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需要力量

    对埃文森跳脱的思维方式,梅琳达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刚刚的气氛那么严肃,你咋就能扯到这个上面来了?

    愣了一会,梅琳达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转内勤了,科尔森应该和你说过的吧?”

    “嗯,的确说过,好像还是你主动申请的。”埃文森想了一下说道“内勤什么的确实和你不搭调,无论是工作性质还是衣服。你怎么会选那么无趣的工作?”

    提到这个,梅琳达眼神一黯“没什么,只不过不想在出外勤了,见惯了死亡和流血,现在想换一个平淡点的工作。”

    “真的是这样吗?”对于梅琳达给出的理由,埃文森显然不相信“我看的出来,你有一颗战士的心,你渴望战斗,对你来说坐在办公室里面打杂,绝对比在战场上厮杀更难受。而且你在上次来我这里的时候,所表现出的那种对力量的渴望,绝对不是一个厌倦了战斗的人该有的。”

    “战斗,意味着死亡。”梅琳达怅然若失的说道“有的时候是敌人,有的时候是自己人,该有的时候是一些不该死的人。我在想如果我不在参加战斗,或许就不用见到这些了。”

    梅琳达提到了敌人,自己人和不该死的人,却没有提到她自己,可见她自己并不害怕死亡,而是害怕别人死在自己面前,尤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的死亡。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梅琳达猛然警醒过来,她觉得作为一个特工,和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说这些话,有些过头了。

    作为一名术士,让一个普通人不经意间,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诚实一些,这并不算太困难。不过如果对方对自己存有戒心的话,就做不到了,除非拷问他们的灵魂。

    埃文森了可不想说,我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用精神力干扰了你。于是他没有正面回答“这没什么不好的,有些事情说出来比憋在肚子里好。而且即便你不在,战斗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该死的人还是要死,还有可能因为缺少了你的存在,而死的更多,只不过没有死在你的面前罢了。”

    埃文森最后总结到“所以我觉得你并不是厌倦,而是在逃避。”

    “逃避?”梅琳达思虑一下这个词,然后惨淡一笑“或许是吧,不过我不想再经历那些事情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吧。”

    “太消极了,这种心态可不对,你应该去找一个心理医生。或者……”埃文森一笑说道“听一下我的意见,身为一名术士,我对于心灵有很深的研究。”

    “听你的吧。”梅琳达干脆的说到。

    这下轮到埃文森吃惊了“真意外,我以为你会更相信心理医生,而不是一个神神秘秘的术士,况且我们也并不算太熟。”

    梅琳达撇了一下嘴说道“心里医生不管用,我前夫就是心理医生。”

    “前夫?你离婚了?”埃文森吃惊的问道,他对梅琳达的了解并不深,他还以为梅琳达要么没结婚,要么会和一个神盾局内部的人结合,是真的没想到她的前夫会是一个心理医生。“哦,那真遗憾。”

    梅琳达眉毛一挑心说,我离婚了你遗憾个什么劲啊?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你对老娘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你也应该是庆幸才对啊。“遗憾?你有什么好遗憾的?”

    “真的,我觉得以你的性格和工作,应该不是那么容易结婚的,好不容易结婚了居然还离掉了。”埃文森不理梅琳达已经僵掉的表情,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他心理医生的职业,真的跟你蛮配套的,至少在你家暴他的时候,他能够自我调节,而不至于心理失调。”

    梅琳达脸色发黑,牙咬的咯吱咯吱的,放在桌子上的手也握的噼啪作响。她感觉自己现在,没有一拳把面前那张可恶的脸打爆,在忍耐力方面已经堪比佛陀了。

    “好了玩笑话到此为止。”埃文森见梅琳达气的快要黑化了,果断的转换话题“你要听我的意见,但我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怎么调节自己的心态,我只会告诉你解决的方法。”

    “呼”梅琳达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以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怎么解决?”

