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立名分火烬薪传分,得民心星火燎原

    “怎么回事?为何赵柄、郑鼎未曾将赤贼挡住?”

    听罢消息,史天泽一脸震怒。

    居于堂下,木速蛮脑袋低的更深,回道:“我等本来打算将对方阻在高苑之外。孰料对方军械齐备、实力强劲,更有南朝物资供给,我军将士实在难以对抗,所以败下阵来。军中士兵大多数皆被其俘虏,只因为我当时候正驻扎在孙家岭,所以才幸免于难。”

    史天泽顿感奇怪,低声诉道:“仅以六千兵马便战胜一万兵马?难不成中都府被劫一说,乃是真的?”又见那木速蛮一脸紧张,他有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将对方的战斗形式告诉我。”

    “遵命!”

    木速蛮朗声回道,不敢有丝毫隐瞒。

    史天泽听完所有事情之后,这才有些懊恼,回道:“没想到竟然是赤凤军主力,难怪有这般强横的实力。”很显然,以赤凤军的实力,纵然只剩下六千人多人,却也不是一般的汉签军所能匹敌。

    身为百战雄狮的他尚且败了,若要郑鼎、赵柄这般庸碌之辈也能够战胜赤凤军,那才是痴心妄想。

    说到此处,史天泽神色一冷,却是逼问道:“虽是如此,但以郑鼎、赵柄两人实力,纵然无法击败敌人,当不至于就连麾下部众都无法保住,竟然落得一个全军覆灭的结局?”目光死死盯着木速蛮,更是透着灼灼烈焰,大有若是不说出实话,便会将木速蛮明正典刑。

    木速蛮浑身一颤,低声回道:“我等也曾经试过了,打算擅动叛军从内部制造混乱,并且趁着这个时候劫杀其首领,好彻底打垮整个军队。然而对方实力太强,更有地仙坐镇。郑鼎身陷千佛岛,最终被对方俘虏,而赵柄则被那位地仙给灭了,一点渣滓都不剩。”

    一想当日激战场景,木速蛮便感觉双腿发软,背心冷汗。

    那赵柄实力已然是难以企及,孰料对方竟然轻轻松松便将此人给灭了,而之后所展现的那般手段,分明便是地仙手段,自然让他屁滚尿流,连夜赶路方才回到济南府之中。

    “地仙?”史天泽蓦地惊起,眼中皆是诧异:“我记得那萧凤应该早已经在静海一战之中身死,那位地仙究竟是谁?”

    木速蛮回道:“请恕在下并不知晓。”正当抬头时候,又见史天泽面色阴沉宛如风暴,连忙回道:“当时候我距离两人战斗的地方足有两三里之遥,实在是无法观察到那地仙究竟是谁。只是自对方身形模样来看,应当是一位女子。”

    “女子?莫非是剑修罗?”

    史天泽脑中立时窜入一个形象来。

    当初时候,萧月单靠一人迟滞七人进攻,更是掺杂进入地仙之战,其表现已然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若是此人在萧凤陨落之后,因缘际会冲破三劫,成就地仙之境只怕是相当有可能。

    木速蛮只是摇头,却是什么东西都说不出来。

    “你且退下吧。”史天泽顿感懊恼,挥挥手让木速蛮退下。

    待到木速蛮离去之后,自旁边却有一人走出,问道:“元帅,依军法而论,木速蛮此人应当处以极刑,为何你却视若罔闻?”

    史天泽顿时一愣,旋即回道:“宋子贞。他乃是蒙古之人,非是我汉家儿郎。两者岂可一同?”诉说完毕,心中更是透着无奈:“更何况就算是我想要,那蒙哥、忽必烈可未必愿意。”

    此人叫做宋子贞,字周臣,乃潞州长子人也。

    自幼时,性情敏锐而且好学,善于辞赋,等到成年之后便被推荐成为书试礼部,和其族兄宋知柔同补太学生,俱有名于时,人以大小宋称之。金末,潞州乱,子贞走赵、魏间。宋将彭义斌守大名,辟为安抚司计议官。义斌殁,子贞率众归东平行台严实。

    后因严实为萧月所杀,他便投入蒙古忽必烈麾下,做了一位中书省参议。

    宋子贞顿时无奈,不免有些懊恼。

    史天泽稍作歇息之后,忽有诉道:“子贞,不知你对赤贼有何看法?”

    宋子贞旋即愣住,低声问:“不知元帅想知道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吧。”史天泽回道:“你我之间,也相交一场,没必要如此生分。

    宋子贞深吸一口气,旋即回道:“赤贼大患,当灭!”

