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润州

    大唐文明元年八月十九,利出行。

    徐敬业在扬州城外集合大军,亲自率领十多万大军,度过长江,攻打润州,以唐之奇为江都留守,留守扬州老家。

    “哎,可惜,可惜呀!”

    看着大军浩浩荡荡渐行渐远,扬州城头上,一声充满了落寞和无奈的叹息声传了出来。

    “魏兄因何叹息呀,现在我军气势正盛,在加上大都督将门虎子,此次南下润州,肯定手到擒来,只是某怎么看,魏兄像是有些不高兴呢?莫非魏兄为没有做成这江都留守,而感到懊恼不成。”看着发出叹息的魏思温,和他关系不错的左长史杜求仁忍不住问道。

    听到杜求仁的调侃,魏思温摇摇头道“杜兄和某交往这么长时间,何时看过某因为官职而心生忐忑。”

    “哦,这道奇怪了,魏兄既然不是因为官职的原因,还是因为什么,莫非担心大都督不成。”杜求仁心生好奇的问道。

    原本只是下意识的一句话,却没想到,居然魏思温却点头答道“杜兄所言不错,某正是为了大都督和数十万将士所担心,现在武氏当权,排斥异己,朝廷百官和天下有识之士,早就对她心生不满,而大都督此时举起义旗,才如此轻易的得到天下之人的支持,按理来说,大都督现在最应该的是,率领大军北上,直捣东都洛阳,如此一来,才会影响更多的人,让天下人更加支持我们,而现在,大都督却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不顾天下议论纷纷,执意南下,岂不是自毁长城,恐怕那些原本支持我们的人,现在也对我们是大失所望了。”

    听到魏思温此言,杜求仁无言以对,说起来,杜求仁原本也是一个比较随和之人,换句话说,他这个人没有多大的主见,耳根子软,只要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他都认为可也做,之所以被贬官,也是以为这种原因替人背了黑锅。

    对于魏思温和薛仲璋两人的纷争,他也是耳闻已久了,魏思温执意要趁着现在,出兵北上,而薛仲璋却要求现在南方寻找一个立足之地,等有了一定的根基之后,再行北上。

    相对于魏思温的建议,薛仲璋的建议更加得到了徐敬业和众人的支持,正是如此,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徐敬业听从了薛仲璋的建议,率军度过长江,攻打润州,直捣金陵城。

    虽然和魏思温是多年好友,可杜求仁心中还是支持薛仲璋的建议的,毕竟对于华夏人来说,‘攘外必先安内’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了。

    虽然心中支持薛仲璋,杜求仁却不希望魏思温因此而对徐敬业心生怨恨,毕竟他们现在也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这个时候在相互闹矛盾的话,可就是自取灭亡了。

    想到这里,杜求仁就想要开导一下魏思温,开口说道“魏兄,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反正凭借大都督现在的威势,南下润州,夺取金陵城,也是轻而易举之事而已,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我们还是想想等到大都督拿下润州后,该如何作为吧!”

    可惜的是,杜求仁这番好意却并没有被魏思温理解,魏思温依然皱着眉头的说道“杜兄,如果仅仅是因为南下或者北上的话,某也不便多说,可还有一事,却让某心中彻夜难眠,忧心不已呀!”

    “哦,还有一事,究竟是何事,让你如此忧心。”杜求仁好奇道。

    “自古以来,虽然用兵之道犹如流水,不能拘泥于形势和阵法,可万变不离其宗,这行军打仗的根本确实存在的,面对强敌,弱势一方肯定要集中力量,想办法利用各种优势来消耗敌方的力量,就像现在,听说武媚娘调拨了三十万府卫的精锐南下来对付我们,虽然我们现在也拥有兵丁二十多万,可这二十多万毕竟大多数都是未经训练的农夫,说他们是乌合之众,一点都不夸张,现在想要凭借二十多万的农夫,抵抗三十万精锐大军,原本就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而大都督却分兵而行,这岂不是以弱敌强吗,每每想起此事,某这心中就忧愤不已,可惜,大都督却听不进某的劝诫,依然一意孤行,让某也无可奈何呀!”

    魏思温说道。

    “这........这,魏兄,这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朝廷虽然派来了三十万大军,可听说领兵整日乃是李孝逸,此人虽然也算是将门之后,还是李唐王室,可听说他胆小如鼠,别说行军打仗了,恐怕他敢不敢前来还是一回事,而大都督却不一样,大都督乃是将门之后,当年也在边军随着诸位将军打过突厥人,不可能会因为兵力少就失败吧!”

    魏思温的话,将杜求仁也吓了一跳,半晌后才自我安慰的说道。

    “嘿嘿嘿,但愿吧!”魏思温依然皱着脸道。

    .............................

    徐敬业率军出征后,三天时间就带着十多万大军顺利度过了被视为天险的长江,虽然明知道徐敬业反叛,当地官府也加强了沿江的看护,可面对十多万大军,区区千余人的县府兵,又能其得到什么作用,徐敬业只是派遣了三千人,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打败了江边的唐军,而那千余人唐军除了逃走了数百人之外,被徐敬业大军斩杀了两百多人。

    如此一场开门红,也给徐敬业大军的士气带来了极大的提高,自此开始,一路南下,徐敬业大军在润州之地可谓是如履平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论大城还是小城,就没有能够阻拦他们两天以上的。

    八月底,距离徐敬业南下润州不足半个月时间,润州大小城池,除了润州城之外,全部沦陷,幸而,徐敬业虽然反叛,却还算有所顾忌,并没有纵兵伤害百姓,整个润州之地,还算平稳。