    “力量。”埃文森眼睛微微眯起“我能给你的只有力量,而你需要的也只有力量。”

    “力……量”梅琳达迷茫的重复了一下这个词。

    “不错,就是力量。”埃文森以蛊惑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拥有强大的力量,你就能够保护你的战友,你就能够保护那些无辜的人。”

    见到听了这些话的梅琳达陷入了沉思当中,埃文森继续说道“当你的力量足够强大,你就能够完全控制局势的发展,那些该活的人就能活,那些该死的人就得死。这些你自己都是明白的,所以在你见到那本书的时候,你对力量是如此的渴望,这是你内心真正的诉求。”

    梅琳达仿佛已经失神,她愣愣的抬起头来看着埃文森“我内心的渴望吗?”

    “是的”埃文森肯定的回答,然后有看着梅琳达的眼睛说道“那么你愿意顺从你内心的渴望吗?”

    “我……我……我愿意。”梅琳达思虑许久但最终同意了。可她接着又担忧的问道“可是那本书,已经拒绝了我,你说过我没有资格学习上面的知识。”

    “哼,确实是这样,不过那没什么。”埃文森无所谓的说到“我本来也没打算教你魔法。”

    梅琳达这下不明白了,对方是是一名使用魔法的术士,他不教自己的魔法,还能教自己什么?

    埃文森看出了梅琳达的不解,于是解释道“你能看到那本书,虽然被那本书拒绝了,但是你的反应并不算太糟糕,以不适合学习魔法的人来说算是不错了,针对这种人,我有一种特别的方法。虽然仍然无法学习法术,却可以获得不俗的力量。”

    “真的?”梅琳达不确定的问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骗你吗?”埃文森摊摊手说道。

    梅琳达觉得,虽然对方思维跳脱,也爱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应该不会在这么严肃的问题上骗自己,于是她选择了相信。“那么我还如何获得这种力量?”

    “不急。”埃文森语气缓和的说“我虽然打算给你力量,但不是现在,你现在的状态不合适。”

    “那什么时候合适?”梅琳达焦急的问道。

    “等你的心态稳定下来的时候。”埃文森回答道“还有,我希望这件事情只限于我们两人知道。”

    “为什么?”梅琳达眼神闪动,显然她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向神盾局隐瞒。

    “实话告诉你”埃文森笑了一下说道“我们术士的力量,即便是在黑巫师里面,也算是危险而邪恶的。随便把它教给不合适的人,那不是在帮助他而是在害他,这也是我要等你心态稳定下来,在教给你的原因。你能答应吗,梅琳达?”

    “好的,我答应。”梅琳达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邪恶又如何?危险又怎样?在自己弹尽粮绝的时候,面前摆着一把装满子弹的步枪,你会因为他是敌人制造的而不用吗?这就是不了解术士魔法的梅琳达的想法。

    “那么我们说定了。”埃文森伸出一只手。

    梅琳达握住了那只手说道“说定了。”

    在梅琳达答应下来的同时,她看到埃文森的手冒出了微弱的绿光,并蔓延到了自己的手上,同时她感觉自己的手背上出来了一阵强烈的灼热感。

    梅琳达迅速的抽出自己的手,看向了自己的手背,她看到自己的手背上有一个绿色的符文,那符文复杂玄奥,就像火焰在燃烧,但却很快的消失不见“这是什么?你做了什么?”

    “别紧张,那只不过是一个契约。”埃文森解释道“当你打算泄露我们之间的秘密时,在付诸行动之前,这个契约将会把你的这段记忆抹去。”

    埃文森想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我掌握的不太熟练,也许它会让你忘记更多东西。”

    “你不相信我?”梅琳达愤怒的问道。埃文森的做法让她很不爽,没人喜欢被强制,即便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也不喜欢别人来监督。

    “我相信你,但你能相信你自己吗?”埃文森说道“况且这只是一个保险而已,只要你能按我们约定的去做,它就和不存在一样。”

    们相信自己吗?梅琳达仔细的想了一下,答案是不能。即便是自己现在答应了埃文森,而且是真心答应的,可是一段时间过去,出于特工的原则和神盾局的忠诚,自己仍然会吧这件事情告诉尼克弗瑞的。

    “哼”梅琳达哼了一声,转身就像离开。在走到店门口时,又听到了埃文森的声音“梅琳达,我不是开玩笑的,还有尽快调节心态,我可是很期待的。”

    梅琳达头也不会的说道“我会的。”接着就离开了。

    “我真的很期待呐,接受了我的力量之后,你究竟会忠诚于谁呐?梅琳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