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 前往突骑施

    在那一片苍凉的浑黄色孤寂中,天无边的深远,地无际的辽阔。那一刻,即使是再强大的人也会感觉到生命的渺小、脆弱和易逝。

    张宝儿与苏禄夫妇并未急着赶路,休息的时候,张宝儿向他们详细了解西域各部族的构成与风土人情,毕竟他对西域的了解只是限于魏闲云按照书籍给他的介绍。通过两天来一路上的交谈,张宝儿对西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的思路也渐渐清晰起来。

    第三日,张宝儿起的很早,便走出了帐篷。早晨,草原上的空气异常清新,每呼吸一口,都感觉到像是在洗涤着心肺,令人无比舒爽。

    帐篷下面不远的地方,一条小河清洌地流过,或许它只能算一道泉水,因为一步就能跨到对岸。顺流看下去,在宽广的草原上很远的地方向左转一个弯,流进深山或是另一片草原上去了。泉水清澈透明得像是不存在,水底的石头,连上面的花纹也纤毫毕现。这些经过亿万年冲击而形成的、圆滑而造型奇妙的古物,任意捞起一块都是观赏石啊,只可惜太重;张宝儿一想到它们所背负的历史、传说,便顿生神秘和神圣之感。

    用过简单的早餐之后,众人收拾好随行的帐篷又出发了。张宝儿与苏禄夫妇在头前策马缓缓前行,华叔、狼天紧跟其后,秋白羽与王林分别带着他们挑选的潞州团练精锐、还有苏禄的几十名侍卫,共三百余人远远的跟在最后。亘古的荒凉、萧瑟的枯黄在深蓝色的天空覆盖下,凭添了肃杀的气势,还有一种博大的凝重深藏其中。草原上也许最绚丽的,最让人痴迷的是有色彩的时节,是花影嫣红、蓝天碧草时节。但是最凝重的、最本色的,能让人感受到草原真正的博大和深邃,还是秋天的草原。

    阿史那雪莲见张宝儿贪婪地四下瞧着,不由笑道:“定国公,今日我们便可以到达突骑施的汗帐,那四周的风景可比这里好多了!”

    张宝儿点头道:“我有些明白了,草原民族为何个个那么悍勇豪爽,这与草原的博大宽广是分不开的!”

    阿史那雪莲叹了口气道:“若要不打仗,我宁愿一辈子生活在这草原之上。”

    张宝儿瞅了一眼阿史那雪莲:“你是不是担心哥哥了?”

    阿史那雪莲还未及答话,一旁的苏禄笑道:“你还真不用担心兄长,你没见定国公要将一万五千安西北庭精锐铁骑交给兄长之时,张玄表与郭瓘虔都快哭出来了。兄长手中有这一万五千精锐,别说一个阿史那都担,就算是横扫西域十箭部落也是没有问题的,有什么可担心的?”

    阿史那雪莲不言语了,但张宝儿看得出她的心事依然很重。张宝儿不知该如何劝她,他看向苏禄:“苏禄大哥,我心里清楚,因为你父亲的死,你心中对大唐朝廷是有怨气的。我只想问你一句,这怨恨可否化解?”

    苏禄心中一沉,好半晌不言语。

    张宝儿盯着苏禄问道:“若这怨气能化解。我将尽我的全力为你斡旋。若不能化解,你告诉我一声,今后我绝不再提此事,今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见张宝儿说得如此真挚,苏禄也不隐瞒:“今后能不能化解我不知道,至少现在不可能。父汗对大唐忠心耿耿,奉朝廷之命围堵东突厥,而大唐的军队近在咫尺。却见死不救,不仅是我,整个突骑施没有一个人不因为父汗之死,而对大唐怨恨不已。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今后不管突骑施与大唐处于何种境地,宝儿你永远都是我与雪莲的好朋友!”

    雪莲在一旁赞同地点点头。

    张宝儿叹了口气道:“有你这句话我就不枉此次西域之行了。本来,此次我是可以不来的,朝廷完全可以派别人来,但最终我还是主动请缨而来。不是我的本事比别人大,而是因为你与雪莲还有阿史那大哥都在西域。现在是你们最困难的时期,只有我才能最大限度地帮助你们,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我们朋友一场?”

    苏禄微微点头道:“这一点我明白,若是别人来了,阿史那大哥怎么可能拥有那一万五千铁骑?现在西域如此乱局,手中没有军队,仅靠阿史那家族在西域的威望,就想收服十箭部落子民,何其难也?由此看得出,你是在真心帮他!”

    张宝儿眨了眨眼睛道:“我不仅要帮阿史那兄长,同样也要帮你!”

    “帮我?”苏禄不解其意。

    “是呀,帮你训练突骑施铁骑!”张宝儿肯定道。

    “你真的要帮我训练军队?”苏禄惊喜道。

    “自然是真的!”张宝儿突然问道:“苏禄大哥,你做突骑施可汗时日尚短,不知可能控制得了突骑施?”

    阿史那雪莲在一旁插言道:“有哥舒伯伯的全力支持,苏禄完全可以控制各个部落!”

    “哥舒伯伯是何人?”张宝儿奇怪地问道。

    苏禄接口道:“哥舒伯伯名叫哥舒道元,他是突骑施哥舒部落的首领,与父汗是结义兄弟,担任突骑施的叶护!前些日子,父汗遭到东突厥夜袭身亡后,就是哥舒伯伯收拢突骑施残兵,拼死冲出重围,这才避免了全军覆没。”

    张宝儿点点头。

    苏禄接着道:“后来,哥舒伯伯派人前往长安去接我做新任可汗,正好在半路上遇见我。我到了突骑施之后,哥舒伯伯就召集各部落首领,立我做了新的可汗。哥舒伯伯在突骑施德高望重,是仅次于我父亲的长者,有他的大力扶持,我能够掌握突骑施的局面。”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帮你训练突骑施骑兵就不会有什么阻力了!”

    张宝儿与苏禄夫妇到达突骑施的驻地,已是三日后了。

    突骑施可汗汗帐外,早有人在迎接他们了。

    “可汗,你可回来了,我真担心那些忘恩负义的家伙为难你!”说话的是一个不到五十岁的粗壮汉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