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计谋

    世上之人无非两种,一种是老老实实的顺天应命,生活在别人的规则中,一种是逆天而行,无论出身高低贵贱,总有一种打破常规,向往自主之人。

    闫明就是后一种,无论是先前的不务正业还是留恋花丛,都是他对于家族的一种抗拒,他不甘心一辈子的命运就是围着闫家一个家族而生活,他向往外面更加丰富的生活。

    只是,先前的闫明无论怎么样,却始终无法摆脱家族对他的影响,无奈之下,只能以逍遥度日来过活。

    可现在却不一样,离开了闫家,他虽然一无所有,却也得到了解脱,他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无论是原本在天道教叛军中,还是现在到了扬州城,这也是为什么段简会选择他来作为自己计划执行人的原因。

    “您就真的这么相信他能够成功,一个花花公子,也不知道你看上他那里了。”看着顺着城头被绳子给顺下去的闫明,苏婉儿皱眉道。

    无怪苏婉儿会皱眉,原本段简派遣谁去做任务,都不关她的事情,可这个闫明确实过于胆大包天了,居然要求在事成之后,要苏婉儿当面给他跳舞庆功,如此一来,苏婉儿怎能给他好脸色。

    “哈哈哈…….怎么,还在生气呢,放心吧,他也只是说说而已,他敢真的要你跳舞,我第一个不饶他,再说了,别看他表面上一副浪荡的样子,可心中却是一个不甘寂寞的聪明人,这种人怎么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影响到自己将来呢?”段简拍了拍苏婉儿的纤手,笑着说道。

    ………………………

    城外天道教叛军大营

    经过了一天的攻城战,疲惫不堪的叛军早就已经呼呼大睡起来了,可身为大军第二人物的于飞虎却还在营帐中静静的看着书,只是从那许久都没有被反动的书页来看,他的心思早就已经不知道飘到那里了。

    “哒哒哒哒哒………”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只是走到大帐门口的时候,才停下。

    “启禀于监军,属下有要事禀告。”

    听到求见声,于飞虎才缓缓回过神来,淡淡的说道“进来说。”

    “什么事情,让你大半夜的跑过来,还是如此急匆匆的样子,莫非天塌了不成。”看着求见之人,于飞虎冷声说道。

    “于监军,虽然天没有塌下来,可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却是万分危急的,如果做得好的话,不仅能够顺利拿下扬州城,说不定还能够趁机除掉李明鹤,替主人除去心腹之患。”来人说道。

    原本毫不在意的于飞虎听到来人之言,双眼一睁,冷哼一声道“哼,你可真敢说呀,拿下扬州城,除去李明鹤,你可知道想要做成这两件事情要花费多少工夫和人力物力,现在你居然一开口,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做到,不知道是你太过于愚蠢了,还是看我好欺骗。”

    听到于飞虎的讽刺之语,来人毫无所动,依然静静的说道“于监军息怒,还请听属下将话说完,如果于监军绝对不行的话,到时候在斥责属下,也不迟。”

    “好,你说说,究竟是什么消息,居然让你有如此信心做成这种大事,某还真想听听。”于飞虎说道。

    “于监军,事情是这样的………..”

    “什么,居然有人从扬州城逃出来了,还带来了重要情报,快说,什么人,还有,这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快点将他给我带过来。”听完来人的禀告,刚刚还极为不屑的于飞虎,里面像是吃了炸药一般,马上开口喊道。

    不怪于飞虎如此焦急,实在是来人带来的消息太过于惊人了。

    要知道,自从他们大军来到扬州城之后,虽然一直是围着扬州城大的,可对于城中的情况却一无所知,毕竟他们只是一直反叛不对,虽然兵力众多,可对于战争却并不熟悉。

    他们不知道扬州城中究竟有多少唐军,不知道扬州城中还有多少粮食和兵器物资,不知道扬州城那些当官的究竟是怎么想的,是坚持顽抗到底,还是贪生怕死,等到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进行投降。

    可现在,他们却有一个机会得到扬州城中的详细情况了,如果可以确定的话,那对他他们拿下扬州城,可是有相当大的帮助的。

    “于监军,属下虽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带人赶了过去,可还是去晚了一步,那人已经被押解道大将军大帐中去了,现在如何,还不得而已,因此,属下才急切的赶来求见监军,希望监军出面,能够得到这个人。”来人说道。

    一听人已经道李明鹤手中了,刚才还颇为激动的于飞虎,马上冷静了下来,毕竟他虽然看起来是监军,是整个叛军中的二号人物,可他先前只是丁勉的心腹,在军中并没有什么根据,如果为了这么一个人和李明鹤撕破脸的话,吃亏的肯定是他。

    “碰…….”

    犹豫了半天后,建功立业的想法还是占据了上风,狠狠的一拍案几,转身向大帐外面走去,目标正是李明鹤所在的中军大帐。

    ……………………….

