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封赏

    “皇帝诏曰,先天道教逆贼,不尊天命,罔顾皇恩,不思报效朝廷,反倒忤逆犯上,实乃万死之罪也,幸有侍御史,朝散大夫狄仁杰,钱塘县县令,岭南道都督段不凡,勤于王事,于国家危难之时,挽大厦于将倾,功劳甚大,特加封狄仁杰为御史中丞,银青光禄大夫,加封段不凡为苏州长史,朝议郎,钦此,谢恩。”

    当江南天道教叛军被剿灭的消息传到长安城,经过朝廷一番商讨,在次传到江南之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此时,已经时近十月份,天气早就已经从炎炎夏日,变得寒冷起来。

    说起来,这一次狄仁杰和段简师徒俩,确实让朝廷百官大吃了已经,上到刚刚登基的新皇,李显和皇太后武媚娘,下到一般的官吏,在听到在江南闹腾的异常欢实的天道教,居然被他们给剿灭,就连匪首丁勉也被乱箭射死之后,一个个的嘴边都能够吞得下一颗鸭蛋了。

    不是他们过于大惊小怪,而是这件事确实让他们难以理解了,不是说大唐的实力不行,不要说现在正是大唐最为强盛之时,就算是在历史上极为积弱的南宋和晚明时期,对待一些造反之人,也是完全碾压的姿态。

    可那都是在朝廷大军强过叛军,或者说叛军处于劣势是情况下,可这次,因为吐蕃的突然进攻,导致朝廷将所有的兵力全部派到了西南之地,随时防备着吐蕃的进攻,而对于江南的天道教叛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原本朝廷众人都以为,想要平息天道教叛军,唯有调集朝廷大军,以泰山压顶之势,才能够彻底将他们剿灭,在这之前,各个地方前去平叛的军队,能够控制住行事,不让天道教叛军走出江南就已经不错了。

    可这次,狄仁杰和段简却给他们生动的上了一堂以弱胜强的课,先是狄仁杰在扬州城,凭借区区数千府兵,硬生生的顶住了天道教叛军数万大军的进攻,而后,段简又率领了数千人,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一举剿灭扬州城外的数万天道教大军,彻底在根本上,段简了天道教的根基。

    而后又奇袭苏州城,一举斩杀天道教匪首,丁勉,将天道教所有重要人物一举全部拿下,这种大功,就算大唐开国数十年间也是很少见的。

    也正是因此,虽然朝廷中许多人都不愿意看着朝廷重赏他们两人,可在如此大功之下,也只能无奈的眼红了。

    当然了,这个丰厚的封赏,和李显跟武媚娘两人的强烈要求是免不了的,在对待狄仁杰和段简两人的态度上,武媚娘和李显罕见的达成了一致,借助这次功勋,给他们两人来了一个巨大的回报。

    要知道,先前的时候,狄仁杰虽然在朝廷中名气不小,这身份地位却并不高,原因就在于他没有担任过主要职务,无论是先前在大理寺担任寺丞,还是后来担任度支郎中,侍御史等职务,都只是一些不起眼的小职位而已。

    而如果想要真正的名副其实,还有有担任过地方州府的刺史或者朝堂六部主官这种资历,而这次,狄仁杰多年的夙愿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御史中丞,可谓是位高权重了,虽然唐时的御史中丞不像汉代之时,是朝廷的副丞相,可谓是数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职位,可他的权利却是极大的,只要是朝廷官员的一切行为,他都可以进行弹劾,就算说错了,也之时拍拍屁股走入,不用受到什么责罚,所以,在唐时,御史是所有官员中最难缠,也是最遭人嫉恨的。

    至于那个银青光禄大夫,就更加了不得了,这个职务虽然只是虚职,看起来没有一点实权,可就像现在官场上的什么名誉主席,名誉董事一样,代表的是你的身份,御史中丞虽然只是一个正四品上的官职,可有了这个虚职,狄仁杰见到从三品的官职就不需要行大礼,只需要相互拱手问好就行。

    狄仁杰收获巨大,段简收获却更加巨大,先是从一个县令跨越了几个级别,直接坐到了苏州这么一个上州长史的位置,品级也从从六品升到了从五品上,可谓是一步登天了。

    仅仅如此的话,也只是可喜而已,真正让人高兴的是,苏州城因为经历了天道教叛乱之后,先前的官员,从刺史道普通的捕头,全军覆没,不是被叛军杀死,就是投降了叛军,这种情形下,朝廷不杀了他们都算是好的了,怎么会让他们继续当官。

    所以,在苏州城的刺史没有过来之前,整个苏州之地,以段简这个长史为尊,何这个比起来,朝议郎这个虚职,就不那么被人看重了。

    接了圣旨后,狄仁杰和段简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狄仁杰是因为兴奋,而段简确实因为身体的伤势还没有好利索,两人起来后,相互看了看对方,而后,忍不住一阵狂喜,就连那传旨的小黄门也顾不得了。

    勿怪两人会如此失态,实在是这次的惊喜太过于巨大了,虽然在先前的时候,两人都想过,这次平息了天道教叛军之后,肯定会收获巨大,却没有想到,收获会如此巨大,不仅他们两人又收获,所有这次参加战斗的将士和百姓都得到了一定的奖赏,特别一些地方,还被朝廷下旨减免了三年的钱粮。

    “哈哈哈哈,恭喜恩师了,这次恩师荣盛御史中丞,也算是踏入中枢了,假以时日,封侯拜相,也不远了。”段简向狄仁杰恭喜道。

    听到段简的打趣,狄仁杰笑容满面的说道“你个小子,怎么,难道只是为师该恭喜吗,你这次可比为师的收获要大得多了,不仅一步登天的登上了正五品的官位,还有了一个可以让你施展的更多的平台,在这一清二白之地做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做出相应的成绩,不出三五年,这朝堂之上,也少不了你一个位置,想想实在是让为师感慨,也不知道是你天生运到好,还是老天造化,短短数年之内,你居然从一介白丁,做到了别人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做到的位置,现在想想,实在是让人感叹呀!”

