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笼络人心

    ——

    朝歌城内的一处被重兵把守的馆舍。

    王龁、华阳君、蒙骜三员秦将就居住在被重兵看守的馆舍内,三人兵败被俘之后便押送到了朝歌,虽是俘虏,可卫峥却对之予以了超规格的厚待,除了限制他们的自由,其他一切都是有求必应。

    十日之后,魏冉收到了秦王嬴稷的回复:同意卫峥以封陵、函谷关二地换取蒙骜及其所有家眷。

    此时,蒙骜在他屋舍内的床榻上静坐着,一动不动也闭目不言,成为了俘虏被押送到了朝歌,久而久之蒙骜也抱着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但凭对方发落便是,大不了一死。

    只是来到朝歌这么久,蒙骜发现没有始终任何改变,没有自由,馆舍内都有侍从伺候,而美酒美肉一样都没拉下,每天都换着不同样式的美食,这等优待便是蒙骜也为之侧目。

    可即便如此,长时间被软禁在一间屋子里而被限制了自由,任凭每日山珍海味伺候也是食之无味。

    这时,蒙骜听到了敲门声,顿感意外,他估摸了时间发现还远没有到饭点的时候,自己也没有提出什么特别要求,心下略感好奇之时应声道:“请进——”

    门阀呲牙作响,蒙骜在床榻上仍旧一动不动,忽如其来的一道“夫君”的声音传入耳中,蒙骜浑身犹如电击一般,一双浓墨大目陡然睁开,视线之内浮现出了一道分别已久却又异常熟悉的身影。

    “夫人?”蒙骜震惊万分,刹那间便激动的站了起来,又看到妻子身边站着一个即将行冠礼的少年,再次忍不住而惊喜的说道:“武儿?!!”

    蒙骜的妻子喜极而泣的走来,一家子抱成一团,欢笑哭声相互夹杂,良久,蒙骜才道:“你们怎么来朝歌了?”

    蒙骜妻子擦拭面庞泪水,稳定了情绪才开口:“是秦王,他放我们来中原的。”

    “怎么回事?”蒙骜心中疑惑万分。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了,蒙骜一见连忙迎了上去:“穰侯!罪将蒙骜拜见丞相!”

    魏冉罢手而轻轻摇头,道:“一家团圆,喜事啊,呵呵!”

    蒙骜更是疑惑了:“丞相,这……”他语塞言阻,又指向了自己的妻儿,心中疑惑显然没有退去。再次看向魏冉带一询问的目光,后者长叹一声而道:“蒙将军,在下便将事情原委与将军说道说道。是这样的……”

    良久,蒙骜错愕的站着,久久不能释怀,一声长叹尽显苦涩与失落,唏嘘道:“蒙骜在秦王眼里究竟还是一介外人啊,呵呵……”

    听到蒙骜称之“秦王”而非“我王”也不是“王上”便知道他寒心了,魏冉欲言又止,许久也不知何以对之,只好说道:“将军切莫往心里去,我王也倍感无奈……”

    “蒙骜不敢,本就是败军之将,能以我区区一人便为秦王得函谷关、封陵二地重归秦国,也算是在下戴罪立功了。”

    魏冉自觉为秦国感到羞愧,不愿再多留,客套一番之后便告辞了。

    “将军留步,就此别过吧。”魏冉回头对相送的蒙骜说道:“希望今后,你我不要在战场上相逢。”

    再一拱手,魏冉便不在回头,不消片刻便消失在了蒙骜的视线中,没来得及容他感慨,便看到这馆舍里原本看守他的人都退去了,蒙骜即刻想起了魏冉将才的话,小步快走地回到了屋舍内:“夫人,你和武儿暂住在馆舍内,我即刻去一趟王宫谒见卫王。”

    盘龙宫。

    卫峥正在审批奏章,这时宫中老内侍上前禀报道:“启禀大王,齐人蒙骜求见!”

    “让他进来!”卫峥头也不抬的说道,老内侍领命下去,走了没两步路立即被卫峥叫住了:“慢着——”

    老内侍连忙回来请示:“王上有何吩咐?”

    卫峥思量一番,喃喃道:“太失礼了,还是我亲自去迎接吧,这才是待贤之道。”末了,放下下了手里的奏章,起身整理一下服饰觉得无碍便朝殿外而去。

    殿外静候的蒙骜其内心可谓五味杂陈,他本是齐人,从齐国西入秦国侍奉当今秦王,官至上卿,在秦国他是一个客卿,却对秦国忠心不二,本以为自己会在秦国扎根。可还是没有料到秦王因函谷关、封陵二地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舍弃了,蒙骜自认为自己一个败军之将不值函谷关、封陵二地,秦王由此一举也理所应当,可即便如此,秦王的毫不犹豫终是叫他寒了心。

    反观卫峥,蒙骜也自认为自己一个败军之将,何德何能?卫王青睐自己竟是毫不犹豫的以函谷关、封陵二地为代价,这让他诚惶诚恐,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秦王、卫王,两位国君截然不同的举动让蒙骜倍感唏嘘,难怪天下人才皆纷至沓向卫国,难怪卫王麾下谋臣如云,猛将如雨,都是有道理的啊。

    就在他喟然慨叹之际,卫峥来了,蒙骜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败军之将竟让一国之君亲自出来相迎,这样的重视让他感动万分的同时心中惶恐再次增加了几分,倒也不是惧怕卫峥,他是怕受之有愧。

    “齐人蒙骜,拜见卫王!”

