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跪下敬酒

    一声怒斥,彷如惊雷一样,震慑住了所有人。一时间,无论是想要逃窜,还是惊恐万分的人,都将目光盯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

    “段郎君,段郎君,听我一句劝,这武懿宗不是好对付的,他为人霸道残忍,在加上身后天后娘娘给他撑腰,行事肆无忌惮,好汉不吃眼前亏,您还是暂避一时吧。”看着发出喊声的段简,一边的江飞鹤等人,顿时就焦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一样。

    “哼哼哼,某多谢诸位的好意了,只是,某天生却是那种宁折不弯的性子,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此人在我眼前行凶,若不能仗义执言,某岂不愧对天下人,再说了,现在说这些话也没有用了,就算我不找他,他也已经找到我了。”说话间,段简就看到,在武懿宗的带领下,七八个喝的有些醉醺醺,虽然穿着普通,可身材魁梧的大汉,像这里走来。

    “没想到,这世上还真的有不怕死的,连我武家的事情都敢管,如果是平时的话,某可能会夸你一句有胆识,说不定心中一高兴,还放你一马,只是,今天某却分为不高兴,既然你要处这个眉头,就不要怪某不客气了,来人,给我打断他的双腿,拔了他的舌头,既然敢管闲事,就要付出代价。”武懿宗离段简所在的地方,并不远,听到段简的大喊之后,武懿宗就满脸铁青的像这里走来。

    听到武懿宗的话,看着那即将动手的大汉,段简倒是一切如常,毫无动静,他身边的江飞鹤等人,却早就已经吓得近乎瘫软了,这里面身世最好的除了段简之外,就应该算是江飞鹤了,江家虽然是一个商贾之家,可因为做的生意太大,认识的达官显宦也多,已经不是一般的人家能够相比的了,可即使这样,对上武懿宗这种当红的皇亲国戚,江家也是小心翼翼的奉承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啊,武将军,武将军,误会,误会,某乃是江家的江飞鹤,这位乃是破了华州大案跟王家药铺一案的段简,段郎君,都是自己人,刚才只是一些误会而已,还请武将军大人有大量,饶恕则个。”江飞鹤不愧是商人家庭出身,关键时刻,虽然还是惊恐不已,可还是非常巧妙的点出了几个关键点,希望能够让武懿宗有所收敛。

    “哦,诸位兄弟等一下,段简,某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王家的童养婿吗,我知道,我知道,最近你在长安城的风头倒是挺近的,原本还想见见你的,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跟你巧遇了,实在是缘分。”听到江飞鹤的话,武懿宗愣了一下,而后不知怎么,突然浮现怪笑的说道。

    听到武懿宗语出讽刺,段简心中就是一阵暗恨,可他脸上还是无动于衷,嘴里回敬道“多谢武将军的挂念,来了长安城之后,某就听说武将军分为勇武,乃是天下罕见的骁将,今天醉红阁的一幕,终于让某大开眼界了,武将军的勇武是在是让人佩服不已呀!”

    段简说话的时候,声音故意放大,不仅二楼,就连一楼也听到清清楚楚,在场的多是文人才子,对于段简这话中所表露的意思,都能够理解,虽然碍于形式,众人想要忍住不笑的,可段简的话,也实在是太过于讽刺意味,许多人还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混账东西,居然敢如此侮辱我家将军,看某不将你打成肉泥。”听到段简的话,跟周围传来的那些嗤笑声,武懿宗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听到身边这个属下的补刀,他就感到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心中对此人一阵怒骂,可表面上还要保持无动于衷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辛苦了。

    “嘿嘿嘿,好一张利嘴,难怪能够将朝廷都已经审定的铁案,也翻了过来,原本,某看你是个人才,王家也是有数的世家望族,想要跟你交个朋友,没想到你如此不识抬举,既然如此,今天你想要离开这醉红阁,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除非你愿意跪下向我敬酒认错,要不然,我将你全身衣物给脱光了,扔到大街上,让人看看,你这名满天下的断案能人,到底是什么货色。”武懿宗也彻底撕破脸的说道。

    武懿宗的话一说完,整个醉红阁一片哗然之声,在场的大多是都是士子文人,平生最好的是什么,面子,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何为失节,也就是丢了面子。

