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驾驾.........”

    “为了部落,为了长生天,浑部落的勇士们,跟我冲呀!”

    千里不见一点波折的草原,就像是天生的战场一样,在这里,拥有巨大冲击力的骑兵部队可以肆意妄为的进行冲锋,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甚至更多骑兵,都能够联合起来发动铺天盖地的攻击。

    因此,相对于中原战场上,依靠各种计谋以及天时,地利等条件来进行获胜的战斗来说,草原上进行交战的双方,更多看重的是战士的多寡,以及士气和胆气的大小。

    在这里战斗,比拼的就是意志以及不怕死的精神。

    “轰轰轰.......”

    相对于从山下向上进攻的突厥大军,从山上向山下猛冲而下的浑部落勇士,显得更加的迅猛。

    因为速度过于快速,所以浑部落的勇士并没有向山下的突厥军队一样,弯弓搭箭,他们只是一边驱驰着胯下的奔马,一边挥舞着手中那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异常锋利的弯刀,向山下奔去。

    一百丈,八十丈,六十丈

    ...........

    “射.........”

    当浑部落的勇士冲进距离突厥大军不到五十丈的距离时,突厥大军的前锋大将,阿鲁不花一声令下。

    早就弯弓搭箭,等候的五千突厥将士,纷纷松开手中的弓弦。

    “碰,碰,碰........”

    原本非常轻微的响动,在这一刻,显得是那么的响亮。

    天空上,原本极为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变得黑了起来,不是云彩在飘动,而是五千只利箭同时漂浮在天上,形成了一片遮天的黑雨。

    然后随着万有引力的作用,他们一颗颗盛开在浑部落的勇士中。

    “啊.......”

    “噗通.......”

    “嘶..........”

    虽然草原上的部落勇士也会穿戴盔甲,可因为缺铁和工匠技术的原因,他们的盔甲严重不足不说,许多人的盔甲根本就是极为脆弱的东西,所以,即使是突厥和回纥这样的大型部落,也只会在直属于汗王或者贵人身边的护卫身上看到精良的盔甲,一般的草原勇士,能够有一身皮甲都已经不错了。

    浑部落虽然是一个大型部落,可因为他们的古怪习俗,盔甲之类的东西更是稀缺,就连他们手中的兵器,也是花费了高价才从别处购买到的。

    因此,面对铺天盖地的箭雨,运气就成了所有浑部落勇士唯一的防护利器了。

    一些走了霉运的浑部落勇士,在箭雨下,被射的像是刺猬一样,就那么死在了冲锋的道路上,这倒是还算好的了,毕竟一下子就死去了,在痛苦也就是那么一下,最惨的是,那些因为战马中箭,而被摔下了的勇士,不要以为他们落到了地上,就能够逃的一命。

    在没有火器的冷兵器时代,骑兵之所以是决定战争因素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他那无可比拟的机动性。

    同意,在千军万马一起冲锋的时候,阻挡在他们面前的任何东西,都会被他们所摧毁,而这一切就包括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从马上被摔下来的倒霉蛋。

    一时间,就看到原本冲锋而来的浑部落的阵型,在这一阵箭雨下,里面就显得宽松了许多,那不是他们队形变换了,而是许多人就那么倒在了冲锋的路上了。

    “射..........”

    “再射.........”

    作为古代战场上中长战略的压制武器,弓箭是贯穿了整个战争史的存在,甚至于如果弓箭使用的好的话,能够直接将敌人消灭在远处,而自己毫发无损。

    虽然浑部落从今日突厥人的射击圈道和突厥战士进行交锋,仅仅只有不到五十丈的距离,快马冲刺,也仅仅需要两三分钟时间,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足够突厥将士连续几次的射击了。

    三轮箭雨后,浑部落的勇士终于冲到了突厥大军的战阵之前,可惜,此时的浑部落勇士,已经从开始冲锋的一万人,剩下了不足八千之数。

    两千多精锐,敢死的浑部落勇士就这么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杀.........”

