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杀了儿子又如何?

    这等于是李世民给了李承乾最大的机会,皇帝让他先回答,而且还说只要回答的好,后面那些皇子都不需要回答了。

    这分明直接告诉众人,皇帝心中最属意的是李承乾。

    “父皇,父皇……”李承乾连说话都变得颤抖起来,只觉得自己胸膛里一颗心脏怦怦乱跳,滚烫滚烫,宛如火烧。

    “说吧,你如何对待你大哥的孩子?”

    李世民面带温和,悠悠道:“中原大唐之地,他注定不会再沾手,但是他的孩子不该流落海外,那是天潢贵胄之身……”

    皇帝忽然大有深意看了李承乾一眼,淡淡道:“你大哥过贯了孤苦的生活,所以他不在乎四处漂泊,但是他的孩子不行,朕不舍得小宝宝受苦,你的母后更加舍不得。”

    李世民这话顿时让众皇子都明白过来,原来他和长孙皇后最担心的是韩跃之子。

    夫妻俩既想把小孩收归身边,又怕将来孩子留在大唐被新君欺辱,所以才会设下今日的问话和考验,谁能善待那个孩子,谁就继承大唐皇位。

    “父皇……”李承乾脱口而出,咬牙道:“只要儿臣能成储君,将来我登基为帝,必然善待那韩跃…不对,是我大哥的孩子。”

    他脸色表现的郑重,口中发誓道:“儿臣可以不在乎他的骨血出身,甚至可以将他过继成自己的孩子,我会把大唐最好的一块土地封给他,让他享受最高的皇族王爵,领取最高的皇家俸禄。”

    李世民缓缓点头,然而语气却有些异样,语带深意问道:“只是这些么?”

    李承乾顿时一呆,这货双眼迷茫,一时不懂皇帝什么意思。

    在他想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答案,自己不但答应过继韩跃的儿子,而且还会封给最好的王爵,难道父皇还不满意吗?

    李世民确实不满意。

    皇帝忽然摆了摆手,对李承乾道:“你的回答朕已经知道了,且坐下稍等片刻,朕再听听你几个弟弟的说法,看看他们有什么回答。”

    李承乾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先前李世民曾说过,如果他回答的好,那么剩下的皇子都不用再问,现在父皇却要去听其他人的答案,那岂不是代表着自己的回答有问题?

    李世民却不管他心中作何感想,目光忽然看向李泰,微笑道:“青雀,你自幼好士爱学,生性机敏聪慧,世人都称你博才多学,孔颖达也赞你精通儒道。但是为父最喜欢的还是你侍母至孝,懂得讨你母后欢心。”

    李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欢喜道:“能得父皇称赞,孩儿很是开心。”

    李世民悠悠一笑,语带自信道:“一个人若能孝顺,那么再恶也恶不到哪里去,你且来说说,如果朕把储君之位交给你,甚至将来让你登基为帝,你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如何对待自己的侄儿侄女……”

    皇帝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目光直直盯着这个儿子,郑重又道:“尤其是你大哥的孩子,你会如何对待他?”

    “儿臣会……”李泰张口欲言,眼睛不断闪动。

    李世民突然插口,循循善诱道:“你可要想好了再说,机会只有一次。刚才承乾说他会过继你大哥的孩子,还要封给那孩子一块最好的封地,但是这个答案为父很不喜欢,因为大唐江山本来属于你大哥,也属于他的孩子。”

    皇帝轻声一叹,喃喃道:“承乾只愿意给一块王爵封地,他给的实在太少了。还有过继之事也不行,你们大哥的孩子是皇族第四代嫡孙,谁也没资格过继他!”

    众皇子恍然大悟,终于知道李世民为何舍弃了李承乾,只因他的回答太过小家子气,只愿意给韩跃之子王爵封地,而且还要过继成自己的孩子。

    李泰得意看了李承乾一眼,心中欢喜的简直要炸了。

    李承乾则是面色铁青,恨恨低下头去。

    这货心中充满失望,忍不住想起佛门和他说过的话。当初东渡佛曾跟他说过:“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皇位一向染血,你父皇的皇位也是造反抢来的。”

    这一刻,李承乾忽然觉得东渡佛说的很对。

    李世民大有深意看了李承乾一眼,忽然转过头来盯着李泰,皇帝目光幽幽,语带试探道:“青雀,你想好了吗?”

    “回禀父皇,儿臣想好了!”

    李泰脸上演绎着自信微笑,得意道:“而且这个答案父皇必然喜欢,母后也会感觉满意。”

    “唔?还有这种答案?”

    “是的父皇!”

