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火烧藤甲军

    这实在不是关羽就值这么一点钱,实在是蛮人太过穷苦,对于他们来讲,一千斤粮食,一百斤盐和一百匹绢实在是一笔惊天的财富,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蛮兵看着汉军将士才像是看到了肥羊的饿狼一般,不要命的向前冲过去。

    对于蛮人的动向,关羽自然清清楚楚,对此他报以不屑的冷笑,因为随后不久,他们就会发现到底谁是饿狼,谁是肥羊?

    关羽率军且战且退,一直退到了设伏的山谷之外,然后对着赶上来的兀突骨笑道:“兀突骨,你可敢上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有何不敢?哼!老匹夫,接下来你有种不要逃走,我定要将你生擒活拿,碎尸万段,以祭我被杀的蛮兵将士!”

    兀突骨一声大吼,催动坐下巨象冲上前来,挥动大斧就冲着关羽当头斩下。

    关羽却是侧身避过,随后纵马向后逃去,大笑着说道:“素闻藤甲军天下一绝,不过我今日问你一句,可能挡得住火攻?”

    “火攻?”兀突骨一听关羽的话顿时心中一凛,因为藤甲军别的缺点都没有,最怕的就是火攻,如果对方真的发动火攻的话,己方这上万人马估计会全军覆没,片甲不留。所以,兀突骨一听关羽这么说,心中立时怯了,于是准备挥军撤退。

    然而兀突骨四处看了看,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发现四周全都是光秃秃的石头,根本没有任何引火之物,不要说发动火攻所用的硝磺之物,就连柴草都没有一根。在这种情况下发动火攻,简直就是一句笑话。

    “哈哈,火攻?你手中连柴草都没有,又如何发起火攻?莫非是要钻燧取货不成?”

    兀突骨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关羽,嘿嘿冷笑着说道。

    “哦?是吗?谁说火攻需要引火之物的?接下来我就让你们见识一场没有引火之物的火攻。”

    关羽嘿嘿冷笑着退走,随后就见一股冲天的火焰没有任何征兆的燃起,猛烈的大火如同地狱一般,瞬间将所有的蛮族士兵围困在核心。

    “啊?这,这,哪里来的大火?快,快撤。”兀突骨本来对关羽的话丝毫不以为意,可是没想到大火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烧起来,顿时也变得惊慌起来,他麾下的藤甲兵直到现在都没有发挥过任何的作用,可是这一场大火下去,足以让这一支大军全军覆灭,片甲不留!

    然而这时候他的藤甲兵已经无法后撤了,等了老长时间,他发现大军的队伍竟然没有丝毫的移动,顿时大怒不已,追问是怎么回事儿?

    在这期间,为了避免烈火烧到谈那里,兀突骨率领麾下亲兵躲在了一处角落之中,由于这里是上风口,离火源也比较远,估计在风向转变之前,烈火很难烧到这里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火烧不到这里来,这场烈火的始作俑者周瑜可以随意操控烈火的移动方向,也能随意的让某一片地带引燃烈火,只不过周瑜却故意想把杀死兀突骨这场功劳送给关羽,所以才没有在兀突骨那里点火。

    然而兀突骨对于这些却丝毫不知,他虽然安全得到保证,麾下将士却一个接一个的惨死,而撤退的大军却仍然没有移动哪怕是一步,这让他的心中暴怒不已,接连派人追问原因。

    又过了一柱香的功夫他才惊悉,原来他们的退路已经被人堵住了,就在山谷的入口处,刘和亲自率领大军堵在那里,出口处只是在瞬间就堆满了柴草和各种引火工具,在经过引燃之后,已经变成了一道火墙,将士们哪里敢从那里经过?

    “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子?”看到将士们一个个被烈火无情地吞噬,在火海之中大声的惨呼,兀突骨心如刀绞,又惊又怒的大吼道。

    片刻之后,兀突骨也知道怒吼根本没有用,目前最重要的是想办法逃生,以后再说报仇的事。

    默默思索了片刻,兀突骨毅然决然的大声说道:“为今之计,我们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继续往前冲,只要冲破关羽的防御,我们就能逃生了,此人虽勇,却也不是我敌手,将士们,想要活命的,都随我一起杀过去吧,否则的话,等待我们的只有被烈火焚烧的命运。”

    兀突骨这句话顿时起到了作用,许多还没有被火焰波及到的将士闻言,纷纷追随兀突骨,一起向外杀出去,在他们看来,宁可死在敌军的刀剑之下,也比死在火焰燃烧之下要好得多。

    这时候兀突骨的坐骑巨象已经被抛弃了,在兀突骨看来,他的目标本来就很大,如果骑着巨象的话,简直就更是一座活靶子,纵然自己身体上布满鳞甲,不惧弓箭,可是被人盯住,他想要逃生那可就困难了。

    所以兀突骨步行上前,挥舞着大斧大声喝道:“关羽匹夫,有本事的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偷袭暗算算什么本事?”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关羽冷笑一声,随即纵马来到谷口,对着兀突骨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出招吧,本将先让你三个回合。”

    “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兀突骨见麾下将士死得越来越多,烈火离自己也越来越近,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将手中巨斧向着关羽的顶门直接劈了过去。

    关羽却是不慌不忙,依旧横起青龙偃月刀,架住了对方的攻击。

    “不知死活,上一次你因此而吃了亏,难道这一次就能避免?”兀突骨冷笑一声,奋力的劈下去,他原本以为这一斧下去之后,关羽一定会吃个暗亏,他甚至都想着因此而一鼓作气将关羽生擒或斩杀。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如同见鬼一般的看着关羽,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

    原来这一斧兀突骨自以为比之前所用的力气还要打,如果劈下去的话一定能够让关羽受伤,却没想到对方纹丝不动,他却感到双手发麻,胸腔内气血逆涌,如果不是自己强行忍住,估计就能一口鲜血喷出来。

    “这怎么可能?这关羽的力气怎么突然之间涨了这么多?”

    其实兀突骨委实的是想错了,这并不是因为关羽的力气涨了,也不是关羽之前没有用全力,主要是原来他坐在巨象之上,在对战关羽的时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优势,这种优势使得他力气相对增长了不少,而关羽的必须向上逆迎,所以力气相对减少,这才造成双方战平,关羽甚至都感到双臂发麻的局面,而现在虽然兀突骨不骑马,身材也比骑了马的关羽不低什么,可是毕竟没有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与关羽硬拼力气的话,他还是差了一筹。

    兀突骨却是不懂这些,所以他一脸不服输的说道:“我还年轻,还能继续劈下去,看看你这老匹夫能够坚持多久?看斧,第二回合来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