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草原争夺战2

    “难道,难道,我们十万大军,费劲千辛万苦而来,就只能眼巴巴的带着这里看着他们不成。”

    石大胆极为不甘心的问道。

    “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这豆腐到了自己手中,就应该慢慢品尝,即填饱了肚子,又品尝了美味,为何要因为一时的嘴馋,让原本极为美好的一件事成为灾难呢,领兵打仗同样如此,历史上,能够长胜不败的将领极为罕见,大多数将领都是有胜有败,不是他们不能打胜仗,而是因为各自原因导致他们的心乱了,一个不能耐得住性子的将领,是永远大不了胜仗的,这点希望你记住,不要在将来因为一时嘴馋,而被眼前的一点小利益所诱惑,从而做出让自己甚至无数跟随自己的将士遭受灾难的决定。”

    黑齿常之开口说道。

    “大胆,还不多谢黑齿老将军的教诲,黑齿老将军可是我大唐的长胜宿将,吐蕃人闻之而惊惧的名人,刚才那番话语,可是老将军这一辈子沙场征战的体会,别人纵使千金也难以让老将军说出一个字,今日如此轻易的交给了你,你可是走了天大的好运了。”

    虽然黑齿常之说的简单,可段简心中却明白,这种经验领兵经验,没有多年战场厮杀,是根本难以体会的,而现在如此轻易的教导给石大胆,肯定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因此,段简对于黑齿常之更是感激不已。

    “石大胆叩谢老师教导之恩,以后征战沙场一定牢记老师的教导,决不因小儿失大,绝不给老师丢脸。”

    一边说着,石大胆也满脸兴奋的跪在地上,向黑齿常之磕了几个响头。

    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各种关系牵连的社会,这是基本法则,不会随着时间或者空间的改变而改变。

    在相对封闭的封建时代,这点更显得比较突出,虽然大唐时候已经不像晋朝之时,一切行为以家族的品阶来决定,可上层贵族与下层普通民众的区分依然极为严重。

    这点在军中依然如此,虽然军中一切以军功为重,可除了少数一些天赋异禀的军士之外,大多数人想要出人头地,除了运气爆棚之外,也需要钻营,要么出身高贵,要么有足够的关系。

    石大胆先前在军中毫无根基,能够有先前游击将军的地位,也是他天赋异禀,加上运气足够好,才做到那个位置的,可身为一个平民出身的将领,做到这个位置,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已经到达顶峰了,在想要进步,除非立下巨大的战功,还有一种就是攀上粗大腿。

    立下巨大战功那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一个游击将军,就算真的立下了战功,在上报的时候,他也不会是主角,最多分配一些功劳,捞取一些金银,土地之类的好处也就算了。

    所以,攀上粗大腿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对他来说,得到了段简的器重,这只能算是一个开始,段简现在看起来前途无量,可将来如何,谁也不敢保证,毕竟今天高高在上,明天落入凡尘,或者身死道消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再说了,就算段简将来真的前途远大,那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对于石大胆来说,可谓是极为渺茫。

    可现在不一样了,和黑齿常之这个军中大神拉上了关系,即使只是名义上的老师,那在大唐的军中也算是靠上了大靠山了,将来无论提拔还是立功,别人只要知道他还有这层背景,肯定不会对他过多的为难。

    “嗯,起来吧,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许多人明知道这些道理,可真的到了战场上,却依然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忘了大事,希望你引以为戒吧!”

    看着向自己磕头的石大胆,黑齿常之先是一愣,随即才看了段简一眼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纵横沙场数十年,多少阴谋诡计没有见过,对于段简和石大胆的心思,他岂能不明白,虽然明白,他却没有明确反对,毕竟他刚才教导石大胆的那番话,确实是他数十年的领兵经验,被石大胆叫一声老师,也不算过。

    在加上,他对于段简也极为喜欢,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段简无论性情,脾气,以及处事手段,都让他极为满意,在加上段简深得太后武则天的宠爱,和段简拉上关系,也是他原本的打算。

    如此一来,合则两利,他又何必为了这点小事而得罪人呢?

    .......................

    “阿右,你说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既然都已经来了,为何不趁着突厥大军疲惫不堪的时候,一举攻下突厥大营,就算不能全歼突厥大军,最起码也能够将他们给彻底击溃,可这唐军为何就是按兵不动呢?”

    站在城头,看着城外不远处那两片黑压压的人群聚居地,阿莱多向身边的副伏罗阿右询问道。

    在三天前,眼看庐山城就要被突厥大军给攻破的时候,就连阿莱多这个回纥大汗都做好了战死在庐山城的准备的时候,援军终于像是一阵救火的及时雨一样来了。

    在援军到了之后,原本正在攻打庐山城的突厥大军,终于像是退潮的海水一样,彻底退出去了,同时,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庐山城是彻底的安全了,可惜,换取庐山城安全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铁勒诸部,数十个部族的将近十万大军,现在真正能够活着的勇士,不足两万人,其中多半还都是身负重伤者。

    同时,作为草原上有数的大城,庐山城也在这场攻城战中,彻底被摧毁了,虽然主体还在,想要恢复曾经的恢弘大气,没有十年之公,恐怕难以办到。

    因此,在这些天来,虽然庐山城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可整个庐山城却依然像是一座死城一样,那么的寂静,不是所有人都死去了,而是大多数活着的人,在看到援军到了的时候,都再也坚持不住的一头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道,可能是在做什么准备吧,怎么,你不会认为唐军没有发动进攻,是故意想要放走这些突厥人吧,如果那样的话,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也不想想,自从数十年前,大唐出兵平定薛延陀之后,整个北疆草原可一只都是唐人的天下,最近几年被阿史那骨哚禄逼得不得不连续内迁,突厥这些年来还一直不断的攻打大唐的那些边镇,真的说起来,大唐对于突厥的仇恨可比我们要强大的多,如此大好机会,他们怎会轻易放过这支突厥大军,恐怕他们想的更多的是如何一个不剩的将这些突厥大军给全部歼灭了吧,段简那个人你不了解,他平时看起来极为和善,待人也极为诚恳,可真的到了动手的时候,他可是极为冷血的。”

