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重,不过总是这样踩啊踩的,自然会让阿尔萨斯的心情大受影响。

    偏偏霜之哀伤还跳得很开心,这也使得阿尔萨斯被踩了更多的次数……

    当一曲终了的时候,阿尔萨斯带着意犹未尽的霜之哀伤回到了休息区,正好瓦里安和阿尔泰娅也走了过来。

    “阿尔萨斯王子殿下,你也过来了!”

    阿尔泰娅连忙向阿尔萨斯行礼。

    “嗯……阿尔泰娅女士,和瓦里安跳舞的感觉怎么样?”

    尽管这样有些太过明显,但是阿尔萨斯还是忍不住问道。

    “还……还好,王子殿下很宽容,有几次我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脚……”

    阿尔泰娅有些脸红地说道。

    “不不不,阿尔泰娅,你跳得很好,是我不对,没有跟上节拍。”

    瓦里安连忙说道。

    “行了……你们俩这样相互推脱要推到什么时候……”

    瓦里安的举动让阿尔萨斯有些好笑,他开口打断了瓦里安的话。

    而另一边,温蕾萨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开口向霜之哀伤问道:“霜女士……和阿尔萨斯……跳舞的感觉,怎么样?”

    “和主人吗?很好啊!”

    霜之哀伤开心地回答道。

    也许是因为和温蕾萨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霜之哀伤对温蕾萨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反感了。

    “哦……”

    温蕾萨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可是霜之哀伤似乎谈兴很高。

    “虽然和主人一起跳舞很开心,不过就是有些……太羞人了。”

    霜之哀伤炫耀般地和温蕾萨说道——她的脸上,可看不出有半点害羞的感觉。

    “羞人?”

    跳舞还会让人害羞吗?——温蕾萨可是完全不知道这种事情呢!

    “是啊,主人总是用他的手摸小霜的屁/股!”

    霜之哀伤理直气壮地说道。

    “摸……摸……什么?”

    温蕾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卡莉亚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温蕾萨和霜之哀伤的对话,听到了这里,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就是说,主人总是会摸小霜的屁/股啊!就是这里!”

    似乎是觉得卡莉亚不知道“屁/股”的位置,霜之哀伤还特意扭了扭身子,翘起自己的屁/股指给卡莉亚看。

    如果平时,卡莉亚一定会勃然大怒,指责霜之哀伤的失礼,然后借题发挥,说些她配不上阿尔萨斯之类的话,不过现在……

    卡莉亚依然勃然大怒,不过这一次是针对阿尔萨斯而来的。

    “阿尔萨斯!”

    卡莉亚大声喊道。

    “什么?”

    阿尔萨斯还在和瓦里安以及阿尔泰娅聊天,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

    “你……你……你太无耻了!”

    卡莉亚脸涨得通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和阿尔萨斯说这件事。

    “我?我又怎么了?”

    阿尔萨斯一脸无辜。

    “哼!”

    卡莉亚把怀中的吉安娜放在了座位上,然后起身,跺了跺脚,满脸通红地离开了。

    “温蕾萨,卡莉亚怎么了?”

    望着卡莉亚愤然离去的背影,阿尔萨斯不解地问温蕾萨道。

    “哼!色/鬼!”

    没想到温蕾萨和卡莉亚一样,狠狠地瞪了阿尔萨斯一眼之后,就愤愤地离开了舞厅。

    “这是怎么了啊……”

    阿尔萨斯一头雾水,然后把目光看向了还留在原地的塔雷莎。

    “到底怎么回事啊,塔雷莎?”

    阿尔萨斯向小女仆询问道。

    “啊,是……我……我不知道……”

    塔雷莎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然后就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怪了……”

    阿尔萨斯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吉安娜的身上。

    “吉安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她们都走了?”

    阿尔萨斯问小女孩儿道。

    “不知道呀!”

    吉安娜放下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果汁甜甜的,真好喝!

    吉安娜倒是听到了刚才温蕾萨和霜之哀伤的谈话,可是让一个紧紧比阿尔萨斯现在的身体年龄大上一岁的小女孩儿,说清楚卡莉亚和温蕾萨为什么生气,那可真是太难了。

    毕竟,吉安娜连自己对阿尔萨斯到底是一种什么情愫,都还一知半解呢!

    “哈哈,讨厌的家伙都走了!”

    霜之哀伤拍着手叫好道。

    “小霜……你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阿尔萨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霜之哀伤。

    “当然没有啦!”

    霜之哀伤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从刚刚开始,小霜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个儿顶个儿的事实!

    “那就真奇怪了……”

    阿尔萨斯没有疑心霜之哀伤,他还以为卡莉亚和温蕾萨又说起了什么别的事情。

    如果让阿尔萨斯知道,在霜之哀伤的标准中,连“摸屁/股”这种事情都算正常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不要管他们了,主人,我们去跳舞吧!”

    霜之哀伤热情地揽住了阿尔萨斯的手臂,尽管因为身高的原因,她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滑稽。

    “还要跳?不是刚刚跳过了吗?”

    阿尔萨斯一脸苦闷——和霜之哀伤跳舞,可不是什么享受的活动——至少,对于自己的鞋来说不是。

    “那也要!我们要跳一个晚上!”

    霜之哀伤欢呼雀跃着拉着阿尔萨斯跑向人群中间。

    “而且……”霜之哀伤在原地站定,把脑袋凑到了阿尔萨斯的耳边,小声说道,“主人你想摸小霜的屁/股也是可以的哦!再用力一些也没关系的!”

    在这一刻,阿尔萨斯的脸色,别提有多么精彩了。

    在这一夜,洛丹伦的王城,无论是大街上,还是洛丹伦的王宫中,到处都是庆祝和狂欢着的人群。

    一开始,洛丹伦皇家卫队还在执行自己的任务,不过很快,他们也被庆典的气氛感染了,加入到了狂欢的队伍中。

    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士兵还是小商贩,甚至就连十恶不赦的罪犯,在这一刻,他们快乐的理由却都是相同的。

    兽人们被击败了,无论今后如何,他们都可以过上自己原来的生活了。

    人类,再一次用血与泪,证明了自己依然是这片大陆的主人。

    也许不是唯一的一个,但一定是最顽强,最昌盛的那一个。

    这一夜的洛丹伦王宫灯火通明,有魔法灯笼,也有油灯和烛灯。

    餐厅中的客人们逐渐放浪形骸,个个酩酊大醉;而舞厅中的青年人们也同样陷入了狂欢的热舞中。

    在这样的氛围下,阿尔萨斯本来已经做好了真的被霜之哀伤拉着跳一晚上舞的打算。

    当然,也许说是被踩一晚上脚更加合适。

    可是就在舞会卡莉亚她们离开了一段时间后,霜之哀伤忽然拉着阿尔萨斯,跑出了那个舞厅。

    “喂,小霜,你不是要跳舞么?现在又要去哪?”

    阿尔萨斯一遍被霜之哀伤拉着在长廊中跑,一边大声问道。

    霜之哀伤也不回答,直到她带着阿尔萨斯穿过了花园,楼梯以及阳台,停在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这里!”

    霜之哀伤一脸欢喜地宣布道。

    “这是……这不是我的我是吗?小霜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阿尔萨斯好奇地问道。

    “进去,进去再说!”

    霜之哀伤似乎有着什么急切的事情,她从身后推着阿尔萨斯的身体,走进了卧室。

    “咔嗒”。

    阿尔萨斯听到了一声明显的声音。

    “小霜,你把门划上做什么?就算我们现在休息,可是女王阁下还没有回来啊?”

    阿尔萨斯转过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