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血之狂暴

    点燃,埃文森伸手一指,燃烧着献祭之火的憎恶,身上立刻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憎恶的身影不由的一顿,泰勒抓住机会,又在他身上添了一道伤口。

    与此同时,一道火红的光芒从憎恶身上,涌入了埃文森体内。

    “呼,真爽。”埃文森嘴中突出一股灼热的气流,他感觉自己像是嗑了兴奋剂一样。

    既然有人被当做祭品献祭,那么自然也会有受祭者,一般情况下受祭者就是术士自己。

    献祭之火在不停的灼烧着敌人的同时,也会吸取敌人的生命能量,术士利用法术点燃,会直接引爆这些能量,给敌人一次性造成大量伤害。

    而聪明的术士,则只会引爆一部分,把剩下的能量引导进自己的体内,从而获得一种叫做爆燃的效果,大大提高自己施法的速度。

    得到爆燃效果的埃文森,又摸出三块灵魂水晶,他们漂浮在埃文森双手之间,不停的旋转,然后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这个时候憎恶则注意到了埃文森的法术,他那野兽般的直觉,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他大吼一声,一个左摆拳打向了正纠缠不休的泰勒。泰勒一弯腰,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谁知这正中了憎恶的下怀,一个右勾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胸口上,两米五高的恶魔守卫,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

    憎恶没去管飞了出去的泰勒,而是冲向了正在准备法术的埃文森,这个时候埃文森手中的灵魂水晶,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

    终于,在憎恶距离埃文森还有二十米的时候,术士最强的单体伤害技能,灵魂之火终于完成了。

    一发脸盆大的火球,带着似有似无的痛苦哀嚎,直接在憎恶的胸口上炸裂。

    这下爆炸的威力,几乎赶得上小口径的榴弹炮了。周围的汽车被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掀飞出去,沥青的地面也被高温融化成液体状态,距离爆炸较近的埃文森,全靠被他全力撑起虚空防护,才没有被波及。至于直接中招的憎恶,更是带着黑烟被崩飞五十多米远。真是应了某主母的一句话,来的快,去的也快。

    “呼……呼”埃文森撤去,已经布满蜘蛛网般裂纹的虚空防护,不停的喘着粗气。

    本来,灵魂之火这个法术的消耗,埃文森是完全可以承受的,并且在他进入爆燃状态后,施法时间过长这个缺点,也会被明显弥补。但是埃文森这次是超规格的使用了这个法术,所以才会被憎恶冲到这么近的距离,才释放出去,而其消耗也非常接近埃文森的极限了。

    灵魂之火的原理就是,术士利用独特的法力,将灵魂转化为纯能量,再以火焰的形式释放,其过程,和核裂变差不多。

    所以这个法术,几乎没有上限,理论上来说,只要你拥有足够多高品质灵魂,在拥有把这些灵魂全部转化,并暂时压制的法力,一击爆地球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拥有那样实力的存在,目前整个燃烧军团,就只有艾瑞达双巨头,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可是像他们那样的存在,想要毁灭世界有的是办法,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要知道释放那个级别的灵魂之火,所需要的施法时间,几乎都够军团直接把一个世界平推了。

    而且还有个问题是,想要释放灭世级的灵魂之火,所需要的灵魂数量,约等于那个世界上所有智慧生物的总和,碰到地广人稀的世界,还不一定够,这特么就比较尴尬了,所以,灵魂之火目前还是停留在术士单体技能的地位上,勉强一下也可以升级为对军级,在往上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总得来说,一般使用灵魂之火的时候,标准配置是,一发火球消耗一颗灵魂水晶,而埃文森这次考虑到憎恶的实力,一下子就用了三颗,现在他的法力已经见底了。

    “过去看看,那家伙死了没有。”埃文森一偏头,指使泰勒过去看看,憎恶有没有被消灭。

    而泰勒这个恶魔守卫的查验方法,也比较简单。他走到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憎恶身边,直接双手举起战斧,想要把憎恶的脑袋砍下来,这样即便活着也得死了。

    就在战斧即将落下的时候,憎恶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脚揣在泰勒的小腹上面“他还活着!”

    “嗯,我看见了。”埃文森看着被踹飞的泰勒,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时候,憎恶的样子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他头上的独角断了,肩膀上的骨刃也只剩下了一根,而他背上的骨刺更是十不存一,但最惨的还是他被灵魂之火直接命中的胸口,那里已经已经全部碳化,绿色的血液不停的从皮肤裂缝里流出。

    “血真厚,这时候要是有四个队友就好了。”埃文森打了个响指,在被踹飞的泰勒落地前,召唤到了自己身边。

    “额啊,这种感觉真难受。”泰勒正处于被突然召唤的短暂眩晕中。

    “在难受也比死了强。”埃文森白了泰勒一眼,他发现现在的憎恶,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了。

    他现在的气息,比刚才更加的暴虐,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嘴角不停的流着恶心的涎水,他的行动变得毫无理智,正毫无意义的破坏他身边的一切,汽车,墙壁,路灯,都被他随手砸烂。

    “简直就是一头活脱脱的野兽了,看样子我以后使用邪能的时候,要更加谨慎了。”埃文森当然知道,憎恶发生了什么,他的这种状态,曾经在一个种族上集体出现过,血之狂暴。

    本来,浩克就拥有在愤怒的时候,力量急剧提升的特质,不过由于弗朗斯基是注入浩克的血液,才变异成憎恶的,变异的方式和浩克不同,所以这一特质处于隐性状态。

    可是在他被埃文森超规格的灵魂之火击中,身受重伤之后,他体内蕴含的微薄邪能,把这一特质唤醒了,并且与它合二为一,出现了这种血之狂暴的状态。

    狂暴后的憎恶,本来就已经很微弱的理智,被体内沸腾的血液彻底的烧尽了,但是相应的,他的力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而且他身上,被埃文森所施加的负面魔法,由于时间的流逝,以及埃文森法力见底停止了供给,已经全部失效了。可以说现在的憎恶已经完全解放了。

    “看样子是时候实行B计划了。”埃文森调集身上所剩无几的法力,施展起一个法术,看施法的样子是一个召唤类法术。

    “B计划?那是啥?”泰勒迷茫的问道,他了不记得埃文森指定过什么B计划,事实上盛怒而出的埃文森,连A计划都没制定过。

    “哼哼,B计划就是……”埃文森施法完毕,随着一声嘶鸣,一只燃烧着火焰的梦魇战马,被召唤而来,埃文森翻身上马,随手向憎恶扔了一个毫无威力的灼热之痛,“就是赶紧跑路。”然后催马绝尘而去。

    “我靠”看着跑出去老远的埃文森,再看看已经被引过来的憎恶,泰勒赶紧追了上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