    看着突厥人就在眼前,早就被刚才一幕给刺激的眼睛发红的屠猛,撕破嗓子的喊出了一个杀字。

    “啪啪啪........”

    挥刀如闪电,眨眼间,伴随着胯下战马的奔驰,他使用手中的弯刀,接连砍下了三个突厥人头颅,三个脑袋就像是三个足球一样,咕噜噜的滚落在地,六只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仿佛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一样。

    “杀呀,杀呀......”

    如果是屠猛是一个钻头的话,那么他身后剩余的数千浑部落勇士,就是钻头后面的支杆了,他们跟随在屠猛身后,将屠猛重开的突厥人的阵线,给不断的扩大,直到将这条阵线给彻底撕碎为止。

    “拦住他们。”

    如果说阿鲁不花的心情是一个股市的话,那么刚才就是大阳线,而此刻就是一个大阴线了。

    身为突厥军中有名的悍将,阿鲁不花能够成为阿史德元珍大军的前锋将军,可见他在突厥军中的地位。

    在他看来,整个北疆草原上,突厥勇士是最为强大的,什么铁勒什么回纥,都是一群被他们驱赶的羔羊而已,只要突厥人愿意,什么时候想要宰杀都可以。

    所以,在看到浑部落冲锋而来的时候,他并没有下令前锋营进行同样的冲锋,而是选择了使用弓箭进行攻击,他原本以为,在那满天便于箭雨的攻击下,浑部落这种小部落根本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走了,可现实让他失望了。

    浑部落并没有被吓走,反倒爆发出了更加强悍的攻击力,一举突入了他的前锋营中。

    五千突厥战士,对阵不到八千的浑部落勇士,虽然人数上面有所差距,可因为突厥战士身上都穿着精良的铠甲,而浑部落勇士大多都是身着皮甲,许多人连皮甲都没有,就那么穿着一身衣服就冲上来了。

    因此,如果真的发生战斗的话,双方很可能会在一开始进行胶着的状态,不分胜负,就因为阿鲁不花的自大,让自己失去了先机,面对蜂拥而来,拥有战马加速的浑部落勇士,五千突厥人形成的阵线,仿佛是一张薄纸一般,被一柄利刃给狠狠的捅开了。

    “大人,不好了,前锋营溃散了,您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就在阿鲁不花的前锋营和浑部落进行战斗的时候,一个护卫飞速的奔驰到中军一个马上旁,急声喊道。

    “嗯.......怎么回事,前锋营怎么会溃散的,还有阿鲁不花在做什么,怎么练一群乌合之众都对付不了,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汗王的来人就可也肆意妄为不成。”

    一把拉开马车的车帘,阿史德元珍探出头来,脸上带着怒容的说道。

    “启禀大人,阿鲁不花大人已经尽力了,可没有想到浑部落的人居然颇为悍勇,誓死不退,阿鲁不花大人一时不慎才...........大人,您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万一那些野人闯了过来,惊扰了大人,可就不好了。”

    说了一半,那个前来报信的护卫无法在说下去了,只能转移话题道。

    自古以来,战功永远是一个人获得功成名就最快的因素,可在无数威名赫赫的成功者后面,是更多失败者的悲号,对于失败,特别是对于一个战败的将军来说,下场无疑是极为残酷的,贬官,发配,抄家,砍头,对于战败的将军来说,这都要最为普遍的现象,就连飞将军李广这样大名鼎鼎的将军,也曾经因为战败而遭受过屈辱,更不要说别的将领了。

    在草原上更是如此,因为草原上恶略的生存环境,养成了草原人对于英雄的极度崇拜和渴望,而英雄就是胜利者,同样的,胜利者得到一切,而失败者就会丧失一切,这也是为什么草原人极为彪悍的原因所在。

    “哼,一个满脑子马粪,只懂得挥舞弯刀的混账,让他担任将军,简直是对将士们的犯罪。”

