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脸面之争(感谢君莫笑888的一万起点币打赏)

    村支书女婿叫罗万里,从其言行看,这是一个较为嚣张跋扈的人,大抵是仗着家里有点小钱,便趾高气扬,有着莫名的优越感。

    有点小钱!这是顾恒对他家底的一个大概判断。

    首先,停在村支书家门口的那辆奥迪,价格在四十万以内,虽说以车看人有点片面,但以罗万里这种性格,要真能够开得起几百万上千万的豪车,他不可能不开出来显摆。

    其次,他娶的顾晓菲这种小户人家的闺女。

    不否认,顾晓菲这位曾经的村花长相身材都很不错,是个大美女,但以其学历和家境,要想嫁入真正的豪门当少奶奶显然不大可能,连普通家庭的婚配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更不用说真正的高门大户。

    而罗万里怎么看都不是那种白手起家的富一代,如果是身在豪门,就算对顾晓菲是真爱,也不可能轻易结下这段姻缘,因为一个富二代,对婚姻的自主选择权力相对较低,可以自由恋爱,却不一定能够自由婚配,这点他在湘市混过的那个圈子里已经得到过印证。

    综合其性格、座驾、以及择偶对象等因素,顾恒最终得出了其家里属于“有点小钱”的范畴,对于这种人,他本来也懒得搭理,可谁让他好死不死的往枪口上撞?

    芝麻大点小事,非要蹬鼻子上脸,显摆自己高人一等?

    行,你既然想玩,那就陪你玩,就看你玩不玩得起!

    让一个外地人当着村里人面这样叫嚣,要是没点表示,顾恒心里那口气不顺,脸上也挂不住。

    佛受一柱香,人争一口气!

    他不想惹事,但不代表怕事,时至今日,在湘省范围内,他惹不起的人绝对有,但绝对不包括罗万里这一号。

    随着百万一局的话出口,全场傻眼。

    都是一个村的人,或许还谈不上知根知底,但大概的一个了解还是有的,大家对顾恒家境的认知,还停留在殷实和富裕阶段,但一把牌一百万这样的玩法,恐怕还远没到那级别。

    回过神来后,大家第一反应是认为顾恒年少气盛,被罗万里刚才那话挤兑的失去了理智,想要放点狠话出来撑场面。

    “好了好了,没什么事,大家都回去忙吧,犯不着为一个不相干的外人置气。”

    “走走走,小恒,上我家去喝杯茶,正好我有点事要找你帮忙,你也知道,我家小嘉明年就要高考了,你去给他传授点经验,咱们村里可就你一个名牌大学生,可得帮叔这个忙。”

    回过神来,大家准备起身走人,只是话里话外却透着亲疏,一边是挤兑着说话难听的罗万里,一边则是想把顾恒一起叫走,担心他真的冲动和罗万里玩下去,十万一局,这哪是玩牌,分明是打算玩命啊!

    “小恒,我代万里和你们道歉,他这人不会说话,千万别往……”

    顾晓菲再一次出来圆场,只是话说到一半,却被罗万里给打断。

    原本听顾恒那番话,他也是被唬住了,还以为这山旮旯里飞出了一只金凤凰,可接下来大家的那番劝和的话,却让他明了,这哪是什么牛人,估计十有八九是在打肿脸冲胖子。

    一群乡里人,既不是亲戚,连近邻都算不上,得罪了就得罪了,有必要这么客气?

    他开着嘲讽脸,说道:“十万一把,口气倒是大的没边,你玩的起吗?”

    “现金倒是真没带这么多,这样,我那车是今年才提的,当时是两百多万拿的车,现在就作价一百五十万。我估摸着你应该也没带这么多现金,那你也把车子给压上,你那辆奥迪我瞅着也还比较新,就给你估个三十万,怎么样?”

    顾恒说着,把车钥匙往桌上一扔,随后便看向了罗万里。

    坐在牌桌上的都是有车一族,看着车钥匙上的图标,第一眼就认了出来,然后,齐齐陷入呆滞。

    “咕咚!”

    刚才还喊顾恒去家里喝茶的那位已经下意识咽了下口水,既有震惊,更有羡慕嫉妒,还有不可思议,可谓是百味杂陈。

    那可是大奔,这年头这车可是身份的象征,拖出来一辆起码都是百万上下,如今整个涟水市里配这种车的,估计满打满算都不超过十个,而且这十个里面,车型有一半都没达到两百万以上这个档次,可即便是这样,那些人也都是在市里有头有脸的人。

    这样一比对,心里顿时翻江倒海!

    我去,顾恒他家这两年都干了些什么,怎么突然就发达到这地步了?虽说顾鹏是在国土局上班,多少有些油水可捞,但再怎么捞也不可能富到这个地步啊,再说,要真是捞的,还敢这样大摇大摆的拿出来现?

    恐怕,这一切的根源,还得落在眼前的顾恒身上,早就听说这个村里唯一的重点大学生在学校里就开始做生意,现在看来,这生意做得怕是不小,两年配大奔,那身家,起码也得有个千万以上吧。

    在场几位做生意的,心里憋着一句妈卖批没有讲出来,自己辛辛苦苦在外打拼几十年,才攒下了个百万左右的身家,再对比下人家,就两年多时间,光一辆车就比自己全部身家还多,想想都不是滋味。

    果然,要想改变命运,还是得多读书!

