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一夫当关的囚龙山

    “自三皇以降,五帝兴邦,我汉人威服海内,威压四方,自我大唐定鼎,天下归心,万邦朝拜,今有畲族黑牛部落者,不惧天威,是我汉人百姓为猪羊,肆意残虐,滥杀无辜,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今日本都督为报同胞被杀之仇,彰显我大唐国威,绝对领兵讨伐,以儆效尤,忘诸君定要奋勇杀敌。”

    站在城头,段简向着城下的诸多军民百姓喊道。

    “报仇,报仇,杀敌,杀敌”

    在段简说完后,所有军民百姓纷纷高喊起来,一时间,报仇杀敌的嘶喊响彻云霄。

    此时的华夏文明,还没有经历过南宋那帮性格扭曲的腐儒影响,无论是道德观还是价值观,都是颇具豪侠之气,对待仇人,讲究的是以血还血,向后世那种‘以德报怨’的做法,在这个时候只会被人当成精神病看待。

    “时辰已到,开刀祭旗。”

    在众人嘶喊中,段简命令道。

    此时,那黑牛部落派来的使者仿佛任命一般,也不再喊叫了,像是吓傻了一般,被两个唐军士兵押解道帅旗前方,一个粗壮的大汉,拿着一柄硕大的铡刀,双眼血红的看着他,不是别人,正是葛大,在黑牛部落突袭榆树沟的时候,葛大的老娘就是死去之人的一员。

    铡刀一挥,热腾腾的鲜血迸溅而出,周围一片血红,使者的人头‘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以此彰显着这次讨伐黑牛部落彻底拉开了序幕。

    ..................................

    黑牛部落位于囚龙山上,囚龙山属于武夷山山脉的分支,虽然是分支,却也有自己独特的山行走势,囚龙山也是因为地形像是一条长龙被囚笼给锁住才因此得名。

    而黑牛部落所在的牛头岭,不仅是整个囚龙山上最中心的位置,也是地势最为险要的地方,想要攻打牛头岭,首先要攻打的并不是囚龙山,而是囚龙山周围那一个个看起来像是囚笼栏杆的小山岭。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这些小山岭上面,被黑牛部落建成了一个个不大却非常坚实的小堡垒,这些小堡垒除了抵挡敌人攻击的作用之外,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探查敌情,所以,想要偷袭牛头山上的黑牛部落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费尽心思的拿下了那些小堡垒,并不代表就顺利了,接下来还有第二关,整个囚龙山蜿蜒跌宕,山是陡峭,想要进山只有一条不大的羊肠小道,而这条小道,有的地方还好些,能够通过,有些却非常难行,一方是光滑的峭壁,一旁是深不见底的山崖,一不小心就会掉到山崖下,尸骨无存。

    仅仅是这两道天然管卡,就替黑牛部落挡住了不知道多少敌人的攻击,这也是黑牛部落能够屹立百年,不仅没有消亡,反倒越来越强大,甚至现在成了整个建州方圆数百里的无冕之王存在的原因,毕竟他们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他们攻击别人,别人无法攻击他们,有了好处就出来捞一笔,受了损失就躲在家里不出来,这种近乎于作弊的手段,谁能够和他们抗衡。

    除了那连绵的小堡垒和羊肠小道之外,牛头山也是一道险关,三面都是陡峭的悬崖峭壁,只有一条半坡能够上下,可这条半坡却整天有黑牛部落的人把守,黑牛部落中还有三千能战的青状,这种情况下,黑牛部落时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对于段简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难关。

    ................................

    “段都督,我黑牛部落为了帮助你们攻下建州城,不惜大费周章的替你们捉到了城中叛匪的家眷,并且送与了你们,让你们能够成功拿下建州城,你今日却率领大军到了我囚龙山下,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想要攻打我黑牛部落不成。”

    囚龙山外,黑牛部落的族长牛千斤脸色铁青的看着山下那黑压压一片的唐军,大声向段简喊道。

    这次攻打黑牛部落,段简根本就没有藏着掖着的想法,而是想要光明正大的拿下黑牛部落,唯有如此才能够真的起到以儆效尤的震慑。

    对于牛千斤的问话,段简没有开口,而是满脸怒容,浑身颤抖的麻草开口喊道“该死的狗东西,你相助朝廷大军原本没错,可你们居然是豺狼心性,对于一群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也能够大开杀戒,某今日在此发誓,不讲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全部斩杀,某自绝于天地间。”

    听到麻草的喊话,牛千斤也有些脸色不善,对于当初榆树沟的事情,他也感到有些不妥,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那些人都是叛匪的家眷,就算杀光了,官军也不会当回事,没想到,当时的一时不慎,会造成今天的结果。

    “段都督,某承认当初那事做的有些不妥,可您不要忘了,我黑牛部落对朝廷还是有功的,你们不能因为一些叛匪,就忘恩负义,如此的话,今后谁还敢相助朝廷,何去何从,您可要三思呀!”

    可惜,牛千斤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嗖’的一声,一声利箭从他面前划过,‘哚’的一声扎入他身后一颗老树上,从那不断颤动着的箭羽上,可以看出来,如果不是牛千斤躲得快,刚才那一下,他已经魂归地府了。

    牛千斤也不是真傻,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明白了,山下的唐军是下定决心要剿灭他黑牛部落了,无论他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

    “好,好,好,你们这些汉狗,早就知道你们忘恩负义,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快,既然你们不仁,就不要怪某不义了,某道要看看,你们怎么拿下我这囚龙山,怎么攻下我这牛头岭。”牛千斤心中暗恨道。

    有了这番想法后,牛千斤转身向牛头岭而去,对于牛千斤来说,这次唐军虽然来势汹汹,却并不被他放在眼中,有那几道天然的官咖存在,别说是几千唐军,就算再来十倍,也不一定能够攻的下来,他反倒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的想想如何在事后,捞到更多的好处。

    ..............................

