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计谋2

    “某怎会不想知道,只是这厮的嘴还挺硬的,上了刑罚也一个字不说,这不是正准备在好好的给他动动手段,让他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吗?”听玩于飞虎的话,李明鹤答道。

    李明鹤的话,让于飞虎心中一松,而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快走了几步,来到李明鹤案几面前,低声说道“大将军,到了现在,此人还不肯招认,也无非两种原因。”

    “哪两种原因。”李明鹤问道。

    “其一,这点到好说,就像大将军所言,此人就是唐军派来的人。

    其二,那么此人就像他所说一样,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机缘巧合之下,被唐军带到了城中,又巧合的逃了出来,还得到了唐军的情报。

    这两种原因,无论是那种,都预示着,大将军无论对他如何动刑都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这又是什么原因,莫非在严刑拷打之下,他还真的能宁死不屈不成。”李明鹤问道。

    “大将军明鉴,如果是第一种原因的话,那证明他肯定是唐军中的精锐,这种人往往是唐军的死忠,别说是大刑了,就算是将他千刀万剐他也不会说出一个字的,第二种的话,到好得多,可大将军刚才也说了,他想要从你这里敲诈一笔钱财,由此可见,此人不仅胆大包天,也贪财的很,这么一个人,想要从他嘴里得到消息,也是非常困难的。”于飞虎说道。

    “哼,如此说来,某只能眼睁睁看着打下扬州城的契机就在眼前,却只能干瞪眼,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某留他何用,还不如直接砍了他,扔出去喂狗的强。”李明鹤怒道。

    看着李明鹤那怒气冲天的样子,于飞虎心中暗自高兴,脸上却凝重的说道“大将军息怒,某之所以跟大将军说这么多话,目的就是想要替大将军分忧。”

    “替我分忧,怎么分,莫非你能从他嘴里将消息给问出来不成。”李明鹤疑惑的看着于飞虎道。

    “大将军笑话了,某怎么有这种本事,只是大将军不要忘了,我们圣教可是有一种仙术的,迷魂术,您总不会忘了吧!”于飞虎得意的说道。

    “迷魂术……”

    听到于飞虎的话,先前还有些不以为然的李明鹤,眼中露出一丝惊骇。

    能够让李明鹤这么一个久经沙场之辈,都望而生畏东西,肯定不是平凡之物。

    这迷魂术也确实不凡,天道教的开派之人乃是陈硕真,此人之所以能够起兵反唐,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世人相信她得到了神仙的传承,身上拥有仙法。

    其实,这些东西在后世看来是无稽之谈,就算这得有,也是一些骗人的小把戏,可在相对蒙昧的古代,这种手段却是蛊惑人心的不二法门。

    经过了数十年的传承后,天道教也拥有了所谓的一些秘术,除了迷魂术之外,还有其他几样秘术,被天道教弟子尊称为十大仙术。

    而李明鹤之所以对这个迷魂术如此忌惮,原因之一就在于他见过这种迷魂术的可怕之处。

    当初李明鹤刚来江南任职之时,身上还留着边军的习性,对于各种神奇的东西极为不屑,即使后来加入了天道教之后,也之时想要利用天道教的势力,来实现他自己的目的,可那一次,他这种心思有了彻底的改变。

    当时的丁勉还不是青龙堂堂主,只是青龙堂下面的一个香主,当时老青龙堂堂主已经老迈不堪,正在选择信任堂主,而丁勉就是其中之一。

    青龙堂因为是发展教务,所以,最后比拼的就是结果,老堂主向所有堂主候选人发布了一个任务,让他们所有人全部去发展一个坚决抵抗天道教之人。

    当时李明鹤已经和丁勉相互认识了,只是当时的李明鹤实力强大,别说是丁勉这种香主了,就算是青龙堂堂主,见到李明鹤也要恭敬的行礼,就是那一次,丁勉为了在李明鹤面前彰显自己的能力,就在劝服那个任务对象的时候将李明鹤一起带了过去。

    那是一个晚上,他们在一个酒楼和丁勉的任务对象见面了,对方一看是他们,果然怒气冲天,指着丁勉就一顿破口大骂,而后拍案而起,就那么走了。

    一开始李明鹤不以为意,心中还以为丁勉是彻底丢脸了,可等到那人一走,丁勉却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从桌子上捡了一根那人的头发,而后勇符纸将那跟头发包起来之后,一阵念叨,最后将那个抱着头发的符纸给化为了飞灰,就着酒水喝下了肚子。

    当时的丁勉告诉李明鹤说,这是天道教十大仙术之一的迷魂术,只要拥有对方的毛发,血肉,他们就能够通过符咒,控制对方。

    一开始李明鹤也以为这是一个大笑话,可晚上的时候,丁勉却带着李明鹤到了这人的家中,这次再相见,却让李明鹤彻底惊呆了。

    那人从见到丁勉的一瞬间,就仿佛彻底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变成了木偶一般,随着丁勉的命令做事,丁勉让他走,他就走,让他跪,他就跪,让他将家中所有的财宝地契全部交出来,他就彻底的交出来,甚至让他杀了自己的儿子,他也毫不犹豫的挥刀砍向自己那不足三岁的孩子,要不是在最后关头被丁勉阻止的话,恐怕那天真的要出现一幕人间惨剧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李明鹤这个从沙场上走出来的杀神也感到浑身冰冷,头皮发麻,从前一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的他,这一次真的有些怀疑了。

    从那之后,这迷魂术就成了李明鹤心中最恐怖的东西了,那一晚的情景,他道现在还觉得历历在目,难以忘记。

    “迷魂术,怎么,莫非……..莫非你会使用不成。”李明鹤惊惧的问道。

    “哈哈哈,不错,某跟随在丞相身边,几年前,丞相为了赏赐某的功劳,破格让某学习了迷魂术,怎么样,不知大将军可否将此人交给属下,属下保证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逃出来,献给大将军。”于飞虎看着惊惧的李明鹤,心中颇为得意的说道。

