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决定

    对于李治,武媚娘是爱恨交加,一方面是夫妻数十年,两人确实有了极为深厚的感情,另一方面却因为权力的分歧,两人时不时就会产生矛盾,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武媚娘占据上风,可这种矛盾,确也让武媚娘极为痛苦。

    但是,无论如何,武媚娘有今日的成就,可以说全是因为李治,从一个后宫的低级妃子,到如今执掌天下大权的太后,没有李治的刻意教导,武媚娘又怎能如此轻松娴熟的处理繁杂的朝政。

    所以,无论外人如何看待李治,在武媚娘心中,李治这个皇帝当的还是极为合格的,特别是在看人上,继承了贞观盛世的李治,不仅没有让贞观盛世衰落,反倒日渐强盛,可见李治在用人上面的眼光和能力。

    当初李治就曾经评价过狄仁杰,说“此人浑身傲骨,性格正直,如能雕琢一番,将来定为朝廷之栋梁。”

    当时的狄仁杰仅仅只是一个从六品的小官而已,日后十多年的时间,狄仁杰虽然官职一直升迁很慢,可武媚娘却一直在刻意关注于他,事实证明,李治的眼光确实不错,武媚娘发现,无论狄仁杰出任什么官职,都会将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得非常好,即使偶有困难,也会想办法解决,特别在这个过程中,狄仁杰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因为仕途不顺畅而自暴自弃,甚至于未达目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反倒为人极为自律,处事公允,只要和他共事过的同僚,无不对他交口称赞。

    正是如此,武媚娘才会在去年狄仁杰在平定天道教叛乱时,立下大功后,将他一举提拔道御史中丞这个相当关键的位置上。

    “狄爱卿所言,可谓字字真理,入木三分,只是,事成定局,现在想改也来不及了,只能以后在勤加练习了。”武媚娘感叹道。

    “倒也未必。”

    “哦,莫非狄中丞有何仙法不成。”武媚娘颇为诧异的抬头,看着狄仁杰说道。

    刚才这番话虽然明面上看起来是说这幅字,可武媚娘却不相信狄仁杰没有听出自己话中的意思,自己说事成定局,那就是说,在关于裴炎这件事上面,自己心意已定,神仙难改了,但是,自己却也会听从你们这些朝臣的建议,并不会因为裴炎而大肆株连,以后肯定会和你们多多交流联系的。

    没想到,自己已经如此明白的表明心迹了,狄仁杰却还是如此坚持,让武媚娘在诧异之时,心中也多了几分怒意,所以才会询问他有何仙法这种狂言。

    相对于有些怒意的武媚娘,狄仁杰却像是丝毫不懂对话的含义一般,而是抬手指着那四个大字说道“太后娘娘容禀,虽然这四字看起来略有瑕疵,却并非无法弥补,只要在第三字和第四字至上略加调整,整副字将会大为改观,即使还有瑕疵,却也瑕不掩瑜,不知太后娘娘觉得如何。”

    “瑕不掩瑜,瑕不掩瑜,嘿嘿嘿,世人都说狄爱卿乃是我大唐第一神探,这世间就没有狄爱卿破不了的案子,没想到狄爱卿这张嘴说起来却一点都不亚于当年的郑国公魏征呀。”武媚娘听到这里,忍不住讥讽道,对于狄仁杰这种明着说字,暗地里却还是想要替裴炎求情的做法,武媚娘极为反感。

    “微臣多谢太后娘娘赞誉,在其位谋其政,郑国公当年直言进谏,辅佐太宗陛下共同创建“贞观之治”的大业,被后人称为“一代名相”。微臣虽然不敢和郑国公相比,却也极其向往郑国公之凤仪。”狄仁杰像是听不出武媚娘那隐藏的怒气一般,恭敬答道。

    “哼,好,好,好一张巧嘴,既然说到这里了,本宫就给你明说了吧,那裴炎妄图勾结叛贼徐敬业,危害江山社稷,本宫将他诛杀,乃是为朝廷,为大唐诛除祸害,狄爱卿也是朝廷老臣了,莫非连这点都不明白吗?”事到如今,武媚娘也懒得在打嘴仗,直接摊开了说道。

