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金姑娘不是还需要张某帮你找到朴宝英吗?”

    眼见金倩就要动手,张残终究还是没有强硬到底。

    周心乐自然会说一句:“心乐还以为张兄多么的视死如归!”

    金倩盯着张残,剑势虽然依旧一触即发,但是却消散了不少,显然是在斟酌得失。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多久,金倩温婉一笑,将长剑收起:“倩儿接受张兄的提议。”

    对比金倩此时“友好和善”的微笑,想到刚才她美目中的严寒和冰冷,怎能让人将如此截然不同的神情,会归纳于同一个人身上?

    从善于微笑的脸上看到她冰冷无情的真实面目,本来就是很难的。

    “我好像让你受难为了。”小珠无奈地说。

    “哈哈,又不是为了别人。”张残云淡风轻的回答。

    更何况,小珠为了张残所付出的,比之张残现在,何止多了十倍?

    “那么,金姑娘是否高抬贵手,先帮小珠解了毒?”张残低声说道。

    金倩当然摇头,笑着说:“除非小珠姑娘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小珠本来就外柔内刚,当然也是毫不犹豫地说:“想都别想!”

    金倩瞅了她一眼,柔柔地说:“等你尝过比之万蚁噬心还要难受百倍的痛苦之后,再这般嘴硬吧!”

    小珠没再搭理金倩,反而抚摸着女童的秀发,问向张残:“我们这么吵,都吵不醒她?”

    张残摇了摇头:“她穴道被封了。”

    小珠皱着眉说:“她还这么小,长时间被封闭穴道,不是很有可能会给她造成一生的病痛吗?”

    小珠虽然不懂武艺,不过这些粗浅的武学道理倒是懂得。

    被封闭穴道别说是还未完全发育的孩童,就是对于正常且健康的青壮年来说,也是对其健康损伤颇重的事情。

    张残嗯了一声,然后语气轻松地说:“仇家的后嗣,不用理会。”

    小珠登时就不高兴了:“一代人的事情,何必牵扯到下一代?难道非得让这些不谙人事的孩子们,从记事的那天起,就生活在永无止境的痛苦之中?”

    张残低声嘟囔道:“她肯定已经记事好久了……”

    又见小珠脸色一寒,张残赶忙道:“我现在就解穴。”

    昏睡穴很简单,张残几乎不用看,拍打了几下,这女童先是慢慢睁眼,然后立刻开始剧烈的咳嗽,甚至连身子都因咳嗽变得有些痉挛。

    小珠一阵心疼,一边轻轻地拍打这女童的后背,一边低声说:“没事了,没事了……”

    等到女童稍微缓和了过来,正眼看到小珠的正脸时,乍一见到小珠左眼黑漆漆的眼眶,竟被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跳了起来,慌不择路的跑进了金倩的怀抱之中。

    “那姐姐长得好可怕!”女童颤声说。

    别看这是个孩子,别看这还是个女孩子,张残当时真的想给她一巴掌。

    这个屋子里,唯一真心关心她的,便是她口中“长得好可怕”的人。

    而对她的生死以及安危全然不在乎的人,她却躲在其怀抱之中,宛如避风港一样。

    “咯咯咯咯……”周心乐忍不住发笑,至于她在笑什么,张残也不知道。但是张残心烦意乱却是肯定的:“你他妈要下蛋吗?”

    周心乐细长的眉毛一竖:“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要霸道滚去一边找愿意受你的人去,别在姑奶奶面前耍威风逞横。”

    “两位,这是第几次了?能不能不要这么毫无征兆的就又开始吵架了?”金倩再一次充当和事佬,颇为无奈的说。

    “都听我的!预备——开始!”

    看着张残和周心乐同时把目光投在自己身上,金倩笑着说:“继续啊!不是爱吵吗?当着他人的面吵架,不是就得做好被人看猴戏般的觉悟吗?”

    张残和周心乐这下子都很自觉的闭上了嘴,金倩装作讶然地道:“继续啊!我买张兄赢!”

