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担心的越王!

    阿青记住了这个背影,范蠡的脊梁挺得笔直,虽然失落,但并没有低下他的头颅。

    这是一个坚韧的人,并且心坚如铁。

    看到阿青的目光,王小瓜握紧了拳头,他面色变得严肃,体现在一个少年身上,并不显得突兀。因为他早已是半仙,是武圣人。

    越女对于陈缘的话有较大的反应,她低声询问陈缘:“既然不想要让阿青与范蠡有所交集,那又为何对她说范蠡是她的宿敌?”

    “你知道的,女人都是好奇的生物,你这样一说,又不告诉她真正情况,她定然会对范蠡格外上心,久而久之,便又会成为原本的故事......这样是没用的,只要范蠡挡在越王身前,阿青就不会下杀手。”

    陈缘诧异的看了越女一眼:“你在未来没有少看那些杂志啊。”

    “确实是如此,你说的道理我都知道。”

    陈缘点头:“但,我要让阿青明白的是,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这个范蠡不是你所在历史中的圣贤老人,他是另一个故事中的范蠡,他不是南阳五圣之一。”

    “在阿青的故事里,范蠡是心坚如铁,却又柔情百转的,他只爱西施一人,但为了家国大义,甚至能让自己的爱人去侍奉吴王,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这个人非常可怕!”

    “即使现在时代混乱,但这个范蠡并没有混乱,说不定变得更加坚毅,甚至有可能到了不为外道所惑的恐怖程度!苏武都能成绝世高手,镇压匈奴二十年,这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陈缘目光平静,越女斩越王,阿青注定要和范蠡对上,与其让范蠡慢慢在阿青心中留下影响,不如让阿青直接把范蠡记在心中。

    这样做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范蠡慢慢在阿青心中留下印象,那坚毅,不拔,钢铁般的意志就会感染阿青,甚至让她很快心生爱慕,想要知道范蠡的一切。

    这不需要猜测,更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原本的故事中,范蠡便是以温柔打动了阿青,二人在长街上偶遇,阿青斩了吴国的剑士,因为对方杀了她的羊,于是范蠡让阿青放那些人走,赔了阿青羊,虽然一开始是打着请阿青师傅的目的,但后来却被阿青的天真烂漫所感染,可惜,他心早已许给了旁人,再无这个少女的位置。

    越女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陈缘话中的某个词汇,惊讶道:“阿青的故事?不可能,这里绝不是小格局的虚幻界,这里......”

    “这里也许是无数故事的聚合体,世界在自己炼化自己,它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星辰,存在于真实世界中的-----世界。”

    陈缘缓缓说完,越女闭口,神色中满是沉思,真实世界中的世界,那是一方囚笼,但仍旧比现在的状态要好得多。

    见到越女沉思,陈缘轻咳两声:“我让阿青直接把范蠡记在心中,那么她就会先留下一个主观的印象,即对方最后离开时的神态,范蠡刚刚走时,那脊梁挺得笔直,宛如支撑天地的神柱,这个人心如铁,意如磐石,阿青自然受到感染,认定他是劲敌。”

    “我布道这么久,其实真实的意图还是只有一个,让阿青知道我非凡人。”

    陈缘开口:“绕了这么大的圈子,而且还没有绕完,我要继续绕下去,等到什么时候绕完了,那么就是阿青取越王头颅的时候。”

    “我说范蠡是她的宿敌,阿青已经知道我并非凡人,乃是有大知识,大德行,大智慧的圣人,既然如此,她对我所说的话,必然思量再三,跟了我这么久,阿青耳濡目染,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放羊的女孩了。”

    “而且世界中,有我们的介入,早已不同了。”

    陈缘轻轻哼起来:“那句话怎么说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带起不可阻挡的洪流,任何妄图抵抗这股力量的人或其他什么,都会被碾成粉末,但是.......说这话的人可能不知道,当历史的车轮与另一尊历史车轮相撞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话语中打着机锋,似乎让人一听就能明白,但稍稍一想又完全不明白。越女思量,笑道:“宇宙大爆炸?”

    陈缘摇摇头:“那也要等撞上才明白。”

    ....................

    范蠡回了越国,他坐在马车中,满脑子翻来覆去都是陈缘的样貌,那位圣贤的一言一行直接影响着他,范蠡心中虽有哀叹,但对方执意不愿来,他也无法强求。

    儒家讲究一个礼字,自从范蠡入了儒门之后他便一直遵守这种规定,他认为自己是君子,既然是君子,自当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所谓礼贤下士,对圣贤都做不到以礼相待,那么对于平民百姓,将相军兵还能又有什么尊敬之言?!

    一个眼高于顶的君王注定得不到贤才,一个狂妄自大的国家必定会走向灭亡。范蠡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急切的希望陈缘随自己归国,儒家与法家,如果能相互结合,定然会爆发出璀璨的光彩,能够照亮这个黑暗的时代,而越国也会成为千秋之朝。

    甚至,取代周王室,一统天下。

    九日的长途跋涉,范蠡从陈国回归越国,那些拉车的马儿都不是凡品,据说有一丝龙马血脉在其中。

    是的,不要忘记,这个春秋,是有仙的。

    范蠡掀开马车的帘盖,越国,一个正在渐渐从衰弱转变的国家,厉兵秣马十年有余,而原本的越王勾践,则因为身染不治之症,已经去世一年了。

    如今的越王是勾践王的三子,甘明。而其长子与夷也患上了与勾践同样的病症,紧跟着越王离世。

    二子无能,故此三子即位,仍号越王。

    范蠡回到越国王都,跋涉半日,面见越王。

    甘明感到自己最近似乎有些心绪不宁,就像是要有什么不好的灾难发生。他知道这个世界有仙人,既然有仙人,那就是神话版的春秋,那么他这个预感定然不是空穴来风,只是他苦思冥想,也不知道到底这身体的原主人得罪了谁,欲除他而后快。

    三子平素饱读诗书,不与人争,若是真有想要杀他的,那最有嫌疑的,就是原本与夷的部下与臣子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