    “将军免礼。”卫峥笑哈哈的大步阔手而走来,顿时拉着对方的手臂便道:“走!将军随寡人一并入殿,呵呵……”

    卫王求贤若渴,果然是名不虚传,蒙骜心生的感慨的同时也与卫峥一并进入了盘龙殿内。得入殿内,卫峥伸手示意道:“将军请入座!”

    “卫王言重了,卫王不先入座,在下怎敢僭越!”蒙骜连连推辞道,如此隆重的礼遇对待让他受宠若惊。

    卫峥一听笑了两下便来到了主座上坐下,蒙骜这才敢入座,顿时面王拱手道:“在下何德何能?得遇卫王如此恩待,蒙骜万分惶恐也。”

    “将军受得!”卫峥朗声笑道,此时几个侍女纷纷入内,奉上美酒佳肴,卫峥自酌而饮,又道:“函谷关一战,将军威名便传寡人之耳,犹如雷贯耳哪,将军亲率秦军与我联军血战,叫我联军吃尽了苦头哇,我听前线传回的军报说,若是蒙将军换成王龁,我联军将士起码可以少折损一万,由此可见将军真乃虎将一员。”

    说着便高高的竖起大拇指。

    “卫王之胸襟广若瀚海,令在下惭愧之至!”蒙骜尴尬的拱手,见卫峥却不以为意,没有因为自己手中占了卫军将士的血而耿耿于怀,这让他又对其敬重又多了三分。

    “寡人爱才心切,遂不惜手段而强行豪夺了秦国一员虎将,惭愧的是寡人才对,寡人胸襟更非将军所言,恰恰相反寡人心胸促狭,欲尽览天下之才入我麾下。”

    “卫王说笑了……”

    “来,将军与我共饮此爵!”卫峥哈哈一笑手持樽爵而道。蒙骜也是连忙邀樽敬上,酒灌咽喉,卫峥面额顿起些许红润,便又开言:“寡人虽诚邀将军入卫佐国,不惜从秦王之手巧取豪夺。不过君且宽心,是去是留全凭蒙将军独断,寡人绝不强人所难,去齐国也好、赵国也行、燕国也罢,哪怕将军思念秦国欲在入西秦,寡人也绝不阻拦分毫,君无戏言!”

    卫峥说的很坚定,蒙骜也十分相信,可是……

    此时此刻,蒙骜只得在内心苦笑了,暗道:卫王啊,您礼贤下士,如此厚礼待我,我若离去,怕是天下士人都会耻笑我蒙骜傲慢不逊、狂妄自大吧。即便我蒙骜不拘世俗鄙夷的目光,可也没有拂袖了去的勇气,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您待我如国士?我蒙骜也惟有一国士报之。

    “卫王高义令在下汗颜……”蒙骜拱手回应道,旋即起身出列,面朝卫峥长身一躬,“在下不才,恐有负君王隆恩,然蒙骜愿以毕生之力侍奉君王。”

    末了,蒙骜一拂袖袍便跪地叩首:“臣,蒙骜,拜见我王!”

    卫峥连忙起身走来并亲自将之扶起,拖着长音喜道:“将军……不必多礼~~!”说着便大手一挥,高宣道:“内史令,宣诏——”

    蒙骜带着吃惊的神色见内史令携一封诏书而来,“蒙骜接诏——”

    卫峥重回座上笑意使然的注视着蒙骜单膝着地,拱手皆诏。

    “卿入卫佐王,吾闻甚喜,特擢升卿为校尉,连升十级,爵至上国柱;赐仆役六十、赏千金、布万匹!”

    “臣,叩谢我王!!”

    蒙骜叩首以谢,再次起身便接过了诏书,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久久难以平复,意外的惊喜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踵而至,他没有想到刚刚面王表忠效命就被拜为校尉将军,这并非虚职,校尉一职是有实权的武将官职,可掌三万兵。

    爵至国柱,国柱国柱,国之柱石也。

    这让他足以认识到卫峥是真心实意,坦诚相待,真正将自己视为国之柱石以待。

    卫峥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不但已经收复蒙骜其人,也已收复其心,不但得到一员虎将,还从秦国这座大楼里拆走一根乃至数根顶梁之柱,等于无形中再次削弱了秦国,弱彼而强己,心情可谓酣畅淋漓。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