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草章原争夺战6

    都说人在专心一志的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能够忽略掉周围的一切,仿佛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一般,一切精气神全部放在所要做的事情上面。

    这种情况在战场上是最为实用的,在这个铁与血的交锋的地方,任何一点小小的分神,最后的结果都会造成不可避免的损失,轻者伤筋动骨,重者直接魂归地府。

    “杀,杀,杀.....”

    “冲,冲,冲.......”

    在突厥大汗阿史那骨哚禄的带领下,发起冲锋的十多万突厥大军,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冲破眼前的一切障碍,打破唐军的囚笼,为了自己的生命和部族的延续,杀出一个明天。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人拥有的倒在了冲锋的路上,而更多的人却以这些人的牺牲,终于看到了光明的希望。

    “呼........”

    “冲出来了,终于冲出来了。”

    一身血水的阿史那骨哚禄在斩杀了眼前一个满脸惊骇之情的契丹士兵后,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先前那种仿佛处于原始森林里面,到处都是战马和敌人的场景猛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却是谣言的太阳和新鲜的空气。

    当然了,除了这些平时不在意,可此时却觉得极为珍贵的东西之外,还有的就是不远处,那一片片仿佛钢铁丛林一样的密密麻麻的长枪阵,在太阳之下,泛着寒光的衣甲,都让阿史那骨哚禄原本庆幸的心情又重新低落的下来。

    “大汗,我们是调转马头趁机消灭这些契丹狗,还是.........”

    一个跟随在阿史那骨哚禄身边的突厥大将开口询问道。

    契丹军的人数原本就和他们相差一倍之多,虽然在独活不再的激励下,契丹大军暴发出了绝对的战力,可现实的差距,还是比想象中要残酷的多。

    自从被他们给穿透军阵之后,契丹大军已经开始混乱了,如果此时,他们这些人在调转马头重新杀回去的话,混合着军中中原本的突厥将士,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将契丹大军给彻底击溃。

    看看头顶的太阳,在看看不远的唐军军阵,阿史那骨哚禄摇头道“不行,契丹人只是汉人的一条狗而已,为了突破他们的军阵,我们已经损失了太多的勇士,如果依然和他们进行纠缠的话,就算最后真的将他们给全部歼灭了,对于唐人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而我们到时候能否在和唐军一战,也是一个未知数,既然这样,我们不如现在就直接冲进唐军军阵。

    唐军总共不到五万人,两万人刚才出击我们的侧翼,还有一万人在先前的战斗中,虽然获胜,却也损失极大,现在我们面前只有两万唐军的步卒,只要突破这两万步卒的防线,我们就能够擒拿住唐军的主帅,到时候唐军将会彻底溃败,我们的危机也就解除了。”

    “杀呀.....”

    在阿史那骨哚禄的一声令下,无数个刚刚突破契丹军阵的突厥将士,根本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疲惫或者身上的伤势,就那么驱驰着战马,想着严阵以待的唐军军阵直冲而来,即使有些人在半途中就倒在了地上,其余人也丝毫没有在意,可能有人会说他们冷酷无情,可这就是草原人的习俗,为了部落和家人的生存,个人的生命就是一个可以随时牺牲的物品而已。

    ...................

    “老将军,那些投石车是不是可以出动了,就算无法将他们全部歼灭,最起码也能够给与他们一些阻碍。”看着冲向自己而来的突厥起兵,段简有些紧张道。

    “好,让他们动手吧。”

    对于段简的提议,黑齿常之没有什么变化,倒不是黑齿常之太过于冷静,而是他根本即无所谓,虽然段简也和他说了蛇谷一战的经过,黑齿常之却只关心谋划的部分,对具体战斗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对于投石车的了解,他也之上暗处先前的认识,他也知道投石车,可那都是放在城头上的,虽然威力强大,却移动缓慢,虽然现在段简将那些投石车给简化了,可在黑齿常之看来,那些最多投放一些篮球大小的石头的投石车,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对于黑齿常之的漠视,段简并没有在意,只是轻笑了一声后,对身边的闫明暗暗的点了点头。

    收到段简的暗示后,闫明心中狂喜的走到后方,然后转身骑上快马,向帅营旁边的一处高地走去,闫明带领的投石机就布置在这里。

    “快快快,准备,准备,马上攻击,记住,这是我们这些兄弟第一次在大军中露脸,忍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可就等着这回了,谁敢掉链子,小心某要他好看。”

    闫明一边喊着,一边催促着众将士准备。

    经历了蛇谷一战后,原本还有些生疏的这支投石机战队也算有了经验了,在经过这些时日的操练,比起蛇谷时候的手忙脚乱,现在可顺畅太多了。

    不一会的功夫,百十架投石车就准备妥当了。

    “准备,射。”

    “砰砰砰.........”

    “搜搜搜......”

    一声令下,百十架投石机全部发射,发射的声音之大,即使在厮杀震天的战场上也欣然入耳。

    “轰轰轰,轰轰轰........”

