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埃文森的至交好友,梅琳达实在是不忍心把这么残酷的消息…瞒着对方。

    在散会之后,她直接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埃文森的电话“我说,你涨工资的那个事情吹了啊。”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等对方回复,就立刻把手机挂断,然后暂时把埃文森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但是那个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埃文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不生气二不上火,反应那叫一个平静啊。克蕾雅和泰勒他们纷纷以为,这可能是受的刺激太大了,脑子一时转不过圈来了。

    但事实的真相是…埃文森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要是说尼克弗瑞是扣他工资停他奖金,他可能已经举着标语上神盾局门口静坐示威者,但只是不给他加薪的话,这还真没什么了不起的。

    之所以会这个样子,是因为上次憎恶把埃文森的车给砸了,他为了修车已经从神盾局预支了一年的工资了。但是神盾局毕竟不是开善堂的,预支的工资肯定要还啊。

    不过神盾局在这方面的管理还是很人性化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尼克弗瑞纯粹是想扶贫,不仅没有收埃文森利息,也没有把他的薪水完全停掉,而是每个月发一半,一年的薪水分两年还清。

    所以说,不管现在埃文森的工资再怎么往上调整,那都要等两年之后欠的工资还清了,才能够落实到实处。

    所以说埃文森才不在乎,两年之后的神盾局还能给自己加薪?呵呵!

    “都这么看着我干嘛?”埃文森发现所有人,都用非常诡异的看着自己,眼神里面那叫一个同情啊,这就让他很不爽了“有事说事没事散了吧。”

    “走啦走啦…”这时候所有人一哄而散,他们觉得这可能是因为,埃文森当这么多人的面拉不下脸,等大家都走了之后,他再躲在柜台下面哇的一声哭出来。

    这个时候就瞧出来人性了,所有人都离开了唯独莎拉留了下来,她觉得在这么一个悲惨的时刻,自己应该给老板一些安慰。

    莎拉悄悄的走到了埃文森身边弯下腰来,口中的热气都吹倒了埃文森的脸上,同时她的一只手而悄悄地伸进了自己的衣襟里面,从胸口的位置一下子…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她把银行卡放在了埃文森的眼前,小声的说道“这是一张银行借记卡,今后你的工资会打到这里,放心好了,这张卡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的网络操作,身份信息也是用的小娜的,查不出来的。”

    “哦,这个好,这个好…”这一天下来总算是有好消息了,埃文森大喜过望,这一下子经济命脉总算抓在自己的手…唉?

    就在埃文森刚想把那张卡接过来的时候,这个时候突然伸过来一只芊芊素手,在埃文森之前抢先把那张卡给接了过去。

    “克,克蕾雅?”埃文森僵硬的把头转了过去,正看到克蕾雅一手掐着腰,一手拿着刚才那张银行卡不住的摇晃着“我觉得这张卡还是放在我那里比较好。”

    “…哦”过了好大一会之后,埃文森才算明白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己的经济命脉又被别人掐住了啊。

    “你放心好了。”克蕾雅把银行卡往怀里面一揣,双手套要保证到“我不会占你便宜的,我以后也会把我每个月的营业额存到这张卡里面的,这张卡是我们共有的只是暂时保管在我那里,你以后只要想用钱找我来取就是了。”

    “嗯…”埃文森木纳的点了点头,这话他怎么都觉得听着耳熟。

    等到克蕾雅满意的离开之后,埃文森又一下子瘫倒在了椅子上面,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老板…”这个时候莎拉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就只好试探性的问道“要不我找小娜在办一张…”

    “不用了…”埃文森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声音中都带上了点哭腔“我已经认命了。”

    以一己之力和大宇宙的意志相对抗,实在是太痛苦了,还是趁早放弃好了。

    不过…痛苦光是自己受着怎么行?这必须要转接到别人身上啊!埃文森摇一摇眼睛一瞪,他决定去了结一桩拖了很久的生意。

    在俄罗斯和白俄接壤的一处森林中,有一座豪华的别墅矗立在那里。

    居然敢在这样人迹罕至的边境山林里面,建造这样一座别墅,住在这里的人弄不好就可能被人抢得一干二净之后,全家纳入失踪人员的名单。

    不过这户人家显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在别墅四周布满了穿有雪地作战服的武装人员,手中都拿着装有红点全息四倍镜的akm,在别墅四周还修有嘹望塔之类的建筑,上边还有人拿着八倍镜的满配sks警戒,还有四辆装甲车停在别墅的周围,有这种力量自然不用怕普通的小偷强盗了。

    不过这里的所有武装人员,虽然穿着作战服但身上没有佩戴任何的标识军衔,可见他们不是正规军人,而是私人雇佣兵。而这家别墅的主人也自然不会是什么政府官员,而是东欧这一片军火贸易的龙头老大之一,米尔哈克贝里克夫。

    这个老家伙跟脚可不是一般的硬,和东欧各国包括俄罗斯的许多政要都有不错的关系,而且为了方便贸易,俄罗斯和白俄这边的边境守军,也和他过往甚密,这也是他敢住在这种地方的原因。

    不过这位平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军火龙头,最近倒了一个大霉,起因就是前段时间在完成某次大宗的军火交易在回来的路上,又接了有雇佣兵之耻之称的卡里根的一单生意,本来碍于对方的名号他是不想做这票生意的,可是他突然想了一下,卡里根居然是他出了五服的远房侄子,虽然比较远但毕竟也算是亲戚,于是他就勉为其难的去了一趟,可是在这次的交易之中,他觉得自己可能把人生之中最为离奇的事情都经历了一遍。燃烧的火骷髅就不说了,一个黑巫师,一个强大冷酷无情的黑巫师,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之一,黑镰领主居然也会出现在那里,并且还向自己下了恶毒的诅咒。

    当时还只有一条手臂形如枯槁,但是在这快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之后,自己的半边身子,就如同蒙了一张皮的骷髅一般了。

    看着自己一半的身体慢慢枯萎,世上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吗?到了现在他真的是无比希望,那个说是会来找自己的黑镰领主,能够早些到来,能够早些结束自己的痛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