    一直孤独坐在角落里的李越,此时也出生道:“李某也压张兄赢。”

    吵赢一个女人,这对于张残来说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张残苦笑了一声:“两位是不是错爱了?”

    金倩率先摇头:“绝对没有!毕竟张兄嘴碎的名声,甚至已然传播到我高丽的每个角落了。所以,我们都对张兄有信心。”

    “都是虚名所累啊。”好半天之后,张残才憋出这几个字。

    摇了摇头后,走到小珠的身边,然后把嘴朝着那女童努了努,低声道:“看,你好心好意对待的人。”

    小珠笑着说:“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呢。而且,她说的又不是在骗人。”

    张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说:“是啊,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又哪里真的分得出来美与丑。”

    小珠倒是洒脱,轻笑了一声:“不用想着安慰我啦!我很好。”

    张残也只能选择适可而止,因为再继续下去,便会显得是那么的刻意。忽然之间,张残有点觉得分外的压抑,便问道:“有什么需要的吗?我去帮你拿来。”

    走在街上,张残忽然心中一动,一抬头,见到席哲和顾如雨正在酒楼的二楼。席哲举起酒杯,遥遥敬了张残一下。

    张残心领神会,又知道这两人是本来就知道张残底细的人,所以韩芷柔拿来骗普通人的那一套,是骗不了他们的。

    还没坐稳,顾如雨便咬着牙说道:“是韩芷柔杀了周师兄,对吗?”

    张残感觉好久都没有喝酒了,先是痛饮了一杯,然后才说道:“像这种问题,席兄肯定不会明知故问。”

    三个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席哲自然看得出来,所以在见到顾如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还是低声劝道:“好了!我们该商量一下,怎么为周兄报仇才是正事。”

    “席兄有何高见?”张残此时一阵迷茫,要是让他想出个什么计划,此时此刻,是有点强人所难。

    “韩芷柔很有一套。她本人有着极其过人的条件,已经把万利商会的人迷得神魂颠倒,所以我们除了拿出她杀害周兄的确凿证据,不然的话,仅靠流言蜚语,绝不可能撼动得了她的地位。”

    张残经席哲这么一提,也顺着这个思路走了下去:“但是现在韩芷柔和齐绝勾结一起,蛇鼠一窝,等于说掌控了大同府里的全部帮派势力。要想从帮会争斗之中斗垮韩芷柔,好像也是千难万难。”

    “张兄能否告诉席某,周心乐此时是死是活?”席哲问道。

    张残也没有隐瞒,便将周心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等到顾如雨知道了周心乐明知道万利商会处在暗流涌动之中,却选择独善其身而不管周处的死活时,忍不住拍案骂道:“真是个贱人!”

    席哲的脸上也是一阵不痛快,不过席哲倒是正人君子,不在人背后说坏话,只是低声叹了一口气:“她不该这么做。”

    简简单单几个字,算是道尽了对周心乐的鄙夷,而后席哲续道:“但是没有办法,我们要想重新夺回万利商会的掌控权,还是需要周心乐的帮忙。像周心乐这么自私的人,席某不相信她没有值得信任的心腹。”

    张残听席哲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脑袋不够用,这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却没有想到。

    “不是说周心乐被掳走的时候,身边还有个叫做小翠的丫鬟吗?”席哲问道。

    张残诧异地说:“席兄不会以为,这个小翠还能在暗地里搞出什么动静吧?”

    席哲笑着说:“就算这个小翠是个普通角色,但是她肯定知晓一些周心乐的打算。”

    “且慢!”

    张残打断了一下:“如果张某没有听错的话,似乎席兄并不如何赞同周心乐重夺万利商会会长的宝座?”

    席哲点了点头:“周师兄宅心仁厚,生平友善助人,席某一直受他关照。所以周心乐虽然并不是杀害周师兄的直接凶手,但是凭她所作所为,席某没有理由站在她那一边。”

    张残笑着看着席哲,看了好久,才说道:“那么,假如我们成功推翻韩芷柔之后,席兄觉得,谁适合坐上这个位置呢?”

