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会议(二)

    萧景茂顿感踟躇,虽欲辩解却发现自己竟然无话可说,只好坐下来生着闷气。

    见到这一幕,那杨承龙也忍不住,张口诉道:“我们这里的情况大家也都知晓,就算是当真支援。但若要送到对方手中,中途需要路经敌军之地,更兼路途遥远,就算是送到了,只怕也早已经错过了时辰!我想那王践行深明大义,应当也明白这一点。之所以将此事告知我们,也只是为了能够提醒我们罢了!”

    马云冬暗下争执心思,低声回道:“你这说辞,倒也有些道理!”

    他也不是什么冥顽不灵之人,更何况久在军中厮混,自然明白若要在这么长距离运送物资,究竟是多么艰难的事情!

    “那依你所言,难不成我们还要支援吗?莫要忘了,光是维持北伐一事,就已经将我朝内几乎耗尽,若要支持他们的话,根本不可能。”许处虽是声音平静,却也带着几分怨气。

    马云冬听了,又是嗔怒起来,喝道:“你这厮,当真是钻到钱眼里面了。没有咱们,能有长安城的盛景吗?”

    “但若是另开战线,以我们目前的储备根本不够,到时候就要向百姓加赋。百姓们本就过得艰难,我们又岂能在踢上一脚?我们若是这样做,和蒙古何异?和宋朝何异?莫要忘了,当初主公入关时候和百姓们定下的规矩——《永不加赋》。”许处高声喝道。

    当初赤凤军占据长安城的时候,因为刚刚经过长征,所以兵势颓废,麾下兵员不到两万。

    为了能够拉拢关中百姓,萧凤便和他们约定税赋,并且承诺日后绝不加赋,自此之后方有赤凤军尽展雄姿之态。

    许处和杨承龙一样,皆是在本地之人,自然不愿意因为此事加赋,导致治下百姓因此生乱。

    马云冬更是怒气,又是喝道:“你这厮当真绝情,竟然打算将他们弃之门外?”

    “弃之门外?说起来,咱们能够得到的消息,也只是对方传来的一个消息而以。若是此事乃是蒙古所编造的,目的便是为了骗取我们掉转方向攻打河北行省呢?到时候北伐之事功亏一篑,你来承担责任?毕竟对方也二十年没见了,如今却突然有了联系,你这点你不感到奇怪吗?”许处又是冷笑一声,直接回骂道。

    杨承龙听着感到有些刺耳,连忙喝止道:“许处,你莫要继续说了!”

    “好吧。那我不说了,行吗?”许处一脸懊恼,随即扭过头,却是不愿意看见眼前的大汗。

    那马云冬为之一愣,心中暗想:“难不成对方真的是伪造的?”但一想上面戳着的印记,立刻重新振作起来,反驳道:“你这厮,贯会造谣。那书信我看了,正是王践行亲笔书就而成。”自知自己有所理亏,复有看向萧景茂,喝道:“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故友逝去吗?”

    “我。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萧景茂夹在两人之前,只感到左右为难。

    加赋一事莫要想了,无论是已经深植关内百姓的中华教众人,亦或者是自己的主公,都不可能允许此事,毕竟这乃是赤凤军立国根本,轻易间不能动弹。

    但若让他坐视故友被那汉军袭击进而身亡,却也是倍感痛心。

    杨承龙沉思片刻,便对着那马云冬劝道:“马老。我知晓你战友情深,但眼下北伐在即,实在不宜另开战线。不然的话,咱们就会面临两面夹击之状。”

    “那你是说不支援吗?”马云冬没好气的回道。

    “也并非不支援。”杨承龙摇摇头,解释道:“毕竟他们孤悬在外,数次发动起义牵制蒙古,要不然如何能够有我们在这里讨论?若是咱们毫无反应,只怕也会寒了对方的心。”其余几人听了,皆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就连马云冬也怒气渐消,想要知晓杨承龙究竟有何意见。

    只见杨承龙说道:“至于这支援。粮食、军械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路途遥远,若要将这些东西送至邯郸,实在太困难。但粮食、军械不行,不代表别的东西不行。”

    “那你打算送什么?”

