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大赛开始

    如果是别的官员的话,可能会很满意这种场景,毕竟对于许多官员来说,高人一等就是他们习以为常的事情,可对于段简来说,却并不习惯这样,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习惯何人平等对待,当然了,这种平等是在平时的时候,在碰到公事之事,那就只有上下级而没有私人感情了。

    在段简的有意控制下,和骆宾王等人的回应下,休息室中很快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和众人谈笑风生仿佛多年老友的段简,乐不平和周兴等人心中也不得不对段简更加佩服起来。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段简在休息室没有待多久,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就看到一个俏丽的小娘子走了进来,向众人行礼后,告诉众人,花魁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让众人做好上场的准备。

    即使众人再不愿意,可既然正事来到了,他们也只能强忍着兴头,相互谦让着向擂台上行去。

    休息室距离擂台并不远,十多步就到了,因为这擂台是段简按照后世舞台的形式设计的,跟大唐的风格有很大区别,擂台采用的是类似于T台的形势,当然了,并不像T台那么长,而是一个花瓣形,尽量让前来观看的人,都能够看到那些花魁。

    因为段简身为地主,最重要的还是段简身为钱塘县的县令,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在这里评判中都是最高贵的,所以,他当之无愧的坐在了首座的位置,而后其他的评判才按照各自的身份,缓缓做了下来,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段简左右两边之人正是骆宾王和贺知章。

    随着段简一行评判的落座,这次轰动整个大唐的花魁大赛正式开始。

    为了这次花魁大赛能够公平,公正的进行,如意坊可是下了大工夫了,将整个花魁大赛分成了三部分,分别是色,艺,技三部分。

    色字很好说,‘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如果不散貌美如花,反倒像是如花一样,又怎会有恩客会乖乖的掏钱呢。

    艺的话也很简单,不要以为做妓女很容易,历史上那些有名的青楼女子,除了貌美如花之外,一门拿手的才艺是必不可少的,琴棋书画等等文人雅士喜欢的东西都要会一点,要不然即使长得在漂亮,那也只是胸大无脑的花瓶而已,吸引一些好色之徒还成,却根本吸引不了真正高贵之人。

    至于最后的技,这就有些为难了,按理来说,技和艺应该是差不多的东西,根本不必分为两个部分,可如意坊在最后还是将它分为了两部分,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艺的范围有些小,多数都和文化有关系,可技就不是这么讲究了,你可要表演舞剑,也可以表演踢毽子,甚至于你如果身手好的话,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也行,只是,如果那些参赛的花魁不傻的话,即使身手再好,也不会表演这个,否则的话,恐怕他们接下来的日子就要难过了,没有那个上青楼的男人,敢去找一个能够胸口碎大石的花魁。

    “哐........”

    伴随着一声铜锣的响动,一个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女子,身着各种艳丽的服装,随着司仪的喊声,身姿摇曳的走上了擂台。

    这次花魁大赛,虽然闹的沸沸扬扬,整个大唐都仿佛知道了一样,真正前来参加的青楼却并不多,只有二十多家而已,并不是其他的青楼不想来,而是他们知道,就算真的来了,那花魁的名头也轮不到他们身上,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而这前来苏州的二十多家青楼,都是各地有名的青楼,前来参赛的花魁一个个的都是各地难得一见的名人。

    所以说,这些前来参赛的花魁别看身份低微,可在他们当地,那也是万人追捧的人物,甚至于许多花魁得到当地大人物的照顾,出入之间,堪比一些大家族的夫人小姐还要风光。

    因此,这次前来参加花魁大赛,也是他们替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对于她们来说,这次花魁大赛就像是朝廷的开科举士一般,如果真的能够成为最后的花魁,那么对于她们将来的前途更是大大有力。所以,为了能够获得花魁,这些各地的妓子使出了各种手段,有的衣着靓丽,有的衣着暴露,当然了,除了这些低俗手段之外,还有一些妓子恰恰相反,她们满脸高冷,仿佛真正的大家闺秀一般,让人看了升起一股股一样的情绪。

    “妙,妙,妙........实在是太妙了,真是当浮一大白,可惜的是,此时没有好酒在手,要不然某说不定也能够像段郎君一样,来一个‘斗酒诗百篇’,实在是可惜,可惜呀!”

    正当段简等人在全神贯注的欣赏那些参加大赛的妓子之时,耳边猛的传来这么一阵不要脸的感叹。能够说出这种众人心中所想,却打死也不敢说出口的事情的人,除了豪放不羁的贺知章外,也没有别人了。

    只是让段简好像的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贺知章还是那中满脸正直的神情,看起来就好像那番话不是他说的一样,这种怪异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感到怪异无比,幸好,在后世的时候,各种奇葩的事情段简都见过或者听过,对于贺知章这种怪异的举动,也就丝毫不当回事了。

    “哈哈哈,原来贺郎君想要喝酒,这好办,段木,你马上到城中的刘记酒肆,让他将那几坛二十年的好酒拿过来,身为地主,如果不能够让宾客感到满意,可就是某的失误了。”听到贺知章的话,段简大笑着说道。

    一听段简此言,贺知章马上大喜道“哈哈哈,多谢,多谢段明府的高义,说句不客气的话,您这可是救了某一命,某可是一日不能无酒之人,这些天为了这花魁大赛已经尽力少饮了,这肚子里的酒虫都在晃荡了,如果在坚持几天,恐怕某这酒虫就要跳出来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