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徐敬业造反

    “哈哈哈........”

    上官婉儿这番话一说,顿时惹来武媚娘的一阵大笑,倒不是嘲笑上官婉儿,虽然上官婉儿所言确实有些太过于理想化了,可这并不代表没有实现的可能。

    当然了,随着上官婉儿的这番话,让武媚娘想到了一个差不多被自己给忘记了的人,段简,对于段简,武媚娘可谓是记忆犹新,先不说他先前在长安城的时候,造出了活字印刷术,让自己获得了一个拉拢天下士子之心的利器,后来,又在长安城陷入粮食危机的时候,帮助自己巧妙的破解了那些世家大族的可恶手段,替自己解决了一次巨大的危机。

    仅仅是去年剿灭天道教叛乱一事上,又让自己看到了他那过人的手段,只是..........

    在兴奋之后,武媚娘也有些犹豫,即使段简手段在超人,这一次面对的却也不是一般人,而是英国公徐敬业,虽然徐敬业不如他的爷爷,上一代英国公李绩那般智计无双,领兵经验丰富,可他毕竟是将门虎子,家学渊源,从小就受到包括他爷爷在内的诸多名将进行调教,兵法战术,整个大唐新一代将领中,无人能够出其右,这两个人碰上了,如果是势均力敌或者段简占据上风都好说,万一段简不敌徐敬业的话,甚至于因此而遭到迫害的话,也不是武媚娘希望看到的。

    就在武媚娘低头沉思的时候,一边的上官婉儿却是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武则天,心中狂跳不已。

    她也不知道刚才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就这么将段简给说了出来,而现在武媚娘却是这种神情,不知道会怎么想的,会不会因此而猜忌自己是保有私心,或者因此怀疑到段简身上,甚至于她此时也有些后悔,为什么刚才一时冲动,居然将段简给说了出来,造成了这种结果。

    就在上官婉儿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武媚娘终于开口了,说道“不错,是骡子是马,都要拉出来溜溜不是,能不能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才,不是靠说的,而是靠做的,这次本宫就给这个小子一个机会,看他怎么处理这件事,处理好了,本宫徐给他一个天大的前程,处理不好,他就一辈子呆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了。”

    听着武媚娘这极为模糊的话语,上官婉儿心中却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这第一关已经过了,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就看段简自己的能耐和手段了。

    ..............................

    就在段简和武媚娘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位于扬州城的徐敬业准备造反一事后,真正的当事人,英国公徐敬业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造反的事宜。

    今年刚刚二十七岁的徐敬业,不仅继承了爷爷李绩的英国公爵位,他本身也算是究竟朝堂了,历认太仆少卿、眉州刺史,原本在梅州刺史任上两年后,武媚娘是想要将他掉到长安城安排到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上的,可没有想到的是,在梅州刺史上,徐敬业却因为私人原因,导致犯下了严重的错误,无奈之下,武媚娘只能将他贬官道扬州,担任司马之职位。

    如果是别人的话,犯下那种严重的错误,就算不被杀头,最起码一段责罚,被贬官也是免不了的,可到了徐敬业身上,却仅仅只是将至一级,甚至还从梅州到了扬州这种算是富庶的地方担任职务,可见武媚娘对徐敬业的器重,可惜的是,对于武媚娘的好意,徐敬业却没有一丝的感激,反倒满心怨恨之情,认为武媚娘此人忘恩负义。

    在这种心思下,以及其他一些同病相怜的好友的鼓动之下,造反这个想法突如其来的涌入了他的脑中,而后,这个想法在他脑中越来越强烈,导致他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想着的都是这个,最后,将心一横,终于下定了决心,造反。

    有了正想法后,徐敬业和他弟弟令李敬猷、给事中唐之奇、长安主薄骆宾王、詹事司直杜求仁这些人联合了起来,开始商讨造反的可能性,其中李敬业被降职为扬州司马,李敬猷因为犯下过错被免官,唐之奇被降职为栝苍令,骆宾王被降职为临海丞,杜求仁被降职为黟县令。