    萧景茂送了一口气,对杨承龙也佩服得紧。

    能够短短数语,便让马云冬闭上嘴,这能力却是要强过自己。

    只因为杨承龙资历有些差,没有达到总理应该有的级别,这才没有被萧凤选中。

    杨承龙回道:“尔等应该知晓,因为那火器出现,人数已然不重要了。但是他们之前却并未接触过火器,若是和蒙古军队正面对阵,只怕会死伤惨重。依我看法,咱们不如派遣精通火器战术之人前往邯郸,并且为他们带去打造火器的技术资料。一来能够增加他们的实力,二来也能够了解他们的状况。毕竟过去了二十年了,我们对他们并不了解,若是因此而轻举妄动,只怕损失的便是咱们了。”

    萧景茂拍手笑道:“你这法子果然不错!”

    “这倒也是最佳方案。”马云冬斟酌片刻,也知晓此事乃是诸般衡量之后唯一可行的方案。

    杨承龙颌首回道:“多谢马老谬赞了。”复有有些紧张,诉道:“只是我等皆是外人,对于军中之事不甚熟悉,关于那人选还指望马老能够推荐一二。”

    “人选吗?这个等我回去之后,我自然会仔细挑选的。”马云冬微微颌首,表示已经知晓,随后便从位子之上走下来,快步朝着国防部奔去,生怕自己若是迟了,就会让王践行等人就此失败。

    萧景茂亦是松了一口气,看向杨承龙之后,带着几分庆幸,诉道:“辛亏有你,要不然此事只怕也没有个结果。”

    “那是当然。毕竟我们都是主公麾下,自然应该相互扶持嘛!”杨承龙笑着回道,随后面容严肃,却是转过头来,对着那许处命令道:“我说你。明明知晓那马云冬乃是军中老将,你怎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位子做的不太束缚,想要挪个位置?”

    许处明显被吓得抖了抖,连忙道:“杨部长所言甚是,我已经知晓了。”

    “既然此事已了,那各位就此退下吧。不过尔等也知晓此事重要性,务必要保守好秘密,决不可让别人知道。明白了吗?”萧景茂眼见解决了此事之后,绷着的弦这才送了下来,也没兴趣继续开会了,只想要去睡给囫囵觉来。

    “我等明白!”

    一行人齐齐应道,便从政务院离去。

    萧景茂将琐碎事情告诉张威之后,也重新回到自己卧室之中,毕竟他自被张威强行叫醒之外,一直操心到现在,自然是神疲力尽,只好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

    回到国防部,马云冬心事重重。

    “派谁比较呢?段峰之子段陵?亦或者严申之子严诚吗?再或者是最近新近出的天才周宇?这三人皆是上上之选,却不知晓他们谁愿意前去?”脑海之中想着人选,马云冬顿时就想起了自己所见到的几位出色天才。

    自踏入长安之中,一行人也开始娶妻生子,历经二十年之后,他们的孩儿也已经长成,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

    其中军中之人,以段陵、严诚为代表。

    当然,萧凤挑选人才,向来都是不拘一格,对于那些寒门子弟也一视同仁,而那周宇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三人在军校时候,一直都是相当优秀,有三才之称,在踏入军中,也多次因为军阵改革等建议功勋卓著,甚至得到萧凤的嘉奖。

    “不过此事孤悬在外,又是在敌人之中,只怕他们就算是想去,他们的父亲也不会允许。”但一想到这几人身世,马云冬却有些踟躇。

    毕竟那邯郸太过危险,若是放任他们前去,却也危险。

    “不管了,还是问问他们意见再说吧。”

    踏入国防部,马云冬令人将三人召来,随后就将邯郸之事告知三人。三人听了之后,也是神色有异,其中段陵跃跃欲试,而严诚却面露拒绝,至于那周宇却是肃立旁边,脸色沉默不语,不知在想着什么。

    “关于此事,你们谁打算接受这个任务?”

    盯着三人,马云冬问道。

    严诚面露无奈,摇头回道:“我娘只有我一个,为了避免让她担心,只怕我是不行了。”

    “好吧,我明白了。”马云冬心中叹然,说实在的,这其中他最属意严诚,只因为此人心性沉稳,并无争名夺利之心。

    若是到邯郸之后,也不至于惹怒他的那些朋友。

    “哈哈!严诚?你什么都听你娘亲的,是长不大的。要知道你这样子,可不会有女孩子欢迎的。”段陵轻笑一声,随后有些挑衅的看了一下身旁的周宇,诉道:“既然严诚不愿意,那这事儿我接受了。”

    “那你呢?”

    马云冬没有急着接受,又是看向了周宇。

    段陵性子太过跳脱,并非他心中适当人选,所以又询问了一下周宇的想法。

    周宇双眉微蹙,随后道:“若是部长愿意,此行我愿意前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