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林老的诉说(上)

    “在五十年前,那年我才二十七岁,独自一人离家出去闯荡,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本武道秘籍,获得秘籍后,我就一边在江湖上闯荡,一边刻苦地修炼那本秘籍。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修炼那本秘籍修炼了整整的十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这么多年的努力下,我成功地突破到了武者第九重天,也就是到达了武者的最后一重天,以我那时的年龄就到达了武者九重天,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是前无古人的成就。本来我是有十有八九的信心成功冲击到传说中的武道皇者境界的,成为近几千年以来最年轻的武道皇者。”说道这里林老神色突然暗淡了下去。

    “林爷爷你怎么了?那后来呢,你你难道没有突破武皇境么?”林阳昊看到老人有些暗淡的神色,心中已有些明悟。

    “哎~”林老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当时我突破至武者九重天后,就觉得武者九重天已经是近乎无敌的了,那些武道皇者都一心潜心修炼不问世事很难见到。就算遇到一些比较强大的武者,相信我也可以全身而退。所以我当时就天不怕地不怕,爱管一些闲事。”

    林老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刚刚到武者九重天,便想到朝阳山脉中去历练一番,巩固下自身的修为。就在我快要到朝阳山脉的时侯,前方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汉正在追杀一个白面书生样子的年轻人的一幕。

    我在看到的当时便想出手相助那白面书生,谁知当时我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见那个大汉手持一张黄纸朝我这边一抛,并大喊一声“临”,就见一堆火球向我扑面袭来。

    我当时大惊,拼尽了全身内力才勉强躲开,可火球终究还是太多了,有一颗恰巧正中我的丹田,当时我只感觉小腹一痛,也并没太在意。而那个白面书生竟趁着大汉攻击我时,翻手朝着大汉的头便是一掌,大汉便在那一掌下毙命了。

    那白面书生在杀掉大汉后面漏喜色的朝着我飞奔了过来。

    “多谢兄台救命之恩,在下白晨,武者八重天,敢问兄台大名。”

    “在下林向东,咳咳咳”话还未说完当时我就吐出了一口老血。

    “林兄,你怎么了,难道刚才你受伤了么?我观你武者九重天的修为,在刚才的火球符箓下你应不会受伤啊。”他说完后便赶紧替我检查起伤势来,不一会他就帮我检查完了伤势,面露哀伤地说道“哎~林兄,是我害了你啊,刚才那颗火球正中了你的丹田,现在你的丹田已经受损,以后怕是功力很难寸进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什么!”当时我听完后立刻傻眼了,好像忘了伤势的疼痛般就站了起来惊呼道。

    “林兄,我也没办法了,对了,林兄,你是哪个门派的?”白晨问道。

    “我无门无派散修一个,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武道秘籍,修炼十载至今日,突破到了武者九重天。本想有生之年可以冲击到武皇境,可没想到竟遭遇今日之事,哎!”我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

    “林兄,你对我有着救命之恩,我其实是四大门派白虎门的少门主,你若不嫌弃就去我白虎门做一个客卿长老吧,况且我们白虎门还有着武林的武皇境前辈在门派坐镇,没准他们见多识广可以有办法治好你的丹田呢!”白晨见我无门无派,便邀请我到白虎门。

    当时,我想了想觉得去大门派可能会有医治我丹田的办法,便和他去了,我去了后,白晨就在白虎门安排我做了一名客卿长老。

    白晨把我叫到一边和我说道:“林兄,那个被我打死的大汉是我一次外出历练时,交恶的一个仇人,然后他不知从哪里得知我是白虎门的少门主,就在白虎门附近等我出门,在我出门后便一路尾随于我,在朝阳山脉附近他不敢动手,所以我一出朝阳山脉就被他追杀,也就是你先前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大汉他是一个武皇境的么?当时向我抛过来的黄纸是什么东西?竟然那样厉害!”我问道。

    “那个大汉是一个修真者,不过他的修为属于修真者不入流的。真正的一些厉害的修真者都隐居在一些灵气充足的地方,不问世事潜心修炼。他使用的是修真者常使用的符箓。林兄。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修真者么?这事是很多普通人都知道的啊。”白晨见我不知向我解释道。

    枉我之前还自认很难遇到敌手,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着修真者,而且一个不入流的便把我打成现在这样,哎~”林老叹息道。

    “那个白晨不是说有许多的普通人都知道修真者么?为什么你闯荡几十年都不知到修真者的存在呢?”林阳昊疑惑的问道,同时心中已确定了修真者是存在的。

    “哎~我获得武道秘籍后,一直潜心修炼,我在闯荡江湖时也从来不关心江湖之事,也没听别人说起过关于修真者的事,所以才不知道修真者的存在。”林老回答道。

    “哦,林爷爷,你继续说,后来怎么样了呢?为什么找上了我?”林阳昊又迫不及待的问道。

    林老继续说道:“我从那以后拜访了很多有名的医师和查阅了大量的古籍都没找寻到医治丹田的办法。门派里几个武皇境的前辈也看了我的伤势,但他们也没办法。

    转眼就过去了十年,在这十年中,我服用了无数的奇珍异草,可还是没有什么效果,丹田还是不能够修炼。

    于是我便准备归隐家乡了此余生,就在我正准备转身时,谁知这时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一身道袍身形瘦弱的老头正站在我面前。

    “小友,可需要算命么?”老道士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

    “算什么算!去骗别人去吧,我可不吃这一套,别挡我的路!”我这时正处在郁闷当中,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呵呵,小友,想要恢复丹田就记着老夫这番话!破镜要重圆,还看破镜处。等待有缘人,要问何时来,圆镜破碎时!”老道士也不生气,笑呵呵地向我缓缓地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