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真相2

    “乔忠,你以为,某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岂会随意就将你给捉拿道这里吗?刚才你说根本就不认识万隆,可根据某的调查,仅仅是看到你跟万隆在一起喝酒的人就在少数,要不要某将那些人都带过来,让他们一一的指正你呀!”对于乔忠的诡辩,段简脸上带着嘲弄的神情道。

    段简的话,让乔忠愣了一下,突然神情一变,变得满脸惊慌的对段简说道“段县尉,就算仆认识万隆又如何,难道认识他,他所做的事情就一定的仆吩咐的吗,至于刚才否认的话,那是因为仆实在是过于恐惧了,惊慌之下口不择言才喊得,难道这样算是罪过吗?

    段县尉,仆知道,仆原来得罪过您,可您不能因此而将这种天大的罪过往仆的身上推呀,您让我死的话,我无话可说,谁让我这狗眼不识泰山呢,可您如果将这种事情推到小人的身上,可是要株连亲眷的,我上有高堂,下有幼子,现在又是一个废人了,就求求您高抬贵手饶过小人一条狗命吧,小人下辈子一定当牛做马的报答您。”一边说着,乔忠不断的向段简磕着响头,为了保命,这响头可谓是货真价实,几个头下来,额头就裂开了口中,一股股的鲜血,顺着额头流满了他的脸上,让人看起来无比狰狞,可也因此让一些人对他多了许多的同情。

    “哎,你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都如此凄惨的样子了,我看不像是作假的,莫非真的是段县尉为了报复他,将这件事牵连道他身上的吗?”一个看客忍不住疑问道。

    “不懂,不懂呀,此案一波三折,到现在,谁好谁坏,已经彻底分不清楚了,算了,我们还是等等看吧!”

    ..........

    这种议论虽然低微,可因为议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也时不时的会有一些话语穿到大堂上面几位官员的耳中,对此,苗神客是喜于乐见的,而薛家父子两人就有些疑惑了,虽然他们相信段简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可乔忠的表演实在是太到位,让人难以辨别,至于主审的萧逸,现在已经彻底的麻木了,满脸严肃的表情,如果不是他胸口还在起伏着,将他搬到庙里的话,那就是一具活生生的神像。

    其实,也难为萧逸了,刚开始就是在兢兢战战的审理着这件案子,生怕得罪了某些人,而丧失仕途,后来,段简的出现,让他高兴万分,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做夹心饼干的时刻,可惜,这种天庭一样的美好日子没有过多场时间,乔忠的出现又将他从天庭打入了地域,这一次还是深深的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脱身的那种。

    因为,如果这件事真的证明与乔忠有关的话,他的仕途也算是到顶点了,乔忠是谁,他手下的捕头,你说一个连自己手下都管理不好的人,你不是无能是什么,这种官员,谁敢提拔你,重用你,官场之上,得不到提拔重用的官员,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看着乔忠那一副窦娥一样冤屈的样子,听着耳边那不断的议论声,万隆有些呆愣,原本以为他们市井无赖就已经够不要脸的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吃朝廷饭的人,却比他们更加的不要脸,不仅不要脸,连基本的人格都不要了,为了达到目的,彻底的豁出去了。

    万隆呆愣,段简却不会,作为后世从底层爬起来的商人,他什么人没有见过,乔忠这种情况,跟历代的厚黑学大师比起来,连幼稚园都不如,因此,对付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段简就那么站在乔忠面前,神色淡定的看着乔忠在不断的磕着头,也不说话,对于外界的议论也丝毫不理会。

    看着段简这个样子,乔忠不一会就坚持不下去了,他如此卖力的表演,还不是为了取得同情,从而让人用舆论导致段简自己感到愧疚,从而失去方寸,最后达成自己的目的,可现在,看到段简那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招起不到作用了,既然这招起不到作用,他也就没有在继续演下去的欲望了,毕竟那一个个的响头,磕在地上,确实是非常痛疼的,同时也搞得他头昏脑涨,好几次差点昏过去。

    看着乔忠不再磕头了,段简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怎么不磕头了,原本某打算如果你真的磕够一千个响头的话,某就答应不再追究你的事情,可没有想到,你还是差太远了,这才不到一百个,就受不了了,看来,你的心不太诚恳呀!”

    段简此话一说,许多人虽然心中感到不痛快,可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却强忍着让自己不笑出来。

    看到乔忠眼中那闪过的一丝仇恨神情,段简知道,是该放大招的时候了,就看到他从怀中轻松的拿出一张纸,也没有打开,而是在乔忠面前挥了一下,“乔忠,你以为你故意博取同情就能够躲过你应得之罪吗,告诉你,那简直就是妄想,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给你提个醒,当初你跟万隆之间的交易,为了确保成功,可是留下了什么东西。”

    看到那一张纸的时候,乔忠脸上就变得铁青起来,而段简这番话一说完,他的脸色变得相当狰狞,同时双拳紧握,浑身也颤抖了起来,双眼狠狠的看着段简,冷声说道“不...不...这不可能,这东西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它应该早就已经被毁了才对,怎么会在你手中,这是假的,这绝对是假的。”

    乔忠这突然的变化,让在场的人瞬间就明白过来,段简手中拿着的那张纸上面,很可能是关键的东西,而看乔忠现在的样子,那东西很可能是关于乔忠的,说不定就是乔忠找万隆办事的时候,留下的证据,只是后来,乔忠认为这东西已经销毁了,现在却突然出现在段简手中,成为了乔忠指示万隆害死苗拯的铁证。

    一时间,原本心中对乔忠还有些同情,认为他是被段简和万隆陷害的人,纷纷对他怒目而视,人们对痛恨的就是这种欺骗自己的行为了,因为这会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傻子一样,被人给耍弄。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不好意思,今天网络维修,现在才上传,抱歉,抱歉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