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埃文森倒是把回家的恶魔法阵给修补好了。否则他恐怕找不到和他拼车回纽约的人。

    嗖的一下传回了自己家的地下室,刚到地方埃文森就听见楼上一阵嘈杂声,叽里呱啦的好像有不少人在说话。

    呦?这莫非今天店里生意好,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难不成是有外国旅游团过来,想要感受一下美帝国主义的封建迷信气息?埃文森立刻就把手中的两个大木箱子往地上一放,兴冲冲的往楼上跑。寻思着这要是外国旅游团的话今天估计能卖不少东西,而且说不定还能涨个价,大赚上一笔。

    “哦,谢特。”埃文森跑到楼上一看,结果发现人倒是不少,估计有十来个,但大部分都是穿制服的警察,其中几个领头穿便衣的还正在和沙拉争吵着什么,还在店门不远处拉起了封锁线。

    埃文森当时就不乐意了,走了过去大声喊道“这是干什么?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你们这个样子我的顾客还怎么进来?”

    “就算我们不在这里,你好像也不会有顾客的,里希特先生。”这是一个人走了过来,还操着一口英国口音的英语,并且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还认识埃文森。

    而埃文森仔细一看,这还真是熟人。这是上一次和他一起拼车,却被他逃掉车费的纽约警察局顾问福尔摩斯,于是埃文森微微一笑说道“你是谁?我完全不认识你。”

    不就是逃了你十几块钱的车费吗?至于拉那么大阵仗来要账吗?这还把警察招过来把我店给封了,警察局顾问了不起啊?警察局顾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你的反应和我想的差不多。”福尔摩斯今天上半身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不过里面衬衣的领子却解开着,也没有打领带,下半身配了一条棕色的裤子,总起来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而他似乎对埃文森的翻脸不认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不过我今天不是来追究你逃车费的事情的,所以你不用装着不认识我。”

    埃文森眉头一皱,十分不解的说道“什么车费,什么装作不认识啊?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哼,想诈我?就凭你?我早在尼克弗瑞那里练出来了!

    “瞧,我赢了华生。”可是福尔摩斯却没有丝毫气恼,反而转身略带炫耀的对自己的拍档说道“这家伙的反应,跟我说的一样。”

    今天华生穿的是一身黑色的风衣,头上戴了一顶织线帽,她衣服上的扣子扣得严丝合缝的,给人一种干净利落偏保守的感觉,这种作风刚好和福尔摩斯截然相反“我也是没有想到他的脸皮…咳…看样子我还有很多要学。”

    这个时候一个同样穿着风衣,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白人男子走了过来,他朝埃文森亮了一下警徽“我是格雷森警监,这位是贝尔警探。”说着他还介绍了一下他身边一个同样穿着便衣的黑人警察,后者也撩了一下西服,把他憋在腰间的警徽亮了一下。

    格雷森继续说道“我们今天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查一件案子,和别的事情没有关系,希望你能配合我们,里希特先生。”

    “案子?”埃文森有些摸不着头脑,走到柜台后面往椅子上一坐,腿往柜台上一搭“我这里能有什么案子?我可是守法公民,而且按时交税。”埃文森觉得在美国只要按时交税,其他的都不能算是什么大事。

    “我们有一名嫌犯在这附近失踪了。”格雷森说道。

    “嫌犯?谁?”埃文森问道。

    “马拉纳三角帮的帮主哈康。”格雷森看着埃文森说道“他是极端危险的黑帮分子,并且被指控犯下包括谋杀在内的多项重罪,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

    格雷森之所以把犯人的情况和盘托出,是想让埃文森明白这个犯人的危险性和重要性,让他主动配合警方的行动。没办法,搜查令向地检报上去了可到现在都没有批下来,所以除非埃文森同意,否则他没办法搜查这家小店。

    “玛拉纳三角帮?”埃文森想了一下“就是那些人脸上纹的乱七八糟的小混混?”

    “没错。”格雷森点了一下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哈康。”埃文森说的倒是实话,他对那些开展街头业务的小混混从来都看不上眼。

    “昨天晚上发生了一场帮派战争,玛拉纳三角帮同时和好几个帮派火拼,最后他们的人被打散了,而哈康逃到了这里。”这个时候福尔摩斯把话接了过去,用特别有意思的眼神看着埃文森说道“根据目击者称他翻窗户钻进了你这家店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都没门你居然翻窗户?埃文森为这位帮派首领默哀了半秒,然后他自己的几个手下看了一眼,而一直站在角落里的杜门,则摸了摸自己滚圆的肚皮。

    现在埃文森是知道了,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哈康这个人了。于是就开始调侃起这帮子警察了“你们这帮子人可真是的,拿着纳税人的钱却不好好干活,可黑帮这几天,天天交火,纽约都乱成什么样子了?可你们却怂在家里根本不敢管,现在却来骚扰一个合法公民,真是胆小鬼。”

    “你说是胆小鬼?”格雷森被埃文森这番话说到整张脸都黑下来了,撩动自己的风衣,露出来一枚别在里面的勋章来。

    “哦…一等保卫者勋章。”埃文森眼睛因他认识那枚勋章,这枚勋章和其他的不同,是最近新特制出来的,只颁发给那些在纽约大战中英勇作战的警察。

    “在无畏的罗斯将军的带领下,我在纽约城中和那些该死的齐塔瑞人殊死战斗。”格雷森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还带有一丝崇敬之情,但随即又阴沉下来了“我连那些外星狗娘养的都不怕,我会怕这些黑帮杂碎?”

    格雷森心里面苦啊,这世面上出点什么事都往警察身上推,可谁知道警察的不容易啊?凡是出现大案要案联调局总会横插一手,重要线索全部带走,这警察破案能快吗?还有黑帮火并警察不是没出手啊,可是那群王八蛋,什么自动步枪榴弹发射器全都有,打急眼了连轻重机枪都能架的起来,比特警队的火力都猛!这让我们也很无奈啊。

    “黑帮为什么会乱套,难道你会不知道原因吗?”这个福尔摩斯这个时候突然对埃文森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埃文森还奇怪呐,这段时间黑帮为什么跟打了鸡血一样到处乱窜。

    “在一个半月前,金三角猜霸将军突然暴毙,整个金三角瞬间乱成一锅粥,把那里当成货源的黑帮完全进不到货,而与此同时,南美洲三眼毒皇似乎也遭受了重创,同时断掉了美国好几个州的供货,虽然有线人说这些货是被一个大买家买走了,但是却根本没有流到市面上来。”

    “所以说…也就是纽约的黑帮手中全都没有多少货了,他们互相火并也就是为了抢对方的货?”埃文森愣了半天才说完这些话,他好像纽约大乱套的根源在哪儿了。

    这真不愧是高级大恶魔,这简直是自带混乱光环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