    “娘娘此言差异,先不说裴侍中是否真的和叛贼徐敬业有所勾结,即使真的有他和叛贼勾结的证据,也要堂而皇之的公之于众,可事实却是裴侍中从被捕到现在,仅仅十多日,大理寺就有了判决,其中案情晦暗不明,怎能让天下人心服。”狄仁杰辩驳道。

    “案情晦暗不明,本宫以为你狄仁杰乃是朝中最为公正之人,没想到你也如此狡黠,判决徐敬业麾下的那个薛仲璋是何人,你不会不明白吧,他可是裴炎的亲外甥,听说裴炎带他比自己的亲子还要好,你说裴炎没有反叛之心,那薛仲璋为何会到徐敬业麾下,你真的以为本宫是那种昏聩之人不成。”武媚娘厉声喝道。

    “这.........”

    听到武媚娘此言,狄仁杰也一时语塞,说实话,这也是为何狄仁杰考虑良久才决定替裴炎说清的原因所在,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裴炎勾连徐敬业之事,乃是子虚乌有,凭借裴炎的身份和地位,你说他想要借此机会逼迫武媚娘退位,归还朝政于皇帝,大家都相信,可你要说他勾连叛匪,图谋大唐的江山社稷,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是不可能归不可能,可有些事情不是说大家认为怎样就是怎样,最起码裴炎这一点就没有做好,那薛仲璋是何人,裴炎的亲外甥,对于这个外甥,裴炎真是异常器重,真是对他比对亲儿子都亲,可就是这个被裴炎器重的亲外甥,却成了裴炎的催命符,薛仲璋不仅在徐敬业麾下,还是徐敬业最重要的心腹部下,要知道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做了错事,法律之追究你一个人的罪责。

    在这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获罪,满门抄斩的年代,一个人和一个家族是相辅相成,荣辱与共的。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借口,武媚娘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将裴炎关到大牢,现在还让大理寺做出了这么一份罪状,而众人却无法替他求情。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狄仁杰心中此时就浮现出这句话。

    “怎么,无话可说了,如此的话,狄爱卿就退下去吧,以后认真做事,只要辅佐本宫和陛下好生做事,将来本宫肯定不会忘了狄爱卿的功劳的。”看着哑口无言的狄仁杰,武媚娘收敛怒气,柔声宽慰道。

    “是.......微臣告退。”无奈之下,狄仁杰满脸颓丧的告辞而去。

    只是转身走了不远,就在狄仁杰快要走出殿门的时候,又突然转身道“娘娘容禀,裴侍中乃是三朝老臣,又是先帝的托孤之臣,裴家也是我大唐有数的世家大族,即使裴侍中有些做法冒犯了娘娘,还请娘娘看在先帝和诸位朝臣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如果娘娘真的想杀了裴炎,还请娘娘饶过裴家老小,此时此刻,朝廷可是再也经不起波折了,何去何从,还请娘娘仔细斟酌。”

    说完这番话后,狄仁杰再也不做停留,快步向外走去。

    .............

    “啊,这不是狄中丞吗,这大中午的,狄中丞不再府衙好好的休息纳凉,怎么跑到这宫里来了,哦,本国公明白了,莫非又是那个不开眼的朝臣犯了过错,你这是前来向太后娘娘上奏来了,怎么,可否给本国公说说,究竟是那个倒霉蛋,能够劳累狄中丞亲自前来上奏。”

    刚刚走出太初殿大门,狄仁杰就看到一行两人慌慌张张的向这里冲来,虽然来人行色匆匆,可狄仁杰还是一眼即认清楚了来人的身份,不是别人,正是现在武家最为当红的子弟,武则天的族侄,武承嗣和武三思

    在废除了中宗李显之后,武媚娘同时做了另外几件大事,囚禁皇帝,更改年号等名号,还有另外一个最为关键,也是让天下人显漏自己想法的大事,那就是追尊武氏先人,提拔武氏子弟。

