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动手

    “公主殿下在此可住的安好。”

    “劳烦老将军牵挂了,本宫住的甚好,能够有机会远离京城的浮躁,来到这塞外草原,看看一望无际的草原,本宫已经觉得分为满足了,怎敢奢求更高。”李灵月看着眼前那从来没有见过的,一望无际的,仿佛是一张巨大无边的黄绿色地毯的草原,淡淡的说道。

    “殿下满意就行,段长史临走前,可是再三托付老朽,让老朽照顾好公主殿下,如果老朽连这点都做不好的话,可就愧对段长史了。”

    看着神情轻松的李灵月,席寿成脸上也带着笑意的说道。

    虽然此次段简前来安北都护府,带来了朝廷要和回纥部落和亲的政策,可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根本没有想到,李灵月这个公主会一起跟着段简而来,此次段简离开西安城,不可能将李灵月也带走,无奈之下,只能将他托付给席寿成照顾。

    “席老将军,不知道他.....段长史怎么样了,听说现在突厥大军正在攻打铁勒诸部,他们不会在路上碰到突厥大军吧!”李灵月满是担心的问道。

    “嘿嘿嘿,殿下可是担心段长史不成。”

    看着眼前的李灵月,席寿成脸上满是笑意,多年的处事经验,让他一眼就看透了眼前这个身份高贵的小娘子的心思,只是,碍于身份的尊卑,他不可能向对待其他晚辈一样,放肆的打趣,却也免不了在说话中,夹带着几丝调侃之意。

    甚至于他还巴不得李灵月能够心想事成,原本就在于,他对于朝廷想要用公主和回纥这些异族之人进行和亲的政策分外不满,除了和段简一样,认为和亲是对于汉人的自己羞辱之外,更多的却是对于武则天的不满。

    要知道,李灵月可是正宗的天潢贵胄,先皇的嫡女,居然送给那群野蛮,凶残的异族,简直是大逆不道之举。

    仿佛听出了席寿成话中的调侃之意,即使以李灵月的豪爽,也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满脸羞红的道“席老将军,本宫原本还以为您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呢,没想到居然也如此不正经,实在是老不修。”

    “哈哈哈,老不修就老不修,老朽这么大年纪了,荣辱生死,都已经看得开了,人一死,什么都一了百了了,害怕被人说嘛,只是老臣要告诉殿下,有些事情当断则断,否则的话,拖延越久,变化也会越大,如果殿下不能把握住这次良机,以后再有什么想法,恐怕也难以实现了。”席寿成大笑着说道。

    “当断则断。”

    看着席寿成驱马离去的背影,李灵月眼神闪过一丝迷茫之意,嘴里嘟囔着这句话。

    半晌才反应过来,看着已经走远的席寿成,唾弃了一口,喃喃道“哼,老不修。”

    .........................

    “段长史,今晚谈的怎么样,那回纥人可曾答应了我们联合的要求。”

    刚刚返回大帐,段简还没有坐下了,性急的石大胆就开口问道。

    抬头扫了一眼大帐中,除了石大胆之外,周兴,乐不平,还有两个安北都护府的将领都在这里,可以说,这次出使回纥的全部首领都在这里了。

    走到火堆旁边,端起一碗热奶茶,一边吹着凉气,段简一边摇头道“谈是谈了,只是效果却并没有多么明显,那回纥的可敦说是要和阿莱多大汗和诸位部落的长老商量,这明显就是推脱之词,看来,这突厥人的到来,让回纥人有了选择的余地了。”

    “那突厥此次前来,使得是拖延之策,这点回纥人恐怕也明白,只是,碍于自己的利益,或者处于对我们的不信任,他们还想和突厥在商讨一番,万一真的能够和突厥达成协议的话,对他们来说,可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事,这恐怕也是他们想要拖着我们的原因。”周兴说道。

    “哼,真是想的倒好,一方面和敌人拉拉扯扯的牵连不清,一方面又向用我们做后背的,什么好事都让他们占了,他们真的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不成,惹急了某,某就杀上他们的王庭,将刀架在他们大汗的脖子上,某道要看看,他们是不是还敢如此拖延。”性急的石大胆忍不住咆哮道。

    可能是石大胆的话有些过于激进,也可能是众人对此有些失望,在石大胆说完后,大帐中一片寂静,除了篝火燃烧的噼啪声和和茶的声音外,居然没有一点的杂乱声音。

    “啪”

    段简将手中的茶碗重重的放在案几上,因为大帐中过于寂静,这个声音显得分外响亮。

    “既然回纥人下不了决心,那么我们就帮助他们下决心。”

    段简一改刚才平静的神情,满脸坚定的说道。

    “好,早就该这样了,大人,您说吧,究竟要怎么做,我们都听您的。”第一个相应的依然是石大胆。

    “郎君,您莫非想要行班超之举不成。”听到段简的话后,周兴忍不住诧异的问道。

    段简点点头道“不错,当年班定远凭借数十人,携大汉之威,斩杀匈奴使者,从而尊定了西域三十六国数百年来的安定和臣服,现在我段简就要效仿班定远,某就不相信,前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现在做不到,再说了,我们现在的实力无论如何要比当年班定远强太多了,此事,只要策划的好,一举成功是非常有可能的,那个时候,突厥使者全部身死,回纥人就算在想首鼠两端,恐怕突厥也不会放过他们了。”

    看着眼前的篝火,段简冷冷的说道,听到段简这番言论,周围众人瞬间觉得热血沸腾起来。

    ..............................