    在这么一群失意政客的鼓动下,徐敬业的造反大业居然进行的非常顺利,特别是他的谋主魏思温,先是指使他的党羽监察御史薛仲璋要求奉命出使江都,然后让雍州人韦超到薛仲璋处报告,说“扬州长史陈敬之阴谋造反”。薛仲璋逮捕陈敬之入狱。数日后,李敬业乘驿车到达,伪称自己是扬州司马前来赴任,说“奉太后密旨,因高州酋长冯子猷谋反,要发兵讨伐。”于是开府库,命扬州士曹参军李宗臣到铸钱工场,驱赶囚徒、工匠发给他们盔甲。将陈敬之在监狱斩首;录事参军孙处行抗拒,也被斩首示众,扬州官吏再没有敢反抗的。

    自此,整个扬州全部落入到了徐敬业这群人的手中,而首战告捷的胜利,也让徐敬业等人心中对于造反成功的可能性,更是大大加强。

    当然了,徐敬业也不是傻子,想要造反并不是说你大旗一竖,就会有人前来投奔,历史上除了几个王朝的末期之外,这种造反的方式基本上都是傻子才会去做的,想要造反,在一个王朝对天下还有一定掌控力度的时候造反,往往需要一个好办法。

    最常用的一个办法就是“清君侧”,而徐敬业这次也使用了和这个差不多的办法,那就是打着讨伐武媚娘,替李显抱不平的想法启禀,同时为了彰显自己一方的正义,他还让人寻找了一个酷似已死的章怀太子,李贤的人,声称自己出兵乃是受到章怀太子的命令。

    因为天下对于武媚娘擅自废除李显这个先皇李治立下的太子而心生不满,再加上在徐敬业等人精心安排的留言的蛊惑下,短短时间里面,徐敬业居然收拢了数万人于麾下,一时间,就看到郑轨扬州城兵锋锐利,人强马壮,可谓是极其强盛以。

    “恭喜都督,贺喜都督,自都督起兵讨伐武曌后,天下壮士纷纷响应而来,现在我扬州已经举兵不下十万众以,只要大将军选定吉日,恐怕不久我们就要打到长安城了。”扬州城中,谋主魏思温得意洋洋的向徐敬业恭喜道。

    和一般的流寇造反不一样,将门出身的徐敬业在领兵之道上,还是颇有几分能力的,他设置三个府署:第一个称为匡复府,第二个叫英公府,第三个叫扬州大都督府。李敬业自称匡复府上将,领扬州大都督。任命唐之奇、杜求仁为左、右长史,李宗臣、薛仲璋为左、右司马,魏思温为军师,骆宾王为记室。

    如此一来,一个作战的首脑就这么成立了。

    “哈哈哈,军师所言有些过分了,我大军虽然强悍,可对方也不可小事,先不说朝廷还有百万精锐的边军,仅仅是驻守在长安城的几大卫,就不是那么轻易对付的,再说了,现在还不是起兵的好时候,我们还缺一样重要的东西。”听到魏思温如此说,徐敬业也笑着答道。

    “哈哈哈,大都督说的莫非是讨贼诏书不成。”魏思温问道。

    听到魏思温此言,徐敬业明显一愣,随即才点点头道“军师不愧是军师,简直跟本都督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本都督想什么你都一清二楚,不错,正是那讨贼诏书,历来两军交战,这讨贼诏书总是需要的,而此次本都督顺天应明,更是应该晓瑜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本都督是为何起兵的。”

    “如果是如此的话,都督不用担心了,这点某早就已经想到了,也已经让人写出来了,都督如果看过后,肯定会满意的,观光老弟,将你的佳作拿出来给大都督看看吧!”魏思温向一边的骆宾王说道。

    听到魏思温的话,骆宾王从怀中逃出一张绸缎,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漂亮的隶书。

    一开始的时候,徐敬业还有些不以为然,可当他看了几眼那绸缎上面的东西后,脸上的表情却忍不住大变样。

    代李敬业讨武曌檄

    伪临朝武氏者1,性非和顺,地实寒微2。昔充太宗下陈3,曾以更衣入侍4。洎乎晚节5,秽乱春宫6。潜隐先帝之私7,阴图后房之嬖.........

