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劝降书

    “哦,原来泄露大将军的隐私,也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的,奴家这小心肝可是害怕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要不然,大将军您自己摸摸。”

    对于段简的调侃,如果是别的女子的话,可能会产生害羞,可对于苏秀儿来说,虽然身为天道教的圣主,也算是有一些地位的,可为了躲避官府的追讨和丁勉等人的探查,常年混迹于青楼这种地方,别说是段简这种比较含蓄的调侃了,就算是更加露骨的话语,她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当然了,别人也不敢在她面前说那些露骨的话语,如果说这些话的人不是段简,而是换一个男人的话,恐怕早就被她让人拉出去大卸八块了。

    衣衫倾斜,酥胸半露,在加上那娇俏可人的绝色容颜,即使以段简这种久经世事的老江湖,也有些热血沸腾,难以自持,身体做出了一些违背想法的事情,让他颇为无奈。

    “你.........某.......某还有要事要和陈督尉商讨,苏娘子还请自便,某就不奉陪了。”说完之后,作茧自缚的段简面红耳赤,急匆匆的向大帐外面窜去。

    “嘻嘻嘻,哈哈哈”

    看着平时衣冠楚楚,这一刻却颇为狼狈的段简,苏秀儿忍不住娇笑道。

    半晌后,苏秀儿才停下笑容,看着段简消失的大帐门口处,异常镇定的说道“哼哼哼,你逃吧,狠狠的逃吧,总有一天,奴要你乖乖的来到我身边。”

    .....................................

    段简大军压境,自己一方抓进时间进行休养生息,而位于建州城中的麻草一方,也格外的平静,即没有演义中的夜袭,也没有什么悬羊击鼓等计谋,双方将士老老实实的睡到了天亮。

    日上三竿,建州城头上面,站满了颇为紧张的灾民,毕竟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真正的打过仗,当初攻入建州城后和建州府兵那一战,不像打仗,更像是打架一样,仗着人多,硬生生的打败了对方。

    可这一次不一样,他们要面对真正的敌人,也要面对真正的战斗了,所以,一大早,许多灾民都走上了城头,想要看看城外的朝廷大军究竟会怎么做,是一开始就攻城,还是别的准备。

    从一大早开始,城头上面的灾民就在焦急的等待着,可知道这日上三竿,城外的朝廷大军却还是毫无动静,就在他们以为,今天城外的朝廷大军不会有动静的时候,就听到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外面传来。

    “哒哒哒,哒哒哒.....”

    伴随着马蹄声,建州城头上面瞬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屏蔽呼吸,想要看看这个骑士前来做什么,是下战书还是.......

    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个骑士勒马在城外十多丈处停了下来,随即,弯弓搭箭,就听到‘嗖’的一声,一道寒光闪过,一支利箭就这么射到了城头上面,稳稳的扎在木柱上面。

    看着那尾部依然颤巍巍的利箭,所有人依然无语,他们并不是害怕,而是看着利箭上面绑着的白布疑惑,他们不知道这官军究竟想要做什么。

    事态紧急,利箭上面的白布很快就被送到了城中刺史府中,呈递在了麻草等诸多灾民头领的面前。

    “刘先生,您帮我们看看,官军这究竟是做什么,要打就打,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给我们送来一张白布,莫非是给我们的战书不成。”麻草对刘铭妄说道。

    听到麻草的话,刘铭妄默然的点头应下,当他那起那张白布看了一遍之后,所有人都发现,他的双手有些颤抖。表情也有一些怪异。

    看到刘铭妄如此变化,知道那白布上面写的东西肯定至关重要,麻草等人忍不住催促道“刘先生,那白布上面究竟写了什么,您倒是给我们说说呀,莫非有什么忌讳不成。”

    “这......这,麻将军,这白布....白布上面并没有写什么其他东西,只是......只是...........”

