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曾经的救命恩人!?

    最后一招——跑路。

    虽说这最后一招有些低俗,但却好过等死,林阳昊的心里早已经将任武和天心道人的祖宗问候了个遍。

    “寸芒·幻影!”“寸芒·烈焰斩!”“寸芒·无极!”

    这次的攻击比上次要强不少,相信应该……可以对付这个魔女。

    可下一刻,林阳昊就傻眼了,只见这个魔女居然轻易化解了林阳昊的招数。

    见林阳昊率先出招,魔女自然也不甘落后,一招“暗影雷降”朝着林阳昊直接轰下。

    面对扑面而来的杀气,林阳昊大为惊骇,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强的对手,他已经心生退意。

    千钧一发之迹,林阳昊使用奇游鬼步成功的避开这招“暗影雷降”,心中后怕不已。

    魔女又何尝不惊骇,现在他体内的真元已几乎用尽,再不可能发出“暗影雷降”这么强悍的招数,如此一来,她恐怕很难再能奈何林阳昊了。

    如果刚才林阳昊被击中的话,必定粉身碎骨,但对方施展的那套身法实在是太诡异了。

    纵然如此,魔女却依旧丝毫不惧,再一招“娑煞掌”朝着林阳昊轰来。

    “寸芒·天邪!”

    林阳昊再战斗中突破,寸芒第四式修成,他的实力有了一个新的飞跃。

    天邪,身为后六式,比前三式,强了不止一筹,刚刚修成便超过前三式当中的任何一式。

    魔女应声而倒,被他击成重伤,失去了战斗力。

    “真是险胜,今天差点栽在这里。”林阳昊心里默默的想到,后背全是冷汗。

    而此时,魔女正满脸怨毒的望着林阳昊,林阳昊不以为意的一笑,用手中的赤灵剑轻轻挑开她脸上的黑纱。

    入眼,是一张绝美的脸,让林阳昊看的一脸呆滞,让她呆滞的并不是魔女的容貌,而是他认识这个魔女。

    “怎么是你?”林阳昊问道。

    此女,赫然是龙武大陆白虎门的“驰幕清”,他当初在白虎门见过,还有个十分好听的名字,好像是叫清儿。

    “你认识我?”驰幕清疑惑的问道,时间太久,她已经忘却了林阳昊。

    “数年前,我们在白虎门见过,当初你还是一个武者。”林阳昊说道。

    自己拼死拼活了这么久,才堪堪化神初期的修为,而对方呢?只不过数年,就走向了修真界的巅峰,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这让林阳昊想起了一句话,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是你?”驰幕清仔细一想,当初林阳昊的容颜出现在脑中,现在眼前的这幅样子,比起之前多了几分成熟和老成。

    “能和我讲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么?”在他的眼里,驰幕清是一个善良的姑娘,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见林阳昊并没有什么恶意,在加上对方曾对白虎门有恩,驰幕清也放下了一直紧绷着的心。

    “自从那些修真者来后,便到处打压武者,无数的武者丧命在修真者的手下,我们白虎门也不例外,只因为一次极小的冲突,不久后也遭到了灭门的惨祸,我是幸运的,那次惨祸我正好不在门中,所以才避过了那一劫,侥幸活命。

    就在我心灰意冷之时,我得到一个魔道传承,从得到的时候,我就发誓要报仇,杀尽天下修真者!”驰幕清恶狠狠的说道,恨透了修真者。

    林阳昊察觉到了驰幕清神情中那滔天的恨意,着实可怕,有时候“恨”何尝不能成为一种力量呢?

    “你先冷静一下。”林阳昊按着他的肩膀说道,想要让她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许久,驰幕清的怒火终于渐渐平息,让林阳昊看着不禁有些心疼,她才这么大的年纪,居然背负着如此深的仇恨。

    “其实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修真者都是坏的,修真者当中是有一些坏人,但其中也不乏好人。”见她还是不为所动,林阳昊于是又接着说道:“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修真者与武者之前的关系,就好比武者与凡人,凡人当中有好人,自然也会有坏人,武者和修真者自然也一样,这就是一个白与黑的世界。”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但仇恨没那么容易化解,我驰幕清定要杀尽天下修真者,纵然身死也无悔。”驰幕清说道。

    “你……”林阳昊被驰幕清说的无话可说,现在他那里还不知道,驰幕清认定的事情是不会被轻易改变的。

    驰幕清这个名字,林阳昊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耳熟,但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在白虎门听说的。

    再结合她的身影,一些记忆碎片忽然涌来,让林阳昊陷入了沉思。

    当初,他还是凡人的时候,被一个小女孩救过,如果不是那个小女孩,他活不到今天。

    林阳昊回想起,那个小女孩的名字,正是驰幕清,难道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也就是说驰幕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让林阳昊不得不感叹缘分二字。

    “你叫驰幕清?”虽然心中已经确定了五分,但还是要确定一下的。

    “不错,有什么问题么?”驰幕清问道。

    “那么,你还记得,曾经在朝阳山脉救过的那个人么?”林阳昊死死的盯着驰幕清问道。

    驰幕清听后陷入了沉思,时间过去了太久,以至于她都快要忘记了,想了许久,终于抬起头,幽幽的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

    她有些莫名其妙,搞不懂林阳昊为什么问她这些,更搞不懂林阳昊为何会知道这件事。

    “当年,你救下的人,正是我。”林阳昊说道。

    “你说什么?”就连驰幕清也是一呆,林阳昊的话让她始料未及。

    “你没有听错,那年你救下的人,正是我。”林阳昊认真的说道,没有一点开玩笑。

    驰幕清的嘴巴张的老大,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单单为缘分而心惊,更为林阳昊的修为而惊讶,林阳昊修炼的时间她比谁都要清楚。

    当初的他仅仅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普通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