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水元牧场。

    自北伐开启,何源借着贩卖骏马,可着实挣了一笔钱。

    除了购买一些小马驹之外,他特意到政务区去办理了铳枪许可证,并且在马场之内设置专门的靶场,然后以一百文一次向长安城之人开放靶场。

    长安城之内的人儿听闻之后,自然欢心雀跃,一个个纷至沓来,只想要尝试一下,铳枪乃至于骑马究竟是什么感觉。

    随着人群逐渐汇聚,何源的财富也与日俱增,走在路上的时候,都一副随时随地飘起来的模样来。

    然而今日,他刚刚踏入马场之中,就见到那曹傅早在靶场之处等待许久。

    “赤凤军的宴会,你吃的如何?”

    曹傅手上拿着一把铳枪,他瞟了一眼何源之后,见到对方那满目春光的牧羊,只觉得胸膛之内充斥着一股怨气,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带着一些火药味。

    何源明显愣了一下,微微晃了一下头之后,才解释道:“他们都将邀请函发来了,我能拒绝吗?更何况我也不是萧景茂肚中的蛔虫,若是不和其接触,如何晓得那厮在想什么?”

    “哦?那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消息吗?”曹傅撇撇嘴,说着就将那铳枪对准远处靶子,开始瞄准起来。

    何源说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什么?”

    “都说!”

    曹傅有些不耐烦,他将铳枪抵在肩膀上面,双眼微眯看着远处的靶子,神色专注起来。

    何源停止了自己的试探,开始阐述起来:“好吧。好消息是,经过一年多的北伐,赤凤军所储备的粮食已经快要耗尽,若是继续下去,只怕支撑不住。”

    “坏消息呢?”

    曹傅还在瞄准,他的呼吸近乎停止,铳枪已经瞄准远处靶子,右手食指也已经扣在扳机之上,就等着射击。

    何源有些紧张,仔细斟酌着话语,说了起来:“那就是那萧景茂捣鼓出国债这种东西。而且,在他的一番鼓动之下,先期三百万贯国债已经全数告罄。得了这么多钱,想必那赤凤军还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吧!”一边说着,他一边偷眼注视着曹傅的神色,斟酌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如何劝说。

    “砰!”

    一声枪响,曹傅漠然肃立,冷冷看着远处靶子。

    对于此事,他也没有回应,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看着远处的靶子。

    何源问道:“射中了多少环?”

    “八环!”

    曹傅一扭身,也不向何源告辞,将手中铳枪丢到一边之后,就直接离开了牧场。

    “八环?”何源两只眼睛落在曹傅身上,随着他一起离开马场,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这成绩,可是差了很多。要知道,你可从来没有低于八环的。”

    …………

    安定城。

    此刻已是深夜,但吴青石却始终无法入眠。

    就着烛光,他看着手中的书信,脸上一阵煞白,显然是有些害怕,良久之后方才放下书信,低声一叹:“终于来了吗?”窗外之处,天边已经泛起红霞,初生的太阳也开始释放着自己的光和热,照耀着整个大地。

    晨光自窗棂透入房中,也落在吴青石身上。

    吴青石神色黯然,似是有些害怕,良久之后方才将那书信放在蜡烛之上,任由那火舌将整个书信彻底焚毁。

    “希望,她没有看出这件事情吧。”吴青石在口中念叨了一句,随后站直身子,推开门走了出来。

    这时,于远处大门之处,一个人快步走来,见到吴青石自房舍之中直接走出来,立时跪倒在地央求道:“将军!”

    “雷敏,发生了什么事情?”吴青石见到雷敏神色匆匆,感到有些害怕。

    雷敏一时紧张,随后道:“启禀将军,那伯颜前来袭击了。”

    “又是他?”吴青石一时惊住,整个人都控制不住,感觉从骨子里面直到每一个细胞,都浸润的冷水之中。

    雷敏苦笑道:“没错。的确是伯颜亲自上阵。以此人实力,仅凭我们的力量,只怕难对阵。”赤凤军虽是有破神弩等利器,但这种东西造价昂贵,那袁晔若非执行机密任务,也断然没有千玫之多。

    而且如今时候,102师历经多次战斗,那破神弩早已经消耗一空,而且就连弹药也因为补给线被切断,始终都无法得到补充。

    这种状况,莫说是伯颜亲自上阵,就算是寻常人上阵,也一样能够战胜他们。

    “那萧主事呢?”

    这个时候,吴青石脑中萧月的身形一闪而过。

    当厨师时候,就是萧月挺身而出,这才挡住了蒙古轮番的进攻,只可惜自那一日之后,他便是将整个安定城都搜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萧月的蛛丝马迹。

    这一点,让吴青石感觉心中没底。

    雷敏摇摇头,无奈回道:“对不起将军,我没找到!”

    “这个!”吴青石神色一愣,更是带着一些恼怒,“怎么那萧主事在这个关键时候突然消失了?”

    “不清楚。也许她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吧。”雷敏也是有些担忧,只是他见吴青石三句不离萧主事,就感到有些奇怪,但吴青石乃是他的上级,却也不敢妄自猜测,只好低声回道:“毕竟除了咱们这里,那庆阳府听说最近也有事情发生。或许萧主事,跑到那个地方去了。”

    而在心中,雷敏却是这样想着。

    “往日时候,我们不也没有萧主事吗?怎么今日里,将军却对萧主事如此热忱?”

    “庆阳府吗?萧主事怎么跑到哪里去了?”吴青石双手攥紧,双目之中带着一丝恼怒,埋怨道:“难道她不知道,那伯颜就在城外虎视眈眈,随时随地都会攻来吗?”

    雷敏心中微微一叹,对吴青石的印象下降了几分,口中解释了起来:“也许是事态紧急呢?更何况,之前萧主事不是救了咱们一次吗?这一次,也许她还会和上次一样,救我们于火海。”

    吴青石有些不悦,喝道:“那你去守城吧,记住了切不可让他们闯入城中。知道吗?”

    “将军,我知道了!”转过身来,雷敏想着吴青石那有些异样的脸蛋,忽的轻声一笑:“要死了吗?不过这样,也好!”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既然已经踏入这片战场之上,那就注定有朝一日马革裹尸。

    而且,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吧!

    雷敏脑海之中乍然浮现诸般场景,忆起自己这一路走来,送走了不知道多少属下,而他的亲人也早早的就去世了,可以说是孤家寡人。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