    “嗯?”史天泽有些奇怪,旋即一想宋子贞的经历,不免叹息:“我知晓你与赤贼向来有仇,但你应当知晓,我等此刻应当以消灭李璮为重,断然不能轻易分兵。否则前后夹击,不仅仅无法消灭李璮,只怕这赤贼也难以歼灭。”他乃是兵家大师,自然知晓断不可陷入前后夹击之中。

    此刻将济南团团围住剿灭李璮已是困难重重,若要再度分兵歼灭赤贼,完全是远超能力之外。

    “家仇国恨,何为重、何为轻,我自然清楚,无需元帅诉说。”宋子贞摇摇头,一脸嘲弄:“李璮,小患而已,唯有这赤贼,方是朝廷大患!”随后皱眉稍作思考一下,又道:“那李璮看似来势汹汹,一路过来攻城拔寨,威风凛凛。但是他却坐守孤城,实乃不知至于。我等只需在城外修筑外城,断绝粮草,自然可以不攻而破。但是这赤贼却不一样!”

    “哦?愿闻其详。”史天泽面有异色,旋即问道。

    宋子贞却是反问道:“依元帅而言,你觉得之前我等可曾真正剿灭赤贼了?”

    “应当未曾。”史天泽沉思片刻,旋即苦笑道。

    静海一战,依照蒙古宣传,这赤贼应当是全军覆没,孰料在战役之后,尚有一半幸存。

    如此生还率前所未闻、见所未见,毕竟对于史天泽来说,若是部众损失超过十分之一,那整个军队便会彻底崩溃,而军队若是崩溃的话,若要将其重新整顿统合起来,更是一项难以想象的事情。

    宋子贞一脸担忧,继续逼问道:“那将军以为,应当是因为什么?”

    史天泽顿时愣住,双目微阖开始想着先前和赤凤军战斗的场景,往常本来不过是寻常农夫的相貌一一浮现,他们看起来甚是普通而且朴素,然而这些寻常的面孔之上,却全都透着热忱还有狂热,只为了一个口号。

    “是因为‘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声音极其微弱,似是在害怕着会被听到。

    宋子贞回道:“没错。净火焚世,净火焚世,那何谓焚世?其意思,便是要将凡是勾结外敌、投降蒙古的汉人全数杀了,而驱逐鞑靼,则是将目标直接指向诸如蒙古、色目以及其他外夷番邦之人。如此口号可以说是悖逆忘伦到极点,但是却也明显告诉天下之人,他们的目的。”

    “如斯口号,那女子当真疯子。”咽了一口吐沫,史天泽目中犹有畏惧。

    “虽是疯子,但却也直指本心。毕竟这满地华夏,莫不知晓若非蒙古肆掠,我等汉家天下如何会变成这般模样?不识文章典籍,反而以刀兵治天下。元帅,你觉得这样下去,这蒙古还能继续占领中原吗?”宋子贞撇撇嘴,显然也对蒙古之人颇为不满。

    史天泽脸色立时变色,旋即低喝一声:“这般话语,你切莫胡说。”

    “自然!”

    宋子贞道了一声歉,继续之前的话题:“若要争夺天下,那便需要有大义。正所谓师出无名,不过如此。元帅为一方诸侯,应当知晓这一点。”

    “自然!”史天泽颌首回道。

    “正是因此,那李璮兴兵时候,便以恢复宋室为名,一者吸引仰慕宋室之人,二者也能借此得到南朝襄助。但是当年若非宋室昏聩无能,这中原之地如何沦为膳腥之地?而且百年之后,彼时人心已变,所谓宋室又有多少号召能力。至于那南朝,先前已有一个李全让人忌惮,谁知晓他会不会变成第二个李全?”宋子贞说道李璮,更是满脸不屑。

    史天泽点头称是:“确实有理。”

    宋子贞缓缓诉道:“另一边,若要争夺天下,便要拥有人心。唯有拥有人心,方能炼军械、修武备,进而能够逐鹿群雄。而那李璮,也正是因为坐拥数路之地,方能有今日逆**常,争夺天下之能。只可惜此人眼界甚小、格局难成,不知汉家诸侯虽是不满蒙古恶行,但也明了蒙古势强,非是自己所能对抗。而他却和蒙古之人百般纠缠,和同僚屡有冲突之举,更是屡次兴兵侵夺地盘,如此行事岂是成事之举?”