    李泰脸上更显自信,嘻嘻道:“儿臣的回答和承乾哥哥不同,承乾哥哥太过小家子气,他只舍得一个王爵,却忘了整个大唐本该由大哥继承,再以后则会由大哥的孩子继承。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哥他拱手让出皇位,承乾哥哥却只舍得回敬一个王爵,此等吝啬之事儿臣做不出来,我会直接把皇位还给侄儿,让他成为大唐第四代郡王……”

    众皇子眼睛顿时一亮,心中忍不住喝了一声彩,李泰这个回答简直太妙了,肯定能说到皇帝的心口窝里。几个皇子都觉得这是最佳答案,等会问他自己的时候也这么回答。

    果然只见李世民也虎目放光,语带欢喜道:“你竟然愿意将皇位传给侄子?”

    “儿臣愿意!”

    李泰连忙昂首挺胸,脸上展现着郑重和坚定,大声道:“皇位本来就是大哥的,儿臣只不过捡了个漏,等到大哥的孩子成长起来,儿臣自然要拱手让回去……”

    “很好,很好,青雀你真的很好!”

    李世民不断点头,看的一众皇子心直往下沉。

    便在这时,一直不说话的长孙突然插口,轻柔问道:“青雀,如果你的孩子不同意怎么办?将来你当了皇帝,你的孩子必然想做储君,如果他们不愿意让出皇位,你该如何解决这个事情?”

    这话让众皇子都是一惊,人人忍不住在心中思考。

    “如果自己摊上这样的事情,那该如何处理才好?”

    答案很简单,自然是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

    偏偏李泰却脱口而出,大声道:“如果儿臣的孩子要争皇位,那么儿臣会训斥阻拦,如果训斥阻拦不管用,那么儿臣便杀掉他们以绝后患。总之皇位一定会传给大哥之子,不管是谁也不能动摇……”

    众人悚然一惊,长孙脸色悄然发白。

    皇后下意识低下头去,生怕被孩子们看到自己的脸色。

    李世民目光直勾勾看着李泰,好半天才缓缓开口,有些不可置信问道:“杀子?传侄?”

    “不错,杀子,传侄!”

    李泰跪倒下去,仰天发誓道:“父皇勿须怀疑,只要您把储君之位传给儿臣,儿臣可以向天发誓,如果将来我的孩子和大哥之子争权,儿臣必然杀掉自己的孩子,帮侄儿扫清一切障碍……”

    李世民仰脸看天,隐约之间似乎身体都轻晃了一下,皇帝沉默良久,最终轻轻吐出两个字,黯然道:“很好!”

    “父皇……”

    李泰跪在地上有些焦急,忍不住试探道:“儿臣的回答可以么?那储君之位是不是可以宣布了?”

    李世民看他一眼,随即把目光看向长孙皇后,却发现长孙垂头低首,手中捏着针线细心缝制衣裳。

    皇后明显在逃避,然而李世民却不让她逃避,直接问道:“观音婢,你的意思呢?”

    长孙手指一抖,绣花针猛然刺破指尖,她勉强抬头一笑,幽幽道:“臣妾觉得陛下正当龙虎之年,这储君之事或者可以再拖一拖,等到承乾和青雀再大一些,那时再进行选取和议定。”

    李泰顿时心焦,李承乾也失望的一叹,众多皇子面面相觑,虽然人人心中渴望,但却没人敢反驳长孙的话。

    当朝一国皇后,权利其实很惊人,别看长孙身居后宫慈厚端庄,其实她对储君之事至少有一半的拍板权。

    李世民虎目不断闪动,他看看李承乾,再看看李泰,然后目光又一个一个把众皇子挨个看下去,忽然落在一个七八岁小孩子身上,微笑道:“稚奴跟着哥哥们前来,莫非你也想当皇帝么?”

    那小皇子正是长孙最小的儿子李治,闻言浑身颤颤发抖,可怜兮兮道:“父皇,是母后让我来的,儿臣本来只想去宴会上玩耍,是母后派人说先要来这里给您请安。”

    李世民微微一怔,下意识转头去看长孙。

    长孙仍旧低头在缝制衣服,似乎感觉得丈夫看过来的目光,口中幽幽叹息,低声道:“陛下,臣妾生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跃儿已经确定不要皇位,那么承乾和青雀还有稚奴都有资格……”

    李承乾和李泰心中同时一冷,目光偷偷一扫李治,眼中油绿泛蓝,隐隐已有杀机。

    李世民突然轻哼一声,冷笑道:“观音婢说的对,既然都是皇族骨血,自然谁都有资格,要朕说也别光顾着他们三个,虽然他们是正宫所出,但是宫中还有其她正妃的皇子,比如吴王李恪,比如楚王李宽,还有越王李贞,还有纪王李慎……”

    ……

    ……历史上的李泰,确实说过杀子传弟的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让他彻底断送了自己的机会,因为太宗皇帝看出了他心狠冷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