    要知道,在封建社会,对于各种行为都是有严格制度的,就像是追尊,这在封建朝代,唯有皇帝可以决定,其余之人,胆敢私自追封着,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满门抄斩,可武则天就这么做了,将武家祖上几代人,男的追封为王,女的都封为王妃。

    除此之外,还大肆提拔武家子弟,像是这个武承嗣就在不久前被提拔为了太常卿、同中书门下三品,其实也就是宰相了,除了武承嗣之外,她的另一个族侄,武三思,被封为兵部尚书,如此一文一武,朝廷权利尽掌控于武家子弟之手。

    “下官狄仁杰见过武太常,武尚书,下官还有要事去办,就此告辞。”

    皱着眉头向两人行了一礼后,狄仁杰径直向远处行去。

    “哼,老东西,居然敢如此轻视于某,看某以后不好好的教训你一番。”狄仁杰这种明显漠视的态度,顿时激起了武家兄弟的怒气,只是,相比喜形于色的武三思,武承嗣却只是脸色因此,可他的眼中却也闪过一丝狰狞的神情。

    “好了,三思,这些不知道变通的老东西,早晚会收拾他们的,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剿除裴炎一行人,只有杀了他们,姑母的大计才能够实现,我们武家才能够登上这天下的顶峰,现在可千万不可给姑母惹出事情来。”武承嗣说道。

    虽然心中不甘,可面对武承嗣,武三思还是比较听话的,点头答应了一声,两人就步入了太初殿。

    “孩儿武承嗣,武三思叩见姑母。”武家兄弟步入大殿后,就看到武媚娘正坐在龙椅上,全神贯注的看着什么,只是两人急于报喜,也没有在意。

    “嗯.......哦,是你们两个呀,怎么这么焦急过来,莫非有什么事情不成。”听到武家兄弟的喊话,武媚娘才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只是一时片刻还不能集中精神。

    “姑母,昨天不是您让我俩带着千牛卫到裴炎家中去的吗,现在裴家一干人等,全部被捉拿了起来,家中所有的钱财全部抄没,因此前来向姑母交旨。”武承嗣说道。

    “哦,怎么,你们可在裴家查出什么东西不成。”听到武承嗣的话,武媚娘愣了愣,才淡淡的说道。

    “姑母不愧是天生圣人,居然未卜先知,您猜的不错,这次侄儿在裴家确实找到了些许东西,不看不知道,亏那裴炎老儿还敢在朝廷之上大喊冤枉,这次侄儿可是从他家中查抄出了数十封和叛匪徐敬业私通的书信,从上面两人的交谈就能够看出来,这次徐敬业造反,裴炎就是幕后黑手之一,甚至于他们已经说好了,只要徐敬业领兵北上,裴炎就在洛阳城中带人打开城门,迎接徐敬业入城,到时候改朝换代,这天下就要由裴家和徐家平分了。”武三思恨声说道。

    “嗯,此言当真。”

    听到武三思的话,原本还有些神情恍惚的武媚娘瞬间变得精神起来。

    看到武媚娘的反应,武三思忍不住向一般的武承嗣使了一个眼神,脸上的神情也带着几分诡异,而后才从怀中逃出一打厚厚的书信道“姑母请看,侄儿已经将所有的书信全部带来了,您若不信,可以请专人查看。”

    不用武媚娘开口,上官婉儿已经快步走了下来,接过武三思手中的那些书信,送到了武媚娘的案几上。

    “啪..........混账,混账,亏先帝如此信任于他,他居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实在是该杀,该杀,承嗣,三思,传本宫命令,裴炎勾连叛贼,阴谋造反,证据确凿,明日午时,城门口斩首示众,有你们二人监斩。”

    仅仅看了一封书信后,武媚娘怒气爆发,一掌将案几上所有的书信全部扫到了地上,忍不住怒喊道。

    “侄儿领命。”

    听到武媚娘的命令,武承嗣和武三思两人相视一笑,纷纷松了一口气。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