    “这倒也是。”

    说及此处,史天泽也是恼了,骂将开来:“那厮屡屡在朝堂之上,诉说我等不利,更以抵御宋朝为要挟,强夺我等军饷,这般举动也是愚蠢至极。否则我等大计,岂会被他所坏?”

    身为汉侯之一,史天泽自然知晓高处不胜寒,所以和张柔、严实等人向来叫好,彼此之间更是借助婚姻关系,缔结同盟关系。

    但是唯恐李璮一人,反而以媚上荣宠为能,先是和当今皇后之妹缔结姻亲,其后更是数度以抵御宋室为名强夺粮饷。若有征调兵力之事,更是百般推脱,反而在争夺粮饷时候积极的很,所以被众多汉侯所排斥。

    否则为何此人反叛时候,应着寥寥,只有太原路总管李毅奴哥,达鲁花赤戴曲薛以及邳州万户张邦直响应?

    “没错。”宋子贞潺潺道来,将其中缘由尽数掰开,一一说道:“而那赤凤军却不一样。那萧凤非是汉侯、更为女子,彼时起兵时候声望不足,实难吸引人才。虽是依靠火器之利,抵挡一时。但若是蒙古反应过来,以堂堂阵势压来,只有彻底覆灭的可能。正是因此,所以那萧元凤方才放弃潞州,踏入燕赵一带。实在是她若是坐守潞州,便会沦为和如今益都一般的处境。”

    “这倒是真的。”

    史天泽曾和赤凤军交手过,自然知晓这赤凤军向来主动,从不肯坐困囚城。

    若是有被围困迹象,那便会立刻放弃转战千里,太原城如此、潞州也是如此,而这般举动也将他拖得精疲力竭,硬生生的被整个拖垮。

    宋子贞继续解释着:“而在进入中原之后,相较于李璮来说,这赤凤军却并未注重于攻城拔寨,反倒屡有丢城弃寨之举。此番行径貌似荒谬,其实大有文章。”

    “为何?”

    “很简单。为了人心!”

    “人心?”

    隐隐之中,史天泽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某些赤凤军生存至今的原因了。

    “没错。人心!”宋子贞朗声诉道:“自严老相公身死之后,我曾经在华夏之上游历一番,也曾回到过潞州,更曾到过别的赤贼所占领的地方。但是元帅,你可知晓在当地居民口中,那赤贼还有妖女,都被称之为什么?”

    史天泽有些害怕,害怕听到他一直所排斥,并且无视的真相。

    但是他还是强逼着自己,继续问道:“什么?”

    “岳家军,以及玄女娘娘。”宋子贞刻意压低声音,唯恐被他人听到。

    史天泽立时愣住,眼眸之中罕见的透出几分惧意:“岳家军?玄女娘娘?那家伙究竟做了什么?”

    “很简单,他们在那里建立了秩序。一个新的,和以往截然相反的秩序。”

    宋子贞深吸一口气,低声诉道:“我曾经问过那些农民。每当赤贼来到之后,他们都会将当地和蒙古、蛮夷勾结之人尽数处死,其府藏粮食充为军用,至于田地则分给每一位农民。之后更在每一个农村之中,都以中华教为名,建立了一整套的秩序。教士选举制度,轮换制度还有在教义之中所写着的,以华夏为本的概念,这就是他们在整个中原四处流窜的真正目的所在。”

    “中华教?这……这……”史天泽一脸错愕,连连深呼吸,却始终未曾平息胸口怒火。

    宋子贞摇摇头,自兜中取出一卷书。

    这书约有拇指大小,上面书写着许多字样,,什么“人生而平等”,什么“生存是最根本的需求”,什么“华夷之辨,在于血缘、在于文章、在于典议”,诸般话语有出自儒家的,也有出自道家的,至于佛家的也有,但是更多的却是“抵抗”、“战斗”以及“自由”,更后面的更有“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帝者、天下之蛀虫”“废一家之姓,复千古之秩序”。

    诸般骇然听闻的话,全数被印在上面。

    史天泽只是翻阅了一下,便被其中内容惊得连忙将其丢掉,仿佛这上面涂了毒药一样,口中不住低喃:“那妖女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宋子贞顿了顿,缓了一口气,又道:“你以为蒙古当真将赤贼剿灭了?事实上,借着蒙古追兵的压力,那萧元凤反而将中华教的教义播撒到神州大地每一个地方。到时候,只需要她一声令下,这神州大地之上,任何人都会挺身而出,助她赶走任何敌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