    所谓天上掉馅饼,那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当天上真的开始掉东西,还是能够砸死人的石头的时候,恐怕没有一人会乐意。

    “啊,救命,救命。”

    “怎么会这样,哪里来的石头。”

    百十颗人头大小的石头,猛然间从天而降,即使是在大胆的人,恐怕此时也要惊恐万分吧,毕竟这世上不怕死的人不少,可没有恐惧的人却不多。一时间,就看到先前还像是一支强劲的弓弩,向前冲锋的突厥大军,猛的陷入了混乱之中。

    “哼,混账,来人,传令下去,任何骚动之人,全部格杀勿论,全家听令,继续前进。”

    看着原本严禁的战阵,居然差点乱成了一锅粥,阿史那骨哚禄忍不住气的脸色通红,厉声吼道。

    不得不说,铁血杀戮,虽然在大多数时候会让人感到畏惧之情,可在关键时候,特别是众人处于混乱之时,铁血杀伐确实最后的平息众人情绪的一种办法。

    很快,在阿史那骨哚禄的命令下,原本的骚乱很快就被平息下来了,再说了,虽然百十块石头听起来不少,可是放在数万人交锋的战场上,也只是很不起眼的一点而已。

    “哎呀,居然还敢前进,来人,给我狠狠的射,一百颗砸不死他们,我就给他们射上去一千颗,一万颗,看看他们还能不能抵挡的住。”

    看着很快又重新发起冲锋的突厥大军,先前还得意洋洋的闫明,此时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闫明发火了,也就代表着投石机发威了。

    “砰砰砰.......”

    “轰轰轰........”

    虽然在阿史那骨哚禄的严令之下,和诸多突厥将士坚毅的性情下,冲锋中的突厥大军并没有再被这些石头所影响,即使有些骚乱,也只是一些小骚乱而已,可这种结果却已经让黑齿常之感到极为诧异了。

    “看来老朽是小看天下英雄了,先前还对贤侄说着这种投石机有些不以为然,以为没有多大的作用,没想到使用的好的话,居然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还请贤侄不要责怪老朽有眼无珠才是呀!”

    “老将军说的是哪里话,这投石机不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可确实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除了一开始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之外,居然都没有让敌人有所停顿,小侄实在是惭愧呀!”段简也有些意外的说道。

    在段简看来,就算这些投石机无法向当初在蛇谷一样,给予突厥人极大的打击,最起码也能够让突厥人不敢贸然进攻,却没想到,突厥人居然在这种情形,硬顶着天上掉石头的压力,硬生生的冲了过来。

    “哎,贤侄这样想就错了,就好像是在勇猛的战士,也不可能打赢一场战争一样,在强大的武器,也不可能取代所有的武器,因此,武器无所谓好坏,只有在关键的时候使用最为合适的,才算是最好的武器,而这些也是我们这些身为领兵将领的责任,虽然目前看来,这投石机并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可如果换一个地方,就好像贤侄在蛇谷的作为一样,这投石机就可以成为一场战争中压倒性的力量,所以,贤侄万万不可因为一时的得失而心生厌弃之情。”

    看到段简脸上那有些颓然的表情,黑齿常之说道。

    “多谢老将军了,小侄以后一定会谨记老将军的教会。”

    “冲,冲,冲”

    此时此刻,所有突厥军中的将士,上到阿史那骨哚禄,下到一个普通的小兵,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迅速冲到唐军阵前,攻破唐军的军阵,斩杀唐军的大将,好一举击溃唐军。

    三百丈,两百仗,一百丈,八十丈............

    “射..........”

    “砰砰砰”

    当突厥大军冲入到距离唐军军阵三十仗以内的时候,一声令下,同时从突厥军中和大唐军中传出来。

    一时间,就看到天空上仿佛升起了两团乌云一般,一方是极为密集却显得稀少,这是唐军射出的弓箭,另一方是突厥人射出的弓箭,虽然冲过来的突厥将士人人都是射手,可他们因为相互间的距离太远,射箭的时候也前后不一,因此显得有些散乱。

    “啊,啊,啊.........”

    手下中箭倒地的是正在冲击中的突厥将士,只是,虽然唐军的弓箭极为密集,却数量不多,对突厥大军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另一方,唐军对于突厥将士射出的弓箭却根本就没有多加理会。

    这些防守在这里的唐军都是部族,虽然唐军中,一直以来都是骑兵占据强有力的地位,可步卒的战斗力却并不比骑兵弱,只是因为一直以来需要动用步卒的地方并不多,才会造成大唐的步卒虚弱的现象。

    在面对突厥大军射来的弓箭,早有准备的唐军,纷纷举起手中的圆盾,一个连着一个,成六十度角,将自己和战友的身体要害部位,大多数都当得严严实实的,当然了,并不是说其他地方不重要,而是那些地方都被厚厚的甲胄挡着,即使真的被弓箭射中了,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叮叮当当.......”

    就仿佛是交响乐一样,箭雨形成的黑云落幕了,唐军军阵中,除了几个倒霉蛋之外,大多数将士都是平安无事的依然屹立在哪里。

    “嗯......”

    虽然只是打眼一票,可唐军这种微弱的损失,还是让阿史那骨哚禄等突厥军中的将领感到震惊,他们先前一直就知道唐军能够横行天下,除了战力强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武器和甲胄极为坚固,锋利,而在战场上,这两样东西代表的就是一个个战士能否活下来的最好的东西。

    只是,此时此刻,无论唐军的武器装备是否强大和锋利,已经轮不到他们多想了,因为,这个时候,两军终于碰撞道一起了。

    “砰砰砰.........”

    “啊啊啊......”

    如果说刀剑和人体的碰撞是铁与血的话,那么此时此刻这就是一堵铁墙和血肉组成的弓箭进行的碰撞。

    唐军军阵的前面,一排半人高的大盾牌整齐的摆放在哪里,而是这些盾牌上面,一个个摆放着一丈多长的长枪,从枪头那闪着寒光的情况看来,这可不是什么玩具,而是真正能够杀人的利器。

    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唐军阵营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将自己密密麻麻的保护了起来,如果想要冲入军阵,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就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

    “冲呀,杀呀”

    虽然唐军阵营看起来极为恐怖,却并没有吓住悍不畏死的突厥将士,他们驱赶着快马,像是一道道利箭一样,就那么冲道唐军的军阵前面,用手中的弯刀,用自己的身体,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身后的战友打出一片前进的道路。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