    “诸位将军都说说吧,这囚龙山我们如何攻打,才能够减少将士的损伤。”

    看着满屋的兵将,段简眉头跳动了几下,缓缓问道,如果是往日的话,恐怕早就有人跳出来,吆喝着带人打头阵了,可经过三天的攻打后,所有将校没有一个敢搭话的,并不是他们怕死,实在是那囚龙山外面的小山岭过于难啃,他们就像是一个个蜂窝一样,你动了一个,其他附近的山岭纷纷支援,仅仅三天时间,小山岭一个没有拿下,唐军反倒损失了上百人,如此战绩,已经堪比一次攻城战了,毕竟当初布莱多率领数百人攻打建州城,也不过伤亡了百十人,那百十人中还是以受伤的人居多。

    就是这些将领不为自己的生死考虑,可他们总要替自己麾下的士兵负责。

    “都督,不知道可有办法饶过这些小山岭,进入到囚龙山内部,只要到了他们内部,我们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南下那些烦人的小堡垒。”有一个将来说道。

    “不可能的,某从小就在建州,对这附近的山岭非常熟悉,这囚龙山自古以来就是一条路,想要绕过去,除非长上翅膀飞过去,要不然的话,数百年间,多少部落想要拿下黑牛部落,却无一不是铩羽而归。”段简没说话,说话的是布莱多。

    抡起对黑牛部落的了解,唐军所有人中,恐怕也只有布莱多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了。

    听到布莱多的话后,段简也有些烦躁,他此时心中甚至有了一丝懊悔的心思,为自己那好大喜功而连累数百名士兵因此而惨死,心中而惴惴不安。

    幸而,段简不是那种性格懦弱之人,对于一件事,他既然决定去做了,总要做到最好,这也是他多年经商而磨练出的性格。

    “自古一条路,乃奶的,最烦的就是这种事情,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可是最不划算的买卖了,除非飞过去,你以为这是后世的时候,几架运输机加上一些伞兵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了,现在别说飞机了,恐怕连热气球也难以............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飞过去,好,既然硬闯是闯不过去了,那么我就另辟蹊径,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飞人’。”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段简,在大帐中所有将校的面前,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那爽朗的笑容,不仅没有让诸多将校感到欣慰和兴奋,反倒心中一阵恶寒,甚至许多人还以为,段简是因为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压力,而疯狂了一般。

    “郎君,郎君,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大夫过来给您看看,您可不要吓我们呀!”站在段简案件旁边的段木看到段简如此怪异的模样,焦急的喊道。

    可惜,对于段木的询问,段简丝毫没有理会,而是对着诸多将领说道“诸位先回去,这几天紧守大营,没有命令不可随意出兵,本都督去给你们想一个顺利拿下那小山岭的法子。”说完这些,段简就焦急的向大帐外跑去。

    看着匆忙跑出去的段简,大帐中一群将来纷纷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

    “哎,此事都是小弟不好,没有搞清楚那唐军的底细,现在连累大哥和整个黑牛部落受苦,实在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

    就在囚龙山外,段简和整个唐军都在想办法攻下那些小山岭的时候,牛头岭上面的黑牛部落中,圪球一脸懊恼的向牛千斤请罪道。

    让人意外的是,那牛千斤不仅没有因为唐军的攻打而感到懊恼和惊慌,反倒颇为悠闲的在哪里喝酒。

    “哎,老弟此言差矣,这件事怎么能够怪罪于老弟呢,你当初也是为我和整个黑牛部落着想,要怪都怪那汉狗,居然恩将仇报,早知道他们是一伙的话,某就将那些汉狗们给留下来了,千余人,其中还多是女人,你想想能给我们多生多少勇士,你等着看吧,他们无论如何是拿不下我黑牛部落的,等到他们损兵折将,最为虚弱的时候,我们倾巢而出,将他们全部拿下,在顺势占了建州城,到时候,整个岭南就是我们畲人的天下了。”牛千斤得意的说道。

    听到牛千斤这番豪言壮语,圪球心中一阵冷笑,脸上却带着献媚的表情说道“不错,大哥所言正是,这囚龙山岂是那么好攻打的,到时候肯定让那些唐军损失惨重,您就在这喝着美酒,静静的等着他们失败的时刻。”

    “哈哈哈哈,老弟此话有理,这岭南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畲人的地方,汉人仗着强大的兵力抢占了此地,不仅不知道厚待我们,反倒想尽办法削弱我们,这一次我就要让汉人知道知道,我们畲人也不是好欺负的,说不得我们就要像我们的先辈一样,自立一国,岂不是逍遥自在。”牛千斤听了圪球一番献媚后,更是得意非凡。

    就在牛千斤在牛头岭上做着自立一国,称孤道寡的美梦之时,囚龙山外的唐军大营,却难得有了几天安静的时候。

    自从那天大帐中,段简匆匆离开后,接下来的几天,诸多将领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段简的身影,当然了,段简并没有离开,而是到了军械营中。

    华夏历史上,有两个强大的时代,汉朝和唐朝,许多人都以为,这两个时代的强大是因为有了汉武帝,唐太宗这样的帝王,和卫青,霍去病,李靖这种千年不遇的帅才才变得与众不同的。

    这种说法不能说是错误的,可却有些片面,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两个朝代正好处于武器更新换代的大爆发时代。

    汉朝时期,华夏完成了从青铜武器彻底转换成了更具塑造能力的铁制武器,而唐朝时代,经历了从三国时期道隋朝末年数百年的征战后,将各种冷兵器发挥到了最高的程度。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