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反击

    “此人怎的如此无耻,明明是自己无能,做不出好诗,居然硬要诬陷别人,简直是岂有此理,不行,母后您一定要狠狠的惩罚此人,以儆效尤,要不然世人如果纷纷效仿的话,这天下还有几分正气可言。”

    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宋之行说话的时候,特意加大了声音,在加上周边之人那议论声,就算不用让人专门去探查,凉亭里面的武则天和太平公主等人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对于太平公主的气氛,武则天却是无动于衷,反倒轻笑道“哦,难得十二娘心中还装着几分江山社稷,真不愧是我李家好儿女,只是,母后有些怀疑,你如此说法,到底是真心为了江山社稷还是为了某人呀!”

    “啊,母后,您怎么如此说孩儿,孩儿为的当然是我大唐的江山,李家的社稷了,又······又怎么会是因为别人呢?再说了,下面的那些人,孩儿又不认识,又能为谁呢?”看到武则天脸色那略带逗弄的笑容,太平公主李灵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说上一半,语气就变了味道。

    看到李灵月的样子,武则天也没有了继续逗弄她的意思,淡淡的开口道“说起来,这个宋之行也确实有些混账,想他阿爷宋令文不仅学识广博,且交友重义,世人多交口称赞,这次让宋家从一介寒门成了汾州望族,而后,他的大哥宋之问,文采学识也是天下认同的,怎么到了他的身上,却变成了这样,真是让人唏嘘。”

    听到武则天的语气也对那宋之行有些不满,一边的上官婉儿及时的低声问道“娘娘,要不奴婢安排人教训他一番,省的在这里污了娘娘与公主殿下的眼睛。”

    “算了。”武则天摇了摇头之后,才接着说道“平日在宫中郁闷的紧,难得今天有如此好的一出戏,本宫又怎能打断它呢,再说了,你们以为那段简小子是好惹的吗,虽然本宫仅仅见过他一面,可也知道,这个小子满肚子花花肠子,你们真把他当做老实人,以后可是要吃大亏的,再说了,如果是别的事情的话,那段简可能还应付不了,可这比诗词,别说这不学无术的宋之行了,就算是宋之问来了,也不见得能够胜过他。

    一首《出塞》让天下多少好男儿激情澎湃,就连本宫读后也觉得浑身一股热血沸腾,恨不得顶盔带甲的上阵杀敌,刚刚那首《早春》也别有风味,让人听后仿佛早春时节的情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了一样,本宫今日就像看看,这段简是否还能够做出更让人拍手称赞的好诗,记住,没有本宫的吩咐,你们任何人不得出手干预此事,记住了吗?”

    说完这番话,武则天特意在太平公主李灵月和上官婉儿的脸上各自狠狠的扫了一眼。

    有了武则天这番明确的告诫,李灵月和上官婉儿即使心中在着急,也只能强自压住,暗暗替段简祈祷了。

    .................................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阵笑声从段简的嘴里传出来,让宋之行等人,感到分外的疑惑。

    “笑,笑什么,这又什么可笑的,莫非是某说中了你的痛处,你无言以对,因此只能够用笑声来掩饰你的心虚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某也不为难你,只要你亲口向某道歉,今日某就放过你,要不然,就不要怪某将你窃诗一事广为宣传了,那样一来,天下之大,恐怕没有你的一席容身之地。”宋之行虽然疑惑于段简为何在这个时候发笑,可他却还是不放过一丝污蔑段简的机会。

    “笑,如此可笑的事情难道不值得我笑吗,原本我听说你宋家之人乃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当时我还不信,现在我终于信了,明明是你技不如人,眼看作诗要输与我的时候,居然强硬的诬陷我的诗作乃是抄袭而来,不仅诬陷我,还想要颠倒黑白的让我向你道歉,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难道不值得我笑吗?”此时的段简,一改刚才和风细雨,低眉顺眼的样子,仿佛出鞘的宝刀一样,寒光闪闪,杀气凌然,让人望之生畏。

    “胡.....胡说.....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这首诗明明是你抄袭而来,事到如今居然还不低头认错,居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的反驳与某,你真的以为这天下之人就是聋子,瞎子吗?告诉你,识相的你赶快低头认错,还有挽回的机会,要不然,...........”此时的宋之行就是一块滚刀肉,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他也会咬死段简这首诗作乃是抄袭而来。

    可惜的是,滚刀肉今天碰到了绞肉机,在油滑的滚刀肉,也只有变得粉身碎骨的下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段简厉声道“好,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既然你死不悔改,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你既然说我这首诗作是抄袭而来的,那么今日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如何抄袭的。”

    探手从曲江池畔的托盘上拿出一壶装满美酒的酒壶,段简仰天一通猛灌,即使嘴角流出的美酒将他的衣襟给全部打湿了,他也没有丝毫在意,而后,从旁边拿出夺过一个文人手中的笔墨,俯身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

    段简没有开口,可他身边那个被他给夺了笔墨的文士却不傻,仗着离得距离最近大声的将段简写在纸上的东西给念诵了出来。

    “春江晓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看到段简的举动,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早就停止了吵闹,此时,听到这个文士念出这首《春江晓景》之后,瞬间又变得一片哗然,这首诗词的意境与刚才略有不同,可其中的意味却非常相识,同样的浅显,众人听过一遍,就明白了诗中的意思。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