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 章 往事如狼

    樱雪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事发地点,她没有理会不休,而是与他擦身而过,迅速跑到师父面前,仗剑挡在齐天大圣的前面。

    她对不休怒目而视,质问道:“不休!你已经成为了秘境盟主,为何还要对我师父赶尽杀绝!”

    不休一脸的无辜,问道:“赶尽杀绝?这话从何说起?”

    樱雪见他抵赖,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你若不是赶紧杀绝,为何将我师父吊在树上?还把我们明教弟子捆住?”

    不休道:“捆住明教弟子,是防止他们干傻事儿。吊起你师父,是因为她残害同门,我要实行盟规对她处罚!”

    樱雪只是知道师父来帮源洞的目的,却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不能看着师父受虐,便问:“你有什么证据?”

    不休指着周围的伤员和尸体说:“这些伤亡的明教弟子,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樱雪这才看到地上的尸体,回头看师父。

    圣女被困在网里,嘴上戴着嚼子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噜呜噜的摇着脑袋。

    樱雪见师父如此可怜,好生心疼,对不休说:“我师父只是来帮源洞取宝,何来残害同门之说!”

    不休说:“这洞里除了重重的机关,根本没有宝藏!她明知道危险,还强迫弟子进去!最终让这么多无辜的人丢失了性命,这还不算是残害同门吗?”

    樱雪说:“我师父并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宝藏!所以,为了明教大业冒险寻宝并无过错!”

    不休笑道:“不知道么?我方才出来的时候已经告诉她了,这洞里什么都没有!可她就是不信,到现在都没有把人撤出来!另外,她集结大量死士尾随我进入山洞,意欲何为呢?”

    樱雪强辩:“我师父是担心盟主安危,才令明教弟子舍命相随的!难道关怀教主安危,也有错吗?”

    不休大笑:“好一个舍命相随,既然是要保护我,为什么鬼鬼祟祟呢?”

    樱雪大致猜到了师父的意图,只不过现在情况紧急,维护师父才是首要任务,其余的都不是重点。

    她说:“我师父如此行事,只是不想盟主误会,避免节外生枝罢了!”

    不休见她如此强词夺理,便说:“以你的意思,反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喽!”

    樱雪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想你误会我师父。”

    不休哼了一声:“误会~”便不再说话了。

    袁惊风接口道:“你师父跟踪盟主,意图不轨!她已经认罪,有我和白莲教刘堂主共同作证,樱姑娘,你不要执迷不悟!”

    他这话有软有硬,算是给樱雪一个温柔的警告。

    刘福通也说:“正是!我们三教共同作证,樱雪姑娘,你不要做傻事!”

    他的意思很直白了,让她赶紧躲开。

    樱雪说:“你们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袁惊风眯着眼,用阴冷的声音问:“樱姑娘,你这是在质疑我们吗?!念你是女流之辈,我不为难你,可若是再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樱雪恨袁惊风,以前在宣镇的时候,这袁惊风算是手下败将!如今居然敢趾高气昂的威胁自己!

    “袁惊风!收起你那一套!”樱雪据理力争说:“我相信不休盟主主持秘境,凭的是公理,而不是强权!”

    不休心中苦笑:这个妹子,是将我一军啊。

    他反问樱雪:“为了这样一个人,值得吗?”

    樱雪说:“她是我师父!”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为了她师父,什么都是值得的!

    不休说:“可是,她为了自己的野心,做了多少坏事?这些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我师父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樱雪想起了不休在仙颅洞中讲的那些事情,她反驳道:“那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

    不休见她如此执迷不悟,把心一横:“是吗?那今天就当着你师父和明教弟子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樱雪顿时觉得不好,那些事情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传出来一定会对师父不利!她想要阻拦,不休却抢先一步张口。

    不休对着樱雪说:“当年,明教的老教主有意在我师父、大师伯还有圣女三个人当中培养一个继承人!但是三人之中,圣女的威望和本领最差,也是最没有机会成为教主的人!但是,为什么我师父和师伯会反目?她又为什么在三位继承人一死一出家的情况下只做了圣女,没能成为教主呢?”

