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独处

    莫青在床榻上瞄了菲儿一眼,幽幽地叹了口气,往后和菲儿的关系不会有所改变吧,看她的样子,一时要认了他做哥哥好似也不太可能。

    “菲儿,其实这事说来都是我的错,当年母亲即将即盆途经彬州难产,父亲去找产婆,产婆没找到孩子就生了,母亲晕了过去,我吓坏了,出门去找父亲,婴儿就不见了,是我的错,是我把你弄丢的。

    莫青说着红了眼圈,莫炎也劲不住眼圈发红。

    蒋云梦兀自抽泣着,紧紧抱着菲儿不动。

    菲儿幽幽叹了口气,这时候她不想再刺激蒋云梦,她看向莫青和莫炎,“这事等我彬州回来再说吧,我先扶娘回房去休息一下。”

    今日之事来的太过突然,她不光没有心理准备,也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如今对她来说,身世也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她必须去一趟彬州寻找长久以来一直困着她的答案。

    她有预感,只要这一趟去了彬州,那么一切的谜题都必将豁然解开。

    菲儿带着蒋云梦回到房中,蒋云梦一番情绪波动,回房后有些力竭,菲儿好生软语一番,总算是安了蒋云梦的心,又伺候蒋云梦睡下。

    刚准备再去看看莫青,夏末匆匆走了进来。

    夏末见蒋云梦睡下了,轻手轻脚走到她身边,说道,“小姐,外面有个叫梧桐的少年郎找您。”

    菲儿听后眼睛一亮,他终于来了。

    她抬头问夏末,“人呢?有请进来吗?”

    “恩,我让他在偏殿等你呢。”夏末看着小姐惊喜的表情,问道,“小姐,那人是谁?你和他和熟吗?那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呢?”

    “一个故人。”菲儿目视着前方迈步,眼睛亮亮。

    她已经认定梧桐就是前世的三皇子萧潜,他的哥哥。

    在多次与他错过之后,今日她定不会再和哥哥失之交臂,这么想着菲儿的脚步轻快了起来。

    夏末跟在小姐身后,瞪圆了眼睛。

    看着小姐在出了院子后,小姐走路快的整个人简直就要飞了起来,当初就是见郑大公子时,小姐也没有这样过。

    夏末简直傻眼了。

    故人,哪里来的故人,以让小姐这般迫不急待见他。

    小姐的故人应该是在彬州,彬州的故人还有谁又是她不知道的,还是那样丰神俊朗的人物。

    小姐如此的欣喜和激动,这人不会是和郑大公子抢小姐的吧。

    夏末心中胡思乱想,这可怎么办才好?

    有人要来抢小姐。

    夏末看着小姐欢快的样子,眉头皱成了苦瓜,小刀如今又不在,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小姐绝不能对那个少年郎抢走。

    她是坚定的郑党派,除了郑大公子外,她是不会站到任何人一边的。

    夏末定定神。

    等下,一定要牢牢盯着那个少年人。

    夏末打定主意,追了上去。

    菲儿到偏殿时,少年正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看着厅中的一幅《春江秋水》的山水画。

    他穿着一身玄色的外套,身姿如松,背着的手叠在一起,一手的小拇指微微勾着,她哥哥前世是也是这般,小拇指总喜欢微微勾着,那时她总爱去拍的手,笑话他。

    听到脚步声,少年回过头来,清朗的面容一成不变,对着她淡淡地点了点头。

    菲儿压制住心底翻涌而上的思绪,对他笑了笑,夏末沏了茶,恭身站在她身后,看着少年,长得真是俊,小姐会不会被他蛊惑,夏末眼睛一瞬不瞬的瞪着少年。

    梧桐莞尔,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小丫鬟,这小丫鬟看着她的目光有些不善。

    被小丫鬟这些一直紧紧盯着,梧桐有些不自在起来,清清咳了咳。

    “夏末,你先出去。”小姐吩咐过来。

    若是平时,夏末看看小姐的眼神就下去了,可这回她却拖拖拉不想下去。

    夏末看看俊朗的少年人,又看看小姐,支支吾吾道,“小姐。”她低声叫了一声。

    也是想出声提醒下小姐,小姐必然也是懂的。

    少男少女私下在一间屋子里可是不好,也不能放着小姐和少年郎两个人在偏厅啊。

    “你下去。”小姐的声音严厉了起来,眼睛也瞪了过来,这是生气了。

    小姐为了少年人生气了,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到底这个少年人是什么来头,夏末心中充满了疑惑,她满不甘心地瞪了少年人一眼,在菲儿的目光之下三步两回头,无奈退了出去。

    夏末出去后,室内只剩下菲儿和梧桐两个人。

    算起来,这是两个人第五次独处了。

    第一次时,他被人追杀,中了箭她救了他,他也救了她,算是两不相欠。

    第二次他夜探陆府,不期然撞见了她。

    他找过她,而她凑巧离了陆府,错过了相见的机会。

    第三次他去牢里救她,短暂的相晤之后,他又不得不走。

    第四次是在清心殿,她们又再一次不期而遇,又在一番凶险之后,失之交臂。

    他们总是不期而遇,又总是匆匆一见之后,又转眼各奔东西。

    好似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们,却又把他们引向两个方向。

    重生之后,他心中的唯一的想的事就是报仇,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想到那双在黑夜里晶莹剔透的眼睛和如同月光般皎皎的笑容。

    孤独地来到这个世上,她是他心中唯一的温暖。

    室内安安静静的,两个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少女的目光望了过来,他轻轻咳了一下,随便找了个话题,“其实让那丫鬟留下也无妨的。”

    虽然他绝对是正人君子,不过男女大防,那丫鬟留下也是应当,倒是她让丫鬟出去,她这样的举动显得有些奇怪。

    梧桐猜测她大概有什么话想要和他私下说,又不想让人知道的。

    会是什么?关于“贤妃娘娘”还是她对他的身份起了疑心。

    梧桐不由牵了牵嘴角,他这身份连自己也不知晓呢,不过今夜应该会知道了,这具身体的父亲终于要见他了。

    “你出来了?”她清脆的声音传来。

    梧桐淡淡地说道,“恩,出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