    “哎呀,只是什么,你倒是快点说呀,莫非要急死我老葛不成。”看着刘铭妄那吞吞吐吐的样子,葛大忍不住怒吼道。

    “这是官军给我们的劝降书,他们承诺,只要我们愿意缴械投降,将建州城归还朝廷,就能够网开一面,让朝廷饶恕我们的罪过。”可能是被葛大给吓到了,刘铭妄马上言简意赅的说出了白布上面的内容。

    “嗯,此言当真。”

    “真的,朝廷会放过我们,会赦免我们的罪过。”

    “肯定是假的,官军肯定是想要诈骗我们打开城门投降后,在将我们给全部杀了............”

    听完刘铭妄讲述的白布上面的内容后,刺史衙门的大堂上面,瞬间炸开了锅。

    许多灾民头领听到官军会饶恕他们的最过后,脸上纷纷露出了喜色。

    其实,这也是难免的,面对强大的压力下,不要说他们这些曾经的农民了,就算是职业军人在敌人招降的情况下,也会有很大可能投降,特别是上面还说,会让朝廷撤销他们的罪过,对于这些朴实的农民来说,如果不是快要饿死的话,他们怎么会冒着杀头的罪过攻打建州城,如果不是明知道建州城别攻破的情况下,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又怎么会如此坚决的守城。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们怎么不感到高兴,甚至许多人恨不得里面和官军商谈投降示意,好回去过自己的安生日子。

    唯有麻草和葛大等几个头领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喜色,反倒多了几分忧愁之情。

    说实话,和那些只求每日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人相比,麻草等有过边军经历的人,他们的见识可要高多了,和其他朝代一样,大唐王朝也是一个内紧外松的制度,对待异族之人,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只要你对我好,那么我可以不计前嫌的饶恕你的罪过,还可以在你战败后,优待你的家人。

    而对于内部的叛乱,那就是相当残酷了,虽然不是将每一个参与叛乱之人全部斩杀,可只要是有官职在身的叛乱者,无不是被残忍的斩杀,而那些参与叛乱行为的普通人,也不会让你安然回家,而是会将你发配到遥远,残酷的边疆之地,或者充军,或者为奴,直到永远。

    因此,在没有得到朝廷真正的承诺之前,对于官军的这些许诺,麻草等人是一点不相信的,可看到大多数灾民头领都对此时颇为相信,他们心中除了忧愁之外更多的却是惊恐。

    “啪”

    就在所有人议论不停之时,一声巨响传来,就看到葛大一拳狠狠的将手中的铡刀砸在案几上,将那个厚重的案几一分为二后,一脸怒气的说道“一群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们也不想想,当初你们快要饿死的时候,是谁让你们活命的,是大郎带着我们拼死拼活的,才拿下了这建州城,我们五千多乡亲父老才活了下来,现在官军只给你们许了这么一个空诺言,你们就信以为真,想要投降官军了,你们想过到时候官军和朝廷会怎么对待大郎吗?”

    被葛大的暴力给吓到了,众人半天没有说话,很久后才有一个头领怯懦的说道“官军的布告上面不是说了吗,对我们之事,既往不咎,他们肯定也不会怎么样大郎的。”

    “你........”

    葛大说的话,原本是想要阻拦大家投降的想法,没想到居然还敢有人站出来和他辩解,一时间,当他又想斥责的时候,一边的刘铭妄又开口道。

    “刚才的话,某没有说完,白布上面最后一句话是‘只诛首恶’,所以,如果我们投降的话,麻将军可能会。”

    刘铭妄话一说完,所有人原本窃喜的脸上瞬间变得死灰,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政客,还做不到,为了自己的生存而牺牲掉一切可以牺牲的人,听到官军饶过自己等人性命的原因,居然是要杀了麻草,诸多头领心中彻底凌乱了,他们不知该如何选择了。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你们这群王八蛋,只想着自己的好处,却想要将大郎推向火炕,告诉你们,谁要是再敢说一些投降这种话,休怪我葛大不讲情面,到时候我葛大认识你,可我手中的这把铡刀可不认识你。”