    不休质问圣女:“你以为,真的没人知道吗?”

    圣女面有异色,她真的很担心这个事情被当众说出。

    樱雪大喝道:“不休掌门!此事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不要迷惑众人!”她想上前,却被齐天大圣拦住。

    不休也不理她,而是继续对圣女说:“当年,你以退为进,主动放弃候选人的位置,却暗中挑拨我师父和师伯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决斗!最终,我师父误伤师伯!本来,师伯只是皮肉之伤罢了,可为什么会突然暴毙?!我师父的剑上到底涂了什么毒药?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吧!你以为,那些药被你倒掉之后就能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老教主在临终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师父吧!”

    圣女的脸色惨白,她真的没想到,不休居然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不休冷言道:“你是不是很好奇,老教主不仅被你毒坏了嗓子,还废了双手,又是怎么还能把这些秘密告诉我师父的呢?”

    圣女眼疵欲裂。

    不休说:“告诉你!老教主,也就是你亲爹!早就看出你的狼子野心。在大师兄死后不久就查出了真相!他把一个匣子交给我师父,里面装的什么,想必你也猜得到,正是密信和明王符。他们约定,只要老教主健在,永远不要打开匣子!并且让我师父发誓,永远不能动你半根汗毛!!可怜老教主一片苦心,最后还是被自己的亲女儿折磨而死!”

    圣女快要把眼睛瞪了出来,她不是在感动,而是在心中咒骂:“老东西,果然是你坏我的好事!”

    不休问:“樱雪,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惩治?”

    樱雪说:“这....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信不得!”

    呜呜~

    圣女在网中挣扎想要说话。

    不休对刘福通说:“让她说!”

    嚼子被摘掉以后,圣女嘶吼着对樱雪说:“杀光他们!”

    樱雪见师父声嘶力竭痛苦不堪的样子,几乎本能的举起宝剑冲了过去。

    不休向后一闪,躲开宝剑。

    樱雪回手继续攻击,不休竟然被逼的连连败退。

    圣婴把两只小眼睛一瞪:“这他妈哪儿来的疯婆子!胆子也太大了!还他妈敢对我大哥动刀子?“

    他又在心里埋怨刘福通周癫二人:你们俩跟我大哥那么好,怎么就知道干看着!

    擦~

    火石一碰,四溅的火星变成七八个火球,在半空中打着转就飞向樱雪。

    不休听到呼呼的响动,回头一看,差点没吓死。

    “把火球收起来!”不休大吼一声。

    圣婴不知所措,火球停在半空不敢动弹。

    周癫急忙拉住圣婴,对着耳朵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

    圣婴吓得一缩脖子,责怪道:“你们怎么不早说!”

    周癫一脸无辜的说:“还怪我们!你也不想想,能动手的话,我们可能干瞪眼么?!”

    圣婴看着四处乱窜的不休说:“可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啊!”

    刘福通想了一下:“木英,咱们的队伍里就你的法术最温柔,你快把她缠住!”

    木英犹豫:“这….这我叔父要是怪罪下来…”

    刘福通道:“怪下来,由我顶着!快点!”

    木英大喝一声,野草飞长。

    樱雪用剑砍断野草,脚下一绊,啪的摔在地上。

    “大侄子!别掺和!”不休担心伤了樱雪,急忙呵止。

    刘福通无奈,只得把手一张,一团黑雾迅速在空中变化成钢丝缠住樱雪的宝剑。

    他握住钢丝用力往回一拽,樱雪的宝剑脱落。

    樱雪吓了一跳,抬腿又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猛刺不休的脖子。

    袁惊风飞身跳过去,用手中的大宝剑荡开匕首,伸手点住樱雪的穴位:“别动!”

    樱雪像个泥雕木塑一般定在原地。

    不休喘了几口气,对樱雪说:“你还真下杀手!好!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转过头对圣女:“你残害同门在先,指使门徒刺杀盟主在后!数罪并罚,木英,给我往死里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