下来,整个比赛的现场,以及观看比赛的人都变得安静了下来,唯一发出的声音就是比赛中众人使用剪刀等工具,或者是布料本身动作之前造成的悉悉索索的声响。

    妃色也埋头在自己的作品里。

    彻底的沉寂下来。

    景筱筱在身边开启了静音设备,然后用这个带着直播前所有观众的一一走过比赛场中的每一个人。

    走到了郝茜茜的身前。

    哪怕是景筱筱,也忍不住眼里闪过了一抹惊艳。

    郝茜茜生不逢时,如果没有妃色,郝茜茜恐怕真的会在这一期的节目里出头。

    那是一抹极其眼里的红色,偏偏又被其中星星点点的嵌着什么。

    几块完全裂开的布料,此时被一块细长的,不规则的,凹凸的深褐色布料衔接。

    郝茜茜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在原地看了有一会儿的时间,这才明白。

    对于郝茜茜来说,她所制造的就是一块巨大的红梅树,树上被一块块雪压弯了一般,而花蕊也被她用材料镶嵌的十分完美。

    虽然作品刚露雏型,但是,景筱筱也有把握,可以说,这作品,当真是想象力和创造力十足。

    郝茜茜这会儿正做的得心应手,感受到景筱筱的眼神之后,顿时有几分兴奋。

    掩饰住眼底的喜意,状似俏皮的眨眨眼,“保密哦。”

    “恶心……”

    “想吐。”

    “不知道郝茜茜如果看到自己社交网上的所有信息,还能这样做作吗?”

    “要理解,毕竟人家也就能作这么两回了。”

    可是当看到全部的作品之后,识货的人讲了两句。

    景筱筱也是公允的开口解释了些。

    场外的众人都有些开始担忧了,“好些担心妃色大大,毕竟,这是人家郝茜茜的地盘呢。”

    “不是,郝茜茜的作品,真的没话说。”

    “看了那么多比较压抑的颜色,这一会儿突然看到这样的一抹红色,真的是i……”

    “担忧我妃色大大。”

    ……

    普通粉丝担心,可景筱筱却是半点都没有露出任何担忧的样子。

    对于她来说,即便郝茜茜做的不错,但是,再怎么也觉得不可能越过妃色!

    她看着属于妃色这一个房间,异常欣喜的开口,“到了妃色大大的工作室了,大家有没有一点点小期待!”

    “白色可以发挥的余地太多了,也让我们根本猜不到妃色大大到底想做什么。”

    景筱筱主持了两场,现在也十分熟稔了,开玩笑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开个局?”

    “当然,肯定不是赌谁赢谁输,毕竟我的信用点也是挣来的。”

    她一语双关。

    一方面只说是信用点舍不得。

    可实际上,也可以理解为,

    “就赌妃色大大的作品将是冬日里关于什么的东西。”

    景筱筱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纷纷笑了。

    说实话,在比赛中,景筱筱,……

    普通粉丝担心,可景筱筱却是半点都没有露出任何担忧的样子。

    对于她来说,即便郝茜茜做的不错,但是,再怎么也觉得不可能越过妃色!

    她看着属于妃色这一个房间,异常欣喜的开口,“到了妃色大大的工作室了,大家有没有一点点小期待!”

    “白色可以发挥的余地太多了,也让我们根本猜不到妃色大大到底想做什么。”

    景筱筱主持了两场,现在也十分熟稔了,开玩笑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开个局?”

    “当然,肯定不是赌谁赢谁输,毕竟我的信用点也是挣来的。”

    她一语双关。

    一方面只说是信用点舍不得。

    可实际上,景筱筱却是妃色的迷妹,巴巴的就只认为妃色是唯一的赢家,当然不愿意开口赌谁赢谁输。

    但是,眼下,却是又可以理解成别的意思。

    毕竟没有直说。到底指的是谁。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