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接客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首《题临安邸》虽然是南宋之时,寒门书生对于朝廷腐败无能的一种讽刺,可也间接的反应出了南宋时期,青楼妓馆的热闹场景。

    与南宋时期相比,高宗时期的大唐,可谓是华夏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时期,外部平定了诸多异族,内部百姓也安居乐业,相对的,这长安城中的青楼妓馆也是异常繁华的。

    天色还没有黑,这平康坊里面来往的人群与马车已经日渐增多,而各家青楼与妓馆,也纷纷热闹了起来,龟公站在门口招揽着客人,姑娘们也纷纷开始梳妆打扮起来,等着各自的恩客上面。

    当段简的马车在醉红阁门口停下的时候,早就已经有人早早的等在门口了,仔细一看,正是醉红阁的东家,刘冕。

    “哈哈哈,段郎君大驾光临,真是令我醉红阁蓬荜生辉呀,原本还以为这次段郎君也是要爽约的,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来了,为此双双小娘子可是拿出了新排的歌舞,来招待段郎君,我们这些人也能够跟着段郎君一饱眼福了,来,快进去,等一会卫王殿下估计也就到了。”看着从马车走下来的段简,刘冕顿时大喜起来。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刘冕与段简的关系有多么亲近,他们总共也就见了数面,抡起交情也是有的,可比起跟李正等人的交情,可谓是差远了,现在他如此热情的对待段简,也是受了家中的影响。

    刘冕的爷爷,乐城郡公刘仁轨在知道了这次苗拯一案的经过之后,就在家中当着刘冕的面,狠狠的夸赞了段简一番,不为别的,因为刘仁轨与薛仁贵都是现在大唐军中的顶梁柱,曾经也一起同生死,共患难过,有这种交情,那放在古代就是世家之好了,段简救了薛嶶,对于刘家来说也是这点感谢的,所以,在了解了自己爷爷对于段简的喜爱之后,刘冕也就顺势加强了与段简的关系。

    “多谢小郡公的惦记了,上次劳烦你们相助,才能够查清案情,我还没有感谢你们,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谢谢你们。”对于刘冕的热情,段简虽然心中有了一丝诧异,可并没有说出来,同时段简也没有像醉红阁里面进去,而是跟刘冕一起站在了门口,等着别的客人的到来。

    看着段简陪着自己站在门口迎接客人,刘冕的心中非常满意,对于段简的好感度剧增。

    这人都是感情动物,平时在冷漠的人,面对自己至亲好友的时候,也会露出一些本性的,所以,在对段简好感度剧增之后,刘冕就趁着空闲之时,对段简说道“段郎君,这次薛嶶一事,多亏了你的帮忙,才让他转危为安的,这件事我们这些兄弟们都知道,对于你的义气,我们都是非常佩服的,只是......”

    听到刘冕如此一说,段简心中感到一阵好奇,暗暗想道‘莫非有人暗地里要对我动手了。’

    段简会如此想,那是非常正常的,要知道,类似刘冕这些纨绔子弟,虽然整日不做正事,可消息来源却是非常灵通的,每人家中都有长辈在朝廷担任官职,对于别人来说所谓的秘密,对他们说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哦,莫非小郡公听到什么消息了不成,还是关于某的,如果是的话,还请小郡公相告于某,某感激不尽。”段简拱手道。

    段简此话一说,在加上那行礼的行为,让刘冕终于下定了决心,咬了咬牙之后,刘冕说道“我听我爷爷说,这次你虽然救了薛嶶与薛家,同时也得到了军中一些将领的支持,可同时,也因此而得罪了更多的人,特别是武家,你原本与那武懿宗就有过节,因为王家小娘子的事情,听说那武承嗣对你也是记恨于心,在加上这件事,可能会得罪天后娘娘,恐怕你以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当然了,这也只是我爷爷的猜测,不一定准确的,你平时多加注意就行了。”

    段简听到此话,心中顿时就是一沉,这个结果他早就已经想到了,现在由别人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这个人还是政治经验丰富的刘仁轨,这已经间接的证明危机已经离他很近了,同时,代表着他已经进入到了有心人的眼中,在想要向以前一样暗中行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看到段简听完自己这番话之后,默默的低头不语,刘冕心中也露出了几番好奇的神情,其实,这番话并不是他无意说给段简的,而是在完成任务,在知道今天他要与段简来这醉红阁一起饮宴之前,他的爷爷刘仁轨,专门将他叫了过去,让他将这番话说与段简听,可是,他爷爷却又叮嘱他,一定不能告诉段简说,这番话是他说的,这种诡异的情况,让刘冕非常惊奇,可既然是他爷爷的吩咐,他也只能照办了,现在看到段简听完之后,也变成了这种样子,他就更加奇怪了,可奇怪归奇怪,他却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这点规则如果都不知道的话,他也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纨绔了。

    段简的沉默很快就结束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纨绔子弟纷纷前来,或乘坐马车,或骑着骏马,一时间,整个醉红阁门口,变成了热闹东市一样,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这些人中,许多人是段简认识的,褒国公段志玄的重孙,段思民,高士廉的重孙高玄空,卢国公程咬金的孙子程若冰等一些纨绔子弟,与段简都有过交情,因此,在见到段简之后,都是分外热情,之所以如此,除了段简帮助薛嶶顺利脱罪让薛家顺利躲过一劫之外,他们都跟刘冕一样,受到家中长辈或多好少的暗示,让他们增加与段简的交情。

    虽然不知道家中长辈让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所在,可这并不妨碍他们执行任务,再说了,他们心中对于段简还是相当佩服的。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