    顾如雨此时皱着眉说道:“为什么本姑娘觉得,我们还没有开始做一些合作的事情,便已然有谈崩并且内讧的趋势了?”

    可惜了,关于她的问题,张残和席哲都没有回答,两人只是四目相对,谁也不让。

    “我能不能问张兄一个问题?”席哲目中毫无退缩,待见到张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后,他才接着说:“就算张兄得到了万利商会,能够如何?”

    张残想都不想的说:“那,买房买田,妻妾成群呗。”

    顾如雨俏脸一红,啐了一口。

    “请恕在下直言,张兄的性格,并不适合与人在商场之中较量。甚至来说,张兄其实根本就不懂得该如何去阴谋诡计勾心斗角。所以,木切扎掌势之时,张兄或许还能顺风顺水。但是一旦失去了木切扎这个强有力的靠山,张兄很有可能让万利商会做你的陪葬。”

    席哲这话说的好生不吉利,不过张残却生不起气来,因为他反而越想越觉得席哲的话有道理。

    “如果张兄愿意助我昆仑派,万利商会每年的利润,我们愿意付给张兄一成。”

    其实张残还以为席哲这么争抢好处,是为了他个人,而看样子,他似乎想的却是整个昆仑派。

    再三考虑之后,张残苦笑了一声:“看来万利商会一年的油水不少,引得堂堂昆仑派都垂涎三尺。”

    席哲见张残这么“酸溜溜”,也知道张残已经答应了此事,便略显轻松的说:“利润却是其次的,主要是大同府的地理位置,无论对于哪个国家来说,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性。所以我们在乎的,其实是大同府。”

    张残看似无意的说:“贵派好像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哩。”

    席哲微微一笑,并不作答,只是低声道:“这几日,在下和师妹会仔细打探小翠姑娘的行踪。若是想找张兄的话,我们需要怎么做?”

    也不知为何,或许是胆子小了的缘故,张残终究没有透露出胡家老宅这个地方。而且此时张残忽然想起了传天的手段,便有模有样的学着传天说道:“我们每天子时便在这家酒楼的屋顶见面。如果实在有急事,哈哈,不妨心中默念张某的名字三次,说不定张某就能听见了。”

    这就是底气的不同。

    想当初传天一脸洒然的说,真想挑战传某的话,只需要喊出传某的名字三次,届时不论传天身在何处,不论是生是死,皆会前来一叙。

    到了张残这里,便只能在这句话之前打个哈哈,显然一点自信都没有。

    因此席哲也只能认为张残心中有提防,便没有坚持下去刨根问底。

    为小珠取到衣物的时候,张残居然又在回味传天当时的话。当时张残并没有在意,然而此时此刻,却满是疑惑——不论身在何处,这话显而易见。但是这“不论是生是死”,这句话该去怎么理解?

    哦……

    明白了!一定是这小子在装B!

    张残也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张大哥!”

    张残听了这个声音,心中一片惊喜,转头望去:“荆老弟!”

    果然是双臂奇长几乎垂地、背挎长剑的荆狼。

    荆狼,中原第一快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手老人曾经断言:倘若荆狼又有奇遇,使得内力大成,他将是天下第一。

    要知道,在鬼手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阴阳仙师、东瀛刀圣和耶律楚材这三个响当当的绝世高手依然在世。换句话说,鬼手老人深信内力大成的荆狼,足以站在这三个巨人之上!

    “荆老弟怎么在这里?”张残一脸的惊讶。

    荆狼咧嘴一笑:“前几天我们华山派的弟子在大同府外被包了个饺子,恰好我在附近,家师便传书给我,着我先过来看看。”

    也就是荆狼,能把同门之间的全军覆没,以“包了个饺子”这么轻松且诙谐的比喻出来。

    “那么,荆老弟有什么发现吗?”张残做贼心虚,打探着荆狼的口风。

    “没有!”

    唔!多么可爱的人,多么可爱的回答!张残心里想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