    “这……….”李明鹤心中顿时犹豫了起来,对于于飞虎,或者说对于于飞虎身后的丁勉,李明鹤心中一直抱着一边合作,一边堤防的心态的,对于他来说,丁勉此人私心太重,只可同甘苦,不可共富贵。

    “怎么,莫非大将军还有什么疑虑不成,或者说,大将军是不放心属下……”于飞虎问道。

    “这……哈哈哈,这怎么会呢,我们都是圣教之人,早日打下扬州城也是我们共同的心愿,某怎么会不放心你呢,只是觉得如此小事,就惊动你这个监军,实在是有些汗颜。”李明鹤笑着说道。

    “既然这样,属下就将此人带走了,早日从他嘴里得到城中的情报,也好早日拿下扬州城。”听到李明鹤的话,于飞虎干脆的说道。

    “这…….好,如此就麻烦于监军了。”事已至此,李明鹤也无法阻拦,再说了,他也想不到于飞虎等人会在这个时候,暗地里算计他。

    ……………………

    “说吧,你说什么人,你到底知道什么东西,都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若不然的话,后果如何,你是知道的,你要知道,我不是李明鹤那种莽夫,想要整治你,有的是办法。”

    监军大帐中,于飞虎站在那里,看着狼狈不堪的闫明说道。

    “冤…..冤….冤枉呀,某只是一个普通士卒,你们怎么都不相信呀,莫非真的要杀了某才相信不成。”闫明继续装委屈道。

    “哼,看来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好我于飞虎这么多么没有动手了,今日就在你身上在一次开开张。”

    说完之后,于飞虎就对着身边的侍从使了一个眼神,看情况是想要动真格的了。

    只是,让于飞虎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吩咐完毕,意外就发生了,就听到原本过着地上装作委屈样子的闫明猛的问道“于飞虎,您就是于飞虎于军师不成。”

    “嗯……..”

    闫明这猛的一嗓子喊出来,不仅于飞虎,周边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愣住了。

    半晌后,于飞虎才缓过劲来,指着自己说道“你问的是我吗?”

    “不错,您是否是丞相身边的于飞虎于军师。”闫明肯定的问道。

    “不错,某就是于飞虎,倒是有人称呼某位军师,只是那只是笑谈,你怎么知道的,还有,你询问这些究竟有何目的。”于飞虎心中疑惑顿生,警惕的问道。

    听到于飞虎的回答之后,就看到刚才还有些萎靡不振的闫明,立马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猛的一扑,抱住于飞虎的双腿哭喊道“找到了,找到了,终于被我找到了,于军师,某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呜…..”

    这突然的变故,再一次惊呆了所有人,因为突然的变故,在加上闫明的突然爆发,他抱住于飞虎双腿的时候,居然没人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起来,起来,有什么事情你先起来再说。”被闫明抱住双腿的时候,于飞虎还有些惊恐,可看到于飞虎如此凄惨的样子,心中却又有了几丝不忍之情,挥手让那些想要将闫明脱开的侍卫摆摆手,让他们下去后,才柔声说道。

    可惜的是,于飞虎越是劝说,闫明哭泣的越是伤心,如此一来,满大帐的人看着眼前这滑稽的一幕,不知道该是哭还是笑,而于飞虎也变了脸色,幸好,半天后,闫明也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还请军师恕罪,属下因为过于高兴,有些放肆了,还请军师恕罪。”闫明向于飞虎请罪道。

    “算了,算了,都是一些小事,就不多说了,你倒是跟我说说,为什么会认识某的,莫非我们见过不成。”于飞虎问道。

    “军师明鉴,我们没有见过面,可小的却对军师倾慕已久了。”闫明说的。

    听到闫明这番话,于飞虎更是好奇的问道“哦,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没有见过面,你怎么会倾慕于我。”

    “军师不必焦急,听小的慢慢道来,不知道军师还记得‘精英堂’吗?”闫明问道。

    “啊………”

    听到闫明‘精英堂’三字一出口,原本还满脸疑惑的于飞虎,脸色马上变得铁青。同时猛的站了起来,厉声斥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精英堂’的。”

    随着于飞虎的厉喝,大帐中的侍卫也纷纷拿刀举剑的将闫明给围了起来,看情形只要于飞虎一声令下,或者闫明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他们就会立马将闫明化为灰烬。

    看着周围这番场景,闫明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依然淡然的说道“十年磨一剑,霜寒未曾试。”

    “啊……你…….你,你真的是,是…….”

    听到闫明这两句诗,原本极为惊怒的于飞虎,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声的狂喊了起来。

    “怎么样,现在军师应该相信了吧,如果连这个都不相信的话,某也实在无话可说了。”闫明说道。

    “不错,不错,就是这句诗,就是这句诗,可是,可是,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呀,这怎么可能呢?”于飞虎先是点头,而后却一直摇头道。

    “怎么,莫非军师还是不相信于某不成。”闫明问道。

    “不......不........不是,不是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当年,当年你们不是都已经死了吗,你怎么还活着,还有,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某,怎么到现在才过来,你究竟是何意。”于飞虎问道。

    “死了,不错,军师所言不错,当年那件事发生了之后,我们确实是死了,可小的却天生命硬,在事发之前,党队长就已经预感到有意外发生了,所以,他提前将一些弟子给藏了起来,然后给我们说,等到事情平息后,就让我们回来找您,而后,党队长就死了,我们这些人也一直躲躲藏藏,原本是想要前来找您的,可没想到,那些人却丝毫没有放松,我们在死了许多人后,就各自散开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