    听到狄仁杰的感叹声,段简脸上一副谦虚的神情,心中却暗暗想到“什么天使运气,要不是没有那前世的经历,这一世某也只是一个尖酸,猥琐,被人戴了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却不敢有丝毫反抗的无胆小人罢了。”

    “是呀,现在想想,就连学生也以为是在做梦一样,只是不知道这梦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就怕醒过来的时候,某又会觉得后悔了。”

    段简忍不住也感叹了起来,当然了,他话中的意思,除了他自己之外,无人能够听得懂。

    夕阳下,两人站在屋中,看着远处,一身无语。

    ............................

    “啪............哼,岂有此理,实在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大明宫中,李显下朝之后,就急匆匆的走入了后宫,到了皇后韦后的宫中后,一把将案几上面的东西全部打翻在地,嘴里一阵怒骂不止。

    看着李显如此气愤的样子,周围的小黄门和宫女纷纷低头跪在地上,恨不得将整个身子给缩道地缝中去。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记住,将大门给关上,任何人不得在店外十步处逗留,违抗着,乱棍打死。”

    此时此刻,能够在这里如此说话的,除了韦后之外,别无他人了。

    韦后,真名叫做韦真儿,是李显第二任皇后,京兆府万年县(今陕西省西安市)人。父韦玄贞,母崔氏,邵王李重润、永泰公主、永寿公主、长宁公主、安乐公主生母。

    神龙元年(705年)中宗复位。韦氏勾结武三思等专擅朝政,以其从兄韦温掌握实权,形成一个以韦氏为首的武、韦专政集团。纵容女儿安乐公主卖官鬻爵,又大肆修建封寺庙道观,奢侈无度。景龙四年(710年)李显暴卒,韦氏立温王李重茂为帝,临朝称制。不久李隆基发动政变,拥其父相王李旦登基。韦氏被杀于宫中,并被追贬为庶人,称韦庶人。

    当然了,现在的韦后还没有后来那么的强势和阴毒,现在的韦后虽然有些爱慕虚荣,却还算良善之人,对待下人也较为和善。

    韦后之所以让所有都出去,乃是为了那些人好,因为,她知道接下来,他的皇帝丈夫肯定会说出一些极为难听的话,身为皇帝,别说是说一些难听的话,就算是当面骂人,或者直接将人给杀了,也无人敢说他什么,可这个人却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他丈夫根本就得罪不起,相反,还要百般讨好的人,那就是他的母后,武媚娘了。

    端起茶壶,将一碗煮好的茶汤倒在碗中,端到李显面前那已经空无一物的案几上,然后,走到李显身后,轻轻的替他按摩起了肩背,一边按着,一边说道“陛下,这又是怎么了,不是说过了吗,她是您的长辈,您容忍她一些又算的了什么,先前的时候,我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您又何必如此生气,万一气坏了身子,岂不是更是难受。”

    享受着妻子的按摩,李显轻轻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汤,半天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后,才叹息道“哎,阿真,朕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她是真的母后,也是先帝指定的垂帘听政之人,朕对他尊敬还来不及,怎么敢轻易的得罪她呢,可........”

    说道这里,李显脸上又是一阵狰狞的表情,半天后才恢复过来,接着说道“可朕毕竟是一国之君,不至于连一个小小的五品官都决定不了吧,你是知道的,孔端是朕乳娘的儿子,从小就跟朕一起长大,兢兢业业的伺候着朕,有时候朕被父皇责罚的时候,也是他想尽办法的帮助朕,可以说,他虽然和朕没有血缘关系,却已经和朕的兄弟差不多了,朕今天只不过想要给他一个果毅校尉的职务,居然被母后反驳回来了,不仅反驳回来了,母后还将朕给痛骂了一番,说朕不懂为君之道,说这官职乃是天下最为珍贵之物,不可轻受,要不然的话,恐怕会引起朝纲动乱,社稷动荡。

    朕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小小的五品官职,还是一个没有实权的校尉,怎么就和朝廷动荡牵扯上了,如果真的如此的话,他们武家之人又有什么能力,居然一个个就那么屹立于朝廷之上,这难道就不怕引起朝廷动荡不成,简直是岂有此理,现在想想,朕当了这个皇帝实在是无趣,还不如早日禅位的好。”

    “啊,陛下万万不可如此缪言,皇位乃一国之根本,岂能轻易说禅让。”听到李显此番言论,韦真儿急忙跪在地上,惊呼道。

    “哎,爱妃你这是何必呢,朕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当真的,来,快快起来吧!”看着韦真儿的样子,李显也有些惊诧。

    听到李显这番话,韦真儿才缓缓站起来,说实在的,他确实被李显这番话给吓坏了,原来的时候,李显虽然也对武媚娘有所怨言,却只是发发牢骚而已,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到来这个地步。

    虽然劝说了李显一番,韦真儿却知道,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武媚娘如此做,是真的为自己的丈夫好,毕竟丈夫年纪不小了,却在朝政上并不精明,又这么一个熟悉朝政的母亲在,也不至于被那些朝臣所欺负,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发现自己错了,那个母后并不是真心想要为了自己丈夫好,而是想尽办法的在打击自己的丈夫,从一开始的大事,道现在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横插一手,假以时日的话,恐怕自己丈夫真的要成为一个毫无权利的傀儡皇帝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