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抢章 抢你了咋地

    朱由检抬头看了一眼好似奸计得逞的朱由崧,知道他这个前世今生的兄弟又在做什么无聊的事情了。

    朱由检坐在石凳上,朗声说道:“免礼!”

    孙长志脑袋微微一抬,又给朱由检磕了一个头,才大气都不敢喘的站了起来。

    朱由崧看着孙长志谨小慎微的样子,心里更是不平衡了,丫的我这个世子虽然不是皇上,可是好歹也算是一个皇族,孙长志这小子以前怎么就不在我面前这么恭敬?

    朱由检看了朱由崧一眼,眼中的疑惑明显是在问朱由崧这是玩的哪一出,朱由崧现在看着孙长志就有些心烦,便挥手叫孙长志下去。

    孙长志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皇上,正手足无措之际见到朱由崧吩咐他下去,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又向朱由检行了一礼后恭恭敬敬地离开了。

    这时候这小院子里只有朱由崧他们兄弟二人了,朱由检带来的侍卫最近的也都是在院门外守着。

    朱由崧撇了撇嘴坐了下来,盯着一脸浅笑的朱由检没好气道:“我知道你是来拿钱的,我就闹不明白了,你一个九五之尊的天子,为了那几十万两银子值得区均降贵亲自跑一趟?”

    兰儿被朱由崧给支走了,朱由崧这厮肯定是不会给自己倒茶的。

    朱由检只好自食其力,取了茶杯和茶壶,听到朱由崧的话后,手里的茶壶差点没有摔在地上!

    “你说多少?多少两银子?”话虽出口,声音却是有些颤抖。

    朱由崧好奇道:“那个小顺子没有告诉你,你从我这儿拿了多少钱?”

    朱由检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缓缓说道:“这些日子一直在为筹粮的事情的发愁,哪里顾得上这些东西?”说着咽了一口吐沫,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单单这京城中的官吏,这些日子就给你送了这么多钱?”

    朱由崧点了点头,说道:“大明的官儿可是真的富啊,人们不是常说大明的官员被太祖老爷子定的俸禄很低吗?”

    朱由检点了点头却又冷哼一声道:“屁!他们的俸禄要是折合到后世,个顶个的高收入群体。只是他们送给你的那些钱,不是他们的俸禄罢了。”

    朱由检见朱由崧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缓缓说道:“你还别不信,你说他们收入低,那是你没有看过《醒贪简要录》!”

    朱由检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才说道:“朝廷正一品官员的俸禄是每月支米八十七石,一年就有一千多石,米来自稻谷,加工一千多石米需要近三千石稻谷。而要生产这三千石的稻谷,则需要用田近千亩地。你能说他们俸禄低?”

    朱由崧听朱由检说的数据手到拈来,知道他对官员的俸禄是有过一番研究的,不然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遂递给朱由检一支烟,想听他慢慢说。

    朱由检把烟叼在嘴里,从袖子里掏出匠营打造的打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忽地心底一动,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呼呼守在门口侍卫的冲动!

    他如有所感地看了朱由崧一眼,仿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头噬人的饿狼!

    “你待怎地?我——”说着就要把手里的打火机收起来。

    可是还没待他说完,手上的打火机就被朱由崧给一把给抢了过去!

    朱由崧在朱由检掏出打火机的一刹那,就差点被晃瞎了自己的钛合金狗眼。

    朱由崧把打火机拿到手里,才眯着眼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我看看不行啊,别整天扣扣索索的!”

    朱由检被噎了一句,只能闷着头盯着朱由崧把玩自己的打火机。

    朱由检把朱由检的打火机拿在手里,入手微沉,通体黄色,心里便是一喜,这一定是纯金打造的!遂细细打量起来,朱由检这个打火机造型古朴,外壳上面还雕了一头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另一面有四个娟秀的楷体字:“大明锦绣”,外衬祥云!

