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相见

    “段家哥哥,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从前听人说,三国的时候,曹植能够‘七步成诗’,那个时候,我就以为他是天下最厉害,最聪明的人了,没想到,今天段简哥哥,你居然一口气作出了八首,每一首都是可称为传世的佳作,早知道你如此厉害,刚才我就不替你担心了,你不知道,刚才你和那个恶人争执的时候,可把我吓坏了。”王婉君像是一只欢快的蝴蝶一样,也不再欣赏曲江园林中的美景了,而是绕着段简不断的说着。

    “哈哈哈,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你就放心吧,这世上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别说是做几首酸诗了,就算是再难的事情,也要能够做到。”段简有些肆意的说道,可惜,经过刚才的一幕,王婉君已经彻底成为了段简的脑残粉,别说段简说几句大话,就算现在段简说自己能够上天摘月她也会相信的。

    曲江池旁边的一幕,并没有让段简和王婉君的游兴消减,游完了玲琅满目的芙蓉园,段简又到了最让他期待的大雁塔中,观看了里面那密密麻麻的历代进士及第之人的名字,让段简有些惋惜的是,他虽然是去年进士及第之人,可这上面却并没有他的名字,因为他在进士及第之后,放榜的当天就被人给打成了重伤,这‘雁塔题名’的风光,也没有他的份了。

    作为大唐长安城最繁华,也是唯一对外开放的园林,曲江园林占地巨大,别说是一天了,就算是三五日,也不一定能够仔细的转一遍,当游完大雁塔之后,这太阳已经渐渐西协,倦鸟也到了归巢的时候了。

    “怎么了,是不是有些倦了,今天玩得确实有些太过了,劳累也是难免的,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休息一番。”看着神情有些不悦的王婉君,段简还以为她是疲倦了,随即出言安慰道。

    可惜,王婉君的回答却让他有些无语。“哼,段家哥哥小看人,才不是累的呢,只是好不容易出来一天,这么快天就黑了,我都还没有玩尽兴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好好的玩一场,玩到我不想玩为止,段家哥哥,你说会有那么一天吗?”

    “呵呵,会有的,肯定会有的,我答应你,一定会实现你这个理想的。”段简心中一边感慨,一边敷衍道。

    “啊,真的吗,段家哥哥,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吗,你不会骗我吧,不过我相信你,阿娘说了,段家哥哥现在是大人物了,是不会骗人的,真希望那一天能够早日来到。”看着说着说着就自己沉浸在梦境中的王婉君,段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可心中却无比的满足,同时暗暗的发誓,无论如何,他希望王婉君能够像这些没有忧愁,没有烦恼的过完一辈子,不希望他被俗世的阴暗所玷污,凡是想要改变这一切的人,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他们给彻底粉碎,无论他的对手是来俊臣这个酷吏,还是武则天这个古往今来唯一的女皇帝。

    “嗯,怎么会,不可能呀,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在段简带着王婉君向归途而去的时候,猛的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一座凉亭上,虽然这道身影他不太熟悉,可却让他毕生难忘。

    带着王婉君紧赶了几步,来到凉亭不远处的时候,段简终于确定了,这道身影正是那个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救助了自己的嘉辰娘子,也是被段简认为最适合做红颜知己的人。

    “啊,真的是你呀,嘉辰小娘子,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了呢,怎么,您今日是来游完的吗,怎么就您一个人,还有,自从上次之后,我几次前去贵府,却被仆人告知您外出未归,今日相见,我一定要好好的感激您的救命之恩。”段简一边说着,一边像那个小娘子行礼道。

    原本看到段简出现在自己面前,嘉辰小娘子,或者说太平公主李灵月,心中是非常高兴的,可当他看到那个亦步亦趋的跟在段简旁边,仿佛天仙下凡,又仿佛是精灵一样的王婉君的时候,心中却泛起了一股股的辛酸,其中或多或少的还夹杂着些许的嫉妒,当然了,这些她自己是感觉不到的。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李灵月带着微笑的向段简说道“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段时间奴家回了一趟老家,让段郎君白跑了几趟,实在是嘉辰的罪过,另外,奴家早就说过,当日之事,只是小事而已,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您在这么说,可就不将我当成朋友了。”

    “哈哈哈,好,好,好,这么长时间不见,嘉辰小娘子依然和以前一样直爽,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段简笑着说道。

    听到段简的话,嘉辰也是一阵轻笑道“如此最好,对了,还没有请问段郎君,不知道这位小娘子是何人,莫非是段郎君的妹妹不成。”

    “我不是段家哥哥的妹妹,我是他的未婚妻,你是谁,莫非你就是那个上次救了段家哥哥的人吗?”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在外人面前挺端庄稳重的王婉君,在面对李灵月的时候,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同时仿佛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主权一样,原本只是拽着段简袖子的双手,变成了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了。

    “哦,原来你就是太原王家的小娘子王婉君呀,不愧被人称作仙子,确实是彷如仙子下凡,段郎君实在是好福气。”李灵月的嘴里虽然是夸赞道,可惜,却没有人看到,此时她的双手捏的紧紧的,甚至于指甲刺破了手掌,都不觉得。

    “咦,没想到嘉辰小娘子的消息挺灵通的呀,居然连这些事情都知道,看来我在你眼里恐怕没有什么秘密了。”段简有些惊奇的说道。

    可惜,段简的惊奇却丝毫没有引起李灵月的兴趣,就听到她说道“如果是别人的话,奴家真的不一定知道,可你是谁,长安城甚至于整天大唐都大名鼎鼎的才子段简段不凡,不知道你的事情的,恐怕不是三岁顽童,就是聋哑之人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