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夜袭苏州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谁敢偷懒,格杀勿论。”

    深夜时分,苏州城头,传来一阵阵的怒喝声,和一般守城的天道教兵丁不同的是,这些人无论身上的铠甲还是手中的兵器都极为精良,神情也极为亢奋,不断的在城头走来走去,大声吆喝着。

    这些人之所以会如此与众不同,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是普通的兵丁,而是丁勉的真正心腹,论起对于天道教的忠心,这些人都是首屈一指的,可惜的是,他们真正效忠的并不是天道教,而是丁勉而已。

    自从天道教大军遭受重创,苏州城沦为孤岛后,城中就开始变得人心惶惶起来,当然了,这些晃晃不堪之人不是百姓,能够看到朝廷大军前来,普通百姓庆幸还来不及呢,怎会惶恐,真正惶恐的是那些普通兵丁,对于大多数兵丁来说,他们之所以跟随天道教造反,除了想要对现实和朝廷不满之外,更多的还是被天道教一开始的伪善所蒙蔽,继而被他们所蛊惑。

    可现在,当声势浩大的造反运动眼看就要失败之时,他们终于认识感受到了恐惧,这也是为什么会接连不断的有人偷偷从城中逃出城外,向唐军投降的原因所在。

    正是因此,为了不至于军心溃散,丁勉派出自己身边最后一支队伍,用来看守这些普通兵丁,如此一来,才勉强保持城中的兵丁不再偷偷逃出城去。

    可是,这种办法可谓是治标不治本,虽然暂时阻止了兵丁出逃,却也激起了普通兵丁对他们的仇恨。

    “大哥,有这些狗腿子的存在,看来我们想要逃走的话是不可能了,这可怎么办呀!”等到吆喝的监军们走了之后,一个汉子低声向身边的另一个汉子询问道。

    听到弟弟的询问,那个汉子抬眼粗粗的打量了一眼周围,看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才低声说道“不要着急,小皓,这才刚开始,这些狗腿子还能够坚持,等过上几天后,他们也就疲倦了,到时候,我们在找机会逃出去,只要我们两人能够逃出去一人,那就行了,我们老林家也能够不至于断了香火。”

    听到哥哥的回答,弟弟默默的点点头,不再说话,抬眼向城下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眼睛突然一亮,脸上也极为惊讶。

    “大......大哥,你......你看,你看那是什么,是不是有人过来了。”

    听到弟弟的呼喊,哥哥也极为惊讶的看了城下一眼,这一眼看去,他也大吃一惊,虽然此时月黑风高,可他们兄弟俩却有一样与众不同的本事,能够在夜色中看清楚许多人看不到的东西,正是因此,两人先前在老家的时候,可是有名的猎手,毕竟许多野兽在晚上的战斗力大打折扣。

    因此,整个城头也就他们兄弟俩能够看清楚,城下一群人正缓慢却坚定的向城墙靠拢而来,只是这些人身上都穿着黑衣,匍匐在地上,猛的一看,绝对不像是有人存在的样子,他们也正是通过这个样子,避过了城头众多士兵的探查。

    “大.....大哥,这.....这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要不要告诉.......”

    “不行,小皓,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准备出城偷袭的人,现在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那些狗腿子,先不说他们会不会记得我们的好,就凭借圣教现在的样子,恐怕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就算今天我们将这件事上报了,他们阻止了唐军攻城,可这城早晚会被唐军打下来,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就算想投降,恐怕唐军也不会饶过我们,还是算了吧!”哥哥说道。

    “可.....可....我们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来不成。”弟弟小皓问道。

    “这...........”

    听到弟弟此言,哥哥转头想了想,猛的一拍脑袋,说道“有了,小皓,等一会你听我命令,只要我一发出信号,你就没事找事,将城头给彻底搅乱,你明白了吗?”

    “啊,大哥,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记着,这件事做好了的话,我们不仅能够活下来,说不定还能够得到个一官半职,好告慰天上的列祖列宗。”大哥并没有详细解释,而是催促道。

    听到大哥的话,小皓没有在多问,而是老实答应下来。

    ...............................

    “大家都记住,一会开始登城后,所有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爬上去,都明白了吗?”

    城下黑暗处,麻草小声的向身边的将士说道。

    经过了麻草主动请缨之后,段简也考虑了麻草等人的建议后,最后还是将偷袭苏州城这件事交给了麻草等人来办,在得到段简的许可后,麻草从跟随自己的灾民中,挑选出了两百多个善于攀爬的汉子,在今夜终于向苏州城发动了进攻。

    “谨遵军令。”

    “碰.......”

    “啊,呜呜呜.......”

    就在众人刚刚回答之后,猛的听到一声撞击声,而后就是一声低沉却悠扬的惨叫声,之所以低沉是因为,那个惨叫之人刚开始惨叫,就被他身边的麻草给用手堵住了嘴巴,而悠长就不用说了,那呜呜呜的惨叫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麻草和准备夜袭的壮士们彻底懵了,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次进攻是城头的天道教士兵发现他们了还是一次意外之举。

    就在众人发愣的时候,有一个眼尖之人,看到了地上那个让他们差点暴漏的凶器,一块白色的石头。

    之所以是白色的石头,不是这个石头是石灰石,而是这个石头外面包裹了一层白布。

    看着包裹着石头的白布,如此诡异的一幕,麻草也有些呆愣,幸而,长久以来的沉静,让他并没有过于失态,拿过那石头外面的白布,借助城头散发下来那微弱的火光,麻草看到,那白布上面写了几个大字,“一会城头骚乱,你们快速从西城角上城。”

