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温31℃,微风。

    投手丘上的泉田回头看着球场中央方向,赛会的旗帜正在微风中轻轻飘扬。

    嗯!天气很好!

    泉田对天公老爷点点头。

    “歘!”棒球带着烈风进垒。

    无论如何也出不了手么?

    上回说到半空中蹿出一只大虫将四号员张明天掀翻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明天虽然倒在地上,却以手撑地,借力而起,以腰为轴,双足暴起,使出一招兔子蹬鹰,将那大虫一下踹飞两丈之外。

    然后打虎英雄张明天一招鲤鱼打挺咸鱼翻身,地上面直翻起身子,扎起马步,定睛一看,那大虫还趴在地上头晕目眩翻江倒海。

    “呔!”一声大吼!张英雄双脚一蹬,双手一扬,身子蹦了出去,冲那大虫身后跃去。那大虫脑后无法视人,张英雄骑在大虫身后,一手擎起那大虫的脑后脖子毛皮,一手扬起沙钵大的拳头,拳头雨点般砸下……

    以上《张明天武松打虎》桥段,纯属张明天事后自己的YY。

    当时实际的情况是:张明天脑袋发懵,毕竟被大老虎骑在身上绝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就算是换成志玲阿姨,冰冰大姐头,亦菲姐姐,她们中任何一个人,要是真有四百多斤的体重压在谁身上……也能够让那个谁深刻的体会到微臣确实艳福不浅,但实在难以消受啊!

    战斗一班的其他人遇到这个突发状况也都有点懵,大家全都处在被震慑而动弹不得的状态。这印证了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的名言“即使是最勇敢的人也会被突如其来的恐怖所惊吓。”

    鲍国也正处在不受控状态中。

    “Boy,你注意听我下面的话,我的建议是静观其变。”左手套Jack脑波通信提示。

    “这是让我坐视队友危难置之不理?”从混乱状态开始醒悟过来想要采取行动的鲍国略带不满。

    “请稍安勿躁,你想马上行动?那么眼前这只老虎……你打算怎么控制?这个家伙可不好对付……”右手套White机智的询问。

    “Boy,以我的知识提供的判断,此时此地大家面临最大威胁是什么,动物一定已经感觉到了,动物不会在自己感到危险的时候捕猎的,就算是老虎没有了退路,要放手一搏,那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但绝不是这个时候,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不是搏命,而是逃命,所以那个队友没有危险。”Jack客观的分析形势。

    “冷静下来,注意观察老虎,再等等看看!”White关键性提示。

    鲍国低下头,调转目光看着展开在眼前的带着金色手套的双手,分散一下绷得过紧的神经,调整自己的呼吸,逐渐平稳了情绪,找回了平常心。

    鲍国再次抬头看向老虎。

    “目标状态再检测开始……”鲍国脑海中出现了信息。

    紧接着就在鲍国眼前映出了以当前那只老虎的自身影像为主题的一系列形象化数字化的图示:实时健康状况62,实时体能储备82,精神心理状态评估71,爆发持久力评估77,检测目标目前状态:吸入性一氧化碳中毒,检测目标未来状态:预测将陷入昏迷……

    “呼……大家先不要动!……呼。”鲍国向周围已经开始逐渐恢复可控状态准备采取解救行动的队友们喊道。

    “呼……鲍国,怎么了……呼……我们得赶快,马上救四号啊……呼。”班长焦急中带着疑惑。

    “呼……等一等……呼……这里的空气状况并不太好!……呼……老虎可没有呼吸器……呼。”鲍国解释。

    “呼……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呼……老虎刚才动作这么剧烈……呼……没有呼吸器不可能撑多久的。”鲍国补充。

    骑在别人身上的大老虎,一直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呼哧呼哧”的在急促喘气,血盆大口之中,一条红色的舌头,不断地左右胡乱舔+舐,却杂乱无章,毫无规律。

    “呜咽……呜咽”大老虎突然发出了如此这般的声音。

    是痛苦?还是难受?还是呼救?然后大老虎就像喝醉了酒似的,开始有点左摇右晃开始站立不稳,但是大老虎还是坚持着,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倒下。

    “噗通……”最后还是坚持不住了,大老虎左边前后两只脚跪地,身子歪斜着趴在地上,它还是总挣扎着企图再次站立起来……

    这时才终于回过神来的四号员张明天,一咬牙一跺脚,右手一撑地,借力乘机一个“狮子狗滚地”轱辘一下就从大老虎的利爪之下翻滚逃出了生天。

    战斗一班各队友们赶紧上前接应,一人将滚过来的四号员(没来得及爬起来)拖曳到安全距离,另外两人掩护警戒。

    “呼……四号,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呼。”班长询问。

    “呼……乖乖,刚才我还以为我要完蛋了……呼。”张明天大难不死惊魂未定。

    “呼……傻孩子,乱讲话……呼……你这样的笨蛋老天爷才不收呢……呼。”班长习惯性给了张明天一个脑崩,但是隔着消防头盔,班长自讨苦吃“哎哟!”

    不远处,大老虎这个时候终于撑不住,躺下了。也就是张明天刚才跑得快,不然这四百多斤肉就砸他身上了……一想到这酸爽,让张明天浑身一个战栗。

    鲍国:“我先上去查看,大家注意掩护我!”

    班长:“二号注意掩护,三号居中,通信员跟随,四号压后。”

    鲍国步履稳重的一步步接近了在消防头盔照明灯光柱照射下的大老虎。

    大老虎却没有什么反应,鲍国逐渐靠近到了触手可及的距离,停下脚步。

    鲍国弯下腰去查看大老虎的状况,感觉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砰!”身体每下去一寸……

    “砰!!”心跳声就变得越发强烈……

    “砰!!!”好像鸣响了战鼓。

    “Boy,放松点,这是简单任务,别搞的那么缩手缩脚的……”Jack来减压。

    “难不成你在害怕?啊?哦……嚯嚯嚯嚯!”White先是揶揄,然后狂笑。

    鲍国脸黑(红?)了:“你们两个是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刚才这大猫一招就把人给撂倒了,万一来个暴起伤人……”

    “呦呦呦!看你小心的样子,仿佛怀胎七月了一样。”White发挥了毒舌技能。

    Jack:“Boy,你不是能实时检测活体目标的生命状态么?难道你把技能给忘了?”

    鲍国的黑(红)脸更甚一筹:“谁知道呢,万一实时生命数据什么的不可靠,那我不是自投罗网?”

    “死鸭子……肉烂嘴不烂。”White为鲍国的表现下定义。

    实时健康状况51,实时体能储备78,精神心理状态评估61,爆发持久力评估73,检测目标目前状态:吸入性一氧化碳中毒,检测目标未来状态:倒数30秒时间内陷入昏迷……

    鲍国看到大老虎的监测数据的时候先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陷入危难,不屈不挠扶危济难的生命之泉在鲍国的心中喷薄而出。

    一个声音在鲍国心中呐喊:拯救生命,扶危济难,就是我的工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