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遥远的回忆

    “启禀堂主,最近我教中发展迅速,仅仅江南数十州县,就有数万人加入我教,其中近八成都是可用之壮丁,长此以往,我圣教重新壮大将指日可待。”

    就在城外所有灾民都被那热粥所吸引的时候,谁也没有留意到,距离他们不远处,听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上面,有人正撩开车帘,认真的看着他们。

    “不错,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是辛苦诸位了,可你们要知道,你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只要我圣教发展壮大,将来展翅高飞之时,本堂主是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的。”将车帘放下,丁勉颇为得意的说道。

    “从进入圣教那一刻开始,我等一切就都是圣教之物了,别说这点辛苦,就是为了圣教马上去死,弟子们也甘之如饴。”马车中一直跪着的那人满脸激动的说道。

    “好,好,如此就好,记住,这段时间不仅要加大力度的招揽弟子,还一定要严格管理好哪些新加入的弟子,派遣专人,让他们加速训练,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圣教需要他们的时候,派生大用处。”丁勉说道。

    “弟子明白,弟子已经按照堂主的吩咐,高价收买了一些军中的老兵,让他们用操练精兵的办法操练那些弟子,只是........”

    “只是什么,有什么困难只管说,无论什么办法,某一定尽力解决。”丁勉问道。

    “倒也没有什么,只是操练不可能空手为止,我们目前最缺少的就是刀枪兵器,不知......”跪着那人说道。

    “这.......”

    听到那人的话,丁勉也有些头痛,别的东西都好说,无论是粮食还是衣物等东西,只要有银钱就能够买到,而对于钱财,天道教是从来不缺的,可是对于这些刀枪兵器这些东西,却有些难以解决了。

    虽然说,历朝历代以来,任何朝代对于兵器这种东西都是严格限制的,唐朝虽然并不像秦朝一样那么苛刻,可针对的只是一些轻兵器,腰刀,长剑这些防身的兵器,对于长枪马塑这些长兵器,可就管理的相当严格了,别说是一般老百姓了,就像程咬金这种朝廷大员,领兵大将,当初也因为家中私藏了一些兵器,被李世民狠狠的斥责了一番。

    如果天道教马上就要造反的话,大肆打造长枪等兵器也不算什么,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实力来造反,如果大肆打造长枪等兵器被人发现的话,那就是滔天之祸了。

    “这件事等等再说,某会想办法的,别的事情你一定要抓紧,特别是在各地发展弟子一事,一定不可怠慢。”丁勉说道。

    ............................

    杭州城,长史府邸

    书房中,苏摩面前的案几上摊开着一本书,可半天时间过去了,他却没有看一眼,眼睛一直盯着面前那白玉镇纸,皱着眉头想着什么事情。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苏摩。

    “谁呀,不是告诉过你们,没有某的吩咐,不要来打扰某吗,怎么就是不听话。”被惊醒的苏摩,脸上带着怒气的说道。

    “阿爷,是我呀,我来给您送糕点了。”出乎意料的是,屋外传来的并不是下人的声音,而是苏摩的独女,苏巧儿的声音。

    听到是自己女儿的声音,苏摩脸上的怒气才缓缓散去,慌忙整理了一下,脸上的愁容也隐藏了起来后,才淡声道“原来是巧儿呀,快点进来吧。”

    “咯吱”

    书房的大门被推了开来,就看到苏巧儿端着一个托盘,悠悠然的走了进来。

    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苏摩面前的案几上,苏摩就看到上面放了两盘点心,一盘红豆糕,一盘脆角酥,都是苏摩爱吃的糕点。

    “阿爷,听苏奋说,您这些天一直躲在书房中操劳公事,连饭都不好好吃,这怎么行,您可是巧儿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您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巧儿可怎么办,您快点吃点点心吧,这都是巧儿专门给您做的。”苏巧儿一把将苏摩面前那摊开的书给合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埋怨的说道。

    对于被人,苏摩可能不会搭理,可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苏摩可是言听计从的,听到女儿的埋怨,苏摩只能脸带苦笑的说道“好好好,阿爷不忙,阿爷不忙了,这就尝尝乖女儿给阿爷做得糕点。”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从盘子中抓了两块糕点,囫囵吞枣一样的塞到了嘴里,一时间,就看到苏摩嘴上咕嘟嘟的,胡子上面也沾满了点心的残渣,让原本有些恼意的苏巧儿瞬间破涕为笑起来。

    虽然明知道苏摩这是在故意逗自己高兴,可苏巧儿还是颇为开心的,一边拿着手绢给他插着嘴上的残渣,一边埋怨的说道“阿爷也真是的,整天忙个不停,恐怕就连刺史都没有您这么忙碌,您看别的州城的长史都是整日闲着,也只有您整日忙碌。”

    点心虽然好吃,可毕竟太过于干涩了,在加上苏摩吃的又有些急躁,一时间就那么噎在了喉咙中,废了半天劲才勉强将他们给咽了下去,开口说道“哎,乖女儿呀,你不懂,肖使君不忙那是因为他没有可忙的事情,而阿爷这里却不得不忙,否则的话,牵扯到得可不是一两人性命,而是成千上万人的生死,哎。”

    从苏摩那接连两声叹息,就知道苏摩此时心中的无奈。

    “您.......”

    看着苏摩那无奈的样子,忧愁的神情,苏巧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张了几次嘴,却始终说不出来。

    “阿爷是在为天道教操心吗?”

