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因果循环

    紧接着,一股不可抵抗的大力纷至沓来,三人皆是心底巨震,面上透出前所未有的骇然之色。

    待晶点入体之际,那种震惊更是溢于言表。

    他们竟然发现自身的修为,以一种不可形容的速度在迅速跌落着。

    三人运转全身修为,调动所有灵力对其围追堵截,依然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态恶性发展下去。

    每跌落一个境界,他们的心都会颤抖一次,每颤抖一次,他们身上的死气就会变得浓郁,整个人愈发苍老。

    当晶点彻底融入他们的丹田之中,一切尘埃落定,那三个老者依然老矣!

    此老非彼老,那是一种油尽灯枯到尽头,随时都能化为飞灰的消亡之象。

    而他们的境界直线下降,依然跌落至金丹后期的冰点。

    “老夫算出在我有稀之年会有一场大劫,没想到竟是如此?”

    其中一个老者长吁短叹,鲜血从他的嘴角不断溢出,染红了雪白的胡茬。

    “老夫死要死个明白,何方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见!”

    老者放开声音嘶吼一声,环顾向四方。

    何阳仙识散开,早就留意到了这三个老者,在被呼唤之后,一步踏出,身形融入天地,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何阳目光冰冷,淡淡扫过三人,却是没有言语。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老者目光凝聚在何阳的身上,显得异常凝重,此人骨龄不过二十,一身修为莫测,根本无法看透。

    在他面前仿佛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让自己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吾名何阳,来此初海,行封印之事,初海自此无元婴!”

    何阳淡淡一语惊天地,带着睥睨的气势,在三人的心头回响。

    “阁下修为高深,我等自知不敌,可是我等不服!阁下为何要如此?意欲何为?”

    另一个老者目光如炬地看着何阳,那是一种不甘的愤怒,最后无力的挣扎。

    不仅是他,其他二人亦是如此,目光仿若刀锋,直射向何阳。

    “初海众修,丧尽天良,涂炭生灵,丧失人道,无恶不作,猪狗不如,万死不足以平民愤!吾行封印之事,不愿杀戮太多,亦不愿泯灭人性!”

    何阳此言字字如刀,字字诛心,轰鸣在三人的心底,三人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瞬间土崩瓦解,顷刻间消散一空。

    “他们真的那样?”

    三个老者一脸痛惜之色,尽管他们知晓初海天府大军奔赴彼岸,却没有想到行如此灭绝之事,他们事前有心阻止,却是在天府大军离开以后才得知此事,事前在闭死关,可以说是浑然不知。

    “别的可以忍受,但是他们将屠刀伸向手无寸铁的凡人,肆意屠杀生灵,这一点纵使万死也不足以抵其罪!”

    “什么?他们屠杀凡人?”

    三个老者一脸惊愕,满是难以置信,他们的身体在此事剧烈地颤抖着,那是一种痛心疾首,那是一种深深地怨愤。

    “罢了……罢了……”

    “一切自有因果,造孽啊……都让它随风去吧!”

    直到过了许久,三人神情萎靡,双眼显得更加浑浊,不再看着何阳,而是转过身去缓缓走向了远方,身影渐渐消失在何阳的视线之中。

    何阳目送着三人离开,心中亦是感慨万千,兀自在原地伫立许久,仙识感应之下,身形一闪,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何阳的身影再次出现的地方赫然是死亡绝地圣风岭的边缘,因为在那里,他感应到了师哥、师姐以及师父,还有诸多同门的踪迹,只是情况不容乐观。

    就在圣风岭的边缘,万千初海修士将上百东岸修士围困,被围困的东岸修士非死即残,仿若困兽犹斗,一点点被蚕食着。

    东岸修士身心俱疲,已然绝望到了极致。

    一个身穿白衣地绝美女子,满身皆是鲜血,几乎被鲜血浸染,她的怀中则是抱着一个深受重伤的年青男子,那个男子奄奄一息,几乎处在死亡的边缘。

    而在他们的身前站着一个紫衣老者,亦是伤痕累累,眼神犀利地扫视着面前的敌人,不让他们接近女子的身旁。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如同鬼魅,突然间来临,紫衣老者奋身相抗,将二人击退。

    能挡得住二人的攻击,却是挡不住暗中的偷袭。

    一支利箭快若奔雷,由于速度极快,在空气中划出音爆之声,从紫衣老者的背后袭来。

    “师父,小心!”

    白衣女子大喊一声,已然来不及相救,在她出声的同时,那支箭矢已然划过她的身旁,射向了紫衣老者,一下子就刺了进去,箭尖穿胸而过,血液飞溅。

    “噗!”

    紫衣老者猝不及防,就此喷出一口鲜血,因其箭矢上巨大的冲力,身子向前趔趄了几步。

    正在此时,那被击退的二人,蓦然间来临,刀剑齐出,皆是狠狠刺向紫衣老者。

    “刺刺!”

    这是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紫衣老者浑身紫光大作,运出全力,向着二人猛拍出一掌。

    二人遭受重击,身形倒飞而出。

    “噗噗!”

    紫衣老者接连喷出两口鲜血,神色更是萎靡之至,身体已然支撑不住,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师父!”

    白衣女子凄厉大呼一声,抱着年青男子,一下子扑了过来。

    “师妹,放开我,不要管我!”

    女子怀中的年青男子有气无力地说道。

    “师哥,若兰不会丢下你的!”

    白衣女子搀扶着年青男子,颤巍巍走到紫衣老者的身旁,俯身蹲了下来。

    “师父……”

    女子两行晶莹的泪水顺流而下,滑落至腮旁,一只手捂住紫衣老者喷血的伤口,任凭鲜血染红自己的素手。

    这女子正是李若兰无疑,而那怀中的男子正是徐子涛,重伤的紫衣老者自然是他们的师父叶紫华。

    叶紫华连续收到创伤,已失去再战之力,李若兰体内修为尽失,已成令人宰割的羔羊。

    而在此时,那两个被叶紫华击退的初海修士去而复返,张牙舞爪地向着他们扑了过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