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酷刑威胁

    “我们门主有大爷么?张亮你知道不?”林阳昊原本以为他们会发怒,却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信以为真。

    让林阳昊足足吃惊了一把,这阴风门的人也真是傻的可以。

    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傻,如果真是这样,那天魔花还不是手到擒来?

    “没听说过啊,就算门主有大爷,也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叫张亮的也摇头说道。

    其实这并不是他们傻,而是从来没人敢来挑衅阴风门,更没有人敢拿阴风门主来开玩笑。

    所以他们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们真是孤陋寡闻,连本大爷都不认识。”林阳昊继续玩弄他们。

    “那大爷您稍等,我等先去向长老通报一声。”他们可不敢怠慢,毕竟这很有可能真是门主的大爷,得罪了门主的大爷,他们在门主还怎么混。

    “乖,去吧。”林阳昊很受用的说道,没想到被别人叫大爷的感觉居然这么爽。

    就在二人转身的那一刻,林阳昊脸色突然阴冷了下来,直接一招,毫不拖泥带水就将二人制度。

    二人直到被制度的那一刻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昏迷不醒了。

    “哼,真是蠢。”林阳昊直接拖起二人返回山崖之上。

    “林阳昊,你抓他们来干什么?”丹尘疑惑的问道,原来刚才林阳昊是去抓这两人。

    可是这两个结丹期修士有啥用啊,要抓你倒是去抓一个厉害一点的啊。

    “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就将二人放下。

    “快说你是什么人!你知道我们是谁不?我们可是阴风门的人!”二人很快便醒来,惊恐的看着林阳昊。

    “阴风门很牛逼么?在我眼里,你们都是辣鸡!”林阳昊不屑一呵。

    “你竟然如此侮辱我们阴风门,定见你死无葬身之地!”二人此刻脸上阴晴不定,明显被林阳昊气的不轻。

    林阳昊刚才竟然那样的欺骗他们,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还羞辱阴风门。

    “就羞辱了你能怎滴?阴风门都是辣鸡,辣鸡,辣鸡。”林阳昊最恨别人威胁自己了。

    “你…你…”二人被林阳昊说的竟说不出一句话。

    旁边的丹尘则冒出一道冷汗,没看出来啊,林阳昊这骂人的本事居然和他变态的实力不相上下。

    冰啸则早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你什么你,我现在问你什么,你就老实回答什么,不然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丹尘听闻过后,心中了然,原来林阳昊竟然是想要向这二人打听阴风门的情况。

    “林阳昊真是深谋远虑,看来他具有这么强的实力也并不是不无道理的。”如果让林阳昊知道他在丹尘心中是这样一个形象的话,他心里一定会乐开花的。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死也不会背叛阴风门,你放马过来吧,张亮你怕么?”

    “我也不怕,小子你放马过来吧,只怪我们听信谗言,只怪我们轻信了你的话。”他此刻肠子都悔青了,之前为何不对他有些防范呢?

    只要有些防范,又岂能落的如此下场。

    在他们眼里,林阳昊同为结丹期,而他们有两人,所以林阳昊定然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他们如此想就大错特错了,并且错的离谱。

    “真的不怕?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说出来。”林阳昊邪魅的一笑。

    “有种你就放马过来,我眨一下眼睛就跟你姓!”曹蟒怒目圆睁,把林阳昊生吞的心都有了。

    “我知道十种刑法,其中随便一种你都受不了。”林阳昊对他此时的强硬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在自己的十大酷刑之下,任他再强硬也要屈服。

    “来吧。”简单的两个字,曹蟒坚毅的神情让林阳昊有些动容,难不成他真不怕自己的酷刑?

    怎么可能,现在他肯定是在逞口舌之利。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待自己说出后,不怕他不怕,到时候还不是统统如实说出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剥皮、腰斩、凌迟、宫刑?”林阳昊说的也只是十大酷刑当中比较容易操作和残忍的几个,而其他剩余的就算林阳昊想做,现在的条件也不允许啊。

    这几种,在十大酷刑当中是相对来说较为厉害的了。

    “哼,我修真这么多年,什么苦没有吃过,拿这些就想吓到我,你也太小看我曹蟒了。”林阳昊刚才说的这些他一个都没有听过,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先说这剥皮,很容易理解,当然就是从外部硬生生的将你的皮剥掉;

    腰斩是把你从中间切开,而主要的器官都在上半身,因此你不会一下子就死,斩完以后还会神智清醒,得过好一段时间才能断气;

    凌迟则是必须在你的身上割满一千刀,且你不能死亡;

    宫刑就是让你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看你能抗的住几种。”林阳昊冷笑一声,看着二人此刻的神情。

    “你竟然如此狠毒,你定然不得好死。”他们这才知道林阳昊的可怕,就林阳昊刚才所说的那几种方法,真是少有人能撑的过期中一种。

    此刻都浑身生满了冷汗。

    人人都说修魔者阴险狠毒,现在看来,他们这些修魔者在林阳昊面前也要自相惭愧啊。

    “那么你们现在考虑好了么?如果再不说,我可要在你们身上试一试这几种刑法的威力了。”林阳昊不怕他们不说,就算其中一个人不说,还有另一个人。

    “宁死不屈。”曹蟒口中吐出简单的两个字,闭上了眼睛。

    而张亮明显有些动容,显然是心理防线快要被林阳昊攻陷。

    “念你这么忠义的份上,我不为难你,痛快的去吧。”说罢,林阳昊直接一掌拍下。

    曹蟒直接丧生在了林阳昊的一掌之下。

    虽然他是一个修魔者,但是这么忠义,值得他所敬佩。

    算是一个好汉。

    “你可不会这么好运了,你放心你不说我是不会叫你死的,定叫你将这几种刑法尝一个遍。”林阳昊可不是圣人,就算这张亮表现的跟曹蟒一样忠义,他也是不会放过的了。

    把他放过自己找谁去问啊。

    那样自己可就真的白忙活一场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