    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副伏罗阿右不知道怎么又行到了当初在回纥部落,段简决定趁夜斩杀突厥使团时候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的段简,冷酷,残忍,也正在从那之后,他才算是真正的认识了段简,也下定决心,这辈子打死也不和段简做对手。

    “哦,真的,这怎么可能,突厥人虽然连番战斗,损失极大,可现在还有最少还有十多万大军,就算军心士气有所低落,却也不是十万都不到的唐军能够对付的,想要一个不剩的全歼突厥大军,不易于异想天开。”听到副伏罗阿右的这番话,阿莱多满脸疑惑的说道。

    “呵呵呵,这恐怕就是我们不如唐人的地方了,听我阿爷说,当年大唐的军神李靖曾经率领三千大军,就横行北疆草原,打的拥兵数十万的东突厥狼狈不堪,最后连老巢阴山之地都丢失了,这才注定了东突厥最后的失败,现在的唐军虽然不如当时的唐军那般强大,可战斗力依然极为强大,不到最后一刻,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惊天之举,在加上这次领兵的是段简,无论发生什么稀奇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意外的,要不这样,上次我们打了一个赌,最后证明是你失败了,今天我们再来打一个赌,就赌唐军能不能将突厥大军给全部歼灭,怎么样,敢不敢。”

    副伏罗阿右笑道。

    “这......好,打就打,谁怕谁呀,大不了在输给你一次罢了。”

    阿莱多咬牙说道。

    ............................

    “大汗,这到底该怎么把才好,几天了,也不列阵交锋,也没有什么动静,就这么好我们对峙着,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呀!”

    要说庐山城附近这三股势力中,谁是最为焦躁的话,那么非突厥大军莫属了。

    连续数月却依然没有拿下庐山城,已经让整个突厥大军的军心,士气都跌落到了谷底,可在唐军到了之后,突厥军中的士气却又缓缓的恢复了不少,毕竟在阿史那骨哚禄有意的宣传下,大唐已经在所有突厥人心目中,成为了所有突厥人的死敌,这也是为何在阴山的时候,那些突厥人明知道不少大唐大军的对手,却依然悍不畏死的向唐军发动攻击的原因所在。

    如果说,唐军真的一来就和突厥大军进行攻伐的话,就算突厥大军的将士们在疲惫,在劳累,他们也会鼓起最后的勇气,和唐军拼死一战。

    可谁知道唐军来了之后,就这么干看着,一动不动,这就彻底出乎了突厥人的意料了,一天不动,两天不动,连续数天不动,先前还一股杀气的突厥将士,心中是杀气也就慢慢的消退了,一支大军,如果没有了杀气的话,就像是一只没有了爪牙的老虎一样,看起来强壮,其实不堪一击。

    如此一来,早就发现不对劲的突厥将领纷纷聚拢到中军大帐中,想要商量出一个对策。

    耳边听着众多将领的议论声,阿史那骨哚禄的脸色也是一片铁青,身为突厥人的大汗,也是白手起家,独自创下如此偌大基业的一代枭雄,他也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整个突厥和他自己最为关键的一个地方了。

    先前攻打庐山城失败,他就心有不甘,为了在唐军到来前,拿下庐山城,彰显自己的赫赫威风,他不惜斩杀了一直忠心耿耿效忠于他们家族的库尔度,以此来震慑大军。

    可惜的是,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眼看庐山城就要被他们攻破的时候,唐军却及时赶来了。

    按理来说,作为一个枭雄,突厥人的汗王,他应该及时率军撤退,从而保存好突厥人的这支最后的力量,以待将来东山再起。

    他却不甘心就此失败,为了自己的命运,也为了突厥人的命运,他想要和上天赌上一赌,他不相信长生天会真的失去对他的垂怜。

    结果却让他更为难以接受,唐军没有动手,可造成的结果却比直接战败更加可悲,军心士气的丧失,让整个突厥大营中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十多万勇士,在曾经的北疆草原上是无敌的代名词,可今天这支军队却仿佛变成了一群群默默待宰的羊羔一样,而对面的唐军,就像是被刽子手拿在手中的钢刀一样,随时都会向他们毫不留情的挥舞而来。

    “你们可有什么好办法。”阿史那骨哚禄用沙哑的语气说道,那是连续数日以来焦急上火造成的。

    “大汗,事已至此,在坚持下去也无用了,不如........退兵吧!”

    一个将领开口说道,虽然说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依然有些迟疑,可最后退兵两字他还是坚定的说了出来。

    “退兵........哈哈哈,恐怕就算我们想要退走,唐军也不会答应了,你真的以为他们一直不出动是忌惮我们吗,不是的,他们是在等着我们消耗掉最后一丝元气后,将我们全部斩杀在这里,我们不退还好,只要有任何退缩的迹象,他们肯定会像一条疯狗一样,向我们猛扑过来,然后追着我们不断的撕咬我们的血肉,知道我们死去才算罢休。”

    听到那员将领提出退兵后,阿史那骨哚禄冷笑着摇头道。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