    犹豫半天后,苏巧儿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的说了出来。

    “啪”

    听到苏巧儿此言,刚刚又那起糕点想要塞在嘴里的苏摩,顺带呆愣住了,拿在手中的糕点也下意识的吊在了案几上。

    “你.......你.....你说的是什么话,阿爷是朝廷命官,忙碌的都是朝廷大事,怎么会为天道教操心,乖女儿你可不要乱说。”苏摩可能是过于惊恐,平时相当稳重的他,此时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

    看着苏摩那极为异常的样子,苏巧儿再也忍不住的吼道“阿爷,事到如今您为何还是不愿意跟我说实话,您别忘了,我可是您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您连我都欺骗的话,您让孩儿心中该如何想,您又知道孩儿心中如何难受。”

    “你......这.....哎,既然你都知道了,阿爷也就不再否认了,你说说,你是怎么知道阿爷身份的,是谁告诉你的,苏奋,还是其他人。”看着苏巧儿那痛苦的神情,苏摩再也不忍心欺骗她,只能点头承认。

    苏巧儿摇头道,“都不是,是上次女儿无意中听到您和苏奋交谈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这段时间以来,孩儿为了这件事寝食难安,生怕您的身份暴露,受到朝廷责罚,原本孩儿想向以前一样,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可却偏不了自己的内心,孩儿就是想知道,您身为朝廷命官,为什么要替天道教做事,还有,当初孩儿被劫持的事情,究竟是不是天道教作为,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天意如此,实在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听到苏巧儿的话,苏摩仰头叹息道。

    叹息后,苏摩起身,将苏巧儿带到书房一个书架的前面,就看到他将书架上一本厚重的书册给挪开之后,苏巧儿对眼前的一幕惊讶万分。

    就看到原本仅仅贴在一起的书架,居然突然从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后面的一副蒙着纱布的画像。

    看着眼前那副蒙着纱布的画像,苏摩像是看到了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一般,连苏巧儿都顾不上了,径直走到画像面前,抬手轻轻的抚摸着纱布,就像是在抚摸自己最亲近挚爱之人一样,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温柔,半天后,苏摩才轻轻的抓住纱布的一角,将纱布给整个揭了下来。

    当纱布被揭开之后,苏巧儿才看清楚,这被自己父亲郑重收藏在这种巧妙地方的,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画作,而是一副非常普通的画作,一副简单的人物画作。

    上面被人用淡墨简单的勾画了几笔,可就是这几笔,形成了一副非常英姿飒爽的侠女的形状,这个侠女手中拿着宝剑,身边跟着高头大马,那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在画中彰显的淋漓尽致,让人看过之后就就难以忘怀。

    “阿娇,我又来看你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你,你是不是感到寂寞了,不要怕,这次我不是一个人来看你的,我还带来了我们的女儿,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次见她吧,十多年没见,你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童,居然长的如此俏丽了,虽然我当初答应过你,绝对不将我们事情告诉她,可现在一切都是天意弄人,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反悔了,希望你在天有灵的话,原谅我这一切了。”

    揭开纱布后,苏摩的眼睛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了,他的所有精神全部都被那副画所吸引住了,嘴里也说着一些让苏巧儿听不懂的话语。

    虽然苏巧儿听不懂苏摩那些话的意思,可她还是听明白了,这话中英姿飒爽的侠女,居然是她从小就没有见到过的母亲,一时间,从小到大,十多年时间对于母亲的思念,让她也像苏摩一样,眼中只有那幅画,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话中的女子容貌,希望能够将这个女子的容貌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中,永生永世不会忘记。

    半晌后,父女两人才缓缓回过神来。

    “巧儿,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这就是你的阿娘,十月怀胎,将你生下来的亲生阿娘。”苏摩说道。

    “原来这就是我的阿娘,没想到我阿娘居然是一个侠女,实在是让人意外,只是,阿爷,您既然有阿娘的画像,为什么要将她放在这里,还有,您为什么以前的时候,从来不告诉我关于阿娘的事情,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不成。”苏巧儿虽然心中满是惊讶和疑惑,心思却还是极为灵敏的,略微思考后,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

    “哈哈哈哈,乖女儿,你放心,今日阿爷既然带你看来你阿娘的画像,也就会将一切东西都告诉你。”听到苏巧儿的疑问,苏摩笑着说道。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也很老套,无外乎是一个穷士子无意间救下了一个漂亮的侠女,在养伤期间,穷士子和漂亮的侠女产生了感情,为了报答穷士子的救命之恩,漂亮侠女嫁给了穷士子。

    一开始的时候,两人是非常幸福的过着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有一天一群奇怪的人找到了他们,到了这个时候,穷士子才知道了漂亮侠女也就是他老婆的真实身份,天道教的圣主,当时的天道教虽然不像现在如此庞大,可在整个江南之地,也是有十多万弟子的,虽然侠女的身份上不了台面,却也不是当时这个一穷二白的穷士子能够高攀的起的。

    幸而,当时天道教中的许多人虽然反对,在漂亮侠女的已死要挟下,他们还是认可了穷士子的身份。

    接下来,穷士子就像是做梦一样,居住在华丽大屋中,有着诸多的仆人伺候着,出入也有华丽的马车和护卫,可随着时间的流逝,穷士子却越来越为难,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老婆越来越忙碌了,压力也越来越大,许多时候,他们要好长时间才能够见上一面,而每次见面,老婆往往说不了多少话,就会疲惫的睡过去。

    如此一番时日后,穷士子终于不像在这样下去,此时,他已经了解了天道教的来龙去脉,也明白自己老婆身上的压力有多么巨大,他想要帮助自己的老婆,替老婆分担足够的压力,可惜的是,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士子而已,要背景无背景,要权势无权势,根本就不知道从哪里帮助自己的老婆。

    终于穷士子找到了唯一一条帮助老婆的道路。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