    字迹看起来有些幼稚,恐怕读过几年书的幼童写的都比这要好,还有两个错字,更重要的是,写这封信的人使用的不是一般的笔墨,而是鲜血,多年沙场征战,让麻草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白布上面的东西不是朱砂,而是鲜血,还是刚刚流出来的鲜血。

    “这话什么意思,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人写的,还有,他写这封信的意思究竟是什么,是圈套还是真的想要帮助我们。”一个个疑问瞬间充斥在麻草心头,可他却一个答案都没有,让他感到极为不适。

    同一时间,就在麻草为了这封信上面的内容是真是假的时候,城头上面也开始热闹起来了。

    那些监军因为都是天道教的狂热分子,因此,对于丁勉交代下来的事情,他们都是极为负责人的。

    对于城头的巡逻和监视,一次都没有少过。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谁敢偷懒,格杀勿论。”一边喊着这句话,他们一边向前走去,当然了,碰到极为看不顺眼的士卒,他们也会教训一番,有些是骂上两句,有些却是直接动手殴打一番。

    当他们快要经过小皓兄弟俩面前的时候,小皓总要得到了大哥让他动手的命令。

    “诸位监军,小的有事想要向你们询问。”小皓及时的拦住他们,开口问道。

    “哦,有事询问,什么事情,快快说来,如果是大事的话,也就算了,如果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休怪某对你不客气了。”一个领头的监军说道。

    “诸位监军,小的只是想问问,当初上来城墙守城的时候,我们队长曾经对我们许诺过,每天依然一贯钱,酒肉管饱,可现在十多天都已经过去了,先不说这一贯钱见不到,就连这吃的也是菜叶,糟糠,就这还不管饱,小的就是想问问,当初的许诺现在还算数吗?”小皓问道。

    小皓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瞬间就引起了众多将士的注意,要知道,这里面虽然有少部分人是逼不得已才上来守城的,其余大多数人都是被这么优厚的条件给诱惑而来的,可来了之后,就像是小皓所言一样,各种许诺的待遇不仅丝毫没有对象,他们反倒还整日受人打骂,侮辱,那个人的心中不是一肚子怒气。只是,先前的时候迫于诸多监军的压力,他们不敢开口询问,现在终于有人开口了,他们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就是呀,您们当初可是许诺过了,每日一贯钱,酒肉管够,可现在十多天了,不仅一个铜板都没有见到,甚至连一点肉腥都没有,你们究竟能不能做到,做不到的话,爷爷这就下城。”一个壮汉吼道。

    “不错,我们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当奴隶的,你们再不兑现诺言,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另一个看起来也是胆大包天的汉子吼道。

    “就是,就是...........”

    一时间,城头上面到处充满了质疑的声音,甚至于这声音越来越大,渐渐有了一丝不可抗拒的影响。

    在小皓开口问出那个问题之后,为首的监军心中就闪过一阵***,懊悔的差点从城头上面跳下去,如果让他早知道小皓是询问这种问题的话,他早就打断他的问题了,甚至于说不定会冒着被众多兵丁嫉恨的原有,也要将小皓给拿下,可现在这个时候,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小皓的问题已经彻底引爆了城头上面那些将士的不满。

    “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唐军的奸细,什么是时候圣教的大事轮得到你这种小人物来质疑了,我看你就是唐军派来的奸细,来人,将他给我押走,等候处理。”

    看着越来越激动的将士,监军知道,再拖延下去的话,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因此,随口将小皓定性为奸细后,就想要将他给押下去,等待事态平静了再来处理后续之事。

    可惜的是,他太过意小看团体的力量了,虽然平时那些将士在他们面前不敢反抗,可有了众人的一直认同后,别说是他们这些人了,就算是丁勉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也敢跟他争辩几分。

    “凭什么抓人,小皓只是替我们说了实话而已,你居然敢诬陷他,某看你们才是真的不是好东西,快说,在没有解释清楚之前,谁也不能走,要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刚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壮汉站出来拦住他们道。

    “不错,不能抓人,给我们解释清楚,要不然谁也别想走。”众多将士一致开口阻拦道。

    就在城头产生混乱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小皓的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留到了偏远的墙角处,而后,将自己手中的一根粗布卷成的麻绳被放了下去。

    苏州城虽然是江南重镇,可毕竟地处水乡,在加上大唐一直对南方之地有偏见,所以,苏州城的城墙并不高,仅仅三丈而已,也就是十米高,还没有杭州城十三米的城墙高。

    刚刚垂下去麻绳,大哥就觉得麻绳猛的一紧,显然,城下有人抓住了它。

    看到这一幕,大哥心中觉得即激动又有些紧张,很快,几个呼吸间,一道黑影就从城头处冒了出来,看到站在城墙上面的大哥后,明显一顿,只是,当他看到周围除了大哥一人外,并没有其他人之后,才明显松了一口气,快速的跳上了城头,然后将身上带着的麻绳也抛到了城下。

    “这位郎君,不知道刚才那封信可是您所写的。”黑衣人向大哥问道。

    听到黑衣人的话,大哥才反应过来,咽了一口唾沫,让发干的喉咙舒服一点后,大哥才点头答道“不.....不错,这位将军,小的原本就是良民,只是因为被天道教的叛贼胁迫才加入叛贼中的,还请将军明鉴。”

    看着向自己解释的大哥,黑衣人,或者说麻草心中一阵好笑,将他搀扶起来道“你尽管放心,有了今晚这一幕,不要说既往不咎,恐怕得到个一官半职的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就不要这么紧张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