    一边嘀咕着,阿史德元珍一边从马车上下来,骑上身边护卫们早就准备好的骏马,一挥马鞭,骏马想着前方奔驰而去,只是他去的地方并不是后方,而是正在交战的前面。

    当阿史德元珍感到交战不远处的地方时,前锋营五千突厥战士早就已经崩溃了,攻击的浑部落勇士也在屠猛的带领下退了回去,毕竟骑兵的冲锋看起来威力巨大,可他们却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并不像坦克一样,只要有汽油,就能够一路横行无忌,所以,在冲散了阿鲁不花的五千前锋营后,有对着突厥的中军大阵冲击了几次,却被看是不妙的突厥将领早就建立起来的一层层防护圈给拦住,无奈之下才不得不重新退了回去,否则的话,恐怕两万突厥大军早就彻底溃散了。

    “真是一个无用的狗屎,来人,将阿鲁不花带来见我,我要看看他究竟长了一个什么样的脑袋,才会做出这种蠢事。”看着一片狼藉的前锋营,阿史德元珍再也忍不住怒气的吼道。

    听到阿史德元珍的怒吼,他身后的侍卫们急忙驱马离开,向远处而去,看情况是想要寻找阿鲁不花,可惜,很快就有人前来禀告道。

    “启禀大人,阿鲁不花将军已经死了。”

    听到阿鲁不花的死讯,阿史德元珍一愣,虽然阿史德元珍现在心中恨不得将阿鲁不花这个蠢货给千刀万剐,可他也之是想想而已,先不说阿鲁不花是跟着阿史那骨哚禄起兵时候的老人了,就算现在这个时候,斩杀大将也不是一个好时候,因此,阿史德元珍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就算真找到了阿鲁不花,也最多是骂上几句,打几马鞭而已,可惜的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打阿鲁不花居然死了。

    “死了,那就算了,虽然他做了一件蠢事,连累了数千突厥勇士,可他既然已经战死了,先前的错误也就算了。”阿史德元珍叹息道,毕竟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跟一个死人过不去。

    “嗯,是,大人,只是.........”

    听到阿史德元珍的话,那个侍卫不知道怎么的,脸上的表情极为古怪。

    “怎么,莫非还有什么事情不成。”阿史德元珍疑惑的问道。

    “嗯.......这个,大人,事情是这样的,阿鲁不花大人并不是和大人作战的时候战死的,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说......”

    最后一个字,阿史德元珍是仿佛狮子一样,是咆哮出来的。

    “是被自己人给射死的。”

    听到这里,一时间,整个世界在阿史德元珍的眼前彻底亮了。

    说起来这个阿鲁不花也确实是倒霉透顶了,一开始为了彰显自己的威武,失去了最后的战机,从而被浑不会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连累五千前锋营的突厥将士遭受了损害,如果仅此而已的话,也就算了,毕竟战场上任谁也不会不凡一点错误的。

    可千不该万不该,阿鲁不花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居然没有更换战马就上了战场。

    虽然骑兵在古代的地位的相当重要的,什么千里奔袭,日行三百,夜行两百的,听起来挺厉害的,可马匹毕竟也是血肉之躯,他们也需要休息,喝水,也会累的,因此,为了最快的达到战略目标,往往在许多时候,军队行进时,都会是一人两马或者一人三马,在草原上,这种事情更是正常。

    就像当年成吉思汗西征一样,他们就是利用蒙古战马的耐力强,好饲养的特性,一人拥有数匹战马,吃喝拉撒全部都在马背上,从而达到了最大速度的奔袭,才打的那些西方的国家狼狈不堪,纷纷覆灭。

    除了这点之外,草原上的异族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骑乘马之外,还拥有用于专门作战的战马,不同于骑乘马,战马不仅吃喝都是精品,同时也受过一定的训练,可以做到和骑士进行一定的默契,可以说,一匹好的战马就是一个骑士的半条性命,所以,为了保护战马,一般都是在即将进行战斗的时候才会进行更换的,而这次,因为过于大意,阿鲁不花在战斗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更换战马,而是依然骑乘在骑乘马上。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