    天道教叛军大营,也就是李明鹤这个主帅的大帐中,此时已经被火把和火盆照耀的仿如白昼,两边沾满了侍卫,中间是一张偌大的刑凳,上面趴着一个看起来狼狈不堪的青年。

    “说说吧,官军派你来我军大营究竟有何目的,还有,将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特别是扬州城中的唐军人数和别的事情,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等到某拿下扬州城后,还可以饶你一命,如果你不识好歹的话,某就让你好好的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军中的刑罚,到时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你在后悔可就已经晚了。”

    李明鹤站在大帐中间,冷冷的向下面那个青年说道。

    “冤枉,冤枉呀大将军,小的实在是冤枉,小的真是是从扬州城中跳出来的,可不是什么唐军的探子,您可千万不要冤枉小的呀。”说话间,那个青年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不是别人,正是倒霉的闫明。

    看着闫明那露出满脸委屈神情,仿佛真的被冤枉的面孔,李明鹤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笑道“好,好,好,某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就让你好好的尝尝我军中的刑罚,来人给他上刑。”

    李明鹤一声令下,几个壮汉就开始了行动,就看到他们将闫明按爬在那张刑凳上,将他的脑袋给空了出来,而在刑凳的面前,正好放着一个大缸,此时,那大缸里面装满了凉水。

    “哗啦啦………”

    两个大汉按着闫明的脑袋,将他死死的按在了水中。

    这种情况下,一开始还好一点,闫明还能够憋住呼吸,可他毕竟不是鱼,在水中又能够憋多久,不到一会,他就开始了挣扎,一开始只是胳膊晃动,后来双腿也忍不住一阵乱蹬,最后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只是,无论是李明鹤还是那些行刑之人都视若无睹,他们只是按着闫明的脑袋和身子,让他的脑地无论怎么样,也离不开水面。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差不多到了这个时候,就听到李明鹤开口说道“好了,放他出来。”

    “哗啦”一声

    在那两个壮汉松开按着闫明脑袋的双手之时,闫明一瞬间就从水中将脑袋给抽了出来。

    “呼哧,呼哧……..”

    一阵急促的喘息加咳嗽声,从闫明的嘴里发出。

    看着极为狼狈的闫明,李明鹤嘴角露出笑容道“怎么样,这种快要憋死的滋味不好受吧,告诉你,这只是一个开胃小菜而已,如果你还是不说实话,就不要怪某对你动大刑了。”

    “冤枉,冤枉呀,大将军,小的实在是冤枉,小的根本就不知道任何事情,那天晚上,唐军突然投降了我们大营,小的在睡梦中就被他们给待会了扬州城,这些天,他们就将小的关押在监牢中,而后今天晚上的时候,小的趁着看押我们的狱卒不留神的时候,偷偷的跑了出来,原本是想要向您通报消息的,没想到您居然将小的当成探子了,小的实在是冤枉呀!”闫明一边大喘息,一边极为狼狈的说道,同时满脸的哀求之意。

    可惜,在李明鹤面前,这些都没有打动他。

    “哗啦啦………..”

    没有从闫明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李明鹤也懒得跟他在说话,只是挥了挥手,那几个壮汉又一次的将闫明给狠狠的按在了水里。

    一次,两次,三次……….

    不一会的时间,闫明就被过了七八次水,每次都是在他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才被松开,如果说,一次濒临死亡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连续七八次,除了超人,恐怕一般人根本扛不住,而闫明却抗住了。

    只是,扛是抗住了,可闫明也已经被这么的奄奄一息了,要知道,这种刑罚,针对的并不是肉体上的打击,而是精神上的打击,毕竟,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连续七八次濒临死亡的折磨。

    “看来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既然如此你还不说,那某就给你来点厉害的尝尝,来人换夹棍”。

    “慢着。”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大帐外传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得到消息后,急匆匆赶来的于飞虎。

    “于监军,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怎么到了某的大帐中来了,莫非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成。”看着急匆匆赶来的于飞虎,李明鹤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只是这道寒光来得快,去的也快,马上就在他的眼中消失了。

    “大将军严重了,某有什么要事,只是因为眼前战事僵持不下,心中过于担心,睡不着而已,所以就出来转转,没想到居然到了大将军这里,还看到大将军居然在趁夜审讯犯人,一时好奇就过来瞧瞧,还请大将军见谅。”于飞虎说道。

    “原来如此,于监军实在是费心了,说起来都怪某无能,要不然,早早的打下扬州城的话,于监军怎会睡不着,只是于监军不用过于担心了,不久之后,扬州城就会被某打下来,到时候,就是我圣朝一统天下之时。”虽然明知道于飞虎所言不实,可李明鹤不仅没有戳穿,反倒顺着他的话说道。

    “哈哈哈,对于大将军的领兵能力,无论是丞相还是某都是深信不疑的,某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了。”于飞虎说道。

    说完这些话后,于飞虎装作好奇的样子,看了看那趴着一动不动的闫明,疑惑的问道“大将军,不知道此人是何人,居然能够劳烦大将军亲自审讯,莫非是什么重要人物不成。”

    听到于飞虎的问话,李明鹤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却轻松的答道“哈哈哈,此人可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此人深夜突然出现在我们大营中,说是什么从扬州城的唐军手中逃出来的,想要有要事禀告于某,可某询问他究竟是何事,他却一言不发,还想从某这里要走千两黄金,你说这可能吗,所以,某怀疑他根本就是扬州城的唐军派来的探子,就像是前些天那些人一样,是来刺探我军情报的,所以,就将他给抓起来审问一番,要好了解一些城中唐军的情况。”

    “哦,原来如此,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之人,居然想从大将军的手中骗钱,简直是不知死活,真是应该将他给千刀万剐才好,只是,..........”于飞虎开口说道。

    看着于飞虎吞吞吐吐的样子,李明鹤好奇的问道“哦,不知道于监军有何话说,不如说出来,让某听听。”

    “其实也没有什么,刚才听大将军说,此人说他又关于唐军的重要消息通吧给大将军,如果那消息是真的话,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一些破城的重要条件,大将军难道就不好奇吗?”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