    夜黑风高

    因为天气有所变化,所以这些天来,每天到了晚上,都会刮起大风,让人分外难受,特别是从关内而来的段简等人,对于这种天气,更是万分的厌恶,可今天晚上,段简等人却觉得这刮起的大风分外可爱。

    “段长史,您........你们真的要攻打突厥人的驻地吗,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得去的呀,先不说突厥人本身就来了一千余精锐勇士,就说他们外面,还驻扎着两个回纥的千人队,那可都是回纥大汗的金帐护卫,每一个都是从万千回纥勇士中挑选出来的,就凭你们这些人,不是我小瞧你们,你们还是另想其他办法吧!”

    黑夜中,传来一阵阵低低的交谈声。

    “怎么,你怕了,当初你可是说了,你曾经一个人斩杀了数十个突厥勇士,怎么,今天这点小场面就让你胆怯了,如果你真的害怕的话,某这就放你回去,只是从今以后你可不要在说你是什么草原上的勇士了。”

    看着自己身边不断唠叨着的副伏罗阿右,段简满脸讥讽的神情说道。

    仿佛是被段简的讥讽神情刺激到了,副伏罗阿右瞬间挺起胸膛说道“什么害怕了,这世上还没有我副伏罗阿右害怕的事情。”

    说道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挺拔的身形突然一怂,又弯下去说道“段长史,段大人,这件事不是怕不怕的事情,而是这件事真的不能做呀,如果做成了,您到是挺好,断绝了回纥人和突厥人和谈的可能了,可我们铁勒人的名声就彻底臭了,斩杀使者,这是所有草原人都不会去做的事情,那样的话,我们铁勒人可就彻底完蛋了。”

    “放心,这些事情不关你们的事情,今天晚上动手的只有我们唐人,到时候就算传出去了,也和你们铁勒人没有关系,你只要帮我们找到突厥使团住宿的地方,你就可以回去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无论成败,我段简欠你一个人情,只要我不死,将来你有任何请求,只要我能够办到的,一定给你做到。”

    段简说道。

    “这...........”

    虽然对于段简等人要去做的事情,副伏罗阿右依然觉得极为冒险,可想到此事无论对自己还是自己的部族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也无所谓起来,更重要的是,只要付出一点劳动,就能够得到段简的人情,而这个人情说不定在将来会是葛逻禄部落的一个机会,想到这里,对于帮助段简等人一事,也不再抗拒了。

    一路前行,段简带着五百精锐唐军像是一群暗夜幽灵一样,穿行在草原上,跟着副伏罗阿右向前行去,幸好,今天晚上月亮被厚厚的乌云给遮住了,如果不是面对面的话,还真的看不清眼前的人脸。在加上,这段时间以来,草原上许多部落的首领都来到这里,想要请求回纥的帮助,因此,他们的行动并没有惊动回纥的巡逻兵,要不然的话,不要说偷袭突厥人的营地,恐怕他们连营房都走不出去。

    “到了,过去这个小坡,就是突厥人的驻地了,只是,你们千万要小心,这附近回纥人已经布下了许多探子,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你们的计划可就彻底失败了。”副伏罗阿右指着前面低声说道。

    “这点你尽管放心,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如果连这些探子都对付不了,我们又怎敢前来偷营,好了,既然已经到地方了,你可以回去了,如果今天我侥幸不死的话,一定会来找你兑现诺言的。”段简笑着说道。

    “你们怎么对付那些探子,要不然,我.......”

    副伏罗阿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身边数道身影像是活跃在森林里面的山猫一样,闪电般的窜了出去,只是眨眼间,就消失在副伏罗阿右的眼前。

    “他们去做什么,难道是对付那些探子不成。”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目标,可副伏罗阿右却依然不敢相信,段简居然想要凭借这些人就去对付那些探子。

    要知道,古往今来,能够在军队中担任斥候或者探子的将士,都是军中最为优秀的军人,别的不说,现在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的特种兵,他们的前身就是军中的探子。

    而回纥部落作为北疆草原上屈指可数的大部族,能够在这里担任探子的士卒,都是部落中的精锐,别说刚才那几个人,就算是再多几倍,恐怕也拿不下来,反倒容易暴露自己,想到这里,副伏罗阿右甚至有些懊恼刚才为什么没有趁机离开,反倒因为好奇心作祟,选择留了下来,现在搞到这个地步,如果被回纥人发现,他和唐人军队出现在这里的话,恐怕会给葛逻禄部落带来极大的麻烦。

    “哈哈哈,殿下不用担心,您尽管看着就行了,能不能对付那些探子,一会就有结果了。”回答副伏罗阿右的是周兴。

    “咕咕咕......”

    周兴的话声刚刚落下不一会,一阵怪异的鸟叫声从远处传来。

    随即段简和周兴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阵喜色。

    “成了。”

    话音一落,段简率先向高坡处冲去,而周兴,石大胆等大唐将士也跟着他快速向上移动着,很快,原地就只剩下阿右一人了。

    “疯了,都疯了,你们都疯了。”嘴里一边嘟囔着,阿右也无奈的跟着他们向上冲去。

    一路前行,阿右脸上的神情接连变化,从一开始的疑惑,变得越来越吃惊,最后却又回归到了平静状态,只是这只是他的表面而已,内心深处却依然处于震撼中。

    在想高坡上冲去的时候,他就发现,周围的一些草地上,每隔一段距离,就倒着一个或者几个穿着回纥装束的汉子,而这些汉子无不是双眼圆瞪,面容惊恐的看着前面,浑身看起来没有一点伤痕,却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他们做到了,他们真的做到了,长生天,他们究竟是人还是鬼神,几个人,居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将如此说的探子全部杀死,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汉人真的有巫术不成。”

    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让自诩为草原上最为勇敢的勇士的阿右也从心底散发出了一股寒意。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