    原本心中就有些犹豫的灾民头领,听到葛大这明显威胁的话语后,瞬间不敢在说一句话。

    “好了,葛大,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这样和大家说话,诸位,如果真的能够用某这一颗人头,换取朝廷对大家的饶恕,某现在就献出这颗人头,可某却实在不敢相信朝廷,特别是那些当官的,为了自己的功绩,从来不讲我等草民的性命当成一回事,只要是对他们升迁有理的,别说是许诺一番空话了,就算是更离谱的事情,他们也能够做出来,因此,大家千万不可因为这件事而失去了斗志,真的那样的话,我们可就真的上了官军的大当了。”麻草满脸郑重的说道。

    “大郎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相信官军说的话的,我们也绝对支持你,就算战死了,也决不投降。”

    “就是,他们想要我们投降,除非承诺一个也不责罚,要不然的话,老子就在这建州城头上面等他们,让他们好好尝尝我们的厉害。”

    麻草话音一落,许多灾民头领纷纷站起来呼应道,虽然活命很重要,可如果是被人蒙骗的话,他们也不愿意,在麻草和官军之间,他们还是选择相信麻草的话。

    有了初步认识后,诸多灾难头领纷纷离开刺史府,向各自的岗位而去,毕竟随着官军大兵压境,城中各项事务都需要有人盯着,要不然的话,就很有可能会出现意外。

    “哎,多事之秋呀,这官军的统领可不简单,一封简简单单的劝降书,居然就搞得我们内部骚乱不断,差点自动投降,看来这一战有些不好打了,不知道刘先生对此事有何看法。”等到诸多头领纷纷出去后,麻草满脸疲惫的靠在胡凳上,摇头叹息道。

    “此事颇为怪异,按照常理来说,建州这种地方,朝廷不会太过于在意,就算用兵,也只会临时抽调一些各地的府兵,而后任命一名校尉领兵前来也就是了,可这次却大不一样,据说,城外的官军兵力强大,有五六千之多,从衣甲和旗号看,他们除了各地的府兵外,居然还有一支真正的折冲府卫士,这可是朝廷真正的精锐,整个淮河以南之地,也只有三个折冲府而已。

    从这点就能够看出来,朝廷这次对我们是何等的重视,而能够统领这些军队的将领,也肯定不是一般人,说不定会是朝廷的一位老将,可朝廷又怎么会让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来做这种事情,实在是怪异,其实.........”

    说道这里,刘铭妄没有在说下去。

    “嗯......刘先生想要说什么,请尽管直言,某一定不会怪罪刘先生的。”听到关键处,却看到刘铭妄不再说了,麻草忍不住劝说道。

    “其实,某说的是其实......其实,如果真的是朝廷那些宿将前来的话,我们最好的办法还是跟他和谈,毕竟,那些老将都是沙场宿将,能征善战,我们建州城也只是一座小城,五六千精兵全部冲上来的话,不用半天时间,恐怕就能够攻破城墙,到时候,所有人都是要死的,如果和谈的话,麻将军也不一定死的,而所有人也都能够活下来,岂不是更好。”

    为了劝说麻草投降,刘铭妄彻底豁出命来了,能说的,不能说的,该说的,不该说的,这一次全部说了一个痛快。

    让刘铭妄感到奇怪的是,麻草却仿佛像是没有听懂一般,依然老神在在的躺在那里,无动于衷,让刘铭妄好奇不已,不明白麻草究竟是怎么想的。

    看来麻草半天,就在刘铭妄以为他睡着的时候,猛的听到麻草开口道“刘先生这些天好好的养精蓄锐,说不定不日之后,还有用得着先生的地方,到时候还请先生不辞辛苦,替某奔波一趟。”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