    “李使君,听说这徐敬业乃是您的侄子,不如您向他喊话,让他缴械投降算了,也省的我们如此劳累不是。”站在润州城头,看着城外那黑压压一片数不尽的人头,段简就感到眼前一片发晕。

    都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段简也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初在岭南建州,后来的扬州城,他都是经历过几次大战的人了,可以说也从阎王爷那里逃过了一次,可这种十多万人聚集起来的场景,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过。

    在建州之时,他是势大一方,麻草等人都是躲在建州城中,所以,他见到的人就是他麾下的数千人,而扬州之战,更是让人无语,从头到尾,他就是看了看战场,还是趁着天黑,后来的一系列行动,都是他躺在病床上制定的,真正的厮杀场面,他也没有看到,而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真正的古战场的恢弘场面了。

    至于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就很容易解释了,在得到命令,让他协助李孝逸平定徐敬业叛乱后,他就和温玉荣,周兴等人商量如何行事,经过一番商量后,最后他们认为,如果徐敬业真的放弃北上,而是决定南下的话,润州,这个仅仅和扬州一江之隔的地方,就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不仅因为润州距离扬州最近,还因为润州是一个富庶之地,不仅和常州相连,也和金陵距离很近,可以这么说,拿下了润州,徐敬业就有了一个稳定的桥头堡,进可攻退可守,方便异常。

    而想要阻止徐敬业实现这个目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帮助润州抵抗住徐敬业的进攻,当然了,凭借润州本身的能力肯定是不行的,而有了段简的支持,那就有很大希望了。

    有了这个目标和想法后,段简就在苏州招募了一万多将士,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润州,为了不被徐敬业发现,他们一行极为神秘,就连进城也是分了好几批,现在,徐敬业大军终于来了,而段简他们的所有布置也终于可以用上了。

    听着段简的话,润州刺史李思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换一个人这么说的话,他肯定要勃然大怒的,就算不拔刀相向,也会横眉冷对,可对于段简,他却丝毫生不起气来。

    无论是从段简的脾性来说,还是段简千里救援的恩情,他都不可能因为一番话和段简翻脸,再说了,段简所说的也是事实。

    润州刺史,李思文,确实是徐敬业的叔父,只是,正是因为有这个身份存在,让李思文极为尴尬,李思文是极为忠心于朝廷的,在他看来,无论朝廷怎么变化,我只管做好我自己的事情,那些大事情,都有大人物来处理,他们这些小人物只要管好自己和处理好自己的责任就行了,所以,在当初徐敬业造反的消息传来之后,还是他第一个上报朝廷的,也正是因此,才让徐敬业的造反,从暗地里变得众人皆知。

    “这个孽畜,实在是有损我徐家名声,如果英国公知道他如此不孝,当初恐怕就要亲手处决了他,也省的现在为我徐家招惹如此巨大的祸患,听说朝廷已经下令将老国公的爵位给罢黜了,还将那孽畜的父祖的棺木全部劈开了,让尸骨暴晒于烈日之下,实在是凄惨无比,经此一役,我徐家恐怕距离家毁人亡也不远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李思文是咬着牙的,可见对于徐敬业的造反,心中是多么的痛恨。

    “哎,李使君何必如此,人命自有天定,徐敬业是徐敬业,李使君是李使君,某相信朝廷不会忠奸不分,只要我们能够将徐敬业大军拒之门外,不要说怪罪,恐怕朝廷还要封赏李使君呢?”段简道。

    “哎,封赏就算了,某也不敢奢求,只要求朝廷不要因为这个孽畜而连累我徐家,某就谢天谢地了。”李思文叹道。

    “大都督,听闻这润州刺史,乃是您的叔父,不如您写一封劝降信,让他主动开门投诚,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省了许多力气,也好早日转道金陵,稳固根基。”

    相对城中的人心惶惶,城外的徐敬业军中却显得极为热闹,而大帐中的众多将来,也在喝着酒,谈着事情。

    “哼.....”

    听到骆宾王的话,徐敬业一口将碗中的酒水给喝了干净,随意的用手抹了一把沾满了酒水的胡须道“观光有所不知,那李思文性情古板,极为迂腐,虽然是某的叔父,却从小对某极为不屑,认为某性格跳脱,不是良人,甚至在当年啊祖准备让某继承爵位之时,他也百般阻拦,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某还有劝降的想法,对于他,你们都死了这条心吧,今日且痛快一晚,明日一早,大军攻城。”

    有了徐敬业这番话,众人也不再抱着劝降的想法,再说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润州城和其他县城也毫无区别,虽然城墙高了一些,却又怎么能够抵挡得住他们十多万人的攻击,至于城中的千于府兵,就更加不被他们放在眼中了。

    有了这种想法后,众人很快就沉浸在了享乐的氛围中,特别是在一轮伶人歌舞后,那伶人非常乖巧的走到他们身边开始服侍他们之后,这晚宴的气氛达到了顶峰。

    徐敬业等人享乐,也没有忘记一般的士兵,虽然十多万人的东西不好找,可徐敬业还是派人搜怪了附近十多里村庄的所有肉食,鸡鸭鹅,牛羊.....等等,只要是肉食,全部被征集了过来,让十多万人也好好的享受了一顿。

    这个夜晚,徐敬业大军中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有人赶来偷袭他们,不是他们没想到,而是想到了也不认为有人会做到,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合,往往认为做不到的事情,往往最能够成功。

    就在徐敬业大营中的所有将士们都在狂欢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一群人正悄悄的埋伏在这里,一声不响的注视着他们的大营,仿佛一群紧盯着猎物的狼群一样,眼中放射着骇人的精芒。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