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讨论

    相比现代人们日渐冷漠的道德观念,不得不说,古人在这方面做的要好得多,可能会有人感到可笑,可实情确实如此,‘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饭之恩以命相托’的事情穿插在不断演变的历史中。

    杭州城外的这些灾民,肯定不可能全部都是那种毫无私心之人,他们也会胆怯,也会害怕,要不然也不会也不会温玉荣的劝说下,会有那么多人同意进入城中避难。

    可是人都是有羞耻之心的,相比那些为高权重之人,普通之人更是讲究脸面,看到有人不愿意进入城中避难,甚至还要留在这里死守纺织厂,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越来越多的灾民选择了留下来。

    面对这种场景,让温玉荣颇为为难,自从温玉荣投靠段简之后,对于段简的抱负和目标也日渐有了了解,他可是明白,这座纺织厂对于段简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这座纺织厂出了意外的话,又会给段简造成多大的麻烦。

    而纺织厂中什么最贵重,不是那些机器和房屋,正是这两万多灾民,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这两万多人已经渐渐变成了熟练的工人了,只要拥有这些工人,就算纺织厂被彻底摧毁了,假以时日也会重新建立起来,可如果连这些工人都没有了,纺织厂可就彻底全毁了。

    只是,那些灾民却像是下了死心一般,无论温玉荣怎么劝说,除了将一些老弱妇孺送到城中避难之外,其余的万余青壮却死死守在纺织厂,无论如何不愿意离开。

    看到这种情况下,温玉荣差点急得一夜白头,幸而最后还是捕头韩双给温玉荣出了一个主意,让人将整个杭州城中库存的军械全部拿了出来,无论是刀枪兵器还是盔甲等,将这万余青壮全部武装了起来,在将城中那些府兵派入他们中间作为军官,教导他们粗略的操练。

    如此一来,眨眼间,杭州城突然多了万余兵将,虽然这些灾民青壮并没有经过训练,可不要忘了,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河,南和河,北,这两个地方可不是后世那种华夏的心腹之地,而是经常和外族战斗的交界处,多年的影响下,这些地方的百姓也彪悍异常,像麻草这些退伍的精锐老兵也拥有不少人,因此,经过数日的操练之后,这万余人居然也拥有了不俗的战斗力。

    当然了,这个不俗是和一般的百姓相比,和真正的精锐之士比起来,他们还是一群菜鸟而已。

    对于杭州城的这个变故,天道教和前来攻打杭州城的天道教叛军并不知道。

    就在天道教的高层和那天道教叛军准备拿下杭州城扩大战果的时候,现实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天有不测风云’。

    五千天道教叛军气势冲冲而来,因为小看了杭州城,他们连必要的准备都没有,即没有排兵布阵,也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就那么大咧咧的全军到了杭州城下,大言不惭的让杭州城开门投降。

    可惜的是,等待他们的不是什么城门大开,官吏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们,而是万余名对他们充满了仇恨的青壮。

    一方是毫无准备,一方是枕戈待旦,人数上面也有了一倍的差距,更重要的是,这五千天道教叛军并不是什么精锐,只是天道教弟子临时转变的而已,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要说是和那些精锐之士比较,甚至连这些只训练几天的青壮都不是对手。

    如此一来,双方加起来一万多人的战斗,像是两帮泼皮打架一般,连半天时间都不到,五千天道教叛军损失惨重,狼狈而逃,杭州保卫战获得了圆满成功。

    经此一役,天道教是大为惊讶,因为不清楚杭州城的底细,居然就此放过杭州,虽然近在咫尺,却当做没有看到一般。

    杭州城,钱塘县衙中

    如果说,曾经的杭州城最尊贵的地方应该算是杭州刺史府的话,那么现在整个杭州城中,最尊贵,最热闹的地方要数钱塘县衙了。

    ‘枪杆子里出强权’,这点并不是现代人才知道的事情,深处乱世,什么官位,什么名望,什么财富都是虚假的,唯有手中的兵将才是真正的保障,所以,坐拥万余兵将的钱塘县衙门,就成了整个杭州城最尊贵的地方。

    “温郎君,刚刚又收到十多份请柬,说是想要邀请你晚上到如意坊吃酒,不知道........”温玉荣刚刚从外面进来,捕头韩双就递过去十多份精致的请柬。

    一口将碗中的清水喝干,胡乱擦擦嘴,随即‘砰’的一声将水碗扔到了案几上,冷声道“哼,又是那些人吧,没想到他们挺神通广大的,现在还只是找一些无关之人前来求情,现在居然都找到你的头上了,一群自私自利的东西,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整个江南被叛军搅和的一团乱麻,他们居然还想让某派人替他们护送货物,也不想想,杭州城如果不是有这些精壮看守着,他们还想赚钱,恐怕早就被叛军给吵架灭门了,他们这些人早晚要死在这个贪字上面,这些东西我都不看了,全部送去后院,当柴火烧了吧!”