    如此一条条的看下来,让徐敬业看的是极为满意,甚至看完一遍后,忍不住又看了两遍,才重重的将绸缎给合起来,放在桌子上,闭着眼睛想了半天后,猛的大步走到骆宾王面前,双手一合,向骆宾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后,才说道。

    “有先生如此大才,做出如此文章,某之胜算又增加了几分,如此神作,如果能够传遍天下,不用我大军亲临,孔天下人皆为反对武曌,豪杰奋起,武曌之恶贼,岂有不死之礼。”

    “大都督谬赞了,某乃是文弱书生,即不能上阵杀敌,也不能行军布阵,唯独在这文事上还能够略尽绵薄之力,如果能够给我军带来一定的好处,也算是某的贡献了。”看着如此恭敬的徐敬业,骆宾王极为兴奋的说道。

    “好,某麾下有军师这种算无遗策之智者,有骆先生这种大才,此次起兵又有何不胜之理,来人,传令下去,三日后,北门外集合,全军向北进发,直捣长安城。”

    徐敬业极为兴奋的说道。

    ................................

    徐敬业的造反,在短短时间里面就传遍了天下,一时间,整个大唐烽烟再起,所有人看着朝廷,想要知道,朝廷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是按照徐敬业所说的一样,武媚娘归还朝政给皇帝,还是依然强悍的派兵镇压。

    当然了,许多人都猜测武媚娘会选择前者,因为如果武媚娘选择后者的话,将会非常困难,首先一点就是朝廷在兵力方面不占优势,朝廷的精锐就是边军,可边军这个时候是肯定无暇他顾的,那么斤斤凭借剩余的各地府兵,想要和徐敬业麾下的十万精锐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徐敬业和朝廷的身上的时候,却没有人发现,苏州城里面悄悄来了一群外人,按理来说,经过段简一年时间的治理,苏州城早就已经恢复了先前的荣光,来往人流巨大,这来了几个人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这些来人并不没有向其他人一般,在客栈里面歇息,而是直接到了苏州府衙,这就不能不说是奇怪了。

    “什么,什么,太后娘娘安排下官解决徐敬业造反一事,这.......这不是开玩笑吧,先不说下官手中没有军队,就算有军队又如何,那徐敬业可是手握十万精锐,下官就算是铁打的,也不是他的对手呀!”

    接过传旨之人手中的圣旨,段简彻底蒙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聪明无比的武媚娘,居然会想到这种奇葩的事情,居然想要让他领兵阻拦徐敬业,甚至剿灭徐敬业。

    听完这个圣旨后,段简第一时间就是有人在和自己开玩笑,要知道,在段简的印象中,徐敬业造反在唐初还是比较有名的,除了徐敬业本人身份的显赫,造反声势的浩大,最后就是失败的速度之快速了,从造反开始道结束,几个月时间就彻底完蛋了,徐敬业也被自己的部将斩杀。

    如果仅仅看到这里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徐敬业也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可如果真的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徐敬业可不是一般人,他的爷爷是大唐开国大将李绩,一生少有败绩,从小在这种人教导下的徐敬业,怎么会是一个无能之辈,恰恰相反,徐敬业不仅不无能,还是一个极为强悍的青年。

    这点,段简在长安城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从李卫等人的嘴里就知道,这个徐敬业在长安城年轻一辈中,还是颇有能力的,至于后来的兵败,那就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不可仅仅以此来判断徐敬业本身的无能。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