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好诗的影响

    睁开眼睛的段简,就看到,一个个带着各种表情的人,将他围在中间,或激动,或痴呆,最可怕的是许多人的表情显得相当的狰狞,就好像是人们在睡梦中醒来之后,看到一群可怕的鬼脸在自己面前,这种情况,恐怕没人不害怕吧!

    “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就算我做的诗不好,可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莫非你们想暴打我一顿不成。”一边说着,段简心中一边暗暗的想到’靠,怎么是这个样子,难道这唐人的口味也随着我的穿越而改变了,要知道,这首诗作从做出来之后,就一直被人传唱,甚至奉之为七言诗的圣作,怎么到这里,就行不通了呢?“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好诗,好诗,主旨雄浑豁达,意境深远,最难得的是,此诗表现了我辈铁血男儿那建功立业,抱负国家与社稷的思想,真可谓是诗中圣品。”最先开口的是谢逸,不愧是书香门第,这学识就是要相较于别的纨绔要高许多。

    “妙,妙,是在是妙呀!此诗一出,世间当再也无人敢做边塞诗了,段郎君,仅凭此作,当可青史留名了,佩服,某实在是佩服呀!”另一个有些才学,却平日自视甚高的纨绔子弟,满脸兴奋却又透漏着黯然的神情说道。

    “哎,他乃奶的,某也不知道此诗好在那里,可听完此诗,却让某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恨不得拿着马塑与胡虏好好的厮杀一番才好,不说别的,就冲着这点,某认为此诗比你们做的那些听不懂的诗要强得多了。”说话的人,年纪不大,可却老气横秋的,不仅说话老气,人长得也相当成熟,知道的他今年还不到二十,可如果不知道的,看到他那满脸络腮胡子,以及黑炭一边的身躯,都以为他已经三四十岁了,此人正是唐朝赫赫有名的鄂国公尉迟敬德之孙,尉迟策。

    .........................

    当段简做出此诗之后,不仅在场的纨绔子弟们,就算是别的一些人也都是吃惊不已的样子。

    跟随者李正一起前来,却独自进来的太子李显,在隔壁听到了段简这首诗之后,原本一脸懦弱,老实人样子的他,也在一瞬间露出了罕见的锋芒,半天才恢复过来,幸好这一幕没有被外人看到,要不然,李显恐怕就非常危险了,恢复过来的李显,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就不知过多的表示。

    除了李显,还有一个人也因为这首诗而有了巨大的变化,那就是醉红阁台柱子,冯双双。因为自身的原因,冯双双一直想要找到一个能够才压天下的才子,来报复当初狠心将她给抛弃的那个人,可惜,这么多年来,他却一直没有找到,可今天,当段简吼出这首《出塞》之时,原本正在跳舞的她,瞬间就愣住了。

    眼角中,多年来强忍着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缓缓的流了下来,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压过那个负心人的才子了,一首《出塞》,胜过无数那种无病呻吟的诗作。’

    看着周围之人那热情的样子,段简原本紧张的心情终于缓缓落地,幸好,只要没有丢脸就好,最重要的是,从现在的效果看,这一次段简终于改变了这些纨绔子弟对他的看法,从今以后,这些人再也不会排斥他了。

    “哈哈哈,看来,今天的诗魁是产生了,怎么样,大家对于段郎君做今晚的诗魁可有异议。”看到段简能够做出了《出塞》这是绝品好诗,力压众人得到诗魁,李正是最高兴的。不仅因为他与段简的关系最亲近,同是狄仁杰的学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段简的身份或者说段简的阵营,因为屡次三番的与武家势力相对抗,段简即使再不愿意,他也被武家人当成了李家这一边的人,既然是自己人,那么他越是有能力,越是强大,对于李家也是越好,特别是现在,太子李显还想招纳段简为太子宫的门客,这个时候,段简的名气越大,对于太子来说,也是越好。

    李正的提议,众多纨绔无一人反对,这种巨大差异的情况下,如果再有人反对的话,那就不是不讲理,而是彻底丢人了,对于这些爱面子胜过一切的纨绔们来说,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甚至于,即使是原本对段简不屑一顾的纨绔们,在接下来的时候,也是一边反复的唱诵着这首诗作,一边拼命的狂饮,一时间,群魔乱舞,天下大乱。

    看着那不断唱诵着《出塞》,同时大口饮酒的纨绔们,段简难以理解,毕竟在段简生活的后世,就算是在好的歌曲,听个一两遍的也就行了,反复听,可是会审美疲劳的,而这些纨绔们却仿佛感觉不到一样,越唱越来劲,最后甚至于像是嗑药了一样,纷纷兴奋了起来,让段简看的是目瞪口呆。

    “哈哈哈,段郎君勿怪,他们平时也不是如此荒唐的,只是今天你的这首诗实在是写的太好了,让他们有些过于兴奋,多多见谅。”就在段简快要受不了那轮换轰炸之后,耳边突然传来李正的声音。

    “不怪,不怪,他们能够喜欢某的诗,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呢?”段简笑着说道。

    “嘿嘿,段兄不见怪就好,这样,我们也喝了半天了,不如出去转转,孤带你见一个人,你看如何。”李正问道。

    “恭敬不如从命,殿下吩咐,某岂敢不从。”

    听了李正的话,段简表面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心中却非常疑惑,能够让李正如此对待,专门引荐的人,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肯定不会低,同时,这些人的出现也代表着麻烦以及灾难,可对于现在的段简来时,还有什么麻烦跟灾难是比得罪武家人更大的吗?答案是否定的。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