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进入死亡之地

    “我日,你这帮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了,我不就杀了你们个废物少爷么,你们至于这么拼命么?”林阳昊见那些人离他越来越近,于是便心生一计,也不跑了扭回头朝着一队那帮人破口大骂道。

    “哼,你说的倒轻巧,你也不好好想想,如果是你唯一的儿子被杀你是怎么样的心情,难道你以为我们想追你个死逼么?我们还不是被逼的。”那一队长见林阳昊不跑了,也就停了下来回骂。

    “我知道你们从小受尽了田家的欺辱,你们也没少受田二狗的欺凌吧?那为什么还要听从田家的命令呢?”那些人听到这里后神色明显有些失神和暗淡。看着他们的暗淡的神色林阳昊就知道自己这次是赌对了。

    原来他们都是从小被田家买回来的一些死士,地位连那些丫鬟下人都有些不如,从小到大更是受尽了欺凌。田家的任何决定都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一个人会心疼他们。

    林阳昊可不会给他们机会抓住自己,趁他们分神之迹,撒腿就向死亡之地跑去。

    原来,林阳昊知道就这样被追的肯定逃不脱这么一群人的追捕,说不好一会又过来一群人,这样可就真的是插翅难飞了啊,于是便心生一计。

    林阳昊在大学主修的竟然是心理学,虽然他没有怎么好好的学,但也并非是什么都不懂,也能用他们此刻的情绪来判定他们的心理活动,来创造出一个他们分神的机会,从而从他们手中逃脱。

    林阳昊决定进入死亡之地,他都是好几次从鬼门关上过来的人了,所以对死也就不怎么畏惧了,大不了一死,运气好的话还可能顺利到达白虎门。

    “快追,我们又上那小子的当了,快。”

    “队长,我们都觉得那小子说的对,我们这些人从小受尽了田家的欺凌,我们都受够了,我们反了田家吧。”

    “对,队长难道我们从小受田二狗的欺辱难道还少么?”

    “哎~罢了罢了,我何尝不想反出去呢,可是田家的报复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的起的啊!”

    “队长,我们这些年来死去了多少兄弟,如果我们在这样下去谁敢保证下一个死的就不是我们呢?我们何不就在这朝阳山脉找个地方占山为王,没准以后我们的势力会比田家的还大,我们也就不必怕他了。更何况那小子杀掉田二狗,正好以解我们的心头之恨啊!”

    “妈的!反了!你们说的对,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死,还不如做一番大事,轰轰烈烈的死去也好过做田家的走狗。”再沉思了一会后那一队长最后决定到。

    “喂,小子谢谢你刚才的话,我们已经决定反出了田家,你快些逃吧,一会就会有大批人赶来的。”然后朝着已经跑出很远的林阳昊大喊道,“弟兄们我们快撤。”不一会这些人便消失在了这山野之间。

    此时的林阳昊已经跑远了,当然没听到刚刚一队长对他喊到的那番话。如果他要是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会使那些人做出了叛出田家的惊人决定的话,恐怕自己都会大吃一惊吧。

    而令人没想到的是,一队的这些人在叛出田家后,就在朝阳山脉中寻找了一处山头占山为王,经过几年来的几次扩张和吞并一些小的势力,他们的势力竟成为了朝阳山脉最大的一伙山贼,但他们只做一些杀富济贫的侠义之事,从不祸害老百姓。百姓便称他们这一伙山贼为侠盗。当然了这也是后话。

    朝阳山脉青山绿水,阳光明媚。在深山中的一处界碑处,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

    这个少年当然就是林阳昊了,此时他正站在一块石碑旁,看着这一块石碑。

    “死亡之地,进入者死!”

    原来林阳昊这时已经来到了死亡之地,正站在界碑处徘徊到底要不要进去。

    进去后这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也有可能是一条唯一的生路,想到最后咬牙抬腿一迈便进入了死亡之地。

    “进入者死,哼,我这都进来了怎么还没事?看来只是吓人的啊!”林阳昊进来后发现竟什么事都没有,心中大喜,满面红光的朝着白虎门方向走去。

    走了很久后,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晚上,林阳昊在路上由于找到了一些野果,吃了后也就不怎么饿了,由于晚上了,林阳昊不得不找住的地方去,很久后才好不容易找了一些枯草。不得不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没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呜呜呜~呜呜呜~”

    “砰砰砰~”

    这时林阳昊被一阵的怪叫声给惊了起来,摸了摸迷糊的双眼,朝周围望去,谁知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只看到这里有无数的人正在他的周围间战斗,准确的是林阳昊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人,周围到处都是一些身穿兵甲,手拿刀枪剑戟的一些人。且这些人面色发黑,双目无神,只知道见人就拼杀。而那些人的周围还时不时的有一些黑气在旁边涌动,而这些人在拼杀中还杀不死,只见被杀后不一会就又重新凝聚身体,然后继续战斗。

    林阳昊只觉得自己都的快要窒息了,浑身都在忍不住的颤抖。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林阳昊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目呆滞。

    看着这些场景林阳昊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也终于明白了这里为何叫做死亡之地的原因了。想到这里林阳昊早已吓的奄奄一息,双腿直打颤。

    “吾命休矣!死亡之地果然不是盖的,不愧是……”话还没有说完林阳昊就吓得昏倒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异像发生了,只见林阳昊左手佩戴的那枚戒指发出了一片蓝光,这道蓝光化作一团办护罩包裹住了林阳昊。这些早已昏迷了的林阳昊当然不会知道。

    田家大厅内。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再给我说一遍!”田二狗的父亲面无血色地朝着管家正咆哮着。

    “老爷,那一队叛变了,放跑了林阳昊,那林阳昊现在也不知所踪,一队那些人也都不知去向。”管家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只好再重新的说了一遍。

    “呃~呃~”田二狗的父亲顿时一阵气急,一口气没有过来昏死了过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