    现在,武懿宗让段简给他跪下,还要向他敬酒谢罪,这不光是侮辱段简一人,甚至是连段简的所有亲族都一起侮辱了。要知道,在大唐之时,人们一般是不行跪礼的,即使是见到皇帝老子,也只是躬身行礼而已,值得下跪的,唯有天地与父母祖宗。

    现在武懿宗让段简给他下跪,那就是将自己当成了段简的祖宗一样,换做任何一个人,双方也是要不死不休的。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段简恐怕不会好过了,先不说武懿宗身后那些身材魁梧,一看就是练家子的魁梧大汉,就算是拼后台,有天后娘娘撑腰的武懿宗,事后也不会得到什么处置,反倒是段简,虽然最近名声挺响,身后也有王家撑腰,可跟武懿宗比起来,还是要差的太多了。

    一时间,整个大堂,全部都是一片哀叹声,也不知道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还是在为段简即将到了的耻辱而叹息。

    “怎么,段简,想好了没有,你到底跪不跪,如果你在不跪的话,我可就要让我这帮兄弟们动手了,来呀,既然段郎君怕羞,你们就帮帮他。”听着耳边传来那一阵阵哀叹声,武懿宗不仅没有丝毫的担忧,反倒像是得到了什么鼓励一样,就连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高昂起来。

    “哈哈哈,对,我们帮帮段郎君,我们也想看看,段郎君这跪着敬酒,跟那些奴婢们有什么不同。”听到武懿宗的话,一个铁杆心腹,趁机附和武懿宗的话道。

    “段郎君,这,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挡住他们,你快跑吧,哎,都怪我,要不是我将你带到这个地方,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发生。”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魁梧大汉,段简旁边的江飞鹤等人,焦急的满头大汗的说道。

    听到江飞鹤等人的话,看着他们虽然恐惧,可还是坚定的表情,段简心中也有几分感叹,患难见真情,虽然今天只是第一天认识,可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抛下自己,可见这些人都是一些可交的朋友。

    “你们放心,不要冲动,我自有解决办法,你们就瞧好吧!”段简满脸轻松的对他们说道。

    虽然他们心中无比疑惑,可看到满脸轻松神情的段简,还是没有冲动的动手。

    “好了,不就是下跪吗,这个简单,武将军看着,某这就给你跪下。”段简这句话说的分外响亮,在整个寂静的醉红阁里面,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

    可惜,面对这个结果,却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责怪段简无骨气,而是纷纷一副痛苦的神情,毕竟,对于这个结局,他们心中早就已经想到了。

    “啊,哈哈哈,好,好,太好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段郎君不愧是人才,果然识时务,好,既然这样,某就在这里看着了,你快点跪下敬酒吧,某等一会还要看冯双双的演出呢?”听到段简的话,武懿宗先是一愣,而后顿时大喜的说道,随即,还让原本站在他身前的几个魁梧大汉,闪到一边,好能够清楚的看到段简向他下跪敬酒的场面。

    “啊,段郎君,不可,不可呀!”看到段简如此出人意料的做法,他身后的江飞鹤,高进等人,纷纷惊惧万分的喊道,可惜,这个时候,他们想要阻拦段简也已经来不及了,段简已经端着一樽酒,像武懿宗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段简走了五步,就停了下来,原本这房间就不大,段简虽然坐在最里面,武懿宗站在门口的位置,可五步的距离,也已经让段简就已经来到武懿宗面前不足两米的距离了。

    高举手中的酒樽,段简满脸恭敬神色的对武懿宗说道“武将军,某借着这樽酒想你赔不是了。”

    “好了,闲话少说,你快点跪下吧,某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消耗。”看着段简如此的做派,武懿宗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好,既然武将军同意了,那么某就不客气了。”听到武懿宗的话之后,段简还是满脸恭敬的说道。

    可是,他接下来的做派,却跟他那恭敬的行为跟语气毫不相干,就看到他身形一正,猛的向前垮了一步,而后,猛的高抬右腿,对着武懿宗的双腿之间,就狠狠的踢了出去。

    “啊,.....哦呜,啊,啊,啊”

    受到如此重击的武懿宗,就像是受伤的野狼一样,发出了各自非人类的叫声,双手捂着两腿间,惨叫连连的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