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你的意思,难道是说,那刘贵妃的身孕,与庆王有关?”石闵严肃的问道。

    陆安也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奴才只是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那这件事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陆安有些着急,连忙解释道:“这……这件事只是奴才的猜测……谁知道这猜测对不对?事关重大,我……奴才不敢乱说……”

    陆安说着,有些拘谨的低下了头。

    “以后在我们面前,不要自称奴才!”石闵叹了口气,拍了拍陆安,又问道:“那你还有没有其他事情没告诉我的?”

    陆安摇摇头,答道:“有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说……”

    “什么事情?你说说看!”石闵连忙说道。

    “近几个月来,刘贵妃怀有身孕,陛下去蕙兰宫的次数很少,却多次派奴……不是……”

    陆安结巴了一下,连忙改口,继续说道:“陛下多次派我,暗地里去把刘贵妃的贴身婢女小香召到宏光阁侍寝……不知道这个事情……算不算要紧的事情……”

    “刘贵妃的贴身婢女?”石闵微微皱眉。

    “没错,怎么了公子?”陆安有些不解。

    “是不是就是你刚刚说,送庆王出宫的那个婢女?”

    陆安点点头,说道:“是……”

    “我知道了……”石闵缓缓起身,陆安一看,也连忙站了起来,看着石闵,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公子是不是想说,这小香以后会是个证据?”

    “没错!陆安你说对了!”

    “可是公子,据我所知,这小香的一家老小,都捏在庆王的手里,还是兵部尤大人的什么亲戚……想让她反口针对刘贵妃,恐怕不可能啊……”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石闵坚定的看着陆安,说道:“至少在这件事上,还是有可能的!”

    “她可是对刘贵妃忠心耿耿的……”

    “那她给陛下侍寝,算不算是悖主呢?”

    “这……可是她是被逼无奈啊……”

    “但是在刘贵妃那里,如果被刘贵妃知道,按照刘贵妃的脾气,怕是这个叫小香的婢女,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陆安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果让刘贵妃知道,小香必死无疑……”

    “陆兄弟,宫里的情况,你比我熟悉,一切就交给你了!”石闵郑重的拍了拍陆安的肩膀,又说道:“看好这个叫婢女的小香,她或许能成为扳倒庆王府的利器。”

    陆安点点头,说道:“公子放心,我明白!”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陛下杀燕王。”石闵叹了口气。

    “大将军白天刚离开邺城去邯郸,要不要派人去给大将军报信?”徐三问道。

    石闵想了想,说道:“事关重大,徐三叔,马上派人去邯郸!”

    “好!我这就去安排!”徐三立马就走开了。

    石闵对陆安说道:“陆兄弟,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免得被人发现,引起什么麻烦!”

    陆安点点头,行礼说道:“那我就告辞了!公子保重!”

    “慢走!”石闵点头示意。

    石虎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伸手摸了摸旁边,发觉身边空无一人,便起身坐了起来。

    看了看四周,见梁郡主坐在梳妆镜前,一动不动,便问道:“这么晚还不睡觉做什么?”

    “陛下刚刚说了一些梦话,令我无法安睡。”梁郡主微微侧脸说道。

    石虎问道:“梦话?什么梦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陛下心里想的什么,何必问我呢?”梁郡主说着,转过身来,镇定的看着石虎,说道:“陛下忘了咱们约定的事情了吗?”

    石虎终于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有些懊恼,没想到白天一直琢磨的事情,这么快就被自己说了出去。

    “梦话,岂能当真?”石虎摆摆手,说道:“你别当真,来来来,坐过来!”

    梁郡主坐在那,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进宫这么久了,刘贵妃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知道!按照她的脾气,不闹个天翻地覆是不可能的,这次倒是有些奇怪。”

    梁郡主说着,冷笑了一声,又说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贵妃确实已经知道,可能是刘远志的死刺激了她,现在的她心性大变,非但没有闹,还劝朕给你个名分!”石虎说着,微微笑道:“朕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深明大义!”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刘贵妃真是好计谋!”梁郡主冷笑道。

    “什么计谋?”

    “给我名分,说的好听,我梁婷轩若是真要了这个名分,那燕王府上上下下就鸡犬不留了!不是吗?”

    石虎语塞,没有说话。

    “陛下,您是答应过我的!”梁郡主略有哽咽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石虎的脸色也有些不悦,说道:“当年石宣造反,朕如何处置他的,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

    “朕留他到今日,已经是网开一面,对吧?”

    “对。”

    “既然你都知道,都明白,那朕想光明正大的得到你,没什么不妥吧?”

    梁郡主苦笑一声,说道:“整个赵国都是陛下您的,只要您开口,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吗?”

    石虎听着,一脸得意。

    “没有!一切都是陛下您说了算!但是起码......”梁郡主停顿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说道:“从我当年嫁到燕王府开始,这辈子就是燕王府的人,燕王府若是倒了,我也不必独活。”

    这几句话,深深的戳痛了石虎,令他觉得颜面扫地,于是怒骂道:“你这女子,打你入宫几个月来,朕何曾薄待于你!朕这皇宫,哪里不必小小的燕王府好!”

    梁郡主默默流泪,说道:“是......陛下是对我不错,可是这一切不是燕王府造成的!所谓的谋逆根本就是有人在陷害!陛下您怎么就不愿意相信呢!”

    “朕相信个屁!燕王府里有人供述,又有证据,朕岂是三岁小孩,还信你这几句话!”

    石虎说着,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好像兴致全无,瞪着坐在那里抽泣的梁郡主,说道:“从今日起,你一步也不准离开这里!好好想清楚!”

    “陛下若是要杀了燕王,就先杀了我吧!”梁郡主说着,站了起来。

    石虎听了,更加恼火,走上前抬手便是一个耳光,把梁郡主打翻在地,骂道:“你这是要气死朕!混账!”

    说完,石虎怒气冲冲的走了,还对外面的太监们吩咐道:“看好她!若是她出半点状况,朕饶不了你们!”

    “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