    朱由崧是越看越喜欢,这个打火机可比自己那个黄铜的打火机好看多了,便紧紧地抓在手里道:“送我了,你再做一个!”

    朱由检一听自己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朱由崧又说道:“你坐拥着万里江山,又从我这儿拿走了那么多钱,送我一个打火机能死啊?我说出去都怕丢人!你还不乐意?”

    朱由检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要不是顾忌自己的面子,朱由检真的恨不得说能了!能死,心疼死了!

    朱由检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用这东西,你用不了这东西!”

    朱由崧眉毛一抬不屑道:“我用不了?”

    朱由检抿着嘴嗓子里发出一声:“嗯。”

    朱由崧纳罕道:“我怎么用不了?”说着还是非常潇洒地把打火机在手里翻了个花,不知用什么技巧把打火机给打着了火。

    朱由检断断续续说道:“那……那个,你用,你用属于违制。”话虽出口,声音却越来越低。

    朱由崧却是一副了然的样子,不在乎道:“好说好说,五爪龙我用不了,回头我找个人把一个爪子给扣下来就能用了!”

    朱由检闻言一怔,他算是服了眼前的朱由崧了。

    古代等级分明,因龙纹地位尊崇,故皇帝诸王之外,一般人不得使用。

    明的亲王,世子,郡王,其实都是可以用龙纹的,甚至都是可以穿龙袍,用五爪龙的,只是龙的形态有的只能皇帝能用,别人不能用。

    朱由检自然不会把这事告诉朱由崧,没看见他听到僭越后一点都不在乎吗。要是让他知道实情,那还得了?

    其实明朝现在对僭越五爪龙已经十分严重了,原因是自明建国以来,以士人阶层为主体的文官集团与皇权之间不断进行着或大或小的“斗争”。

    皇帝通过赏赐高等级纹样的服饰进行拉拢是皇帝控制官员的手段之一,随着这一手段的反复运用,赐服(及高级纹样)的泛滥不可避免。

    泛滥到现在,一般人根本分不出来“蟒袍”和“龙袍”的区别了,现在蟒袍那都是五个爪子的。

    闹得紧跟在蟒身后的飞鱼、斗牛也都出现了五爪的飞鱼、斗牛。

    不过这里要说一下大明这时候的小弟,朝鲜。

    虽然大明僭越五爪龙的现象严重,但是朝鲜国王的身上的龙袍却是四爪龙。

    大明不说亲王,就是连郡王都是可以穿五爪龙袍,可是朝鲜国王只能穿四爪龙袍,所以说朝鲜国王这个附属国的国主,其实地位比中国的郡王地位还要低上一个等级。

    言归正传,朱由崧却像没看到朱由检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面无表情地把打火机收了起来,笑眯眯地说道:“哎呀,不说这事了,你接着说官员俸禄的事儿嘛!皇上学识渊博,快给小的解解惑!”

    朱由检知道今天这个打火机是要不回来了,只好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把心思放到官员俸禄的事情上,说道:“朝廷正一品官员的俸禄是每月支米八十七石,一年就有一千多石,米来自稻谷,加工一千多石米需要近三千石稻谷。而要生产这三千石的稻谷,则需要用田近千亩。”

    朱由崧配合的语气夸张道:“这么多!”

    朱由检冷哼一声接着说道:“这还不算人力和畜力,种田需要耕牛,按一头牛耕地五十亩计算,就需用牛头二十头左右。田间劳作方面的人力花费,按一个人种田二十亩计算,就需要五十个人耕种!你说俸禄少吗?”

    朱由崧沉吟片刻后,皱着眉说道:“你说的是一品大员,整个朝廷又有多少个一品?”

    朱由检说道:“好,那以七品县令的俸禄标准而论,他们月俸是大约八石大米,一年大约百石,与一品官员的月薪差许多。但也需要近八十亩地、五六个农夫全年专门为之生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