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意外,还是...

    就在擂台上下所有人的目光和精神都被苏秀儿的《天魔舞》所吸引的难以自拔的时候,一道寒光从擂台的偏僻处,飞快的向段简飞射而去,可是因为寒光太过于细小,在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苏秀儿身上,几乎无人留意到这点动静。

    “嗯,混账东西,给我死来。”

    几乎无人,并不是真的无人,苏秀儿的《天魔舞》虽然吸引人,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被他所吸引,最起码乐不平就时刻关注着周围的一切,时刻保护着段简的安全。

    这段时间以来,整个钱塘县衙最轻松的人要算是段简的话,那么最辛苦的人要算是乐不平了,自从发现有刺客要刺杀段简之后,乐不平就一直想要将这个刺客给找出来,以绝后患,为此他做了许多工作,不仅在县衙中布下了各种陷阱,还想尽办法的诱导他出来。

    可惜,各种手段用尽之后,乐不平有些悲催的发现,那个刺客还是没有半点踪影,在失望之余,乐不平更是增添了几分忌惮之情,他知道,能够躲过自己的侦查和手段的刺客,都是那种江湖上绝顶的刺客,如果他有丝毫的懈怠,说不定就会被刺客得手,真的出现那种情况的话,他除了自杀谢罪之外,别无他路。

    正是这样,段简前来参加花魁大赛后,他一时一刻都不敢松懈,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切,生怕那个刺客在这个时候对段简动手,所以,在道寒光出现之后,他是第一个发现之人。

    虽然是第一个发现寒光之人,乐不平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不巧的是,乐不平和段简并不在一块,而是隔了数丈的距离,在成为评判之后,段简就不再让乐不平跟着身边了,毕竟他们做着的位置是在擂台上,万众瞩目之下,他身后站着一个保镖,也不像话。

    急切之下,乐不平将自己的身法使到了极限,可惜的是,即使他行动再快,也没有那飞奔的寒光快速,他刚刚行到一半之地,那寒光已经到了段简身前,眼看寒光就要扎在段简身上的时候,乐不平忍不住一声怒吼,眼睛却忍不住的闭了起来。

    相对于乐不平的恐惧,焦急和失望,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暗影’左闯,此时却躲在那处隐蔽处,心中狂喜,满脸狰狞的笑着,“好,好.....就是这样,快点,再快点,只要扎进那个小子的身上,他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跟丁勉算算账,乃奶的,明明是一头老虎,却按照一只小猫的价格,实在是欺人太甚。”

    可惜,左闯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局面就又发生了改变。

    有人说意外无处不在,如果这句话左闯也知道的话,他此时此刻肯定是同意的。

    眼看那闪着寒光的银针马上就要射中段简之时,一条稠链突然冲了出来,就那么直挺挺的出现在银针飞行的前方,毫无疑问的,银针就那么和稠链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至于结果,已经没有结果了,撞上稠链的银针就像是落到了水中的石头一样,再也看不到踪迹,而那条稠链也在一闪而过后,飞快的缩了回去,而它的源头,赫然就在正跳着《天魔舞》的苏秀儿手中。

    苏秀儿的《天魔舞》是大唐的舞蹈和西域的舞蹈相结合的产物,除了在动作上有西域风情外,很大一部分还保留着华夏舞蹈的风情,而华夏舞蹈中,袖舞就是其中流传最广也最让人称赞的舞蹈了。

    刚才那阻挡飞向段简银针的稠链,就是苏秀儿在舞动《天魔舞》中一个甩袖的动作,可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苏秀儿在舞动的时候,距离段简就很近,而这一甩袖,就更是快要甩到段简脸上了,不仅吓了段简一跳,也将段简身边的评审们给吓了一跳。

    说起来缓慢,其实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在苏秀儿将稠链收回后,段简才反应过来,因为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到鬼门关去报道,段简对苏秀儿还有些怒气,却没想到,当他看向苏秀儿的时候,苏秀儿却在舞动间,向他抛了一个媚眼,轻笑一声后,转头远去,留给段简一肚子的错愕。

    就在段简错愕间,乐不平已经来到他的身后,看着段简并没有被银针所刺中,乐不平心中顿时大安,脸上焦急的情绪也松懈了下来。

    “不平,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上台了,莫非有何急事不成。”先是被苏秀儿整的一肚子疑问,现在看到乐不平突然跳过来,段简马上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郎君注意安全,刺客刚才对您动手了,幸好苏娘子出手,才让你免于遭难。”看到段简平安无事,乐不平心安后,简单的回答了段简的问题,而后就向着银针飞来的方向行去,这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无论如何他也要抓住那个刺客,要不然他可没有脸在跟在段简身边了。

    乐不平的话说的简单,段简心中却激起了惊天巨浪,虽然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乐不平的语气,就能够听出来,刚才在自己身边肯定发生了危险的事情,而这一切却被苏婉儿给解决了,想着刚才那差点打在自己脸上的甩袖,段简盯着在擂台上不断舞动的苏秀儿,脸上的神情不断变换着。

    一击不中,立马遁走,这是左闯多年刺客生涯得到的最重要的经验,想当年他刚刚出道的时候,也听过许多刺客的故事,那些刺客中,比他身手高超的人大有人在,可就是因为过于自信,一击失败后,还想要继续刺杀目标,从而惹祸上身,被人反杀的刺客大有人在,同时,这也是左闯这么多年来能够活下来,还越活越滋润的原因所在。

    虽然那必杀的一击,被人给破坏了,让左闯心中懊恼万分,他却还是马上就隐藏了身形,向着擂台的外围逃去,如果是往日的话,说不定真的被他给跑了,可惜的是,他碰到的不是别人,而是心中充满了怒气,一心想要挽回颜面的乐不平。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