    在场几位都没读过多少书的人如此想着,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培养下一代。

    看着罗万里僵在脸上的笑容,顾恒不紧不慢的说道:“要不要先去验下车?如果不用的话咱们就开始吧,干脆就玩的直接点,一把三十万,要是我输够一百五十万,我的车你开走,你要是输够三十万,那也好说,把车子留下就行,怎么样?”

    罗万里这会儿是彻底傻眼了,特么的不就想好好的装个逼吗,怎么这么快就被雷劈了。

    这年头流行一句话,叫做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现在他要是搏一搏,奥迪立马可以变大奔,但是,他底气略有不足。

    虽然好赌,但不代表他傻,己方只有三十万的筹码,对方却握着一百五十万的筹码,要是第一把就输了,他的游戏就结束了,而对方即便是输上两三局,也还有着翻盘的机会,这种以本伤人的玩法,明显对他不利。

    可要是拒绝,那脸也就彻底没了,刚才还喊着对方玩不起,这会认怂,还不让人看笑话?

    一时间,罗万里进退两难。

    而落在别人眼里,解气的同时,又有点开始同情他了,本来就是打个牌,人家面子里子都已经给足,好聚好散就行了,你却非要跑出来装大尾巴狼,这下好了,下不来台了吧。

    “小恒,你看,又不是什么大事,就当给菲姐个面子,别一般见识。”

    顾恒倒也不是诚心要和罗万里过不去,见顾晓菲再次出来圆场,也把罗万里的气焰给压了下去,他心气也顺了不少,正想表态,面子上挂不住的罗万里却是咬咬牙,说道:“行,我陪你玩。”

    顾恒冲顾晓菲一摊手,意思这可不是我非揪着不放,总不能为了顾及他罗万里的面子,就要让自己放低身段,没这样的道理。

    “万里,行了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难道……”

    “一边呆着去,男人做事,女人在一边看着就行。”

    罗万里已经骑虎难下,语气不善的打断了顾晓菲,眼睛直勾勾的看向顾恒,搏一搏,奥迪变大奔,他决定赌了。

    “行,随你便,我不管了,输死你。”

    被夹在中间的顾晓菲恨恨的一跺脚,满是无奈,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摊上了,真让她不管不顾也不可能,想了想,她起身出门,打算叫人来调停。

    三十万一局,这对村里人来说,可是妥妥的澳门风云现场直播啊,可能一辈子也就只能见着这么一回了,想想都觉着刺激,一个个都屏气凝神,想要看看到底鹿死谁手。

    倒是有几位大一辈的,本来打算制止,可话到嘴边,终究是咽了下去,乡亲归乡亲,到底不是自家晚辈,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说什么样的话来调停,别最后落得个里外不是人,也有失脸面。

    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脸面,人活一张脸,脸面之争,对男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赌局开始,没有意外,罗万里也没有被赌神附体,仅仅三局,赌本不够的他就被淘汰出局了。

    不甘心是肯定的,但要想翻本,却被顾恒轻飘飘的一句话给堵死了:“你还有赌本吗?要是玩不起就直说,你那辆小奥迪我还看不上,我可以还你。”

    玩不起!

    刚才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却被人返还,罗万里终于也尝到了个中滋味。

    也就是在此时,顾爸和村支书等人一起推门而入,看着脸色难看的罗万里,已经被顾晓菲告知这一场赌局的两人猜想,大概是胜负已分。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输掉一辆车,这大过年的,谁摊上这事心里头都不会痛快。

    顾爸见状,当起了和事老,不看僧面看佛面,看不惯罗万里是一回事,但和村支书好歹也是乡邻,要是让村支书一家连这个年都过不好,那就是真结仇了,既然已经赢了面子,总该给别人留点里子。

    调停之下,顾恒最终还是没有把罗万里的那辆车开走,让步归让步,顾恒却不是个肯吃亏的主,最终让他拿出了两万现金,刚才顾强打牌时输了一万多,总归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点。

    往回家走的时候,顾强跟在身后一声不吭,顾爸却是悠悠开口:“小恒,你现在管着那么大一个大公司,爸读书少,帮不了你什么,也教不了你什么,只是劝你一句,以后不要意气用事。就像今天,那姓罗的是因为一时的意气之争,最后输掉了所有筹码,假如哪天易地而处,你要是处在姓罗的那个情况,最后输掉赌本的人,可能就是你了。”

    质朴的话语中,显露的是为人父的关心和担忧,毕竟在顾爸看来,顾恒终究还是太年轻,城府不够,心性还欠缺打磨,担心他因为年少气盛,今后犯一些不该犯的错。

    顾恒没有辩解什么,只是点点头:“爸,我知道的!”

    …………

    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来了一场前世今生最大的赌局,这是顾恒没有想到的,而引发的后果,则是可以预见的。

    从村支书家走出不到半小时,顾恒家发达的消息就已经不胫而走。

    摆在家门口的那辆车,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东西,就那辆车,有三个叉叉的,少说也得上百万,能开得起这样的车,你说顾恒家没发达,谁信?

    外人羡慕有之,嫉妒或许也有点,在背后说不定可能还会有些泛酸的话,但表现在明面上的,却是对顾爸顾妈的一片艳羡与恭维之声,无非也就是些“你们真有福气,生了个好儿子”之类的话,再不就是旁敲侧击的询问着顾恒现在干的是什么生意,又或者有意无意的问下顾恒有女朋友没。

    外人都已经知情,家里人自然也是该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大伯和二伯一大家子,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憋着太多太多的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