    对于温玉荣的反应,韩双丝毫不感到惊讶,‘呵呵’笑了两声后,就将那些请柬给扔到了一边。

    如果是过去的话,别说将这些请柬扔到一边了,恐怕他看上一眼都觉得是荣幸,因为这些请柬上面的名字,无不是整个杭州城或者说江南之地,名声在外的大人物,许多人更是他连见都见不到的人物。

    可现在,却不是那么回事了,‘风水轮流转,今天就到了他韩双这里了。’

    杭州城万余精壮将士,全部归属于钱塘县管辖,而这中间,虽然名义上是温玉荣在主持,可温玉荣毕竟没有官职,就算碍于段简的面子,许多人对他敬重有加,却也之上表面而已,可他韩双不一样,他是目前整个钱塘县衙中官职最高的,那万余精壮也实际上归他统领。

    可以说,整个杭州城中,他在实际上最大,这种情况下,他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吗,哪怕就是见到了肖拙言这个州刺史,他也仅仅只是躬身行礼而已,而肖拙言也要给他回个半礼,以示尊重。

    “怎么样,刺史府怎么说,可愿意打开义仓的粮食来收拢灾民。”韩双问道。

    “哼”

    韩双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刚刚有所安定的温玉荣又一阵变色,怒斥道“一群昏聩之徒,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还抱着死规矩不放手,也不想想,不想办法安顿好城外的灾民,万一有人在灾民中挑唆,或者天道教之人混入其中,数万灾民一起攻打的话,杭州城会怎么样,我们能打败五千天道教叛军,却不一定打败五万灾民,他们连这点都想不到,难怪天道教在江南发展数十年,他们却毫无察觉,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是该死。”

    “怎么,莫非还是梅峥那厮在中间捣乱不成,他乃奶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今晚就派人将他给砍了,我就不信了,这个时候谁还敢跟我们找麻烦。”听到温玉荣的话,韩双也是满面怒容的说道。

    “不可,万万不可,那些人虽然可恶,可他们毕竟还是朝廷命官,现在我们杀了他们,可能那些人碍于情况不会针对我们,可等到朝廷平定叛乱之后,这些事情肯定会成为那些人对付我们的把柄,我们倒是无所谓,万一牵连道明府身上,我们可就是万死也难以恕罪了。”看到怒气冲冲的韩双,温玉荣急忙劝阻道。

    听到温玉荣提起段简,韩双也不再开口,只是脸上的神情却在一直变化。

    “哎,也不知道现在明府如何了,这么长时间了没有音讯,不知道江南之事,他是否知情。”半天后,韩双忍不住叹息道。

    韩双的叹息让温玉荣也半天无语,最后才喃喃的道“吉人自有天相,明府天生就是贵人,某相信他肯定会一帆风顺的,希望他能够快点返回,要不然,等到叛军再次攻打杭州,我等能不能坚守的住可就不知道了。”

    .....................................

    就在温玉荣和韩双讨论段简之时,段简却在犹豫不决的做着决定。

    自从段简收到朝廷的八百里加急之后,在简短的安排了黑牛部落的后续之事后,就带着麾下数千将士急匆匆的返回。

    一路艰难跋涉的急行军后,段简终于到了台州,而此时此刻,段简等人也终于得到了更多关于江南天道教叛乱一事。

    了解了详细情况之后,段简反倒不太焦急了,虽然江南等地的州县,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过于突然,被天道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可在他们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天道教的叛军并没有占据多大的便宜,所以,除了一开始占据的一些州县外,这段时间并没有太大的扩展。

    “都督,太好了,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杭州还在我们手中,这些我们可就放心了,杭州和苏州城近在咫尺,我们可以返回杭州城,依托杭州城为根基,向天道教叛军发动围剿,如此一来,剿灭叛军,指日可待呀!”

    一个校尉兴奋的说道。

    这个校尉的话,让段简只是笑了笑,转头看向其他将校,开口问道“诸位,除了返回杭州城之外,你们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听到段简询问,诸多将校要么相互对视,要么低头不语,却没有一人开口回答。

    其实这是显而易见的,没有回答,其实就是最好的回答,出来那些来自陷落在叛军手中的州县之外,他们这些人都不愿意直接和叛军进行硬碰硬的战斗,虽然他们都迫切的想要建功立业,那却是在可以看到收益的情况下,比如说攻打建州城,剿灭黑牛部落这些事情,让他们数千人去面对十多万的叛军,即使这些叛军都是乌合之众,他们从内心也是不情愿的。

    “启禀都督,末将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正在此刻,陈国泰突然站出来开口说道。

    看在站出来的陈国泰,段简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陈国泰站出来,那是段简其他和他商量好的,如果段简只是一个普通官吏的话,他会选择带兵返回杭州城,只要稳住了杭州城,就能够压迫苏州城的叛军,这样一来,不仅能够让损失最小,事后也会有一定的功劳。

    可段简却不想这么做,他想要立功,想要爬升,想要摆脱老天注定给他的命运,所以,他要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建立无可比拟的功劳,唯有如此,他才能够快速的攀爬,摆脱注定的命运。

    而这次天道教叛乱,就是他的一次机会,如果他能够率领弱势兵力,凭借自己之力剿灭叛乱的话,朝堂上下谁敢在轻视他。

    所以,在了解了天道教叛军的详细情况后,他和周兴,陈国泰等人商讨了数日,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看着站出来的陈国泰,许多将校眼中充满了疑惑,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陈国泰站出来想要说什么,可一股不好的感觉却涌动在他们心中。

    “哦,陈将军有话直说,即使是商谈,那就什么话都可以说,集思广益肯定不会错的。”段简说道。

    “启禀都督,末将是这样想的,那天道教叛军虽然看起来人数众多,实力强大,其实却是一股毫无战斗能力的乌合之众,这一点从各个州县仅仅凭借数百或者千于府兵就让他们寸步难行就能够看出来,所以,和我们这些就能够让之士比起来,以一顶百有些夸大,以一顶十却是有可能的。

    既然这样,我们为何不主动出击,剿灭他们,还江南百姓一个朗朗青天,也让我们又一次建功立业的机会。”陈国泰说道。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家中停网,这章是在网吧写的,希望大家谅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